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8 月 15 日

【西遊漫注】(352) 善縛妖魔

作者:挪威龍王

(352) 善縛妖魔

觀世音善縛紅孩兒,卻是用法力變化自如,任憑你再厲害的武功,也施展不得,只好乖乖就擒。看上去柔弱無力美貌無邊的菩薩,其善的力量,能讓你感受到比銅牆鐵壁還剛強的力量。世界上,再厲害的口才,也無法像菩薩這樣,說服你身邊的事物變化。你看菩薩,舉手投足、心念轉動之間,天地就起了變化。

菩薩教孫悟空引來紅孩兒,憑的便是用水在孫悟空手心裡寫了一個「迷」字,孫悟空見著紅孩兒,放了拳頭,那紅孩兒便著了迷亂,只知道追趕。也就是說,這個迷字衝著紅孩兒,紅孩兒意識裡的其它思想念頭,便都被這個迷字給屏蔽掉了,並且迷字在紅孩兒的腦袋裡放置了一個追趕的念想,紅孩兒從未經過修心,不知道體察自己的念頭是不是發自真我,便當作真正的自己的意識,尾隨老孫而去。

對於如何叫那妖魔自行前來就縛,彌勒佛用的是,跟菩薩一樣的方法,同樣是用水在孫悟空的左手心裡,寫了一個字,彌勒佛寫了一個「禁」字。

可是一開始,孫悟空的反應,卻是不同的。孫悟空對菩薩,是信服的,因為見識過菩薩的法力。而對於彌勒佛,孫悟空應該是從來沒有見識過人家的本事。孫悟空對彌勒佛的認識,應該很早了。可是在孫悟空的眼裡,這個整天喜氣盈盈、目光矍鑠的老頭,屬於和藹可親但沒啥本事的印象。所以當彌勒佛向絕望中的孫悟空聲稱要「我今來與你收他去也」的時候,孫悟空滿腹狐疑。

眼看著笑眯眯的彌勒佛,好像是沒什麼法力的樣子,並且眼看他連自家的童兒都看管不住的樣子,怎麼也沒法兒相信,他能降伏那個已經是神通廣大、饒勇善戰的妖怪。於是孫悟空有了第一個疑問,行者道:「這妖精神通廣大,你又無些兵器,何以收之?」彌勒佛一眼看穿他,笑道:「我在這山坡下,設一草庵,種一田瓜果在此,你去與他索戰。交戰之時,許敗不許勝,引他到我這瓜田裡。我別的瓜都是生的,你卻變做一個大熟瓜。他來定要瓜吃,我卻將你與他吃。吃下肚中,任你怎麼在內擺布他。那時等我取了他的搭包兒,裝他回去。」孫悟空不知道,佛說了的話,就是歷史,必定發生。而且既然彌勒佛連孫悟空怎麼變化都能設計好,而且連孫悟空在妖怪肚子裡要撒潑耍混擺拳腳,都設計得那麼符合孫悟空當下的憤恨心情與個性,孫悟空卻沒聽明白深層的味道,卻對彌勒佛的眼光懷疑起來,不大相信彌勒佛的法眼。

孫悟空疑慮道「此計雖妙,你卻怎麼認得變的熟瓜?他怎麼就肯跟我來此?」彌勒笑道:「我為治世之尊,慧眼高明,豈不認得你!憑你變作甚物,我皆知之。但恐那怪不肯跟來耳,我卻教你一個法術。」彌勒佛解答了孫悟空的疑慮,也等於向孫悟空宣講了佛境界的法力。到了佛的境界,眼皮底下,再無假象、幻象,任憑你百般偽裝欺騙、千變萬化,人家的佛力看你的外在包裝就像看空氣一樣透明。這種法力,不是武力神通能達到的,是人家通過修行獲得的定力、提高的檔次來達到的。修行人的定力,便是世間萬象的穿透力。這種穿透力,可以穿越層層疊疊,也可以穿越過去未來,凡是他能穿越的一切,他都可以給你解開,也就是,給你解散,變成一無所有,也可以給你解開一切恩怨糾纏、迷霧業障,還可以,從虛無中,構造出來一切。

菩薩看上去的柔軟、汪洋大海般的慈悲,便是來自這種定力,看上去,靜止不動,一無所有,或者無形無質,實際上,那是所有的剛強、堅硬都比不了的力量。這種力量,在人世間,就是修行人,經過各種艱難困苦的磨練,去偽存真,而獲得。真話的力量,背後有如此無窮無盡的力量,真相的力量,是人世間的武力、暴力都比不了的。別說人世間的武力,整個世界、天上、天上天、無盡上界,沒有真話和真相,穿透不了的、瓦解不了的障礙。

孫悟空沒能靜下心來,像我們這樣,細細的琢磨學習,彌勒佛的這句話已經給了全部答案,行者問:「他斷然是以搭包兒裝我,怎肯跟來?有何法術可來也?」

妖魔鬼怪,便是業障所化所生,彌勒佛、觀音菩薩在孫悟空左手上寫一個字,那字便構造了一個虛擬世界給妖怪,給妖怪安排了一段虛擬人生,瓦解的力量與重構的力量,對於佛來說,是同一種力量。在這個「迷」字、或「禁」字的籠罩下,那妖怪就成了一個木偶道具。觀世音菩薩、彌勒佛給孫悟空展示這種法術,是在給孫悟空觀看下界、人世間的真相,下界生靈,是如何在各種假象的誘惑迷惑下生存。

對於真正的神仙來說,瓦解的力量與重構的力量,孫悟空理解不了。直到孫悟空親眼看著,那彌勒佛吹口仙氣,就把碎金復原成金鐃,老孫這才恍然大明白:老天,原來佛法神通,不是拼拳頭這麼低級呀!(待續)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