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漫注】(333) 一隙

西游記
作者:挪威龍王

(333) 一隙

等作揖之後直起來腰板板,這節節空空,又節節不通的竹竿兒君,就開始說起來驚世駭俗的話,要跟玄奘對壘的架勢:「禪雖靜,法雖度,須要性定心誠。縱為大覺真仙,終坐無生之道。我等之玄,又大不同也。」感情是,三藏講了具體的如何定性、如何誠心,傳播到竹竿兒君的耳朵裡,什麼都沒聽見。按照人家三藏師父的方法,都修得玄關了,竹竿兒君還認為,那終究還是輪迴之內的東西,不能永生。什麼叫井蛙不可與語天?這就是了。以它這麼低下的修為和智商,還打算要說個怪話、博個眼球、賣個玄虛,洗腦轉化三藏哩。實在是,沒有自知之明的呆瓜,也不相信自己是塊豆腐渣的渣渣。

果然,三藏一聽到與眾不同,就上鉤了,好奇的咬餌「道乃非常,體用合一,如何不同?」眼看三藏真的要用真貨換贗品、一副呆萌呆萌的樣子,那節節不通竹竿兒君就開始猛吹:「我等生來堅實,體用比爾不同。感天地以生身,蒙雨露而滋色。笑做風霜,消磨日月。一葉不雕,千枝節操。似這話不叩沖虛。你執持梵語。道也者,本安中國,反來求證西方。空費了草鞋,不知尋個什麼?石獅子剜了心肝,野狐涎灌徹骨髓。忘本參禪,妄求佛果,都似我荊棘嶺葛藤謎語,蘿蓏渾言。此般君子,怎生接引?這等規模,如何印授?必須要檢點見前面目,靜中自有生涯。沒底竹籃汲水,無根鐵樹生花。靈寶峰頭牢著腳,歸來雅會上龍華。」

研究竹竿兒君的牛皮之前,咱們先研究研究,這麼有修為的三藏,怎麼就輕易的上鉤了?

三藏師父被擄到這裡,睜開眼睛仔細觀摩的第一幅景象是什麼?是「漠漠煙雲去所,清清仙境人家。正好潔身修煉,堪宜種竹栽花。每見翠岩來鶴,時聞青沼鳴蛙。更賽天台丹灶,仍期華岳明霞。說甚耕雲釣月,此間隱逸堪夸。坐久幽懷如海,朦朧月上窗紗。」

他一看這裡是煙霧繚繞、風景優美。就主動鑑定這裡是「仙境人家」先。為何?因為符合他心目中的「仙境」的模樣呀。而且,他認為這裡是修行的好地方「正好潔身修煉」,為何?那還不很顯然的,他潛意識裡,的確希望有這麼個地方來修行。啊,就不用辛苦跑路、不用整天在妖怪窩裡掙扎。是啊,這麼好的地方,簡直就是神仙呆的地方了「更賽天台丹灶,仍期華岳明霞。」 內心想圖個清靜、靜修正是他希望的,不想再吃苦的念頭,不自覺的就流露出來了。並且,他還感覺,神仙的地方都不如這裡好玩「說甚耕雲釣月,此間隱逸堪夸。」瞧,三藏這時候,對於「隱逸」人士的日子,是多麼的嚮往。正是因為他神往想像中的「隱逸」,才會不自覺的把四個呆木頭,當作了歷史上的隱逸先賢,秦末漢初的「商山四皓」。

三藏把自己自覺對號入座、把對方自覺對號入座,自己給自己下個套之後,任憑那四根木頭,吟詩自詡中明明白白的交待出自己是各種木杆兒,他亦渾然不覺。三藏聽他們挨個自伐的當兒,以為他們四個是拿各種樹木自喻自己的高貴品格,沒察覺眼前這四個真的是木頭。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古代文人喜用各種樹木花草呀、山石河流呀來做比喻,風雅頌賦比興之法麼。比者,比方於物。興者,託事於物。對於眼不可見的,用可見的內構相似的事物來指代,本來是為了方便理解,一種方便的手段。只是後世,文人墨客中,竟然有呆子,真的沉迷於各種草木,捨本逐末、買櫝還珠、棄肉留皮。到得清代,某些人甚至到了快要變態的地步,被草木朱石之精所拘役,可悲。

那麼,再研究拂雲叟的話,如何唬得那聖僧哥哥、真心的給跪了。

竹竿兒君的話,是順杆兒爬,順著三藏的話、貼身而進,短刀利刃、乘隙而刺。(待續)

更多閱讀

【西遊漫注】(133) 被執著領進死胡同

【西遊漫注】(123) 有心栽樹的麻煩

【西遊漫注】(114)佛祖的衣 悟空的心

【西遊漫注】(113) 佛法神通的祕密

【西遊漫注】(112)孫行者和黑熊精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