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7 月 13 日

【西遊漫注】(330)吸引力法則

作者:挪威龍王

(330)吸引力法則

過於文藝的人,在有的關卡上,是過不去的。像玄奘這樣,因為對於荊棘般的雜碎觀念、和風雅、堅貞、正直等等優良品性,是混淆不清的。

為此,孔子早有諸多睿見的區分。「巧言令色,鮮矣仁。」 「友便辟,友善柔,友便佞,損矣。」說話花言巧語動聽入心,善於察言觀色、俯首帖耳討巧人的,基本不會是好人。「士志於道,而恥惡衣惡食者,未足與議也。」 「鄉愿,德之賊也。」 「古者民有三疾,今也或是之亡也。古之狂也肆,今之狂也盪;古之矜也廉,今之矜也忿戾;古之愚也直,今之愚也詐而已矣。」

文藝青年們,早就忘記了,真正的文藝,內質乃是直面自己內心、堅守正道的大無畏精神。就像修道,有人避世修行、有人遠離城市,有人就以為,這是弱者的選擇,孤傲極端的偏激行為。人世間的斯文,也被陰陽反背地演繹成了陰柔怪氣。或者是,把陰柔怪氣當作了斯文。可是你看看孔子本人,人家是「溫而厲,威而不猛,恭而安。」

這些荊棘「匝地遠天,凝煙帶雨。夾道柔茵亂,漫山翠蓋張。密密搓搓初發葉,攀攀扯扯正芬芳。遙望不知何所盡,近觀一似綠雲茫。蒙蒙茸茸,鬱鬱蒼蒼。風聲飄索索,日影映煌煌。那中間有松有柏還有竹,多梅多柳更多桑。薛蘿纏古樹,藤葛繞垂楊。盤團似架,聯絡如床。」漫山夾道,密密搓搓,攀攀扯扯,盤團似架,聯絡如床,不知所盡。嘖嘖,簡直就是殺馬特少年們那驚爆眼球、讓人崩潰的髮型。

而這時候,必當是老豬他們的生猛混不吝的糙勁兒,正好是文藝藤蘿剋星。面對這種斬不斷理還亂的雜亂思緒和小資情調,還是八戒清醒:「要得度,還依我。」來到荊棘嶺界碑,看見那行小字「荊棘蓬攀八百里,古來有路少人行。」八戒豪邁的笑了,就你這點爛東西,還敢來攔咱?等我老豬與他添上兩句:「自今八戒能開破,直透西方路盡平!」

攔老豬是攔不住的,對孫悟空和沙和尚來說,這荊棘也跟雜草差不了多少。於是,故事的情節就必須轉了,讓玄奘直面自己的內心。於是就出現了古廟,以及早就躲藏在他內心深處的木頭文妖。

這古廟,廟門之外,有松柏凝青,桃梅鬥麗。台階之上,有綠蕪覆蓋。庭院之內,有竹搖青珮,牆頭之上,有野蔓縈繞。那鳥兒,悲啼如訴。讓老孫,直叫凶多吉少。然後,那兩個樹精就在孫悟空舉棍打來的當兒,把玄奘給搶走了。實際上,一直到最後,這幾個樹精,連跟孫悟空他們三兄弟交手的機會都沒有,就被滅了。這樣的本領,還能當著孫悟空他們的面兒搶走人。速度之快,簡直是超過全副武裝的職業搶屍大軍。

實際上,之所以能搶走唐僧,小說的下一回有答案。暫且不研究怎麼能把唐僧搶走。咱們看,為什麼讓他可以被搶走。搶走了,這荊棘嶺的大關可不是就等於過了半截兒,便半途而廢了嗎?不是廢了,而是豬八戒的勇猛,促使他面見自己的初心。既然初心已現,那就直擊內心的考驗吧。讓他跟內心變異的品性節操,直接交鋒。

交鋒不是打仗,卻是用最鑽他心的文藝范兒,來跟他刀鋒相見。怎麼刀鋒相見?吟詩!你想不到這種奇特的方式吧?

是實際上,修行人才是真勇猛的。在過去,他們遠離塵世,進入深山,外人以為清淨,實際上是鑽進了自己體系內的妖魔窩,與妖魔正面直擊,運金剛智、行善無畏。

修行人不會自己去找妖魔。卻是只要你心念有動,便會有妖魔應化而來。如這樹精四操與杏仙。老木頭說:「一向聞知聖僧有道,等待多時,今幸一遇。如果不吝珠玉,寬坐敘懷,足見禪機真派。」「聖僧勿慮。我等也是千載奇逢。」小木頭說:「我聽說有佳客在此會詩應酬,特來相訪。敢求一見。」

實際上,玄奘是一開始開腔吟詩,就是入局了。後來見人家石屋環境優美,完全符合自己的理想,更是心花怒放,得意開懷,忍不住裂開嘴巴笑哩。你看他在樂極中念叨的一句是什麼?「禪心似月迥無塵。」 就在這種深度入局的情況下,他還以為自己修得無漏呢。要不是最後杏仙有那配偶之求與他,促他驚醒,估計他最後肯定是樂滋滋的在執迷中離開這裡的木仙庵呢。

唐長老一上來,就喜歡上了人家這裡的清幽之所,因此,當四個看上去道貌岸然的老頭,潛意識就認定了人家是高尚之輩,所以,當四個老漢排著隊對著他用詩來吹大牛,他非但沒聽出來,還欽羨不已,覺得眼前這四個,應該就是漢時「四皓」。(待續)

向上滑動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