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8 月 15 日

【西遊漫注】(354)尾巴

作者:挪威龍王

第六十七回  拯救駝羅禪性穩 脫離穢污道心清

(354)尾巴

細心的諸位,可能早就發現了,以彌勒佛的法力,可以自己勾勾小手指,挪挪腳的功夫就把妖怪收了,既然沾點口水寫個字到孫悟空手上就能把妖怪的腦筋給洗了,他自己到妖怪那兒說句話,應該妖怪當即就跪了、痛哭流涕的跟著他走了。可是彌勒佛卻仍然還要孫悟空出面去誘那妖怪出戰,還要孫悟空變做西瓜,然後鑽進妖魔的肚子裡去。

孫悟空解救下唐僧、八戒、沙僧,小說又一次不厭其煩的描寫了老豬只知道吃的細節。那呆子吊了幾日,餓得慌了,且不謝大聖,卻就蝦著腰,跑到廚房尋飯吃。原來那怪正安排了午飯,因行者索戰,還未得吃。這呆子看見,即吃了半鍋,卻拿出兩缽頭叫師父、師弟們各吃了兩碗,然後才謝了行者。豬八戒為了自己口腹,連起碼的禮貌都不顧了,真是可笑呀。

可是,您想到沒有?豬八戒這麼沒禮貌,是什麼出於什麼原因呢?當然是豬八戒嘴巴貪、肚皮大、食腸寬、容易受到食慾、飢餓感的折磨了!看看豬八戒,飢餓感對他來講,是多麼痛苦的一件事情呀,比被殺的痛苦,一點不少。別人眼裡看起來好笑的貪吃,對豬八戒來說,每一次差不多都是一次大磨難,都是一次生死掙扎呢。豬八戒的苦,來自對他食慾的挑戰,磨掉口腹之慾,是老豬從始至終都要面對的。

黃眉怪這一關,老孫是消災消障、磨掉了心中的錯誤認識,並且提高了檔次。而唐僧、老豬他們呢,僅僅是消災消障,提高改善不是很大。可是就為了給他們都實現一次消災消障,卻調動了那麼多神仙,一撥一撥的跟著受罪,來湊夠消災消障所需要的時限。

既然還沒有達到提高玄奘檔次的目標,那麼他還得接著在這個問題上遇到磨難。那就是駝羅莊這一關。認識沒有改正,逃是逃不過的,災障給你消乾淨了也不行,沒災障業力只是沒有宿怨的牽掛了,心裡的認識不改變,還會快速組合出來新的麻煩。直到你改變認識為止。君不見作者評價到:「無掛無牽逃難去,消災消障脫身行。」

這不,話還沒說完,唐僧他們一行人,就又遇到了麻煩。

不,不是他們遇到了麻煩,是他們自己製造了麻煩。

話說三藏四眾,躲離了小西天,以為自己修行以過關,欣欣然上路,飄飄然前行。行經個月程途,正是春深花放時,暖風醉人日,思緒雲際飛,驟然飄雨起,衣衫水淋淋,雨收抬頭看,天色已黃昏。陶醉在人世風光與風雨中的玄奘哥哥,一下子掙扎不出這人世間的情調滋味,濕漉漉衣衫在晚風的吹拂下,渾身直發抖的三藏,由不得人心大起,勒馬道:「徒弟啊,天色晚矣,往那條路上求宿去?」你老人家翻山越嶺風餐露宿的,已經走了幾年了,怎麼會突然間還發出這種怪味的疑慮呢。沒辦法,人的悽苦自戀一旦湧上心頭,那滋味,真的是渾身難受,什麼高尚的理想遠大的志向,也一下子被丟棄到腦後了。

孫悟空一聽就笑了,老豬老沙在肚子也笑了。孫悟空提供解決方法,沒地方投宿,咱們幾個搭窩窩自己造投宿場所。唐僧一聽,心裡慌張有些落地了。可是老豬那兒卻又激起了波瀾:「哥呀,這個所在,豈是住場!滿山多虎豹狼蟲,遍地有魑魅魍魎。白日裡尚且難行,黑夜裡怎生敢宿?」老豬呀,表面上是一頭曾經是妖怪、有神通的大豬,內心裡,卻總是以為自己是一隻小兔子。老豬說這話的一副小鮮肉的語氣,你一丁點兒都看不出來,他已經遇到過很多隻妖怪,打過很多隻妖怪,也被很多隻妖怪打過,而且最重要的一點,從老豬的話裡面,你都看不出來他自己曾經都是妖怪。

所以說老孫被他這話,腦袋都給說懵了:「呆子!越發不長進了!不是老孫海口,只這條棒子,揝在手裡,就是塌下天來,也撐得住!」機靈的老孫,只想到強調自己有能力保護大家,忘記提醒豬八戒,應該自己腦袋清醒起來。而這時候,一旁邊不言語的老陳師傅,估計心情也在隨著倆徒弟的對話,逐浪小舟般一起一浮。

這一波浪方才過去,下一波浪接著來了。(待續)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