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漫注】(291)幻念尋根

西游記

作者:挪威龍王

(291)幻念尋根

從來都是滿臉洋洋自得春光燦爛的孫悟空,今天掛了陰天的牌,別說善財童子見了覺得稀罕,恐怕滿天的神仙,看見了都會認為少見。一向是腦殼被砍得火星直冒、嘴皮都不會松一松的孫大聖,也有受人悶氣的時候、也有無奈的時候呀。滿臉晦氣和怒氣的孫行者來到紫竹林,那善財童子自然一打照面就覺得,這猴子肯定滿肚子不服和不忿。尤其是一臉黑線的孫悟空氣哼哼的脫口而出「有事要告菩薩」,這千載難逢的戲耍良機可不能錯過,挑逗一下猴子,就算冒險一下也值得。所以善財童子馬上調笑孫悟空:「好刁嘴猴兒!還像當時我拿住唐僧被你欺哩?」質問完畢,善財童子馬上展開對菩薩如滔滔江水般綿綿不絕的稱頌「我菩薩是個大慈大悲大願大乘救苦救難無邊無量的聖善菩薩,有甚不是處,你要告他?」

善財童子這下子立碼兒把已經給撐得滿滿的孫悟空給踩爆了,孫悟空的容量到了極限,無漏偏逢連陰雨,沒辦法,人家踢到了孫猴子的麻骨。可是暴怒之下的孫悟空,脫口而出一番話,把善財童子教訓得連連陪笑之餘,咂吧咂吧嘴,品品味道,竟然是說給孫悟空自己的。孫悟空這樣呵斥道:「這個背義忘恩的小畜生,著實愚魯!你那時節作怪成精,我請菩薩收了你,皈正迦持,如今得這等極樂長生,自在逍遙,與天同壽,還不拜謝老孫,轉倒這般侮慢!我是有事來告求菩薩,卻怎麼說我刁嘴要告菩薩?」

等孫悟空說話,自己就覺得味道不對了。因為他自己,幾乎就是跟他嘴裡呵斥的善財童子、差不多一樣的履歷。他本來作怪成精,被如來壓在五行山下,後因唐僧揭下偈言獲救,菩薩安排唐僧收了他做徒弟,皈正迦持,正在走向「極樂長生,自在逍遙,與天同壽」的路上。既然這樣,大恩在先、小怨在後,還不感謝唐僧、轉倒要拋棄唐僧,還想來菩薩這裡反映唐僧的不是、埋怨菩薩安排的不公。想到這些,孫悟空的肝火就瀉了大半。等到見到菩薩之後,也就少了N多的怨氣,剩下一些委屈、和只想要傾訴傾訴,小孩子一樣,發洩發洩就了帳。

菩薩告訴他,只要是人身,都不可輕易打死。因為就算是那些很壞很壞的人,他們能做人,都是特別特別難得的機會,一旦失去人身,幾乎就再也沒有做人的可能了。一旦再不能做人,那就是下地獄銷號,永遠死掉、真的死掉。之前,孫悟空懂得人身可貴、凡人做人不易。這一次通過教訓,讓他明白了對壞人也不能一棍子打死,就算他們向善的機會渺茫,不到他們壽終那一天,神仙們都不會放棄喚醒他們的努力。之前,孫悟空邁向了菩薩界的慈悲心懷;現在,菩薩教他要繼續前行、跨向更高深的善良慈悲心懷。前所未有的,菩薩留孫悟空在落伽山,而且空前絕後的一住就是四天,這四天,少不了對孫悟空言傳身教。

聽聞更高深道理,孫悟空情知自己需要提高,就開始耍賴皮要求菩薩取下金箍兒放自己回家。菩薩說不會松箍兒的咒,孫悟空就表示要找如來。然後菩薩說你打住,我與你看看是祥瑞之氣還是晦氣。孫悟空就自作多情的說,不用看我,肯定是不祥透頂啦。沒想到菩薩說:我不看你,看唐僧……。

其實菩薩一眨眼工夫就能看到過去未來,看一看她自己安排的過去未來,更不在話下啦。她看到那唐僧頃刻之間就有傷身之難,還算定會有人不久就會來到落伽山找小孫。六耳獼猴的所想所為,在他自己都搞不清的時候,菩薩就看清了。唐僧腦袋裡想什麼說什麼,在他自己腦袋裡還空蕩蕩的時候,菩薩就已經看到板上釘釘的了。那沙悟淨找上六耳獼猴,沙僧如何反應,六耳獼猴如何反應,一切都在,不是在菩薩預料之中,而是,一切都在菩薩安排之下。

當然是說,他們這每一個相關的人神妖,他們腦袋裡的每一個念頭、他們的每一個行動,他們以為是他們自己所想所為,可是他們完全想不到,這裡面,有他們自己的想法、有左右他們的觀念的想法、還有菩薩放置到他們腦中的想法。菩薩放到他們腦中的想法、左右著局勢的發展。

且說那六耳獼猴,他先是敬水,唐僧則是敬水不吃吃罰水,敲了唐僧一槓子就把他給敲暈了。按道理說,如果六耳獼猴是惡棍,他喝罵唐僧:「你這個狠心的潑禿,十分賤我!」以它那麼大的力量和神通、還有那棍子的沉重,唐僧還不被一下子給敲成稀泥呀。但是沒有,唐僧只是被敲暈了而已。對於六耳獼猴所拿的棍子之沉重,把唐僧敲暈,所需要把握的力道,應該還是蠻精準蠻輕微的。也就是說,六耳獼猴並沒有敲死唐僧的意思。再者,這六耳獼猴敲哪裡不好,偏要敲長老最軟弱的脊骨……

或許有人想到,哪能隨便讓它敲死老唐,護法神肯定是暗地裡保護了。有可能是護法神出手保護了。但是依我推斷,護法神並沒有出手保護,因為他們應該跟菩薩一樣,算準了這六耳獼猴不會下狠手。你看,後面沙僧跑到花果山,打死了一個變作他模樣的猴精,沙僧被團團圍住,其實按照六耳獼猴的本事,沙僧是不可能走脫的。但是沙僧走脫了,六耳獼猴連做做樣子追趕的意思都沒有,由他去了。

六耳獼猴沒有傷生的意識,是不是很有唐長老的風範?那麼六耳獼猴耍狠罵人,也是唐長老的風範嗎?

不是的。那個又是敬水,又是罵他打他的行者形像,是最早期孫悟空打殺了六賊之後,他跟孫悟空鬧矛盾時候的行者形像,準確的說,是遺留在他內心的那個行者的惡形像。為何一路上孫悟空保護他立功那麼多,他都沒有在心中凝聚成形像,偏偏凝聚了這麼一個惡相來?因為呀,因為當初,孫悟空強行打殺了那六賊,等於是強行滅掉了他心中的執念。孫悟空的手法,是道家修行的手法,管你三七二十一,滅掉你心中執念先。而唐僧沒有那麼好的根基,完全不能割捨這心中六賊,怨氣凝結,就鉤織了一個惡行者。等到這一關,他心中保留的六賊之根、高層面之根、變換了人類形像,再次打劫、故伎重演,孫行者再次強行滅掉了賊匪,等於再次強迫玄奘過關,但是他心中的根蒂至深,深在他被貶下界那一層,早就養育了一個六賊王中王。正是這一賊王,當初將他踢下神壇、踢掉羅漢果、踢到凡塵中。

因為心中這一賊王,他幻念中的師父,早已不是寶座上的真如來,而是那假佛假師假如來……(待續)

【西遊漫注】(290) 位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