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7 月 5 日

【西遊漫注】(332) 過招

作者:挪威龍王

(332) 過招

它們四個的自我表白中,透露出什麼潛藏的意味呢?

柏樹說,它自己的堅剛耐老、正直遠俗,沒有家傳、不是師承,乃是「自幼」就順應自己的天性,自然成長。檜樹說它自己得到長生訣、不老方,是因為它自己「盤根」、「受命」。同樣是依靠自己的天然之性。竹竿呢,也是「自風流」。松樹也是,「自如如」,「借」得「造化機」。

作為一棵樹木,只要它們盤根、秉性,默默的活著,符合它們作為樹木的各自的天性,自然會符合上天給予的造化之機。符合造化機,很容易的就可以活個千兒八百年。作為人,如果真的符合人類的人倫道德,活個百十歲,也的確不在話下,黃帝內經,不就提到過這個說法麼:「上古之人,其知道者,法於陰陽,和於術數,食飲有節,起居有常,不妄作勞,故能形與神俱,而盡終其天年,度百歲乃去。」

至於它們說的遠俗塵、近仙鄉、與仙遊、留仙客講道書,並不是它們獲得長生的根本。至於它們說的修真、傲風霜、長生訣、不老方,也是自以為是的長生手段。因為,通過它們的話,您發現沒有,跟所有的妖怪們、地上仙家們一樣,沒有師父。自學成材是值得讚許的,延年益壽,可以自學,通過自我維護達致健康的活著、長久的活著。可是修道上,不存在自學成材這麼回事兒。

上天有好生之德,因天地有機,有造化之生機。這是深山中的老林木頭們都已經懂得的事情,聰明尊貴的人類卻越來越不相信了。當然,人類自身的筋脈穴位已經都閉塞淤滯,層層的從天地的生機中剝落下來。

三藏還沒開口,這四位節操君的境界和檔次,已經暴露無遺:有些道行、又不得其門,附庸風雅、喜歡自我滿足的自我標榜。

然後三藏開口,道出了自己脫本骸、讀佛經、拜師父的修行方式來。節操君們一聽,覺得聞所未聞、匪夷所思,馬上要求「望以禪法指教一二」。可是等三藏透徹講完自己的禪法見解後,那節操君竹竿兒便說了一大堆毫無節操的詆毀之話來。

三藏究竟說什麼了,讓竹竿君必須強力反擊?

三藏說:「禪者,靜也;法者,度也。靜中之度,非悟不成。悟者,洗心滌慮,脫俗離塵是也。夫人身難得,中土難生,正法難遇:全此三者,幸莫大焉。至德妙道,渺漠希夷,六根六識,遂可掃除。菩提者,不死不生,無餘無欠,空色包羅,聖凡俱遣。訪真了元始鉗鎚,悟實了牟尼手段。發揮像罔,踏碎涅槃。必須:覺中覺了悟中悟,一點靈光全保護;放開烈焰照婆娑,法界縱橫獨顯露。至幽微,更守固,玄關口說誰人度?我本元修大覺禪,有緣有志方記悟。」

參禪麼,要依靠入靜,對於三藏來說,主要是打坐入定。法麼,就是修行人的標杆,度、量、衡,思考和行為的依據,對外事外物的判斷標準。入靜後,只有通過悟,才能漸漸的揣摩觸及到那種標杆。這種標杆、度量衡,對修行人來說,是更高層面上的法、道,那個層面的構造原理、那個世界的構造框架那個世界的脈絡。這種觸及,非無求而不得,如果不是那種人念俱寂的狀態,也體悟不到。如果不是凝神且靈動、也很難觸及。觸及了,就是上去了。觸及了,就是上下貫穿了。怎麼叫悟呢?洗心滌慮,把附著在本我之上的凡塵雜念、各種雜碎念頭都清洗掉,就OK。當然,這個做起來是最難最難的。人類的身體很難獲得,一個生靈能獲得人身的概率小之又小。獲得中土的人身的概率,又是小中之小。獲得中土人身並且得入正法門修行的概率,更是極小中的小極。作為極小概率事件,如果能三項全得到,那真是人世間最大的幸運了。

