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漫注】(226)烏雞之國

西遊漫注

作者:挪威龍王

(226)烏雞之國

孫悟空在寶林寺搞掂了眾僧人和取經隊伍的吃喝住用問題。三藏大餐一頓,吃完喝完,三藏就愜意的打著飽嗝,來到院子裡準備小解。然後一出門,才發現已經是入夜了,再一抬頭,好大好大的月亮掛在中天,好亮好亮的滿月正看著他呢,原來八月十五了呀。

唐僧只知道月亮大月亮圓,只是勾起了他的思鄉之情,卻不曉得這每天繞著地球不知疲倦的轉動的月亮裡面,有什麼奧妙。

暢快了之後的唐僧,當場吟詩一首,末了是向三個徒弟提問:何日相同返故園?唐僧的這一問,一語雙關,問得很體面很有面子。但是三個徒弟並沒有照顧他的面子,而是聽出了他的問題。

於是行者就點評了一番,讓唐僧恍然大悟了一下。行者說什麼了?行者聞言,近前答曰:師父啊,你只知月色光華,心懷故裡,更不知月中之意,乃先天法像之規繩也。月至三十日,陽魂之金散盡,陽魄之金散盡,陰魄之水盈輪,故純黑而無光,乃曰晦。水為黑、黑為烏,金為酉、酉為雞。烏雞國的名字,說明這個國家正處於晦暗的純陰無陽之景況。但是這種情況不會一直持續下去,是處於否極泰來的臨界狀態。在修行,唐僧為月,佛法為日。每一境界,都會是從至晦暗中一陽升起,隨著修行,對佛法的認識不停的提高,漸至滿月,達致這一層的完滿過關。

此時與日相交,在晦朔兩日之間,感陽光而有孕。在陽世,唐僧為火,可闢作日,在這一境界,這山河大地之晦暗王國,可闢作月,深埋在井底的國君,可闢作陰,感觸到正法修行之徒唐僧的到來,開始升起新生的希望,在這一層面的身體開始生成。

至初三日一陽現,初八日二陽生,魄中魂半,其平如繩,故曰上弦。這一關隘,唐僧是一陽,孫悟空是一陽,豬八戒是一陽,由於他們三人的參與,以及孫悟空精心策劃的追本溯源,生長的希望越來越大,最終陰陽持平。到了如今天的十五日,三陽備足,是以團圓,故曰望。國王一家人得以團聚。

至十六日一陰生,二十二日二陰生,此時魂中魄半,其平如繩,故曰下弦。完成這一境界的修行,當知進退。內心的陰火、陰戾之火,如妒嫉、恨意等當隨著妖怪而去,隨著謎底揭曉、知道這國君所遭受的斷非無妄之災而去。再生之陰,乃是隱去、不持亢陽的陰。應該進的,則是修行人持續西行、繼續向更高境界進發的進。所以說,退即是進,進即是退。進退有據,乃是因為有明確的方向,知道自己是誰,在走向何方。

至三十日三陰備足,亦當晦。此乃先天采煉之意。先天采煉,不就是逆向攀升嗎?前弦之後後弦前,這個過程是不斷的重複的,重複的是過程,不重複的是境界。如何保證能不斷順利的攀升,那就得藥味平平氣象全,保持中正平和的心境,以正直無私的清淨心態,來在自己身體的這個高精密的爐子裡熔煉、化合,用來構造這一境界的身軀。

採藥煉丹是輔助之外在手段,把持好內心才是真正的機密、根本。在陽氣上升階段,達致上弦之卦象為兌,兌為金,需要銳意進取,這是沙僧所說的:弦前屬陽,弦後屬陰,陰中陽半,得水之金。水是什麼?是悟空所說的溫養二八,二八為水,守住中心一陽。水德之柔,是柔外而剛中。我等若能溫養二八,九九成功,那時節,見佛容易,返故田亦易也。

