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漫注】(209)老豬和你我 反正都很像

西游漫注

作者:挪威龍王

(209)老豬和你我 反正都很像

且說孫悟空變了一個輕巧的不得了的叫做蟭蟟蟲兒的小昆蟲,這個蟭蟟蟲,怎麼都搜不到來歷,據說是傳說中的物種。可是小說中的詩歌,又明明白白的說,這是當時世界上已知的最小昆蟲,「昆蟲之類惟他小」。

網上搜索,世界上最小的昆蟲是一種「膜翅目纓小蜂科Mymaridae的一種卵蜂Alaptus magnonimus Annandale,體長僅0.21毫米,其重量也極其輕微,只有0.005毫克。」這麼細小,眼睛分辨都有點吃力。不過,的確也正好符合「一身渾不見,千眼莫能尋。」而且從網上圖片能看到,這種昆蟲也確實「翅薄」、「腰尖細小如針」。

Alaptus magnonimus Annandale,搜索了一下英文,才發現也只有這麼可憐的一點點介紹,中文介紹就是全部照搬了英文。蟭蟟蟲是不是這種卵蜂,不敢下斷言。但這表明,世界上最小的昆蟲,自古以來就是最少人關注的。但是你不關注他,他可關注你,你關注他很吃力,他關注你很輕鬆。你看這孫蟭蟟,嚶的一翅飛將去,趕上八戒,釘在他耳朵後面鬃根底下。

老豬對別人吧,當面客氣的不得了、背後就喜歡戳人家脊梁骨。像恭滔天、陽奉陰違、內心跟言行嚴重錯位。你知道,這不是他第一次幹這種缺口德的事了。因為吧,小心眼多的人、心胸小的人、並且又非常熱愛面子的人,最容易有這種陽奉陰違的舉動發生。孫悟空跟豬八戒一起工作這麼久、再加上老豬每天遮掩不住的小算盤,別說孫悟空看他洞若觀火,就連那個只跟他老豬打過一次架、沒說幾句話的黃袍怪,就一眼就把他給看透了。

孫悟空找到黃袍怪、聲討黃袍怪背後罵自己的罪責。黃袍怪一頭霧水的問:「我何嘗罵你?」行者道:「是豬八戒說的。」那黃袍怪一聽就知道怎麼回事了,就向孫悟空揭發:「你不要信他,那個豬八戒,尖著嘴,有些會學老婆舌頭,你怎聽他?」看見沒,黃袍怪看豬八戒,還挺準的。

就算黃袍怪不跟孫悟空揭露老豬的長舌頭,孫悟空自己心裡也門兒清的。在花果山,豬八戒第一次被孫悟空趕跑,孫悟空就預想到這豬頭會背後嚼舌頭,就派猴子們去偷偷跟隨。現在這豬頭又是被孫悟空趕去跑路,豬八戒會背後說什麼壞話,估計豬八戒自己還沒開始想的時候,孫悟空就猜到會發生什麼了。

類似孫悟空和黃袍怪的這種能力,一般人可能也有,跟人打交道多了、又不傻不笨的話,自然就有這種一看就知道人想什麼的能力、甚至你的性格、閱歷,都在身上臉上掛著一樣、讓別人一望可知。

但是,一般人的這種人世間閱歷滄桑所積累的經驗,再往深裡去,就跟孫悟空這種能力比不得了。一般人,頂多也就是豬八戒這種水平。我們看看,豬八戒的水平如何?

豬八戒,走的時候還意氣風發、一副賺了盆滿缽滿的得意像。走著走著,他肚子裡的小算盤就噼裡啪啦的撥弄起來了,這才走了七八里路、還沒撥弄幾下,他就肚子裡滿肚子的氣了。於是越想越生氣、越生氣越想,然後忽地就賭氣把釘耙摜在地上,吊轉頭來,望著唐僧,指手畫腳的罵道:「你罷軟的老和尚,捉掐的弼馬溫,面弱的沙和尚!他都在那裡自在,捉弄我老豬來蹌路!大家取經,都要望成正果,偏是教我來巡什麼山!哈!哈!哈!曉得有妖怪,躲著些兒走。還不彀一半,卻教我去尋他,這等晦氣哩!我往那裡睡覺去,睡一覺回去,含含糊糊的答應他,只說是巡了山,就了其帳也。」

我們先忽略老豬的俗心私念好不好?我們先提一下老豬的修行意願、尊重他作為一個修行人的身分。老豬覺得,大家一起取經,大家都是指望著要成正果、要一勞永逸的解脫困苦、要細水長流的過永遠幸福的日子,既然是這樣,那麼,大家應該專心的一起去取經才是正經事。那麼,為啥讓我一個人來做巡山這種跟修行毫沒關係的事情呢?!這就是最大的不公平。

為啥豬八戒會覺得巡山不算修行、不算取經走路呢?原因一反過來推,就很容易找到了,他覺得,修行就是修行、其他的亂七八糟的事情都是跟修行不沾邊的,去西天就是去西天,半路去扶老婆婆過馬路這種行為、都是屬於無關的雜事。豬八戒這種思想,就等於說,我一旦修行了,就是其他事情都應該拋開、什麼都不干。當然了、吃喝睡不能拋、執著雜念不能拋、自己覺得高興的事兒、也不能拋。

再說豬八戒的俗心私念。豬八戒還妒嫉,他覺得、大家都是修行人、大家都是平等的,憑什麼我苦哈哈的幹活,你們哥兒仨在那兒吹風乘涼哩!當然了,生命都是平等的。但是豬八戒理解的平等,就是有飯我多吃、有難大家攤,他思考的其實是共產主義的那種絕對平均的分贓邏輯。妒嫉的必然結果,是什麼呢?就是偷竊了啦!果不其然,豬八戒馬上就開始偷竊公幹時間、用來睡覺了。

巡山打聽妖怪,多麼緊要的關頭啊。他居然由於懶惰、由於妒嫉心,躺草窩窩裡睡大覺了。還記得不?就跟上次打黃袍怪的時候,他忽然就開溜睡覺、如出一轍。

豬八戒偷懶,覺得很舒服,並且還想當然的、認為孫悟空那隻該死的弼馬溫、肯定沒自己現在這麼舒坦。豬八戒特色的想當然、讓整部小說充滿了歡樂,但是從修行上來說,卻簡直是害慘了他老豬。為什麼?因為他的想當然,是一種在可笑人心作用下的往下走…

因為他,基本上從來都不肯面對自己的人心思想,不修心。往往是事情逼著他、卡著他脖子的時候他才會有時候動動腦筋、反思反思。並且,他還真的不知道,一旦走上修行路途,這每日遇到的任何事情、每日過腦的任何念頭、每日身上的任何一種滋味,都直接跟修行有關聯。

老豬為何修不上去?跟他內省的意識有關係。他內省的意識,其實應該是一種觀象能力。以我的經驗看,內省就是一種觀象,向內觀象跟向外觀象、並無分別。如果一個人懂得返觀內照、就自然應該懂得觀象。如果一個人聲稱自己修行,如果是真的,那他不可能不懂得返觀內照。如果一個修行人,一方面懂得返觀內照、一方面又不懂觀象,這個這個,就很分裂了。

所以,再往下,就是修行人視為至寶的修行技術之分析與呈現了……(待續)

【西遊漫注】(208) 行者走險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