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漫注】(222) 無主則失序

西遊漫注

作者:挪威龍王

第三十七回 鬼王夜謁唐三藏 悟空神化引嬰兒

(222) 無主則失序

話說當三藏在他最自信的事情上碰了釘子後,開始正視和承認孫悟空的武力也是一種威嚴的體現,於是,他這方面的修行認識,就開始從歧途末路中步入正軌。在這時節,終於他排除了自身的一股騷濁惡氛,出得小屋、抬頭望見了清澈的明月。

節骨眼上,孫悟空沙和尚豬八戒他們乘勢點破了他的人仙之間隔,幫助他的修行跨過了這個生生世世最緊要的屏障。

一時間解悟機要、明徹真言的唐三藏,然後他就高興的忽然對三個醜陋的徒弟既感激又關照起來,三藏道:「也罷,徒弟們走路辛苦,先去睡下。等我把這卷經來念一念。」 三藏為何忽然想念經?被孫悟空他們激發了熱情唄,一時振奮,激動之餘,有些把持不住,興沖衝的表示要乘興念念經。

一聽三藏師父說要取出經卷來念誦,悟空當即就詫異了。但是顯然三藏師父根本就回不出味兒來,他也渾然忘記了自己為何叫「三藏」。既然連自己為何叫三藏都搞不清楚了,那麼這地方為何叫寶林寺,他自然也就甚不了然。

於是就在剛剛被三個徒弟點破大乘方向的時候,他就一個猛子又紮下了小乘的泥沼。

你看看《梁皇水懺》的內容,就知道三藏為何把俗世倫理道德與專業修煉給混為一談了,這是他混淆不清思想的一個來源。然而,那《孔雀真經》中的寓言故事,明明又刺耳刺目的講述著烏鴉與孔雀的天差地別,俗世之鳥,怎麼能跟佛國聖鳥比。

《梁皇水懺》超級長、六七萬字呢,這三藏也是興致高昂,念念就四五個小時過去了,他一口氣讀到淩晨四五點鐘,放下經卷要躺下。再過一會兒天就要亮,眼看他還一點沒有困倦的意思,護法神靈們實在是受不了了,趕緊弄一陣風來,把他的腦袋給吹得糊糊的,眼皮發澀要他睡覺了。

然後後面的故事就有趣了,這個剛剛念叨叨要超度亡靈冤魂的大和尚,眼看見一個水淋淋的人站在那裡哭啼啼喊他的糢樣,就緊張得要死,心裡哆哆嗦嗦、面上強作鎮定、跟那怪人說的話裡面又十分分明的透露著怯意。

三藏說,如你是鬼魅魍魎還是神神鬼鬼的話,可不要嚇唬我呀,你要是嚇唬人你是找錯了人,因為我不是那貪欲貪嗔的人。你看他話兒問題在哪裡?他的思想裡,他認為自己心裡的貪嗔癡,鬼怪們是看不見的,是會搞錯的、會冤枉他這個大大的好人的。

然後他生怕人家不知道他是誰,馬上就開始介紹自己的光明正大之身世:啊我是奉命東土大唐皇帝的旨意的、是上西天拜佛求經的、是有降龍伏虎之高徒的,天地人、水陸空都是有我的後臺的。要是敢動我,下場是碎屍粉骨的。

說著說著,他自己膽氣居然也大了,說話開始居高臨下起來,「此是我大慈悲之意,方便之心。你趁早兒潛身遠遁,莫上我的禪門來。」

按照三藏的預想效果,這番話說完,那怪人就應該知難而退了。卻不成想那怪人不但一點怯意都沒有,反而真的上了他的禪門,倚定了他的禪堂大門。

那人倚定禪堂之後,幽幽的回道:「師父,我不是妖魔鬼怪,亦不是魍魎邪神。」

三藏這番言語的錯誤交鋒,露了敗招。敗招是怎麼出的?是他一開始就心慌了,慌亂中不知道冷靜的先觀察一下,而是瞥了一眼,匆忙間只知道那人是男的、是濕淋淋的、說話中帶著哭腔。說不好聽的,也就是那麼N分之一秒的一瞥下在心頭留下的一個影子。然後就根據固有的低俗觀念開始信口胡謅起來。

俗話說,亂拳打死老師傅,這是俗人中的揪鬥癡纏。可是在修行問題上,你一閃念的錯誤,就露出來敗相來,如果真的是妖魔鬼怪,那然後就在轉瞬之間就被擊敗了。修行人得記住,遇到疑惑,寧肯不出招,也不要亂出招。

