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漫注】(284)你的強悍就是你的虛弱

作者:挪威龍王

(284)你的強悍就是你的虛弱

被擄到蠍子窩裡面,唐僧怕死、也怕破戒。因為怕,所以就豁不出去,扭扭捏捏的,就被那蠍子精看破罩門,用分食葷素餡兒餅這種小資手段來玩曖昧、用語言來繞他引誘他。唐僧不敢不接茬兒,就被那妖怪給引入一個心智的圈套來。三藏合掌道:「我出家人,不敢破葷。」那女怪道:「你出家人不敢破葷,怎麼前日在子母河邊吃水高,今日又好吃鄧沙餡?」水高是什麼葷食呀?原來這妖怪眼裡,子母河中流淌的水就是像水母一樣、水糕一樣的流體胚胎,是一種有人類生命的活物。女兒國民眾的生命來源於這條河中。玄奘飲用這河水,在妖怪眼裡,端的就是吃雞蛋胚胎一樣的殺生食葷了。後來玄奘飲用落胎泉水、又是殺生。這個嘛,的確是剛發生過沒兩三天的事實,無法辯駁。是呀,玄奘不知不覺中,就破了葷戒,這可怎麼辦呢?正確的對待是過去的事情就過去了、將來的事不再犯錯。玄奘陷進去,是因為糾結、糾結是因為沒有明白真正的竅要。當然現在這還不算問題,畢竟等他熬過去之後,終會了解。

問題在於,玄奘飲用子母河水,怎麼這妖怪就知道了?子母河村莊那裡距離女兒國城三四十里,玄奘他們應該沒向女兒國城民眾們講這個事。就算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他跟老豬懷胎的事情,消息的傳播速度應該沒有他們師徒走路的速度快。要知道,從小說情節中能看到的是,蠍子精是在女國城內外遊蕩,發現了玄奘這罕見的人種,才打定主意要武力搶劫的。但是從她這句話中,應該是蠍子精早在子母河岸的村莊那兒,就盯上玄奘師徒了。她為啥不早下手呢,非要等到差點被女王給截留、等到師徒四人到達女國城、出了西門,離她的山洞距離很近了,才下手搶劫的。

是這蠍子精太彪悍、太潑辣、太自信了,她是明眼看著孫悟空三個厲害徒弟的保護層,也渾然不放在眼裡的。一路上,多少妖魔聽見孫大聖的名號就先表示要恐慌一下再說正經事兒。這蠍子精倒好,完全無視老孫他們,探囊取物、比關羽溫酒斬華雄還要傲氣和傲慢,就在你眼皮底下搶人的幹活。至於神通廣大、魔見魔怕的孫悟空嘛,孫悟空在她眼裡簡直就是空氣,就算不是空氣,也是吊絲一個、中看不中用的綠葉族。蠍子精強悍的領導人氣場、和敏銳獨到的眼光,就不由自主的薰染了玄奘、讓他摧眉折腰,順著人家指點的坑兒就要往下跳:「水高船去急,沙陷馬行遲。」

孫悟空眼見玄奘師父亂了營,跳出來阻擋妖魔,那女怪見了,先噴一道煙光把花亭子罩住、以免春光外泄,再囑咐小的們把玄奘收藏起來,這才返身拿一柄三股鋼叉,理了理雲鬢、正了正衣衫、清了清嗓子,蹦出來指責孫悟空擅闖私宅、窺人隱私、鄉野村夫、沒爹沒娘、沒有教養。你瞧瞧,這蠍子精、何等的淡定、何等的從容不迫、何等強悍的強盜邏輯。她這番氣勢洶洶的指責,問傻了老孫,一時間,老孫摸不著頭腦了:本來是前來打怪的、怎麼成了擅入私宅……。於是你看那蠍子精氣勢洶洶的對老孫劈頭蓋臉的打來,老孫只有使鐵棒架住、且戰且退的份兒。

這妖怪,容貌被偷窺,簡直是比腦袋被搬家都氣憤,於是乎她是越打越氣、越打越氣、最終氣得口內生煙、鼻中出火,那女怪也不知有幾隻手,輪著三股叉,風火輪一樣,沒頭沒臉的滾將來,把悟空和八戒給打得只有招架的份兒。

話說這蠍子精,真不是蓋的,先用實力擺事實、讓孫悟空豬八戒兄弟倆體驗體驗自己的武功、讓他倆窮於招架,然後再用事實講道理:「孫悟空,你好不識進退!我便認得你,你是不認得我。你那雷音寺裡佛如來,也還怕我哩。量你這兩個毛人,到得那裡?都上來,一個個仔細看打!」啊,惹毛了老娘、你倆毛孩子還能跑哪裡躲呀?哼,倆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我可對你們的老底兒門兒清門兒清的。看來你倆真的是不知道咱家的厲害,告訴你們吧,你們的如來佛,都怕咱家!

蠍子精這番大話,讓行者和八戒覺得雲裡霧裡、相當不靠譜、將信將疑。既然想不明白,就繼續打吧。打又久攻不下,正在纏鬥不已、精疲力竭反應遲鈍的時候,哎呦一聲,老孫不知道怎麼著腦袋上就被扎了一下,苦疼難當,沒辦法和八戒各自落荒而逃。老孫的腦殼子,可是經過特殊錘鍊的、除了金箍兒咒,可是什麼都不能讓他腦袋疼痛的。看來這蠍子精,真的是檔次很高啊。

尤其是,菩薩來了之後也說,那蠍子精如何如何厲害,自己都沒辦法。就指點老孫去找光明宮的卯日星官去。並且菩薩還真的證實了那蠍子精不是瞎話是真的:「這妖精十分利害。他那三股叉是生成的兩隻鉗腳。扎人痛者,是尾上一個鉤子,喚做倒馬毒。本身是個蠍子精。他前者在雷音寺聽佛談經,如來見了,不合用手推他一把,他就轉過鉤子,把如來左手中拇指上扎了一下。如來也疼難禁,即著金剛拿他。他卻在這裡。若要救得唐僧,除是別告一位方好,我也是近他不得。」

可是,這麼三界內黑白道平趟的蠍子精,被卯日星官沖她吼一嗓子,就死了,死得渾身酥軟、死得很難看。卯日星官不是老孫的對手。老孫在菩薩那裡也就是一隻跳蚤的水平。菩薩沒有佛的廣大智慧神通。但是蠍子精居然能扎疼如來佛,並且不能奈何於她。是不是有點像大象怕耗子的意思呀?

不是呀。蠍子精,是金蟬子墮落下界成為江流兒的那割不斷的塵緣色相之執著羈絆。那是他內在的因素,如果不是佛祖憐憫他、就不會讓蠍子精扎了自己、疼了拇指,也不會留著蠍子精成為魔難讓玄奘自己面對。如來讓蠍子扎了自己、是在替金蟬子承擔和減少執著的毒性,跟護法神給玄奘變個糙肉黃臉相是一個道理。菩薩不出手,是要孫悟空親自拜求卯日星官、,卯日星官為孫豬止痛,了了結之前大鬧天宮時候虧欠的怨。如果不是玄奘自己修行中的毒素、怎麼可能傷害到老孫的腦殼、八戒的豬嘴?實際上,老孫明白的很,這是唐僧自己「魔障纏身」。(第五十五回 完)

【西遊漫注】(283) 精細控制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