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漫注】(356)沿著縫隙走

作者:挪威龍王

(356)沿著縫隙走

這裡的漫山八百里,儘是柿果,而且這柿子樹有七絕,八百里連綿不斷的七絕,按道理,應該鋪就八百里的寶貝。起碼,也鋪出來一些好東西才對的。可是,不。這裡漫山遍野的七絕,堆積成了滿山溝的污穢惡臭。

說話之間,孫悟空他們趕上來了。而聽了半截話的孫悟空,認定了那老漢只是不想他們投宿,故意散布恐怖言論,於是十分不滿,說話很沖很橫:「你這老兒甚不通便!我等遠來投宿。你就說出這許多話來唬人!十分你家窄逼沒處睡,我等在此樹下蹲一蹲,也就過了此宵;何故這般絮聒?」瞧見沒?孫悟空這孩子,總是一言不中聽,便急眼了。孫悟空急眼,是眼看這老漢,把玄奘師父給嚇唬了。孫悟空只是不知道,是玄奘自己的心慌,老漢的話,只是觸因,玄奘內心脆弱,只要有風吹草動,便會傷風感冒。

孫悟空把玄奘的煩悶,轉移到宿過便行上,避開是否過得去的問題。無疑也是給玄奘台階下,給他省思而轉念的餘地。可是,可是悟空說話的方式,衝撞了玄奘的觀念,損傷了他的顏面。弄得到後面,三藏忍不住不滿、指責他:「這猴兒凡事便要自專。」

孫悟空樣貌猙獰的不當話語,險些引起嚴重的溝通障礙。那老漢見了他相貌醜陋,嚇得閉上嘴巴,驚嘬嘬的呆了一下,但沒有就此兩眼翻白、驚恐昏倒,反而是不知哪來了一股子膽氣,撐著他老人家,衝著呲牙咧嘴的孫癆病鬼,喝了一聲:「呔!你這廝,好大膽。啊,你照照鏡子,瞧自己那副嚇人的模樣:骨撾臉,磕額頭,塌鼻子,凹頜腮,毛眼毛睛的,說話不知道高低,還把嘴巴嘬尖了伸出來衝撞我老人家。你以為你是猴子嗎?」

孫悟空這輩子,估計是第一次碰見一個常人,敢對自己這麼樣子的硬氣。老漢這一番指責,頓時讓孫悟空心中一亮,眼前一黑,腦門一拍,懊喪的想到,自己剛剛學會了的慈悲善念怎麼就沒影子了呢。於是乎,馬上就孫悟空腰杆杆軟了下去,笑容陪上臉去,解釋說,自己樣貌是丑的,心眼是美的,手段是好的。然後老漢態度就緩和下來了。溝通的問題,用溝通來解決。誤會不就是這樣麼,往往起於互相之間的不了解。解釋了疑惑,誤會就消失了。哪能一遇見別人的誤解,就只想到委屈、憤怒,就只想用武力手段擺平呢?當然了,我們往往第一時間想到的,容易就是武力,因為習慣了,因為不需要動腦子唄。也就是說,習慣動用武力,不是有魄力有能力的表現,是心靈脆弱、腦筋僵化的表現。當然了,人之所以為人,乃是有人倫、有各種觀念,有的問題上,總是讓人忍不住發火、想動粗,或許您在很多問題上都是心靈美好、腦筋靈活的,可是在這個問題上,的確是心靈脆弱、腦筋僵化的,有漏洞。

三藏先生呢,在跟一般人溝通的問題上,每每是彬彬有禮、溫良有加,這偶爾的一次情急所迫,卻還吃了個大釘子,不但被人呵斥,還撞一大堆倒楣事兒,西天道遠、此路不通、惡臭難當等等等等。孫悟空問路呢,偶爾的一次改變呲牙咧嘴、不依靠變化手段,通過好言好語解決了溝通問題。這說明,不當溝通就好比積存柿子到發臭,合適的表達、善意的溝通,比起武力來,高明到不知哪裡去了。武力解決、粗暴態度,真實的效果,跟迴避問題一樣。問題不是通過迴避能解決的,反而讓問題只會積存,而且會日益臭爛。常言道:好言一句三春暖、惡言一句三九寒。目前國人,普遍匱乏的,便有這種直面問題、善意解決的心態。

孫悟空改變溝通風格,那老漢態度便就緩和:「你是那方人氏?姓甚名誰?有何手段?」

按照慣例,孫悟空又好一番自我表白,面對一個俗人,雖然話頭有些過於深奧。但是意外的是,老孫這番海口,並未引起世俗人的震驚、不信,卻讓那老漢回嗔作喜。躬著身,便教:「請!請入寒舍安置。」

當然,往下讀下去,您就知道,老漢的喜上眉梢,是有原因的,孫悟空這說話神來神去的人,正是他們急需的人才呢。不管怎樣,孫悟空的溝通解釋,讓雙方都得到了各自急需的,那就是,老漢他們村子人生中需要孫悟空這種異人,孫悟空團隊修行路上需要老漢提供的食宿。

爛柿子阻路難題的迫切性,馬上就從第一位降到了第二位。(第六十七回完)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Chinese (Simplified)Vietnamese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