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漫注】(313) 人心惟艱

作者:挪威龍王

(313) 人心惟艱

要是沒有火焰山這個從天界貶下來的土地神,孫悟空他們這火焰山是基本沒希望過關的。可是等到牛魔王搞掂了、芭蕉扇子到手了,這山火也熄火。孫悟空他們卻也忘記了,土地神出現時候交代的,還應該要把這火給斷根了呢。眼見得孫悟空這就要還給鐵扇公主,那鐵扇公主還不拿了扇子就撒丫子。土地神趕緊拉住老孫說:「大聖!趁此女深知息火之法,斷絕火根,還他扇子,小神居此苟安,拯救這方生民,求些血食,誠為恩便。」你看這唐僧師徒,過這關丟三落四的,他們自己倒是可以過去了,卻忘記了當地老百姓的疾苦。土地神如果不提醒的話,他們是想不起來這回事兒的。

孫悟空聞言,一拍腦袋,想起了的確還有這回事。就對著山頭連扇了七七四十九扇,於是這火焰山就從奇蹟變成史蹟。然後他們,拍拍屁股走人。於是你就知道,他們把他們過關的大恩公土地神給忘記了。

土地神出現在他們面前,為他們交代原委、指點迷津的時候,說得很明白,借得真扇之後,他們應該完成三個任務:一扇息火焰,保師父前進;二永除火患,保此地生靈;三赦我歸天,回繳老君法旨。

可是他們給忘記了別人的事情、老百姓的事情。最後還是土地神以自己獲取人間衣食供奉的名義,來央求孫悟空他們,趕緊趁著羅剎女在,永斷火根。最後,火根是斷了,然而,土地神回天繳法旨的事兒,從土地神說話的口氣中,你就可以設想,貌似就沒了指望。

修行的事情,往往就是這樣,歪打正著,對中有錯,成功過關中,每每還帶著看不清的錯漏,和後悔也沒機會的遺憾。

你看那唐三藏,跟沙僧坐等孫悟空回來的時候,忽見祥雲滿空,瑞光滿地,飄飄颻颻,蓋眾神行將近。明明的是神仙們蜂擁而來了,明明的是一家人,明明的是自己嚮往和追求的神仙麼,然而竟然你想不到,唐長老他心理面害怕了,趕緊的回頭扯住徒弟沙悟淨:「悟淨!那壁廂是誰神兵來也?」天天念叨神仙拜神仙修神仙的人兒,猛然間真的見到神仙了,還這般怕得要死。換作一個尋常人等,尤其是不信神的人,那還不當場給嚇得瘋掉哇。

咱們人麼,說白了,還都是這樣,對於人類之外的所有奇異生靈,都是見不著的時候是不相信的,或者是說起來唾沫橫飛似乎很嚮往的,真的見到了,一概是變籮篩。「葉公好龍」的成語,不就是形容人們的這種特性麼:脆弱又虛妄、真誠又多疑、膽怯又有時候充滿了莫名其妙的勇氣。人類,恐怕是天地間最為古怪有趣、捉摸難定的生靈了吧。

還有那一向糊塗可笑的豬八戒,最近卻表現得歷史上前所未有的好,也勇敢了、也不好色了,雖然也偶爾糊塗一把二把的,可也就是轉念間就清醒過來的事兒。在清剿摩雲洞妖怪的時候,老豬勇猛而且果斷,一耙子打死了牛魔王的玉面狐狸公主。妖怪麼,打死了自然是功績,菩薩說過的。可是,小說在描寫這個玉面狐狸的整個過程中,並未描述過它如何壞,只是描述了它的兩個特性:美貌和愚痴。在表現它的愚痴,小說的刻畫簡直是出神入化。在表現它的美貌上,跟小說中所有女妖怪一樣,用盡了華麗的詞彙。當然,您一定也記得,小說在描述男妖怪的時候,一概也是威武雄壯,用語用詞沒有半分歧視的。

是的,天地間的生靈,只要是存在的,只要不是邪乎的,哪怕是大壞蛋,作者是一概予以存在上的肯定的,沒有偏見、也沒有仇恨情緒的對待它們。畢竟,能出現在修行路上的妖怪,都是有一技之長的,決乎不是閒雜人等,它們不管以前是幹啥的,在唐僧他們路上出現了,就是因為它們有它們的不可或缺、不能替代的功用。

其實吧,這些個妖怪們,美貌也好、愚痴也好、威武也好、嗜血也好,都不過是修行人,與歷史上的人類,內心個性和能力的淤結、變異。好的一面,是變異前的特點的殘餘,也是妖怪們能存在的根本,壞的一面,正是修行人要克服的自己。

玉面狐狸,是個碧眼狐狸。在形容到它變化女子美貌,小說提到了三個歷史上有名的有貌有才的女子:不知真名的王昭君、有名有姓的卓文君和薛濤。這三個都是不凡的凡間女子,她們名留千古首先是因為能力和才,其次是貌。可是玉面狐狸就不同了,她是因為財和貌。

兵道不是商道,紅顏不是禍水。讓人爭搶的、成為禍水的,是人自己那貪婪和愚昧交織的妄念。愚人們,以兵道行商道,自戕自害,把生機給活生生弄成死機。愚人們,以紅顏為禍水,卻不知,並非外物,而自己那虛弱狹隘的小心肝,才是禍根。

或許,老豬一耙子打死玉面狐狸的情節,能讓人想起來,孫悟空一棍子打死蒼狼秀士凌虛子時,菩薩那蒼涼的一聲惋惜。石階上,又有誰知道,菩薩惜生的胸懷和真意?(第六十一回 完)

【西遊漫注】(312) 一併了帳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