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漫注】(316) 帶枷行乞僧

作者:挪威龍王

(316) 帶枷行乞僧

自從熄滅了心中的燥火,唐僧一夥走路也輕快得跟飛奔的馬兒一樣,不一日就行過了八百里的路程,嘖嘖,這就是辨明真假之善,心神清澈凝聚之後的狀態嘛。

然後就是一首詩描述了三藏這一境界之世界:衰敗的野菊花瓣還沒有掉落完,梅花的新蕊已經悄悄的露頭出來;這世界的居民獲得個好收成,家家豐足、戶戶飯菜飄香;陰陽和合、天地清朗、只待冬藏,這世界已經有神靈入駐運作。

境界生機盎然,王城一派繁榮氣象,按道理說,這人應該修行得頗為不錯了哇。尤其是,唐僧的糊塗偽善、已經去偽存真,開始有一派莊嚴;悟空的武力神通、也越來越融入慈悲的因素;唐僧和悟空,修行的認識上,正在互相接近。

唐長老策馬奔城,該城市繁華熱鬧,衣冠隆盛,也就是販夫走卒、人人衣著鮮亮、穿金戴銀的,豪華得很。然後,就像很多小說情節的轉折一樣,在華麗麗的背景中,突然鑽出來十來個強烈反差的角色來,原來是一群衣衫襤褸不說、還披枷帶鎖,披枷帶鎖也就罷了、甚至是在叫花子一樣挨門串戶的乞討的和尚呢。

自然,故事情節的焦點,一下子就拉向了這群不堪之徒。唐三藏滿臉不忍的嘆息道:「嘖嘖嘖,瞧瞧瞧,好慘好慘,咱們同行耶!兔死狐悲,物傷其類……悟空,去打聽打聽。」

悟空湊上前去,剛一開口,那群和尚突然撲通撲通的跪了一地。然後鬧得孫悟空心裡也撲通一下:糟了,莫不是我嘴臉太難看,又把他們給嚇趴下了?想到這裡,孫悟空不由得腦門一拍、眼睛一閉……可是接下來,老孫沒有聽到預想中的「爺爺呀!奶奶呀!見鬼啦!」之類的驚恐呼喝,反而聽到的是:「爺爺呀!我等是金光寺負屈的和尚。」等孫悟空再睜開眼睛,眼前是一雙雙熱切的眼睛……

定理是:初次看到孫悟空三兄弟嘴臉,而表示不害怕的,要麼是神仙,要麼是妖怪。然而這些和尚,都是鋼鋼的凡人,為什麼見到孫悟空,也不害怕了呢?凡人的好惡,都是情緒、感情,感情麼,在不同的環境和條件下,決然是變來變去不守恆的。

假定,是在這金光寺和尚吃香喝辣受崇拜的年代,孫悟空出現在他們面前,百分之百的,這幫傢伙會癱倒一地、或一鬨而散。凡人思想裡的美醜觀念,自然就是這樣的了。別看他們修行,沒有能區分真假善惡的時候,也還是凡人一個呢。

但是,但是,就從這群和尚沒有害怕孫悟空的表現上,你就能看出來,這群和尚的境界和不足。境界,就從他們面對獠牙猙獰的孫悟空,沒有感到害怕。他們對於美醜的認識,隨著深陷冤屈拷打、苦歷掙扎求生,強烈的長期的痛苦,早就磨去了他們心中的那些常人世俗之念。在寺廟裡養尊處優的修行多年,沒有入門;反而在這種強迫的痛楚、屈辱、絕望中,就像剝皮抽筋一樣,三兩年就拔去了那深入心靈和身軀的假筋假皮。修行中的慘烈,莫不如此,有多少人能受得了啊。說真的,這群和尚能苦撐到現在,也足見他們內心意志的剛強。

他們非但不懼怕孫悟空,甚至還能透過孫悟空猙獰的面孔,看到他其實是個大好人,隱隱約約的能看到孫悟空的菩薩相來:「雖然不知道你們是從哪裡來的,我們看你們都有些面善。」

他們的不足呢,也就體現在這個:跪倒、口稱爺爺、和「不敢在此奉告」。出家人的尊嚴氣概沒有了,長期的迫害中變得很膽怯。一方面無懼、一方面膽怯,糾結得很。身上的枷鎖、跟心裡的枷鎖,是一回事呢,您不覺著嗎?(待續)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