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漫注】(191)尋常之中有非常

作者:挪威龍王

(191)尋常之中有非常

修行人在修行過程中有護法神,只是修行人往往不知道,渾然不覺。護法神對修行人來說是不可見的。像孫悟空豬八戒沙悟淨這種護法神,是人身上有的、跟隨的,他們這種護法神,在絕大多數修行中都沒有其實。而像孫悟空豬八戒沙悟淨他們之前的修行,主要是師父保護。唐三藏的修行、牽涉的人數眾多,責任重大。

但是你看,唐三藏連孫悟空他們三個是護法這件事情,他本人都是稀裡糊塗的不知道,並且那龍子化成的白龍馬,在他眼裡也不過是一匹馬這麼簡單。
人心就是這樣子,對於輕易獲得的,時間久了,就輕易的用尋常心去對待,以為自己擁有的是尋常物甚、不知道珍惜。然後再抱著獵奇的心理、去追逐新鮮的玩意兒。對於自己認為不稀奇的所有,就抱著嫌棄的心理、總想一腳踢開。

你看這三藏,對沖擊了他的小善心的悟空、一腳踢開。在自己需要面子的時候,就把保護自己性命的八戒和沙僧打發出去打妖怪。結果最後自己成了孤家寡人、光桿兒一個。正所謂「意馬心猿都失散,金公木母盡彫零。黃婆傷損通分別,道義消疏怎得成?」然後就被妖魔乘虛而入,輕易入侵。對於已經被魔魘住的三藏,他僅剩的龍馬毅力已經無可奈何。三藏就成了妖魔的甕中之鱉、大土鱉。在惡念人心的左右下,三藏企圖保守的執著被打回原形。 「三藏西來拜世尊,途中偏有惡妖氛。」內在的、外在的互相勾結。

三藏你不得不承認,你這麼土鱉真的不如海龜,你是要去西洋求法,最後還不是八戒去東洋請來了洋海歸孫悟空,才降伏了妖魔。從上面看,俗世的很多想法都是土堆裡的蟲子一樣,在土裡鑽來鑽去的。守著下界不該守的念,就只能是土鱉了。

不只是修行人,所有的人,都應該了解,聖賢之書中的觀點,不是只有一層意思的。中華文化、傳統文明的典籍,都有這個特點,是立體的、多層面的。對於易經這樣看起來有些深奧枯燥的,可能很多人會抱怨不懂,還有人以為就算卦那點低劣的水平。可是對於孔子的論語、詩經這樣的書籍,不就很易於入門嗎?
從小說中可以得知,三藏是熟悉論語、詩經等的。問題是他因為強於記憶、而忽略了去體會。如果他、我們,都稍稍的用心去感受、用身體去體會一下,論語中很多話,都是讓人去分辨正邪的、去區分正常人格、不正常人格的,尤其是,讓你分別假的正常人格、和真正的正常人格。論語強調的就是感悟、身體的感悟、甚至強迫你用「禮」來實踐。

可惜了很多傻子,把這些很好的判斷標準和實踐行為,給弄得僵化不堪、成了枷鎖。

直到目前陷入大難為止,從三藏的言行上,一點看不出來他天天念誦多心經的跡象來,為何?我看是因為他當成小孩子背誦課本一樣的來對待多心經了,成了入耳不入心的清風。

子曰:溫故而知新,可以為師矣。他是溫故不知新。溫故而知新,為什麼就可以為師了?要我看,那是這人每次都能從一成不變的經籍內容中,看到不一樣的新氣象,我所說的像是會觀像所能看到的象。心境能跟經籍中更深層的境界溝通上,才能體會到那種讓人眼前一亮的氣脈流動、豁然天開。在我看來,這是一種能於精微渺茫之中,洞悉真機的靈動。

三藏不但沒這種靈動,還排斥有這種靈動的孫悟空。那他不正是邪魔最喜歡的、成了邪魔最中意的獵物了?這純粹是三藏自己的毛病。所以,那些護法神,眼看著他被妖怪給變成老虎也只當沒看見一樣。頂多是,保護著他不被那些一擁而上的武將們給砍殺了。當然,那乒乒乓乓砍殺之下,他疼痛的感受應該是一點少不了的。

把三藏內心無形的邪惡成分、給提煉出來變成有形的老虎,這黃袍怪的任務就等於完成。這部份任務,是菩薩安排給它的,當然了,它自己是渾然不覺的。他要是知道自己腦袋裡構思的變帥哥、變老虎的想法是菩薩安排的,肯定就不願意大老遠跑這麼一趟,因為它渴望中的幸福小日子、就因此要結束了。
黃袍怪的任務,等於就是讓三藏照照鏡子、看到自己內心醜陋的真實糢樣。完成了這任務,幫助三藏在修行路上面對一個最大的內在障礙,那就是等於立了一功。他剩下的任務,就是挨打了。

中國傳統文化,是一個多層面的文化,這種多層面是因為世界構造就是多層面的,從這種意義上說,中國傳統文化跟世界真相是一種充分的同構。中國傳統文化,又是一個必須以身心一體去感受的文化,這種要求乃是因為人體的構造,跟宇宙的構造也一樣是多層面的、有脈路的構造,從這個意義上說,中國傳統文化,真的就是我們身體中的脈路指南、尋寶圖。

所有你渴望的、夢寐以求的寶藏,都關在你自己的身體內。(待續)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