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漫注】(227)烏雞之王

西遊漫注

作者:挪威龍王

(227)烏雞之王

孫悟空恐怖的很,他是從來不需要睡覺的,他所謂的睡覺基本上是寧息存神、瞑然一念僅存,也就是修行人入定的狀態,但是又不是很多修行人那種呆氣的入定。所以麼,作為天天要睡覺的唐僧老豬他們,是萬難接受這樣一個怪異事實的,並且他們還沒有接受一個事實,那就是孫悟空能知曉別人的心裡想法。所以麼,唐僧竟然敢在孫悟空找他協商事情的時候——裝睡。

於是乎孫悟空就不屑了,行者摸著他的光頭,亂搖道:師父怎睡著了?這一下可是踩到了三藏的尾巴了,他嗷的一聲就怒吼了起來:這個頑皮!這早晚還不睡,吆喝什麼?

原來孫悟空激怒他不是目的,目的是想要他坐起來正兒八經的商量大事情。但是顯然三藏識破了猴頭的這個小奸計,愣是在床上躺著不起來就懶洋洋的問:什麼事?就聽孫悟空絮絮叨叨的跟他嘮,三藏就模模糊糊的順著孫悟空的話走,走到後面,孫悟空忽然又不跟他協商了,說自己計已經成了,沒有障礙,只是你老人家才是障礙,你的護短是障礙。

這時候三藏腦筋真轉不過來彎兒,又閉上了眼睛哼哼唧唧的讓話兒順著嘴角往外吐嚕:我怎麼護短?嘴上說的輕鬆,估計心裡面已經開始緊張,開始合計怎麼跟孫悟空鬥嘴了。

誰想到孫悟空話頭一轉,矛頭沒有指向三藏,而是轉向了八戒:八戒生得夯,你有些兒偏向他。唐僧一聽,準備好的鬥嘴詞兒都沒有了用武之地,被孫悟空的話給卸了個七零八落。聽得孫悟空的話,轉來轉去,唐僧著實已經沒了方向感,只有下意識的跟著孫悟空的話走,唐僧道:我怎麼向他?

原來孫悟空最終目的,是要借用一下老豬幹體力活。三藏估計躺在那裡一直沒睜眼,就聽孫悟空說話機巧多多,再加上睡意襲來,就這麼樣同意了。

孫悟空想要拉豬八戒一起公幹,直接拉就是了,幹嘛還要找唐僧協商呢?一來唐僧畢竟是師父,在凡世間他的地位就是師父,理應有事情需要通過的批准。這個道理,就跟孫悟空想要打妖怪,必須先找到前國王的屍體做證據一樣,是凡世間的理,這是做事情周全的體現。

三藏雖然在修行上往往需要孫悟空指點,可是他是師父,除非情況特殊,孫悟空輕易不會僭越,自行指使兩個師弟。這是俗世中的為師之道、弟子之道、師兄師弟之道。可以說是孝悌的另一種體現,也可以說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另一種體現,總之是一種位置和責任的倫理體系,這是一種分層的人際關係體系。

可是那神通廣大的孫大聖,幹嘛要費盡心機和口水的,借用豬八戒這麼一個夯貨呢?

得到了師父的批准還不夠,老豬可是個超級大懶蛋,如果他覺得不划算、風險大、吃苦多的事情,恐怕師父命令他都未必會動彈。所以孫悟空在唐僧點頭同意之後,拉豬八戒起床,卻完全沒有提師父允許如何如何。孫悟空明白人,他知道祭出師父的大號沒用。你不見這老豬,在唐僧遇鬼之後,一樣是喊醒這正在熟睡中的老豬之後,老豬他什麼態度?他酣睡中醒來、滿是懊惱,劈頭蓋臉就對三藏一陣痛斥:「什麼土地土地?——當時我做好漢,專一吃人度日,受用腥膻,其實快活;偏你出家,教我們保護你跑路!原說只做和尚,如今拿做奴才,日間挑包袱牽馬,夜間提尿瓶、務腳!這早晚不睡,又叫徒弟作甚?」