如果這三樣前提盡皆具備,然後才能說道。什麼是至德妙道,意即什麼是你所能得到的最高級的德和所能悟到的最好的道?這種最好的,不像鑽石、金子那樣是有形的,而是存在於渺漠希夷間。渺,細小已極間;漠,稀薄似無中;希,人心罕至處;夷,平常難辨內。總之,都是挑戰人類感官極限、心智邊緣的境界。當然了人類身體的精妙絕倫,是我們人類的自我認識遠遠不夠的。

可是,人類的身體,如果在我們心神運作下,能契合那種狀態,便可構造出,觸及那種細微奧妙之道的結構,從而,進入那個時空體系。天行者,不一定需要遠行,再遙遠的天界,也可以通過這種方式,沿階而上。天行者們,通過內心的枝蔓,行走在天地各界。

可是一開始,誰也走不動,乃是由於,內心的枝蔓、精神的肢體,萎靡不生、虛弱無力。為甚呢,乃是因為,六根六識,人類的感官感覺中,已充滿了垃圾、臭蟲、各種污穢骯髒的東西,這些東西,乃是無日不時,飄蕩在我們意識和身體中的錯念、雜念、骯髒之念。這些東西,需要吸食啃噬你的能量為生,你的精神肢體枝蔓,就是被它們給附體、消滅的了。

所以要,掃蕩根識心念,打掃衛生。怎麼打掃,手法已經告訴你了。三藏剛剛講過。三藏講的「洗心滌慮,脫俗離塵」,不就是這個手法嗎?

不是,這個是方向的描述,不是具體的手法。具體的手法是什麼?乃是這個「渺漠希夷」。這個手法,正好對應上三藏口頭的話「靜」。靜是一種狀態,對於凡俗人來說、初步入門的來說,同樣是一種手法 。可是,對於三藏這種路途中的修行人,就不是了。「渺漠希夷」,正是三藏所說的「靜中之度」,金標準。

哎!不說那麼玄乎,因為,說起來,會讓文字讀起來,嚴重挑戰人的心神凝聚力、導致思維窒息。後果很嚴重。

不過,三藏還說了另一種手法「菩提者,不死不生,無餘無欠,空色包羅,聖凡俱遣。」定中的標杆、度。有了標杆,就不會在靜修中,被思緒雜念的驚濤駭浪所吞噬迷失。「訪真了元始鉗鎚,悟實了牟尼手段。」三藏拿打鐵做比喻,妙得很,您自己感受一下。「悟實」這倆字更是妙得很。道理,要悟到了有形狀的地步。「覺中覺了悟中悟」,疊代遞進的方法,周而復始的沿階而上。 「一點靈光全保護」,守護根本的自我,萬不可迷失在各種玄妙中。「放開烈焰照婆娑,法界縱橫獨顯露。」真我的光焰搖曳蔓延,那是你的枝蔓筋脈。縱橫各界,十方之間,無不清晰可辨的你。

「至幽微,更守固,玄關口說誰人度?」這麼幽微的境界,到了這裡,不再前進,轉而開始守固,因為,已成玄關。玄關,修行者人人都在談論,可是,又有誰走到了這個境界、度過了這一關隘?「我本元修大覺禪,有緣有志方記悟。」因為我是來自這一法門之上界,被安排走這一場、也立下志願走這一趟,因此才想起來,這些舊日的路途。

四個傢伙一直在支著耳朵認真的聽呢,當然是聽得聞所未聞、心花怒放。折服之下,一個個稽首皈依,躬身拜謝道:「聖僧乃禪機之悟本也!」

瞧,它們四位這是聽懂了,您肯定會這麼想。實際上,這四個傢伙,什麼也沒聽懂!(待續)

Translate
向上滑動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