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7 月 12 日

【西遊漫注】(329) 隱祕夢境

作者:挪威龍王

(329) 隱祕夢境

從荊棘嶺的界碑位置和銘文可知,玄奘自我體系裡面的荊棘,古已有之。只是荊棘們的精神支柱,卻是表示氣節節操的梅蘭竹菊等。作為一個人,擁有高尚的氣節不是好事嗎?為什麼它們成為了荊棘的靠山了呢?

當然了,作為一個塵世間的人,正直貞秀、崇尚天然性情、喜好清幽脫塵,基本上可以說是一個相當好的正人君子了。中國傳統的道家儒家,正是推崇這類品質的。能做一個君子、以君子的品性來要求自己,無疑是人世間的大好人了。且不說人類,就說這松柏檜竹楓杏梅桂幾根木頭,即是因為堅守了若干君子之道,而匯聚了靈氣、成了精。

實際上,這是玄奘信念中,那些木頭一樣的品性,由於誤解了直、空、虛、節、柔等,成了精。怎麼誤解了?從這幾根木頭的名字和詩詞上,就可看出名堂來。孤直,自然是把直陷於孤絕之地的極端。凌空,把放空信念錯當成了自斷根基的空中樓閣一樣。拂雲一味求靜,陷入死寂。勁節崇尚貞秀,流於淤滯。當然了,它們不是真的為了永脫輪迴而修道,它們是為了滿足自己美好的人生願望而希望長生。換句話說,它們渴望長生,是因為長生之後,能永遠享受它們的君子氣節所帶來的榮耀感、自我肯定的滿足感。這幾個傢伙,詩詞裡面,滿滿的都在表達著它們的這種情趣。

為何說它們不是為了真正修道?你看那勁節它玄奘擄來,嘴上的理由是「因風清月霽之宵,特請你來會友談詩,消遣情懷故耳。」一句話,抓你來嘮嗑。「一向聞知聖僧有道,等待多時,今幸一遇。如果不吝珠玉,寬坐敘懷,足見禪機真派。」一句話,想看看你真本事。而且還表明,等聊夠了之後「待天曉自當遠送過嶺」。可是後來忽然冒出來一個杏仙,這四個傢伙眼見那杏仙對唐僧有意,就又開始語言撮合淹留,希望唐僧娶親還俗過日子去,再不提送人走路。你想聽禪機,卻對唐僧表達的禪機嗤之以鼻,只對唐僧的才情讚不絕口。你想來消遣情懷,卻轉眼就要唐僧放棄、毀掉他的修行。

這說明什麼?當然是說明了,它們對修道本身,充滿誤解,不是為了真正修道而修道。它們的修道,只是圍繞自己的高尚情操,鍾愛有加,日益磨練,把人世間的性情的陶冶,當作了了修道。並且,一旦遇到合適人選,它們的美夢,還包含著郎才女貌、百年好合呢。

嘿,這,不正是唐僧一直縈繞於心的才子佳人夢嘛。

就是麼孫悟空他們三個,腦袋裡完全就沒有才子佳人這根弦兒,要是敢對他們三兄弟談情調談詩歌、談人生談理想,保證是對牛彈琴。正是因為這是只有玄奘才擁有的獨特執著,所以才發生了他獨自面對的局面。

唐僧他們是在哪裡看見的古廟?是在荊棘叢界碑後又深入一日一夜的地段。這一日一夜大概多遠?豬八戒開路,一日行有百十里。那麼後面這一日一夜,大概也有二百里,二百三四十里的樣子吧?荒廢的古廟,在荊棘嶺深處。古廟周圍 ,卻恰好是一段沒有荊棘的空地。

這個古廟,是什麼時候、誰在這裡建的?又有誰曾經在這裡修行?又是什麼原因,荒廢在這裡,並且,竟然,淹沒在荊棘叢中?

可是,你靜心想想,這意象,跟玄奘的心態狀況,好吻合啊。古廟是他的初心,堅心修行。上千里的梅蘭竹菊,是他塵世中的情操。密纏繞的荊棘,是從情操中滋生出來的糾結雜念、與對情操的自我保護。結果是,最終,荊棘保護著人世間的情操、也淹沒他的世界,雖然他本心的周圍,荊棘不展,可是他,早已是無力前行。縱然荊棘攔路,也不想失去荊棘的保護。

於是乎,在他自己掩蓋和自我保護的意識下,竟然發生了咄咄怪事。

什麼怪事?那本領低下的老木頭,竟然能當著孫悟空的面,把玄奘給擄走。不但毫無痕跡的擄走他的人,而且還跟那個紅小鬼,一起把他給抬著飛了七八百里。要知道,唐僧還是塵世中的人、還是肉身,連孫悟空都不能把他給拖離地面,紅孩兒也只能是拎著他拖地而行。這兩根木頭,卻能把他給抬走飛去了。這這這,無法解釋嘛。(待續)

向上滑動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