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漫注】(315)紙燈籠

作者:挪威龍王

(315)紙燈籠

依靠起卦推演也好、依靠觀象深查也好,真正的高手,不需要憑藉其他任何歷史人文地理知識,就能知道一個地方的地名、以及風土人情、過去現在的等等。

是呀,一個地方的名稱也好、變更也好、一切的一切,均是早有安排。既然有安排並且註定要發生,那麼從安排的初始層面,就會有一層一層驅動的演變跡象在傳遞。並且,發生過的事情,也有痕跡的存留,一層一層的遺留在那裡。所以說,沙僧對孫悟空的擠兌,表明了他實際上知曉此種事情,只是尚未到達這種境界。在他眼前的大師兄,擺出一副可能具備這種境界的樣子來,他就順手牽驢的給孫悟空腳下墊磚頭了。

從沙僧的玩笑中,其實可以看到他修行的境界,的確已經遠超凡人。從他所問的問題中,和孫悟空的回答中,也同樣可以看到,他們尚未到達的境界。

孫悟空,一向是採用用耳辨音、用真眼觀象、用召喚和溝通一方神靈(屬於是一種祝術的最高級技術)。日常人們所熟悉的,是屬於從對方說的話中,用一種道理和倫理去衡量;再加上用肉眼和形成的經驗,去從對方的舉止等各種跡象中去判斷。這兩種日常運用的,就是屬於《周易·繫辭》中所說那種「百姓日用而不知」的「道」。我們日常所運用的交流溝通手段,實乃修道的技術。

應許有大把人反駁我:你肯定說反了,是從百姓日常生活手段中提煉的修道技術才對吧?有這種看法的,百分之百就應對了《繫辭》的下一句「故君子之道鮮矣」

關於「百姓日用而不知」,可不要相信歷史上明末一個叫密雲禪師的二貨的不懂裝懂的解釋。他的循環邏輯的解釋,還不如文盲。

為何說,人類的日常溝通生存手段,實際上是修道的技術?說到這個,就要回去西遊記開篇去了,也就是為何會有了這個世界、這裡的萬物。這裡的一切,是從深層向淺層推演構造的,修行是為了逆向走回去。構造這個世界,是為了有人能逆流而上走回去。為了能往回走,就會在創世紀的時候,就鋪就走回去的路。

這些路途,就隱藏在,我們渾然不覺的一切周圍中。

本來麼,寫寫對西遊記的觀想,沒想到要深究這些方術和易理,一說起來就容易收不住,也容易擋著人。只是出於總有二貨出沒說些神龍不見首尾的沒頭腦的怪話,似乎他很高深很懂很玄的樣兒,誤導無辜。

我知道,在現在這個浮躁的世界,幾乎沒幾個人能讀懂易經,實際上,關於易經的一切祕密,都在《繫辭》、《文言》、《說卦》、《序卦》、《雜卦》中抖了個磬盡。總有人覺得我說得很高深玄虛、似乎也是玄玄乎乎的模樣。實際上,咱一向很清楚,沒超過易理的範圍,咱家說話界限一開始就劃定了,界限就在三界內。之所以,會引來質疑,乃是因,不學無術者有之。蓋因百十年來,談玄論虛,不學無術者眾;拜毛崇科學者,則亦是大腦中一窮二白三無恥。二者的共同點是:妄和虛。

「聖人有以見天下之賾,而擬諸其形容,像其物宜,是故謂之象。」 賾,深隱於各個層面的道和紋理、脈路通道。聖人能看見,並且知道,一般人看不見,所以就想辦法,用日常百姓能看見的東西和事物,來比擬,方便一般人明白理解。而這些能被挑選用來比擬的可見可知之事物,實是深層紋理所演化對應到表層的,一脈相承。這不是從表面上總結,是從深層往表層推演。

什麼是天人之際?子曰:「君子居其室,出其言,善則千里之外應之,況其邇者乎,居其室,出其言不善,則千里之外違之,況其邇者乎,言出乎身,加乎民,行發乎邇,見乎遠。言行君子之樞機,樞機之發,榮辱之主也。言行,君子之所以動天地也,可不慎乎。」您看人家孔老夫子說得多明白啊!人體、思想和世界的對應變化關係。是不是,咱也都,很清楚明白的,全都細細的說過?

