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8 月 14 日

【西遊漫注】(337) 是非難辨

作者:挪威龍王

(337) 是非難辨

既然你不說話,不抗拒。那你這表現在別人眼裡,不是默認是什麼呢?所以,那杏仙,儘管知書達理懂體面,卻是個乾脆利落的精幹角色,馬上就開門見山的以直接的言行來表達自己的意願。那女子漸有見愛之情,挨挨軋軋,漸近坐邊,低聲悄語,呼道:「佳客莫者,趁此良宵,不耍子待要怎的?人生光景,能有幾何?」

比起玄奘這時候的猶豫糊塗來,這個杏仙,真的是目標清晰、思路清晰、一點不拖泥帶水的,直攻玄奘的漏洞。不要小看這幾個沒什麼本事的小妖仙,它們的攻擊力,在你的漏洞面前,那可是殺傷力驚人。

現在,這杏仙都攻破城牆了,玄奘師父仍然還,默默的低著腦袋,一言不發。天知道他腦袋裡究竟在盤算什麼。可是這一刻誰都知道,玄奘在糾結,糾結麼,就是在猶豫,猶豫麼,那還不是因為心在動搖嘛。

因判定了玄奘在「考慮」,那十八公松樹就馬上知趣的見縫插針道:「杏仙盡有仰高之情,聖僧豈可無俯就之意?如不見憐,是不知趣了也。」是呀,人家作為一名女士,欣賞你的才華,能這麼主動的向你遞送秋波,很難得了,你可不要不知趣呀。柏樹忽然想到,作為一名正人君子、聖僧名士,哪裡能鄉野一樣的不懂為人規矩、苟且行事!你看你們啊,松樹、杏樹,你們這麼冒失、激進,絕對是罪過!你們這麼做,斷然是污人名,壞人德,非遠達也。婚姻大事,豈能憑幾句言語就定了?簡直是胡鬧。如果杏仙真的對聖僧有意思,那也應該明媒正娶!來來來,拂雲叟與十八公做媒,我與凌空子保親。如此禮數周備,方合乎天地之德,方為美事。

正是聽到孤直公講到了明媒正娶,一直在沉默的三藏,這才猛然醒悟、心驚肉跳、臉色大變,前所未有的失態的跳起來、高聲斥責。

可是從人類的層面上看,這幾個妖怪的想法、觀念並沒有錯,而且呢,必須得承認,人家說的是很正當的,當然,前提是,把主角玄奘換成一個凡人,話裡面的「聖僧」二字剔除掉,替換成凡人的名號;並且如果這幾位不是妖怪的話。也就是說,假如玄奘不是出家人,那人家的說話方法、求親策略,沒什麼不對。頂多說他們太精明了。

現實的前提卻是,玄奘是個出家修行的修行人。對出家人,是不能提婚姻之事的。人家連家都不要了,成什麼親呢。但是,你不能責怪妖怪有意要陷害、誘惑他唐聖僧,因為,從前後這幾個妖怪的言談反應中,能發現,這些妖怪真的不知道,出家人到底是啥東西來的。出家,就是離開家了、拋棄家了,出家人已經是方外之人。

因為他們真不懂,所以玄奘的「陷害」說,就失去了目標,或者說,壓根兒就是打錯了靶。玄奘高叫道:「汝等皆是一類邪物,這般誘我!當時只以低行之言,談玄談道可也;如今怎麼以美人局來騙害貧僧,是何道理!」

玄奘師父這一番怒叫,反而把四個老木頭給嚇壞了,一個個咬指擔驚,再不復言。老天啦!我們好心好意的給他介紹老婆,這和尚竟然認為我們是妖怪邪物,太可怕了、太讓人震驚了。我們到底說錯做錯了什麼,他竟然認為我們是妖怪?這到底是怎麼了!於是四個傢伙,一個個驚慌失措、說不出話。看見沒?人家根本就不認為自己是妖怪、邪物。你說它們是妖怪,反而把它們給嚇壞了。這群木頭妖怪,真夠有趣的。

