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xiaoqiang.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西遊漫注】(179)冤有頭 債有主

西游漫注
作者:挪威龍王

第二十八回 花果山群妖聚義 黑松林三藏逢魔

(179) 冤有頭 債有主

剛說完唐僧為了自己的善而過河拆橋、不講義氣,這小說馬上就指出,還是花果山的妖猴們有義氣,人家500年盼望著大王回來,被打打殺殺折騰得十不剩一了,還在等待他們的孫悟空大王,沒有叛變、也沒有窩裡反。等到他們的大王一回來,馬上就擁戴他們的大王重新來過、東山再起。你看看,沒有一個猴兒們埋怨當初是他們的大王給他們帶來了滅頂之災。跟人類比起來,這群猴子們還真的是講義氣啊!

也難怪,他們的大王孫悟空,比他們更加的講義氣了。當孫悟空被唐三藏給冤枉得死去活來、摸不著頭腦的時候,當他獨自個淒淒慘慘的在東洋大海上飛翔的時候,居然聽得那東洋大海的潮水聲,如同悲苦的訴說。可能是那東海龍王,眼見得猴哥這樣子的不得志,心裡面也覺得有所戚戚焉吧,因此就湧起了潮聲,跟孫悟空共鳴。果不其然,這嗚嗚咽咽的潮聲聒耳,讓猴哥又想起唐僧,止不住腮邊淚墜,停雲住步,在東海的上空四處遠目、見雲霧飛盪、見日落西天、見大雁南望、見星鬥北天,哦,是啊,猴哥忽然發現天已經開始快黑了,於是就匆匆回花果山了。

垂頭喪氣、滿肚子冤屈的回家的他,沒想到,這到花果山發現家裡邊比自己的心情還要糟糕。於是這昔日的美猴王,一方面收拾舊山河、重整旗鼓,一方面大開殺戒、輕輕鬆鬆的就乾掉了千餘人馬。

做了多年和尚的孫悟空,一旦離開取經隊伍,馬上就恢復了山大王的革命本色。並且,他一點心理負擔都沒有,鼓掌大笑道:「造化!造化!自從歸順唐僧,做了和尚,他每每勸我話道’千日行善,善猶不足;一日行惡,惡自有馀。’真有此話!我跟著他,打殺幾個妖精,他就怪我行兇;今日來家,卻結果了這許多獵戶。」

按道理說,兵家取勝、以喪事之,這是古代的戰場禮儀,尊重一下人家的生命和尊嚴,別搞得像拆遷一樣拆你屋、焚你人、搶你屍、共你產的。可是這大聖偏偏不講究規矩那一套,還真玩起了現代拆遷戰術:「你們去南山下,把那打死的獵戶衣服,剝得來家,洗淨血跡,穿了遮寒;把死人的屍首,都推在那萬丈深潭裡;把死倒的馬,拖將來,剝了皮,做靴穿,將肉醃著,慢慢的食用;把那些弓箭槍刀,與你們操演武藝;將那雜色旗號,收來我用。」

說句公平話,自從孫悟空從石頭中蹦出來的這千餘年,就算上他大鬧天宮,也根本就沒殺過什麼人,充其量被他殺的,也就是最前面的那六個賊、以及兩個鬼差。

忽然就性情大變,孫悟空這是怎麼了?

並且他殺了這千把人馬之後,沒有人去告他的狀不說,那四海龍王,還樂顛顛的來給他捧場,他去四海龍王,借些甘霖仙水,把山洗青了。

這個事兒呀,才是佛祖安排他苦等五百年西行取經的一個原因。怎麼說?原來這孫悟空,沒有人身,自不用遵守人間的倫理。他所在境界,無論是神仙還是妖怪,都是比人類高出很多境界。他們看待人類,特別是妖怪們看待人類,無非就是草原上遍地亂竄的羊群、牛群、狼群。誰會說人捉幾頭野生的牲畜來吃掉是犯罪呢?尤其是人看到有野畜破壞莊稼、或者說亂來的時候,捉來吃了反而是除了一害。妖怪們覺得這麼樣子天經地義,更高的大神們看這些妖怪,也頂多算它們是造了業,不算大錯。

唉,說起來,還是咱們人類最低能。儘管咱們個個兒都覺得自家聰明得要死。

所以說,孫悟空自己是不能取經的,取經需要人身。可是如果讓他輪迴做人的話,單純的一個人取經,又是幾乎辦不到的事情。你看那唐三藏,直接從佛祖身邊下來,輪迴九生九世,每世都做和尚修一輩子,不但金身沒修出來,到了第十世,這修行取經依然要靠孫悟空豬八戒沙和尚這等神仙保護。讓他自己取經的話,他依然是門兒都找不著。

這是一個原因。孫悟空本領大,作惡起來也厲害,那麼還真的就得想辦法讓他走正路,不能走邪路。然後,這死了一千口人的罪惡,這帳算在誰頭上啊?算在唐三藏身上。沒得說。

為什麼?因為孫悟空雖然在他眼裡犯錯,假如打殺妖怪真的算孫悟空不對,那也是因為在修行中沒把握好,不是孫悟空要跟修行的原則對著幹。但是你看那唐三藏嘮嘮叨叨的念叨的是啥東西?

「這潑猴越發無禮!看起來,只你是人,那悟能、悟淨,就不是人?」「我是個好和尚,不受你歹人的禮!」 「我是個好和尚,不題你這歹人的名字。你回去罷。」

看明白了吧?是唐三藏認定了孫悟空是歹人、大壞蛋,他強硬的思想,比慈悲的正念、比取經的決心還要強大,於是,他這一念就起了決定作用,孫悟空不得不順著他的意思去行事了。唐三藏是主體,主體說了算。千真萬確是他要求孫悟空做歹人的!

這叫什麼呀?這就叫上樑不正下樑歪,上有所好、下必效焉。

你看那孫悟空,跟唐三藏形成明顯的對比。孫悟空對自家的猴兒們,從來都是愛惜的、關懷的,一直都堅信自己的猴兒們是跟自己一心的。所以,人家的猴兒們,就幾百年、上千年的,忠心耿耿的跟著它們的大王混,就算到了山窮水盡、被趕盡殺絕的地步,它們,仍然在滿懷信心的等待著他們的大王,哪怕,它們根本不知道它們的大王是不是還能回來,它們,依然在信心滿滿的,等著它們的王。

您可曾有過這般信任的人、可曾有過這般赤誠的期待?可曾知道,也有人在這樣赤誠的、等著您? (待續)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