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漫注】(123) 有心栽樹的麻煩

西遊漫注

作者:挪威龍王

(123) 有心栽樹的麻煩

孫行者在初次遇到虎先鋒的前前後後,神通廣大的孫大聖的表現,顯得很是奇怪。

第二天一大早,他們師徒三人揮揮手告別王老漢一家,又踏上了西行路途。走了不到晌午,就果然像那老漢說的,這裡有一座橫躺在他們路上的高山。看著看著,這三藏居然看到了心慌意亂。忽然間,就發現遠處一陣無端而起的旋風,無端的就衝著他們過來了。唐三藏一看,心裡面更加驚恐了,就趕緊向孫行者匯報:悟空,起風了起風了。悟空聽到三藏這慌慌張張的心情了,很是奇怪這三藏師父的奇怪表現,就說:“風卻怕他怎的!此乃天家四時之氣,有何懼哉!”三藏一聽,就趕緊給自己的表現找原因,說這風很惡道的感覺的啦,不是自然的風的啦。孫行者聽他這麼解釋,就更加奇怪了,追問三藏:“怎見得不比天風?”於是唐三藏就洋洋灑灑的祭出若干離奇的不祥之兆來、一一羅列給孫悟空。

這裡面有什麼說道?

其實,在三藏還沒有察覺到風的時候,孫悟空豬八戒他們,應該早就看到了。要知道孫豬二人可是神仙的,但是似乎好像是,三藏看他們毫無反應的遲鈍模樣,就認為他倆比自己還不機靈,所以急翹翹的扯著孫行者的袖子、試圖喚醒這遲鈍的哥兒倆呢。這時候的三藏,完全忘記了他日日念誦的心經,也回想不起來悟空之前的點悟言語了。

當他心驚肉跳的跟孫悟空說起風了的時候,悟空的話就很明白的回應了他應該如何對待:一放棄怕心!一個修行的人管它吹什麼風,怕它作甚?放棄害怕的心。二,管它吹什麼風,就當是天家四時之氣的自然的風好了,擺正心態!孫悟空的話,不正是多心經的核心要義麼?心中無有了恐懼,也就沒有了讓你恐懼的外在事物或因素了,畢竟你是一個修行人,當你滅掉了心中的恐懼,就算那是真實的可怕的東東,菩薩、護法諸神也替你滅掉了。就算那是恐怖的妖魔來共你的產了,當你就把它視為渺小的、飄渺的、當作是了對你毫無影響的自然的風,菩薩、護法諸神自然就把那妖魔化作一陣自然的清風了。

可是這時候的三藏沒辦法被孫悟空說服。孫悟空就很無奈,悟空的表現也就跟著急轉直下了。然後心驚肉跳的唐三藏,就吸引來了一隻斑斕猛虎。要說這三藏也不是第一次遭遇猛虎了,也不是第一次看見猛獸,也經歷了一些風風雨雨,可是這老虎剛一蹦出來他就嚇得一根倒栽蔥,插在路邊上。

然後這老虎,說話很花俏,也很會玩花活兒,碰到了八戒衝上來,就忽然站起來剝下自己的虎皮、弄得氣氛很神秘,這叫什麼?這不就是叫金蟬脫殼嘛。豬八戒追著這虎先鋒打,這孫行者也追上去打,然後這老虎又打了個滾,現了原身,還是玩的金蟬脫殼。眼看它逃得很辛苦,這虎怪又像川劇變臉一樣,又摳下來一張虎皮,該在一塊臥虎石上,自己跑掉,這,這不依然是金蟬脫殼之計嘛。唉!這三藏才是真正的金蟬嘛。這三藏才剛剛因為徹悟了多心經,而金蟬脫殼了嘛。怎麼這虎怪把三藏的手段玩得比三藏還熟溜,莫非它也是三藏的徒弟?

並且,以孫悟空的廣大神通,追一隻老虎居然都追不上。以孫悟空的火眼金睛,居然看不出來這虎怪在眼皮底下剝皮變化,也看不出來那蒙了一張虎皮的石頭。好奇怪呦。孫哥哥今天表現忽然就失常了。還有比失常更失敗的,卻說那行者、八戒,趕那虎下山坡,只見那虎跑倒了,塌伏在崖前。行者舉棒,盡力一打,轉震得自己手疼。哎呦呦!你要知道,孫行者的金箍棒,居然連一塊普普通通的石頭,都打不爛,甚至還震痛了比金石還堅硬的悟空的手。就這一塊普通的爛石頭,甚至讓豬八戒也跟著丟了臉,八戒复築了一鈀,亦將鈀齒迸起。這事情豈止是反常,簡直就是矛盾百出嘛,是不是作者為了烘托氣氛,忘記了孫悟空豬八戒是神仙,而寫出來這誇張得看上去謬誤的情節?

就是因為今天這奇怪的遭遇,讓孫悟空大驚失色。問題出在哪裡了?

然後,法力無邊的孫悟空,被一隻擅長拉風耍酷的小虎仔給搶走了師父。第一次玩丟了師父的孫行者肺都給氣炸了,一時間不知所措。初次出道的豬八戒,也給著急得哭了起來,莫衷一是。還是孫悟空善於尋找解決辦法,斷定了那妖怪的窩窩應該就在這山里,於是出發尋找。

奇怪的事情繼續發生,第二次虎先鋒和找上門來的孫行者交手,基於前面第一次的輕鬆得手,這虎怪不但在它的黃風大王面前誇下口,面對剛剛被自己耍弄過的孫悟空,它還得意洋洋的說起了非常輕浮的話兒:“你師父是我拿了,要與我大王做頓下飯。你識起倒,回去罷!不然,拿住你,一齊湊吃,卻不是買一個又饒一個?”可是這一次它就三兩下被悟空給搞得精疲力竭,然後又被豬八戒一鈀子給破了腦殼,一命嗚呼。怎麼這老虎怪,忽然又孱弱了,還是孫悟空豬八戒的能力忽然又恢復了?

通過虎先鋒前前後後的言行,可以看出來,這廝行事拉風、誇張、一招鮮吃遍天,說話總是想當然、不太過腦子,愛面子、動不動就給自己下個套。也就是說這虎怪是個很典型的眼高手低智商差的革命憤青形像。小說描繪出來這麼一個搞笑的角色來幹什麼?(待續)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