孫悟空可是聰明人,他早就知道怎麼對付這豬老弟了。他就開始編故事,愣是把一具水淋淋的屍首給描繪得成了個金燦燦的大寶貝,讓八戒聽得心癢難耐,滿心歡喜,踴躍報名。並且孫悟空還故作清高的表示:老孫只要圖名,那裡圖甚寶貝,就與你罷便了。這等於是斷了老豬對他的不放心。的確也是啊,在老豬眼裡這猴子的確是個不懂錢財寶貝之美妙的木頭樁子,老孫說他圖名不圖利,老豬是一百二十個相信。

在必要的時候,孫悟空對利用老豬和三藏的執著,來幹些正經事,看來是越來越熟練了。可是,這一次,他在指使老豬下井撈屍的時候,做得過了份,招致老豬報復。看來老孫也有在得意忘形時會幹落井下石的損事。

其實,老豬跟三藏的毛病,是同根同源的,他們哥兒倆是一根線上的螞蚱,東頭牽著老豬、時時要回頭去尋他的娘子;西頭牽著唐僧、巴不得馬上就到西天,對修行的關難是既畏懼又想逃避。所以說,其二,從這個層面上,孫悟空要借用老豬,也要先問唐僧。

孫悟空為何非要拉上豬八戒,幹嘛不拉沙悟淨?咱們先說為何非要拉上豬八戒。

通過後面的故事,孫悟空和豬八戒進後花園的過程,你看到沒,豬八戒做賊經驗還挺豐富的,起碼是熟手一個。他深知做賊的不從門裡走、要跳牆過,深知做賊的要悶聲發大財、不能亂嚷亂吆喝。

可是這不是找老豬來的真正原因,豬八戒來了也就拱拱泥巴、馱一馱死屍。倒是到了井邊的時候,才看出來老豬的功用,原來是孫悟空不敢下水,只有他這個曾經是天蓬元帥的老豬擅長此道。果然老豬不負重望,真箇把屍體給撈上來了。

只是,如果說下水,老沙也不遑多讓啊,並且,老沙肯定比老豬好說話多了,要是老孫去喊老沙,甚至連口水都不需要費,只需喊一聲:師弟,走,馱屍去。

並且,還有那個白龍馬,肯定比老豬和老沙更合適。怎麼孫悟空也不喊他來呢?

原來,孫悟空不僅是不敢下水。而是,咳咳,真正的原因,是老孫他根本就馱不得凡人的肉身。

那你說,老孫不也說過,像銀角大王那樣拖著凡人、半雲半霧的拖地而行,其實老孫他也會嗎,怎麼又說他馱不了呢?

要是老孫他拎著這國王的屍首、拖地而行的話,真的很像湘西的趕屍匠那樣,只不過老孫的效率更高些。老天哪,那烏雞國的很多人,不就會看到這個事情了嗎?事情不就敗露了嘛。

話說這具屍身,還真的有些說頭。佛門中,在歷史上,往往存在很多謎一樣的事情,一些佛經都解釋不了的事情。在佛門中,佛經沒有指導如何修行得肉身不腐,具體是怎麼修煉到肉身不腐的?可是歷史上偏偏有一些人真的就修行到了這個地步。他們到底是誰的弟子?

就跟這個烏雞國國王一樣,他是誰的弟子?為什麼是文殊菩薩來接應他?

這個國王,從事政治活動、權勢富貴、家室兒女一應俱全,這不符合佛教的教義和戒律。可是他怎麼就修得到了金身羅漢的境界?

這個國王,他的肉身被井龍王給保存起來了,水淋淋的。為何出現在唐三藏面前他的魂靈的形像,也是同樣水淋淋的?他的那柄金廂白玉珪,不是凡間之物麼,怎麼他的魂靈能拿著,並且還能送給唐僧?

這烏雞國國王的靈魂離開肉身,貌似也經歷過一些事情,從他的話語中我們可以知道,他能到都城隍那裡,能到海龍王那裡,能到東嶽大帝那裡,甚至能到十代閻羅那裡。這哪是一般人的靈魂能都周遊到的地方呀!

並且,這些神仙跟這個妖怪如此的交好,這對國王來說其實已經說明了很多,只是他醒悟不了。(待續)

【西遊漫注】(226)烏雞之國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