【西遊漫注】(349)意外不意外

作者:挪威龍王

(349)意外不意外

情急無奈之下,孫大聖怎麼第一個想到了真武大帝呢?原來是那真武大帝的名頭實在是太響了,人家號稱盪魔天尊,威震南贍部洲並北俱蘆洲之地,妖魔剪伐,邪鬼潛蹤。既然眼前這妖怪是那麼的難纏,應該真武大帝他老人家擺平是不成問題的。

可是實際上,我們讀一下真武大帝的修煉史,就知道他是剪伐妖怪的手段,是那麼的與眾不同,跟孫悟空所期盼的不是一回事了。在根據師父指示,他來到武當山這兒苦苦修行,當時武當山還不叫武當山。他的師父是「玉清聖祖紫元君」,指點他應該尋找具備某些特徵的一個大山去修行,此山在真武修成圓滿之後不知多少年,才改名武當。真武、玄武大帝,是個職稱,是天上上帝告訴他繼承這個職稱的:「卿往鎮北方,統攝玄武之位,以斷天下邪魔。」

真武修行,在五千年歷史的早期,就是個上古傳說了。按照書中所說,他出生於開皇元年,此開皇不是隋朝的開皇,乃是天地鴻蒙萬物化生之初的開皇。他的父親淨樂國王與母親善勝皇后,所在國度自然也就不是人世間的國度了。這個武當山,按照呂洞賓的說法,乃是上師為真武修行而按照先天八卦所構造之地,那麼這山這塊巨大石頭,就會比地球的歷史還古老得不知道有多遠了。

作為先天時代的古老大神,真武大帝降妖伏魔的手段,跟孫悟空的想像差距挺大。首先就是作為本期當值的真武大帝,他的護法龜蛇二將的改邪歸正,不是在真武的教導與武力的結果,是通過他的鼓勵,龜蛇二將自己棄惡揚善、成功晉級了。四方那些妖魔鬼怪們呢,一看新上任一位真武大帝,生怕新官上任三把火,把自己給消滅了,一開始就四散奔逃、藏匿起來。後來看到新任真武對龜蛇二將的溫和善化,就又一個個的出來,前來拜服,於是全部被真武給接納,一個一個的自行歸善。於是,妖魔鬼怪就這樣被「肅清」了。你看他率領的兵卒,都是「巨虬獅子、猛獸毒龍」,能收服這些毒蟲猛獸,為自己護法,為降妖伏魔效力,這哪裡是一般的修行人,能駕馭得了的?一般人,別說駕馭,稍不慎就入了邪道、引火焚身了。

這種高級到頂點的降妖伏魔的手段,現在的孫悟空哪裡會明白嘛。現在的悟空不但不明白,他就要被自己的焦燥怒火給燒得冒青煙兒了,你看他來之前給焦燥成啥模樣了:「咬牙恨怪物,滴淚想唐僧,仰面朝天望,悲嗟忽失聲」。

至於孫悟空因何而來,對於無幽不察的真武大帝來說,心裡雪亮雪亮。對於孫悟空真正需要克服的妖魔,同樣走過修行道路的真武大帝,也是一望而知。所以當孫悟空說了一大堆、出言相求之後,真武卻表示,自己不方便出手,但是可以派自己的手下龜蛇二將並五大神龍前往,按照孫悟空的要求去「擒妖精」。同時,還暗示了孫悟空,那妖邪自身,並沒有多大本事,「我諒著那西路上縱有妖邪,也不為大害。」真武的言下之意,自然是說,真正厲害的不是妖怪,是法寶。法寶能克制與你的原因,肯定是妖怪也不知道的。而孫悟空一再念叨的嚇人的搭包兒,真武竟然不讓前去助陣的大神們知曉。

當然了,搬來的大神救兵們,被妖怪一搭包子又裝將去了。孫悟空內心仰仗的救星沒了影兒,焦燥惱恨也沒了根兒,這下他變得「斜攲在山巔之上,沒精沒采」。雖然還在嗔恨那怪物厲害,卻軟耷耷不覺合上眼簡直要「睡去」。

快起來修行啊,不能懈怠,這當兒那日值功曹趕緊顯身大吼一聲:「大聖,休推睡,快早上緊求救。你師父性命,只在須臾間矣!」日值功曹親自介紹了一個孫悟空從來沒聽說過的大神仙王菩薩。這個王菩薩,跟真武大帝一樣,也是在南贍部洲,也是降妖伏魔專業戶,也是法力無邊的高級大神仙。不同的是,這個王菩薩是佛家的。要不然,日值功曹咋會這麼熟悉,並且熱烈推薦呢!

這個王菩薩,跟盪魔天尊一樣的客氣,一樣的推諉,一樣的找藉口不親自上陣,一樣的對派出去的徒弟們不交代那個厲害的搭包兒的事情。王菩薩必定心裡清楚,孫悟空遇到的,現在不是魔的問題,是孫悟空自己的問題。

而當降妖伏魔手段符合孫悟空胃口的小張太子、四大神將他們,一樣的被妖怪搭包兒收走後。孫悟空真的傻眼了。焦燥也沒了、膽氣也沒了,甚至前所未有的畏懼起來,這行者縱筋斗雲,起在空中,見那怪回兵閉門,方才按下祥光。你瞧瞧,孫悟空的修行是這樣的,通過成功積攢他的修行資歷,通過失敗消磨他的魔性執念。不管是成功還是失敗,都不是白費的。

孫悟空對武力的偏愛,這算是走到了盡頭。你不是自信神通武力嗎?現在打不過妖魔了。你不是有搬救兵的手段嗎?救兵都被妖怪給搬走了。你不是有了危難就求救菩薩佛祖嗎?現在是你們家玄奘跪拜妖邪,壓根兒就沒臉去見菩薩佛祖了。我看你怎麼辦?(待續)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