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漫注】(348)心鎖

作者:挪威龍王

第六十六回  諸神遭毒手 彌勒縛妖魔

(348)心鎖

這個自稱佛門內道的妖怪,估計在它眼裡,唐三藏孫悟空他們才是外道。你看它這麼高的檔次,對它來說,成佛就跟玩兒似的,可是咱們卻發現,這個老佛,卻有點憨豆先生的味道。

你看那些神仙,就拿孫悟空豬八戒他們來說吧,遠遠沒有修到佛的層次,可是就憑他們超脫了三界的輪迴,他們認識許多神仙,而且孫悟空還掌握了天上地下不少八卦新聞。而這個老佛呢,腦袋裡除了他看不上的唐僧師徒,它面對眾多神仙的時候,居然一個都沒聽說過,當然認識就更是免談啦。

面對真武大帝派來的龍蛇龜相武將們,這妖魔頗為困惑:「這猴兒怎麼得個龍蛇龜相?此等之類,卻是何方來者?」「汝等是那路龍神,敢來造吾仙境?」困惑當然了,不認識、沒聽說過,連什麼檔次的神仙也搞不清楚。眼看它迷茫的小眼神兒,人家心下曉得這廝沒見過世面,五龍二將自報家門:「那潑怪!我乃武當山大和宮混元教主盪魔天尊之前五位龍神、龜、蛇二將。」結果呢,這麼一個大佛,仍然是對人家的來歷不知所云:「這畜生,有何法力,敢出大言?」

第二次,面對大聖國師王菩薩的徒弟小張太子,妖怪一看還是不認識,又害怕人家堵自己嘴,不好意思直接問眼前這位小哥兒,卻轉頭向孫悟空打聽:「猢猻!你今又請得何人來也?」見得這土鱉一樣的妖怪,小張太子就心裡耐不住可笑,還沒等孫悟空張口,就衝上去搭話。人家都站到臉貼臉了,妖怪躲不過,只好直接問小張太子:「是那方小將,敢來與他助力?」

太子很自信很簡潔扼要的答覆道:「吾乃泗州大聖國師王菩薩弟子,帥領四大神將,奉令擒你!」這黃眉老佛一聽,果然不出所料,自己壓根兒就沒聽說過,掩飾不住的尷尬之下,只好一半強裝,一半掩蓋的笑,道:「你這孩兒有甚武藝,擅敢到此輕薄?」轉移話題,咳咳。小張當然不傻了,早已曉得這妖怪,沒見過世面,孤陋寡聞。便細數自己身世來歷。結果呢,聽完了,沒有收穫尊敬的目光、和激動的淚水,卻換來了妖怪不懂裝懂的冷笑:「那太子,你捨了國家,從那國師王菩薩,修的是什麼長生不老之術?只好收捕淮河水怪。卻怎麼聽信孫行者誑謬之言,千山萬水,來此送死,看你還咋滴長生和不老呀?」

通過它的這個話,您就知道,它連釋迦牟尼、達摩、真武大帝、妙善公主這些神仙的修煉故事都不知道呢。我的個天,它不是自稱是佛祖給它成佛的嗎?怎麼連佛祖出身王子、捨棄王位的修行歷史都不知道呢!土到這份兒上的神仙從來就沒有過,土到這份兒上的妖怪也屬於罕見的稀品啊。

實際上,在此之前,這個妖怪抓獲孫悟空他們這些神仙的時候,除了孫悟空,它也一個都不認識。對待這些神仙,要麼堆大白菜一樣堆在那兒,要麼儲藏蕃薯一樣存入地窖中。

從上述事實中,不難發現,這個妖怪,腦筋實在是被鎖定了,除了嫉恨不服,一心要奪了衣缽去取經之外,它甚至不知道,既然你已經成佛了,還取個甚經呢?

不但妖怪腦筋被鎖了。連老孫的腦筋,似乎也被鎖了。

第一次被口袋捉了,是因為老孫他們沒有吃過虧,不知道這口袋厲害。眼看那妖怪伸手去腰間、眼看那妖精抽出一條舊白布搭包兒,然後再目光隨著口袋往天空上飄去,然後再眼看著這口袋把自己給裝起來,等進了褡包兩眼一抹黑的時候,才想明白,這口袋是捉自己的。這就是第一次遭遇口袋戲的孫大聖、二十八宿與五方揭諦。

第二次,趁著天黑,妖怪又悄悄的撒開了口袋。面對張開大口、撲面而來的口袋那孫行者只是含含糊糊的叫道:「不好了!走啊!」自己就跑了。眾神、八戒、沙僧又都裝在裡面。

第三次,孫悟空跑到真武大帝那兒搬兵,他跟真武講了奇怪的口袋。可是,第三次面對口袋的時候,他又是含含糊糊的叫道:「列位仔細!」然後自己跑了。原來,他對前來幫他的神仙救兵們,孫大聖是對這可怕的口袋,隻字沒提!多麼的奇怪呀,吃了口袋這麼大的苦頭,他卻不詳告各位、小心提防。

等到第四次,依然是重蹈覆轍,照舊是只告訴王菩薩口袋厲害,對小張太子他們隱瞞了口袋故事。面對口袋的老孫,照例打謎語一樣的叫了一聲:「列位仔細!」並且照例自己跑了。

哎呦呦,孫悟空,猴精猴精的你,是不是被口袋給嚇怕了?腦筋怎麼這麼的反常?

不僅孫悟空腦筋被鎖,連那護法神們,也是一反常態。護法神,一路上,不管是面對什麼妖怪,都是隱身的。除非他們想讓你看見,不然神仙妖怪,都看不見他們的。可是這一次,等到唐僧被捉、他們顯身之後,好像就失去了隱身的神通一樣。

總結起來,這一關難中,妖王、老孫、護法神等等,能力上腦筋上,好像都變得缺胳膊少腿兒,殘缺不全了。

一方面,妖怪這麼沒檔次;一方面,這口袋法寶又如此高大上。天上神仙、地上大神都罩不住的這法寶,肯定是來自更高境界了。(待續)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