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8 月 15 日

【西遊漫注】(353)善

作者:挪威龍王

(353)善

孫悟空的修行升級,在小說裡,時明時暗,明的不容易理解,暗的就更不容易察覺。凡是菩薩出面教誨、佛出面教誨,講解展示給孫悟空的,都是菩薩上界的道理。而這次彌勒佛對孫悟空的教誨,便是暗的,上面咱們看懂了,彌勒佛展示了孫悟空之前不知道的構造的力量,構造假象、構造真相,構造假象給妖怪,構造真相讓金鐃起死回生。而展示給孫悟空善的解的力量,則又是暗中之暗,不明說、不明示,自己去觀察、自己去琢磨體會。咱們結合真武大帝、王菩薩的修行歷史、結合菩薩在降伏紅孩兒時候的言傳身教、和幾乎是同樣的法術,才把這不傳之祕給想明白。

高級大神仙、大菩薩境界、佛境界,人家不動武,肅殺之念都沒有,肅殺之事乃護法神所為。人家不動武,無他念,念力所及,便是重開天地了。因為如此,我們看到的菩薩,看到彌勒佛,都是一派春風、春意盎然、喜樂瀰漫,再不好的東西,到了人家身邊,都化為烏有,就剩下喜樂。

你看我,把他們給說得這麼好聽,而彌勒佛那個人種袋、後天袋,到底是怎麼回事?你看那些護法神將們、孫悟空,被那口袋一裝進去,就法力全失,渾身酥軟,連個普通人類的力量都沒了。

人種袋,不就是人皮麼?後天袋,三界內、人世間就是後天喔。一旦被人世間這層人皮給包裝起來,你就等於是披枷帶鎖進了牢籠。超脫這層人皮、脫離這個境界,便是跳出了三界,跳出了布袋,成為Buddha。脫了這張人皮,就是自悟自覺。彌勒佛在人世間的時候,整天背著這張口袋,這張口袋裡,應有盡有。他有一首詩:「我有一布袋,虛空無掛礙。打開遍十方,八時觀自在。」還有一首詩:「手捏青苗種福田,低頭便見水中天。六根清淨方成道,退步原來是向前。」

布袋和尚這兩首偈語,孫悟空、唐三藏他們應該都不陌生,可是只有親見彌勒佛現身、示法,他們才明白,修行的大智慧,善是什麼。佛法神通,不是拼拳頭這麼低級,也不是拼機智、鬥嘴皮那麼世俗。唐三藏在來到小雷音寺之前,看見三春美景,聽到鳥兒鳴叫,他還想到了巧舌如簧的戰國名嘴蘇秦呢,「聲季子舌縱橫」,他唐僧得意於自己的口才喲。並且他還感慨,自己三個笨嘴拙舌的徒弟不懂欣賞自己的口才「芳菲鋪繡無人賞」。 你們粗人不懂欣賞,我自戀還不行嗎,「蝶舞蜂歌卻有情。」

菩薩和彌勒佛的喜樂中,蘊含著奪人氣魄的氣勢,孫悟空悟到了這些,才能成為日值功曹口中所說的「喜仙」。你看那日值功曹,在恭維孫悟空是人間之喜仙的時候,實際上,孫悟空正懊惱著呢,不但懊惱,還是前所未有的懊惱悲觀。可是日值功曹知道,他這一關難中,將被安排體悟什麼、他該悟到什麼。

可是三藏師傅不是一直都很善、以善著稱嗎?他卻走到了邪路上去。三藏的善,在人世間算是善良的好人,而在修行中,就越來越發現裡面有雜質,是老好人、有懦弱、有偽善、有不分是非。而當他固守著這些雜質,就越來越麻煩了。這些雜質,支配著他腦袋中的歪理邪念,經常是念念有詞、強詞奪理,雜質與邪念,互相稱兄道弟、互相激發,每每把三藏給擺布得,顛三倒四。

沒經過真正修心的人,是不可能看穿這些的。看穿了,回頭看去,才知道,修行之修心,就是培養意志力的過程,日益修心,意志力就日益強大。日益修心,經過各種各樣的磨礪考驗,真真假假中走出來,走下去,意志力會強大得,能瓦解世界,能構造世界。擁有了這種力量的修行人,說出來的話,聽起來沒有什麼特別,普普通通的,卻能穿透人心,進入你的記憶深處、熔鑄在你的歷史中,讓你脫口而出。

修行之修心,不但排除消滅雜念邪念,還會擁有異常的判斷力,能輕易判斷進入自己腦海的思緒是否外來,能輕易的察覺周圍不自然的變動、現象。不但會擁有這種判斷力,還會對周圍的變化,有鎮定和抑制作用呢,空無一物、卻不動如山、卻氣場強大。所以,從中你會發現,剛即是柔、柔即是剛,無就是有、有就是無。這麼說,不是說剛的變柔了,柔的變剛了,混淆不清。混淆不清的那是糊塗,您一定明白,剛的背後是善,善可以體現到下界為剛。柔的背後是善,善可以體現到下界為柔。是下界生靈區分出來剛和柔的,剛和柔的深層,都是同一個善。剛為方,為有形有質之外化,這個世界,是固化的世界,需要形狀。柔為圓,圓為無形無質之內斂,這個世界,需要互容共存。

就好像電影《諾亞》中被上帝用石頭禁錮人世間的天使們,在被擊碎了軀殼之後,才能回到天堂一樣,經過小雷音的魔難,孫悟空真正的結交了上古大神,交際圈擴展到了歷史的過去。從今以後,以咱們的眼光來評判孫悟空和唐三藏,算是入門的真修者了。(第六十六回 完)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