古代的,伏羲、文王、孔子時代的文字,背後都有他們深刻的時代背景的內涵。那些時代和內涵,俱已消失在深層。世間在淪落,人們的境界檔次越來越低級,其實是人離那些道,越來越遙遠。

西遊記,是把這一切,也都深深的隱藏在驚險和有趣的故事情節中,作者本事大得很,他能讓你,把這一切,都視而不見,明明就擺在那裡,一一在列,可是你就是,看也看不見。

就比如,通過這裡眾僧所告,您可以知道「此城名喚祭賽國,乃西邦大去處。當年有四夷朝貢:南月陀國,北高昌國,東西梁國,西本缽國。」這是能看得見的。看不見的是什麼?這孫悟空他們所從東來之處,是西梁國嗎?是火焰山呀。火焰山,祭賽國的人能過得去嗎?他們說的西梁國,是西梁女國麼?怎麼可能哩!不但西梁女國的人不可能走到這裡,而且,西梁女國的人,都沒見過男人。

是西遊記寫錯了吧?怎麼可能哩!是人家三藏一眾,又到了一重新的境界。這裡發生的,不是過去境界中的。西遊記中您一定注意到一個事情,那就是,孫悟空豬八戒沙僧他們化齋,都是垂直於西行道路,往南北方向化齋而去,從來不走回頭的路去化齋。就包括,剛剛通過通天河之後,孫悟空寧可往南跑幾千里化齋,也不往回去跨過幾百里的通天河。那是修過去的境界,萬緣皆了,不能回去的。而且,他們化齋,也不往西去。那是尚未抵達的境界,化齋結緣與了緣,都還沒到。

就包括,在剛剛抵達祭賽國城前,孫悟空他們幾個人的問與答,就涉及到了修道的技術,只是您,不明就裡。

孫悟空對沙和尚的回答是,自問自答:「又無牌匾施號,何以知之?須到城中詢問,方可知也。」這裡面,又涉及到修道技術運用的貫穿的問題。且不多論。因為基本上所有的讀者,您都沒那種精神肢體、另外時空中的筋脈血脈和身軀,說亦無用。

關於現在最為流行的科學技術,我只對牛頓曾經說過的一個意思,深有同感,那就是,數學,科學的基因和基石,只是描述性的,從不揭示什麼規律,我也發現過這個本質。數學,從引入小數、實數概念起,就被拘禁在單一層面的時空中。而或許只有數學的早期開創者們知道,數學,曾經能涉及很多層面的時空。

中國古人怎麼就只採用簡單的整數呢?很長的歷史時間裡,古人也採用過小數表示,只是從未重視。乃是因為,那時的數學家他們清楚,現象繁雜、時空層面無數,事物的數目稍有變更,時空就變化了,積累到九,就會有重大變化。沉溺在小數的細末描述中,實無必要。而且,小數所涉及,與整數、高位數,完全不是一個層面的。在這種考究下,還不如棄之不用,不如進入那個層面去處理。怎麼進入?您有那個層面的身軀,自然就知道了。對呀,現在這個社會的人們,對比過去時代的人,簡直是,就是只有一張空殼。

如果現在的科學技術想要突破、想要去掉那些可惡的副作用、給世界帶來的毀滅性副作用,那就只有一條路:往回走。重新從單一空間的平面,拉伸恢復到多時空層面。如何拉伸?那你不得首先要知道真正的世界之構造、多層面構造原理,才能拉伸麼?(待續)

【西遊漫注】(314)洗心塔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