那個赤身鬼使,一看玄奘那表現,就覺得你這和尚太虛偽。啊,自打我這姐姐一出現在你面前,就看出來你表現異常、肯定是看上我這姐姐動心了。然而我們大家替你們撮合,你這混蛋反裝清高,於是暴躁如雷道:「這和尚好不識抬舉!我這姐姐,那些兒不好?他人材俊雅,玉質嬌姿,不必說那女工針指,只這一段詩才,也配得過你。你怎麼這等推辭?休錯過了!孤直公之言甚當,如果不可苟合,待我再與你主婚。」

三藏聞言大驚失色,明明覺得它們不對,卻又說不出來人家的話有什麼錯。只好憑他們怎麼胡談亂講,軟磨硬泡,只是不從。

那赤身鬼使,發現這和尚雖在反抗,卻軟軟沓沓、婆婆媽媽,看上去不像是真心在反抗,鬼使就是有鬼心思,於是就嚇唬他:「你這和尚,我們好言好語,你不聽從,若是我們發起村野之性,還把你攝了去,教你和尚不得做,老婆不得娶,卻不枉為人一世也?」

久經魔怪考驗的玄奘當然是打定主意了不從的。可是呢,他又實在是糾結得不行。那鬼使看到的猶豫溫吞,一點不錯。焦慮掙扎和迷茫中,一個大男人,眼淚不爭氣的就流下了面頰。因為,玄奘,糾結呀,就好像陷入了泥潭一樣,往哪兒使勁兒都掙扎不脫,多麼的絕望。如果是妖怪刀架在脖子上,貼在臉上,他或許還會堅強起來。這時候,貼在他臉上的不是刀,是那美貌溫柔女子的蜜合綾汗巾兒、便與他揩淚呢。這群妖怪,是西行路上,罕見的唯一和善對待他的一撥妖怪,而且也是唯一沒跟他徒弟們打架的一撥妖怪,也是唯一一撥用最和善的方式、很正兒八經的有教養的人類的方式,來對待他的。不過呢,也是唯一把玄奘給說迷糊給心悅誠服的跪了的妖怪,它們話語對玄奘的殺傷力,也是頂級的。

在善、不善的認識和分辨上,他的迷糊,讓他掙扎、讓他內心不清醒、讓他不能真正的堅定起來。要不是中途,那松樹和詩中突然意外的莫名其妙的掉了鏈子、道出了不懂修煉的實話,說不定玄奘就會繼續跟它們玩下去,加入它們一夥了呢。您說說,唐聖僧到底怎樣認識,才是合格的呢?

就這樣拉拉扯扯的,天就不知不覺亮了。天亮了,木頭們也不提送唐僧走的事兒了。忽然就傳來孫悟空他們喊叫的聲音了。因為影影綽綽的孫悟空他們聽到了好像是唐僧在嚷嚷的聲音。然後一直掙不脫的唐長老就莫名其妙的掙出門來了。然後,原來一群人就一晃都沒了。

妖怪怕孫悟空他們嗎?要是怕的話,也不會發生在孫悟空眼皮底下搶人的事情了。孫悟空他們出現在木仙庵這裡的時候,如果真的害怕,要麼撒丫子跑掉,要麼當即就說清楚並無惡意、並未傷害。它們沒有跑掉,也沒有敢面對,而是一聲不吭的變回原形了。直到死,也再未言語。

還是孫悟空頂級的悟性,從它們的名號中,識破了它們的真形,記住喲,不是通過他的火眼金睛看出來的原形,是通過它們的名號。要不是因為名號,孫悟空也是識別不了的。當八戒把幾棵樹木翻倒,那根下俱鮮血淋漓。樹木成精,怎麼會有鮮血?很可能,這樹木,也是被修不成的所謂修行人給附身了,或者是樹精們附了執著文采和人世情調的半吊子修行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孫悟空他們來了。樹精們為何躲避不見?是呀,啥時候你看見三藏對著幾個徒弟吟詩作對、揮灑才情了?

(第六十四回 完)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