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漫注】(156) 越描越黑

西遊漫注

作者:挪威龍王

第二十五回  鎮元仙趕捉取經僧  孫行者大鬧五莊觀

(156) 越描越黑

自稱蓋天下有名的賊頭、天上地下第一偷的孫大聖,偷人參果的時候,還理直氣壯的,這一當察覺到人家清風明月懷疑自己偷了人家人參果的時候,他反而忽然覺得害羞起來了:活羞殺人!這個不過是飲食之類,若說出來,就是我們偷嘴了,只是莫認。並且那老豬,你看他饞嘴的時候,心急火燎的攛掇孫猴子去偷果子,這被師父招呼去跟人家對質的時候,也如同瀉了氣的皮球:正是,正是,昧了罷。

然後他們三個,簡直是腿肚子跟灌了鉛一樣抬不動腿的沉甸甸,又跟要出嫁的大姑娘一樣的羞答答,總之就是不肯離開廚房半步。無奈是師父招呼,躲也不是個事兒,就只好硬著頭皮、扭扭捏捏的蹭了半天才到得大殿之上。

到了大殿,豬八戒第一個沉不住氣,一貫喜歡裝精的老豬,破天荒第一次開始裝傻,你看他,眨巴著一雙無辜清純的大眼睛:飯將熟了,叫我們怎的?三藏一聽,就心裡踏實了,啊,你瞧,一看我這徒弟們,就是毫不知情的清白人士呢,於是,三藏就認真的解釋起來:徒弟,不是問飯。他這觀裡,有什麼人參果,似孩子一般的東西,你們是那一個偷他的吃了?一看師父上鉤,這八戒就裝的更憨厚了:我老實,不曉得,不曾見。

一向不知道撒謊為何物、素來不曾撒過慌的孫悟空,長這麼大第一次看見豬八戒這麼樣子認真可笑的撒謊表演,實在是憋不住、也顧不得正在裝作沒偷吃的模樣,哧哧哧的笑起來。於是,八戒這麼精湛的撒謊功夫,就被自家兄弟給破了功。沆瀣一氣的聯盟陣線、瞬間露餡。

看見孫悟空那笑得天花亂墜的怪模樣,傻子都知道,這猴子古怪的笑臉上,堆滿了蹊蹺的啦。清風一雙充滿怒火的眼睛,就盯住了猴哥:笑的就是他!笑的就是他!然而,猴哥一向不懂撒謊,不知道撒謊該怎麼撒,但是幸好他懂得顧左右而言他,就憋住笑、板起臉、學著老豬的模樣、依葫蘆畫瓢,生平第一次裝傻,喝道:我老孫生的是這個笑容兒,莫成為你不見了什麼果子,就不容我笑?

就孫悟空這麼露骨的表演,連一向不懂察言觀色的唐三藏,也看出來了。三藏道:徒弟息怒。我們是出家人,休打誑語,莫吃昧心食。果然吃了他的,陪他個禮罷。何苦這般抵賴?唐三藏這麼一說,倒是說醒了孫悟空。他跟著豬八戒,怎麼不知不覺中,就學會了說瞎話……這可是讓醒悟過來的猴哥一激靈。猴哥倒是明白了撒謊的錯誤,卻又施展出他舊有的耍賴本領:師父,不干我事。是八戒隔壁聽見那兩個道童吃什麼人參果,他想一個兒嘗新,著老孫去打了三個,我兄弟各人吃了一個。如今吃也吃了,待要怎麼?

孫悟空的實話,卻不符合事實。那明月一聽就覺得,這猴子招供的時候還不肯承認偷,還不忘昧掉一個果子,著實可惡,明月道:偷了我四個,這和尚還說不是賊哩!

沒想到明月這句話,卻讓豬八戒怒從心頭起,他渾然忘記了自己給剛剛說過自己不曉得不曾見,認為猴哥背著兄弟們多吃了一個,八戒道:阿彌陀佛!既是偷了四個,怎麼只拿出三個來分,預先就打起一個偏手?那呆子,槍口掉頭,掃射起孫悟空來。這局面,你說像不像當下的時局——啊,曾經的哥們、一朝互相出賣互相拆台。

做虧心事的人,往往是只見樹木不見森林,做事情顧頭不顧腚,往往還喜歡掩耳盜鈴,往往還喜歡做些隔壁王二不曾偷的標牌。至於人為什麼會做虧心事,以達到自己的目的呢?往往是因為心胸不夠、或智商不夠。正是因為他一時的鬼迷心竅,導致他心胸、智商齊齊的下降,才做出那些虧心事、騙人的事兒來。

對了,騙子不是因為聰明才欺騙得手,相反,是因為傻。他這種傻,不同於那種表面的傻,是骨子裡面的傻氣。撒謊,往往是因為智商不夠,花言巧語,往往是因為腦筋底下。我這個論調,跟人們的日常結論是完全相反的。是呀,很多人為了一時的貪慾、或面子,背著別人做下了壞事。其實,獲得的那點虛榮,看不見摸不著不說,還會在將來實質的遭罪。

而且我還發現一個很古怪的事情,極端愛面子的人,為了面子、盡做些不要臉的事兒。多麼的矛盾啊。(待續)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