所以,前面的對話,基本上就涵蓋了後面故事的來龍去脈。而到本回的開篇,則是一首寓意明顯的詩。

逢君只說受生因,便作如來會上人。

一念靜觀塵世佛,十方同看降威神。

欲知今日真明主,須問當年嫡母身。

別有世間曾未見,一行一步一花新。

受生因,獲得生命的原因。這原因有兩個,一個是緣何來到塵世間、成為凡人的原因,一個是如何逆流而上、重回西天重塑天上生命的因由。這兩個一個是下行,一個是上溯。了解下行就是為了回溯,碰到君、自我本尊的主宰,如果能參透這原因,自然就有機會重新回去,成為如來佛座下聽法會上的正果神仙。

如果你能像佛一樣無執無念的靜觀塵世,像神仙一樣立體思維同時參詳天上地下人間八方,就知道如果你想找到真正的君王、真正的自己,需要探尋你的生身之處。那去處,別有世間根本就不知道的也沒有的種種。在那境界,每行一步便是一番境界與天地。

這就是太子在孫悟空的指導下,追溯自己的生身母親,獲得的驚人發現。是他作為一個凡俗世界王子想都想不到的真相。

一花新是什麼?是王子他開始從代表母親的陰、開始追溯到代表父親的陽。當他只有母親是真正的母親的時候,仿如月之晦。一陽之生長、便可做一花新。

那老君主的肉身是一陽,已經悄無聲息成了植物人兒。那老君主的魂魄是一陽,需要回到肉身。那君主的王位是一陽,現在是被妖怪侵奪,虛位以待。等到君主回魂、並且歸位,則是三陽備足。此三陽加上唐三藏孫悟空豬八戒建功的三陽,就周身圓滿了。

這時候的烏雞國,不應再稱作烏雞、應該改名叫白鳳國了。那代表嬰兒的王子怎麼辦?如果不出意外,等到唐三藏他們師徒離開,這國王得道而去的日子也就近在眼前了,該走不走怎麼行。這金蟬脫殼,是舊的去、新的來,一茬接一茬。

為何打趣說這烏雞國該改名叫白鳳國了?因那長在玄井之上的一棵碩大的芭蕉樹,卻被當作國王的形象在描繪,渾然是一副似鳳非鳳的樣子。

一種靈苗秀,天生體性空。枝枝抽片紙,葉葉卷芳叢。翠縷千條細,丹心一點紅。

淒涼愁夜雨,憔悴怯秋風。長養元丁力,栽培造化工。緘書成妙用,揮灑有奇功。

鳳翎寧得似,鸞尾迥相同。薄露瀼瀼滴,輕煙淡淡籠。青陰遮戶牖,碧影上簾櫳。

不許棲鴻雁,何堪系玉驄。霜天形槁悴,月夜色朦朧。僅可消炎暑,猶宜避日烘。愧無桃李色,冷落粉牆東。

一種靈苗秀,天生體性空。說的是這君王的本質,頗有根基。枝枝抽片紙,葉葉卷芳叢。葉大枝不茂、並非大根器。翠縷千條細,丹心一點紅。作為國王操勞國事千絲萬縷牽掛紛紜,可是他畢竟是一心向道赤誠至敬。淒涼愁夜雨,憔悴怯秋風。嚴酷的考驗來臨,對他來說真的是太吃力了、畢竟非大器。長養元丁力,栽培造化工。是持續不斷積累,成就了他,竟然能作為一個君王而修行到了正果的境界,這也絕非一般人能比的。緘書成妙用,揮灑有奇功。可是人家畢竟有人家的妙用,能走一條別人走不通的路途。鳳翎寧得似,鸞尾迥相同。也頗有鸞鳳之儀、的確是值得稱道。然後縱然是別有風姿,屬於他的盛夏季節已經過去,可惜已經是八月清冷霜意漸起,時間不等人,機會不重來,再不來一個脫胎換骨的昇華,那可真的就面臨著凋落死亡了。

歸鄉的鴻雁、出關的寶馬,匆匆而過,可惜他,連挽留的氣力都沒有了。人家都在匆匆的回鄉路上,你呢,除了日漸清冷的秋風與霜天,還有什麼是你能期待的?(待續)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