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7 月 6 日

【西遊漫注】(328) 老豬發奮

作者:挪威龍王

第六十四回  荊棘嶺悟能努力 木仙庵三藏談詩

(328) 老豬發奮

孫悟空他們為祭賽國解除憂難之後,為了表達謝意,國王一定要贈送金銀財寶作為答謝。當然了,唐僧師徒式堅決不乾的。唐僧師徒只是接受了人家給的衣物、乾糧。這種小的細節,小說中一次一次的反覆提及。「國王擺鑾駕,送唐僧師徒,賜金玉酬答,師徒們堅辭,一毫不受。」「話表祭賽國王謝了唐三藏師徒獲寶擒怪之恩。所贈金玉,分毫不受。」這說明了什麼呢,無非是讓我等讀者們,明白一個道理,那就是,修行人是不可接受錢財饋贈的。連維持基本生活需要的錢財都不接受的話,那麼,和尚化緣募資修建寺廟,對於佛教來說,也屬於「非法集資」的。有僧眾募集磚瓦木材、或自己動手,慢慢的修建寺廟,應該是可以的。像祭賽國這樣官府出資修建寺廟、也無不可。金光寺長期接受官府供養,白吃白喝,實屬不該。

問題是,為何出家人,有些人,會接受供養、喜歡受人追捧的感受呢?無疑,是不肯吃苦、愛慕虛榮的觀念所驅使。愛慕虛榮的人,就跟在金光籠罩下的祭賽國金光寺的和尚們一樣,縱然金光罩身,也沒有一丁點的長進。

金光是無形的虛榮,似乎虛無縹緲。可是荊棘,綿延千里之遙的山嶺上的荊棘,就不是無形的了。在粗淺的層面上,會認為虛榮是虛的,頂多是一種情感,沒有現實中的麻煩。當你繼續走下去,深行下去,就會跟唐僧一樣,赫然看到,這些虛榮的觀念,就是這漫山遍野、無邊無際、你觸碰不得的荊棘。

不但觸碰不得,對於玄奘師傅來說,這些荊棘,已是他無力面對的死局了。要不是豬八戒先生、興致勃勃的替他摟草耙刺,他自己,已經膽怯。老豬表示可以包過。三藏表示不能相信:「你雖有力,長遠難熬。卻不知有多少遠近,怎生費得這許多精神!」老孫表示這荊棘叢有千里之遙,三藏表示驚慌失措:「怎生是好?」後來發現燒荒也不是辦法的時候,三藏道:「這般怎生得度?」

不是沒辦法,是他不想碰。

因為,這荊棘,是他多年培養、鍾愛有加的各種思想觀念之成就呢,尤其是那些虛榮和美好夢想的蔓延生長。

來,先瞧瞧這大海一般寬廣的荊棘叢吧。在孫悟空的眼裡,這荊棘:

匝地遠天,凝煙帶雨。夾道柔茵亂,漫山翠蓋張。密密搓搓初發葉,攀攀扯扯正芬芳。遙望不知何所盡,近觀一似綠雲茫。蒙蒙茸茸,鬱鬱蒼蒼。風聲飄索索,日影映煌煌。那中間有松有柏還有竹,多梅多柳更多桑。薛蘿纏古樹,藤葛繞垂楊。盤團似架,聯絡如床。有處花開真布錦,無端卉發遠生香。為人誰不遭荊棘,那見西方荊棘長!

這裡的荊棘叢,不但浩瀚似海、汪洋星漢的樣子,中間可是夾雜分布著松柏柳桑、梅蘭竹菊的,並且還有參天古樹、如錦鮮花。你可以說荊棘都是無益廢柴,這裡面的松柏梅蘭之屬,就不能說是沒用的東西了吧?

在中國的傳統文化中,或賦或比或興,每每可見以這些植物來比喻君子品性的傳說與詩章。人性中的優點和高岸,和自然界中的這些事物,意象相同,彼此映照,讓人類那看不見的屬性,有了肉眼可見肉身可觸的形狀和構造。歲寒三友松竹梅,你無論寒暑如何變幻,時局和人心動與不動,它就在那裡。伴隨著靜默的大地山川,斗轉星移,它始終按著自己的節奏,兀自生息。決然不會如飛機一樣,開著開著,就不知道哪裡去了。也不會如你的誓言那般,說著說著,就化作飛塵沒了。

知道玄奘為何心中難捨了吧。他的心裡面,保留著若干美好的人世間的品性呢。那是昔日的夢想和尊嚴哩,也是今日他與三個徒弟之間很大的一個分別:彬彬有禮、氣節高傲。

可是,在孫悟空的眼裡,這些松柏花卉,藤蘿古樹,都只是荊棘。在豬八戒的眼裡也是,在沙和尚的眼裡也是。

玄奘的意識裡面,一直有著一個高大的士大夫形象,他按照這個形象去為人處世,還按照這個形象去修飾自己。在走上西天道路之前,或許,這個形象的確是玄奘符合的。可是,讀者們都知道,自打玄奘走上西天路,每每他的表現,與這個形象背道而馳。

背道而馳,那並不表明玄奘真的就脆弱不堪了。那是因為修行就是不斷的面對愈加強力的衝擊和壓力。一路上,儘管表面上經常做不到,這並不妨礙玄奘構建自己的理想人格概念。而且,在孫悟空、豬八戒、沙和尚三個鄉巴佬的對比之下,玄奘的君子士大夫人格,往往愈加顯得「偉岸」。這種對比,尤其是在沿途中各地的村也居民、君王將相的吃驚和嘆息之下,是不是,也強化了玄奘的內心自我形象呢?

玄奘自我體系裡面的荊棘,具體從什麼時候開始出現的呢?我們看一下狀況。三藏道:「這般怎生得度?」八戒笑道:「要得度,還依我。」然後豬八戒就大展神通,一口氣耙開了百餘裡的荊棘。然後,然後就看見一塊空地,空地路上有一通石碣,上書三個大字「荊棘嶺」。下有兩行十四個小字,乃「荊棘蓬攀八百里,古來有路少人行。」

嗯,問題出現了。

實際上問題早就出現了。

早在他們面對這條長嶺的時候,嶺頂上是路,到了嶺上,荊刺棘針下面仍然有道路的痕跡。也就是說,曾經這是有人行走的路。到了荊棘嶺界碑這裡,碑文標註很清楚的說,這裡的核心地帶,自古以來就有八百里。並且,雖然荊棘蔓延,雖然幾乎沒人走過,實際上,依然有人穿越荊棘走過去。

可是,如果少有人走,就算他們全都有八戒般的神通摟開荊棘走過去。就碰他們幾個人的幾雙腳丫,也留不下路痕。怎麼回事?我們再看看碑文標註,說得明白,古來有路。啊,原來,這裡的路徑,是天然的。當然,人身內各種神奇的路途,都是天然在的。是人們自己把他們給堵塞埋沒了。

這披荊斬棘一百多裡了,才出現了荊棘嶺地界的石碑。那說明什麼?說明當下的荊棘,比之前蔓延了百十里。

如果荊棘蔓延,應該是兩頭蔓延的。孫悟空看到的千里長度。扣除兩端的百十里,也基本就正好是八百里。

那四根木頭的木仙庵在哪裡?應在在荊棘嶺西邊界處,或西邊界之外。那幾根木頭呢,也不在荊棘嶺的荊棘叢之內。(待續)

Translate
向上滑動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