人家都說出來了自己不是鬼魅之徒,三藏還在那裡緊巴巴的疑慮:「你既不是此類,卻深夜來此何為?」三藏這時候還這麼問,您肯定會意識到,他到這時候,臉蛋兒都別過去了,眼睛都沒敢正視人家、甚至連第二眼都不敢看。

這樣那談話還怎麼繼續下去呀!那人無奈了,只好央求三藏師父,哎呀,師父,您就舍眼瞧我一下吧!三藏這才敢轉過眼來,呀!果然不是怪物是人物,人家明擺著一副君王打扮。

擺正眼光和心態,這話題就轉入正題了。跟這君王邊聽邊聊的過程中,三藏也恢復了他應有的尊嚴。尊嚴是內在的,敵人也是內在的。當你面對自我敵人、打算奮起抵禦的時候,真正的尊嚴就開始在內心升起。然而真正的武力,必須以強悍的內斂、守規矩做支撐,不然就淪落為無良暴徒或胡亂出拳的獃子,從而殃及無辜,最終也害了自己。

中國人,現在正處在完全沒有尊嚴的時代,我們將為我們的子孫後代留下一個怎麼樣的世界,那全在於我們自己的開創。我們的先人、祖祖輩輩的中國人,從洪荒蠻夷的廢墟中一步一步的創立了中華文明。可是現在的我們,喪失殆盡、一無所有,現在社會正是一片廢墟,物質表象的華蓋下,盡是滿目瘡痍。如果說要重拾尊嚴,現在不就是跟最初先人們一樣的荒蕪時代。如果你,希望我們文明的血脈延續,願意給孩子們給後人留下尊嚴,就請探尋自家的文明吧,回歸自家的傳統。

那人道:「師父啊,我這裡五年前,天年幹旱,草子不生,民皆飢死,甚是傷情。」 邦國有難,為君有罪。這是中國歷史上的立國理念、一個以自省、以承擔責任為核心的理念。因此三藏聽聞他烏雞國大旱,馬上就意識到這君王可能犯了什麼大錯。三藏聞言,點頭嘆道:

「陛下啊,古人雲:國正天心順。想必是你不慈卹萬民。既遭荒歉,怎麼就躲離城郭?且去開了倉庫,賑濟黎民;悔過前非,重興今善,放赦了那枉法冤人;自然天心和合,雨順風調。」

三藏這番話,是比開始時候的那番嚇唬人的宏論進步了許多,而且說得堂堂正正的。但是,悔罪自省的事情,實乃是一個反觀自省的技術活,哪有這麼千篇一律的形式,就得那千篇一律的好結果、好收成嘛!這種自省的內核是真正的反思到自己錯誤行為的根源、所起因的那個錯誤思想觀念,不是你這種自責行為所能全部代表的呀。你自省了、返觀內照了,就得讓你過關了?不可能!不肯面對自己真正錯誤的話,那隻是走形式的敷衍了事。

三藏不曾實際的經受過這種迷障的歷練,所以也就毫不奇怪的聽到了國王下面的否定說法:「我國中倉廩空虛,錢糧盡絕。文武兩班停俸祿,寡人膳食亦無葷。仿效禹王治水,與萬民同受甘苦,沐浴齋戒,晝夜焚香祈禱。如此三年,只幹得河枯井涸。」

三藏一聽這話,就頓然對自省沒了信心,答不上話來。正自疑惑間,那國王又滔滔不絕的繼續了下去:「正都在危急之處,忽然鐘南山來了一個全真,能呼風喚雨、點石成金。先見我文武多官,後來見朕,當即請他登壇祈禱,果然有應,只見令牌響處,頃刻間大雨滂沱。寡人只望三尺雨足矣,他說久旱不能潤澤,又多下了二寸。朕見他如此尚義,就與他八拜為交,以兄弟稱之。」

國王這一番柳暗花明的轉折,在無意中打擊了三藏的自省信心之後,頓然又勾起了茫然的三藏的仰賴之心,他把那全真說得神通又仗義,讓三藏欽羨不已,亂了方寸。渾然不覺中,就又脫口而出渾話來,三藏道:「此陛下萬千之喜也。……那全真既有這等本事,若要雨時,就教他下雨;若要金時,就教他點金。」

你看這三藏,一個亡人都足以讓他方向感迷失、心情跌宕起伏、不由自主,你就知道,這國王的出現跟他的修行有著多麼深層的關聯了……(待續)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