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漫注】(74)菩薩做買賣的水平

西遊漫注

作者:挪威龍王

(74)菩薩做買賣的水平

西遊記小說,寫什麼都傳神。卻說那南海普陀山觀世音菩薩,自領了如來佛旨,在長安城訪察取經的善人,日久未逢真實有德行者。也怪不得她找不到有德行的人,你看她和徒弟變作疥癩僧人在長安城轉悠,整天所言所行都是跟世間人的觀念相反的。眼見得江流兒和尚玄奘法師開壇作法,這菩薩又上街了。他們帶著袈裟、錫杖上街做起流動攤販來,沿街叫賣。

這菩薩沒遇見城管一個,倒是頗遇到一些擅長做買賣的有錢和尚。話說甄選高僧,不少和尚就想著帶上錢鈔、來京城活動活動,就能選上高僧了。但是很遺憾,他們帶來買頭銜的錢沒用上,正不知道如何花差呢,遇上了這破破爛爛的疥癩僧兩個,這倆僧人潦倒,但是手頭上的袈裟錫杖看上去倒是名貴貨。

別看這有錢僧修行不咋地,砍價可是真精明。一看對方倆人的潦倒模樣,就尋思著這倆人肯定缺錢花。你看他如何張口:「那癩和尚,你的袈裟要賣多少價錢?」他張口就喊人家癩和尚,你知道有多輕蔑麼?你我都是佛弟子,怎麼說也是同修,見面應先合十、應平等相待的嘛。他可好,這先聲奪人,跟對方拉開距離,從氣勢上打擊壓倒別人,讓人家沒底氣喊高價。

然後菩薩張口就是天價。這愚僧一聽,馬上想這遇到大騙子了這今天,居然給我這麼高的報價來砍,看來這價錢必定要往死裡砍。但是看這癩和尚肯定不是做買賣的料,於是遮掩不住的笑起來,且看我如何以抄底價來搞掂。

那愚僧笑道:「這兩個癩和尚是瘋子!是傻子!這兩件粗物,就賣得七千兩銀子,只是除非穿上身長生不老,就得成佛作祖,也值不得這許多!拿了去!賣不成!」你看他,首先貶低對方智商、再貶低貨品質量、再貶低貨品實用價值,讓你再也沒有能抬價的著力點。然後再來個欲擒故縱,不買了,讓對方心裡感覺自己手頭的貨品馬上一文不值。

你看看,這有錢僧做買賣實在是精明透了,深得市井交易的精髓。換做一個普通做小買賣的,這三兩句就把對方給糊弄住了。而且為了貶低袈裟的實用價值,這僧人甚至從對方也是一個和尚的角度來了一句釜底抽薪的話,那就是「只是除非穿上身長生不老,就得成佛作祖,也值不得這許多!」對於和尚來說,最高追求是什麼?不就是長生不老、得正果成佛嗎?切!少來,就算是達到最高追求目標,也不值得花這麼多錢。

哈哈,你就看吧,果然如我所說,他以為這果位是可以用錢來買的。估計他師父就是這樣糊弄凡俗信眾,不斷的讓人家捐錢捐物,以換取什麼進天國、得佛果的承諾的。這簡直跟現在寺廟中那些法師大師什麼的一模一樣的水平嘛。

他以為這句話是給對方釜底抽薪,其實是抽了自家釜底的薪。他這一番自言自語、自以為得計的砍價高論,菩薩聽都沒聽完就直接走人了。遇到這種愚昧的人精,花一粒唾沫都是白白浪費。

菩薩走著走著,就撞見了下班回家路上的丞相蕭瑀。這邋遢窩囊和尚遇見大官,也不迴避,大大咧咧的。但是你看那蕭瑀,跟前面那愚僧的地位懸殊、高那麼多,但是遇到這邋遢和尚卻跟那愚僧是完全兩極的相反的反應。

首先,蕭瑀看見袈裟就自知是不凡之物,並不對和尚的外貌做任何偏見。和尚又開出了「袈裟要五千兩,錫杖要二千兩」的天價。你看人家蕭瑀丞相怎樣對待。人家可是有涵養,看對方開出天價,就了解人家開高價的原因,給別人肯定自己價值的機會。菩薩聞言,就知道對方心意了。但是菩薩仍然不急於說好處,卻說「有好處,有不好處。」哎,你見過這樣賣東西的姿態麼?並且菩薩居然還說「有要錢處,有不要錢處。」為何菩薩如此說?這是買個破綻。把蕭丞相領到了三岔路口。然後菩薩細述了好和不好,要錢和不要錢的理由。

蕭瑀一聽,知道這人不是腦子進水,而是遇到高人了。這蕭瑀也不考慮自己丞相的身分,也不看對方的窮樣兒,下馬便施禮。口稱「大法長老,恕我蕭瑀之罪。」就是說蕭瑀為自己開始騎在馬上居高臨下的跟他說話而道歉!

並且蕭瑀就直接說想這袈裟給做水陸大會的玄奘法師用。然後就直接帶著這潦倒貧僧去見皇帝!你就想想吧,這皇帝可是誰想見就能見的麼?但是蕭瑀為什麼當即就決定這麼做了?因為蕭瑀看人不是看外在,而是看對方的道德層面。他聽聞對方的話,就知道對方是個有資格直接跟皇帝說話的貴人!蕭瑀如此器量,菩薩心中也很愉快。

太宗見蕭瑀引著兩個疥癩僧人,立於階下,唐王問曰:「蕭瑀來奏何事?」 蕭瑀就說明原因。太宗很高興,就問那袈裟價格。菩薩依然報出最高價。太宗就跟蕭瑀一樣,詢問袈裟與錫杖為何這麼值錢。菩薩就更加詳細的道出了這袈裟、錫杖的真實來歷。你看這唐王與菩薩,一個堅決不要錢,一個堅決要給錢。跟那愚人全然相反。其實呀,就算這袈裟可以售賣,那愚人就算富可敵國也不會賣給他,世上的多少錢財也無法跟這佛國聖物相比。

你看這菩薩,見愚人,不說話;見君子,說真話;見真人,說天機。

話說這小說,為何極盡文筆描述這佛祖袈裟?天上的衣服就是這麼漂亮。話說這修佛修道不是要求不執著這有形的漂亮的東西嗎?你看那和尚,穿的都是土色、灰色的衣服,連頭髮都不留,什麼都不能執著。按這道理,這修到最後到了天上,應該是什麼都沒有,只有存在的一念而已……

太多東西,上面跟下面是反的。就看這菩薩這一天反常的樣貌和言行,你就應該有所醒悟了,那天機,真的不是用尋常的觀念能測度的。(待續)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