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漫注】(334) 驢唇對了馬嘴

西游記
作者:挪威龍王

(334) 驢唇對了馬嘴

三藏說,人身難得,木杆兒們壓根兒就沒有人身。三藏說,中土難生,木杆兒們在西牛賀洲,跟中土不沾邊兒。三藏說,正法難遇,這群木頭樁子,不知道什麼叫正法,也沒有師父教。三藏說,靜修要有法可依,悟是個要有法有度的過程,木頭們則聞所未聞,一聽就鬧心。

眼見得著唐朝來的和尚,話裡話外的都流露出一股遮蓋不住的傲驕氣息,拂雲叟就開始搜腸刮肚的,以驚世駭俗的話,來反擊這和尚。

你不說人身難得,得有人身才行嗎?哼!我們的身體,比你們人類強多了「我等生來堅實,體用比爾不同。感天地以生身,蒙雨露而滋色。笑做風霜,消磨日月。一葉不雕,千枝節操。」啊,瞧我們,沒有人身,可是比人類堅實,身體是感天地以成長,不用吃飯,你們人類行嗎?容顏是蒙雨露而滋潤,不需要美容養顏,你們人類行嗎?笑做風霜,消磨日月。哪像你們人類,冷了不行,熱了夠嗆,幾十年下來,就蒼老死翹翹去了,可是我們呢,哼,一葉不雕,千枝節操。

你不說中土難生、正法難遇麼?好好好,你這話,可讓我抓著尾巴了。順著你的話說。道嘛,本來就在中土之國,你跑西方去幹啥去?簡直是捨本逐末。啊,空費了草鞋,不知尋個什麼?像你這樣離開根本,崇洋媚外的跑西方去求法,哼,你們佛門就是邪法邪教,你修心簡直是剜了石獅子心肝一樣白費勁,你所謂的靈光烈焰,就是野狐涎灌徹骨髓,一句話,你修的就是野狐禪。

既然離了根本。忘本參禪,妄求佛果,都似我荊棘嶺葛藤謎語,蘿蓏渾言。悟道的東西,哼哼,統統都是荊棘嶺那糾葛不清的藤葛,蘿蓏一樣混不溜秋的東西。什麼「大覺禪」,什麼「有緣有志方記悟」,唐朝來的哥哥,你修得這樣傻蛋,怎麼接引?你修得這等不入流的法門裡,怎麼可能有印授?

怎麼辦?還得學我們,還是要回到咱們開頭的話題「靜」,靜中自有生涯。啊,是自有的,根據我們哥兒幾個的親身體會,不需要有什麼法、不需要有什麼度,也不需要悟。沒底竹籃,就是能汲水,無根鐵樹,就是能生花。記住,只要守著這一點,站牢了心思,將來一定會有得道那一天。

一番話,竟然當即就攪渾了三藏的腦筋,三藏當時就給這種胡言亂語給轉化了。一路上,風霜雨雪、妖魔鬼怪,都沒能亂了三藏的心神。這節節不通老竹竿兒的一番歪理,就分分鐘把三藏的腦筋,給攪了個天昏地暗。三藏聽完,撲通一聲,給跪了。唐王佛祖、菩薩護法、三個徒弟,一瞬間,全部拋到九霄雲外。

幾根木頭,連起碼的修心都不懂,一竅不通。張三丰說的無根樹,其根乃是不著於文字的點藥心法,在虛空中生長,在心法調和下化合陰陽之法。中土道法,不做普渡,三藏本肩負東土一切眾生的度化而西行,轉眼間滿腦袋就只剩下個人的小情趣、小追求。

可是,按道理,就這小妖的話,本不足以把三藏都繞暈了的。可是他暈了。何故如此不堪?

乃是因為,這三藏,要知道,本來是大唐長安國的一流辯手,喜歡辯論的人,都喜歡在邏輯中尋求新鮮刺激。而竹竿的話,頗具禪宗那種辯機風采,斷喝。用你的話頭,打亂你的邏輯,繞暈你的腦筋,以局部的邏輯正確,擊碎你長線的邏輯鏈條。心胸狹小的人,會對禪宗這種邏輯著迷,獵奇的心理,被這種驚世駭俗的得意洋洋,充分滿足。竹竿兒是揪住了他的話把兒、滿足了他的獵奇心。已經多年沒有再經歷過這種辯論的過癮,竹竿兒一番暢快淋漓的怪異邏輯,讓三藏舊夢充滿、如飲甘醇。

說實話,竹竿兒的話到底有理沒理,三藏是沒聽明白的,跟先前他說的禪機木頭們沒聽懂一樣。只是竹竿兒那刀鋒一般的歪理,準確的切入了三藏心靈的縫隙。就這樣,正信,轉眼間,給肢解了。

假如,這番細節,被孫悟空仨兄弟給聽到,不知道他們會笑成啥樣。(待續)

更多閱讀

【西遊漫注】(133) 被執著領進死胡同

【西遊漫注】(123) 有心栽樹的麻煩

【西遊漫注】(114)佛祖的衣 悟空的心

【西遊漫注】(113) 佛法神通的祕密

【西遊漫注】(112)孫行者和黑熊精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