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漫注】(171)三藏又出事兒了

作者:挪威龍王

(171)三藏又出事兒了

唐三藏心中的小九九,鎮元大仙、觀音菩薩,都看得清楚,一方面熱切的給他裝備禦魔修行的利器,一方面,為他心中日益旺盛的妒火所憂心。恨逐美猴王,這個恨,是妒忌的恨。

這時候的唐三藏,每日用世俗觀念思考,每日用多心經修心,可是他的思考和修心,一個地下、一個天上,兩個相距十萬八千裡,互不幹涉內政。結果就造成了,他的修行和言行,是完全脫節的。中間間隔過大,就是嘛,他也還沒意識到、應該自己的思想行為等等在每一層都對應上。唐三藏的腦袋、嘴巴和腳丫子,都是獨立王國,誰也不搭理誰。

這兩頭架空的中間,空蕩盪就滋生出了壞心思,他身心中已經擠滿了對孫悟空的怒火。

卻說這一日,離開了五莊觀孫悟空把兄家才走了半天,就在外因誘使下爆發了。

誘因是什麼?當然首先是孫悟空就神氣活現的在自己眼皮底下晃悠,但是最重要的誘因,卻是三藏自己……

師徒別了上路,早見一座高山。三藏道:「徒弟,前面有山險峻,恐馬不能前,大家須仔細仔細。」看見沒?一見險峻的高山,他又怕了,一如既往和將來。不過這一次,這山的確是顯得比較險惡一點點,「虎狼成陣走,麂鹿作群行。無數獐豝鑽簇簇,滿山狐兔聚叢叢。千尺大蟒,萬丈長蛇。大蟒噴愁霧,長蛇吐怪風。」

這毒蟲猛獸的,誘出來了三藏的怕心,三藏的怕心、擊退了三藏表面人的沉穩和涵養,也阻隔了深層的修煉人的正氣。這正氣和涵養一薄弱,這邪氣馬上乘虛而入、攻占了三藏的意識。那長老馬上心驚,孫大聖布施手段,舞著鐵棒,哮吼一聲,唬得那狼蟲顛竄,虎豹奔逃。雖然孫悟空及時的驅趕了外在的虎豹狼蟲,但是內在的虎豹郎中已經佔據了唐三藏的身體,讓他爆發了對孫悟空的不滿。於是,開始對孫悟空找茬了。

就先說這外在的險惡,作為一個普通人無法想到,其實也是唐三藏內心執著惡念的外化,那些被日日隱藏的惡念,散發著巨大的惡念的場,勾引來了外在的狼蟲虎豹、毒蛇猛獸,然後這些沒頭腦的阿貓阿狗們,又反過來加重了三藏心中的執著恐懼、執著恐懼又給惡念灌輸了能量。

你看看唐三藏,他眼睛裡明明盯著孫悟空,在他面前賣力的帶隊、並且賣力的驅趕狼蟲,他非但不感念悟空的辛勞,很公子哥兒的對悟空說:「悟空,我這一日,肚中飢了,你去那裡化些齋吃。」悟空一聽,沒怎麼反應過來,只是覺得有點怪怪的、有點不可捉摸,於是悟空就小心了起來,趕緊陪笑道:「師父好不聰明。這等半山之中,前不巴邨,後不著店,有錢也沒買處,教往那裡尋齋?」壞了,悟空雖然說的是實情,他習慣性的說了一句諷刺意味的話「師父好不聰明。」雖然後面的話都很在理,但這句話把三藏惹毛了。孫悟空以為師父是天上地下那些神仙呢,潛意識裡以為這三藏師父可以調侃調侃,儘管他臉上陪著笑、說的又是時候,還是觸發了三藏已經蓄勢待發的齷齪,開始清算起來孫悟空的歷史問題、開始借用以前悟空指責豬八戒的話來指責他老孫。三藏心中不快,口裡罵道:「你這猴子!想你在兩界山,被如來壓在石匣之內,口能言,足不能行;也虧我救你性命,摩頂受戒,做了我的徒弟。怎麼不肯努力,常懷懶惰之心!」

孫行者,還是直腸子,對此無厘頭指責,表示困惑:「弟子亦頗殷勤,何嘗懶惰?」

沒想到一向敦厚內斂的唐三藏,馬上就用非常賴皮的思維來循環邏輯:「既然殷勤,就該去化齋給我吃。」並且還把簡單的一頓飯,聯繫到了修行圓滿的宏偉目標: 「此地山嵐瘴氣,我肚子餓怎麼走得動?我走不動,怎麼走得到雷音寺?」

聽到這兒,看著唐三藏眼睛裡面的兇光若隱若現,悟空忽然發現,這會兒的這個唐三藏師父、好陌生啊!他這才算醒過神兒來,趕緊說:打住!您不用再說了。師父別怪我啦,不用多說,我了解您尊性高傲,十分違慢了你,便要念那話兒咒。你下馬穩坐,等我尋那裡有人家處化齋去。於是,就溜之乎也,化齋去了。

你看我,怎麼這時候把唐三藏說得這般可怕?因為不知不覺中,他已經被陰邪戾氣給控制了。這個時候,他的怪異的、狡詐的、兇狠的思維,完全不是他本人,是那陰邪戾氣利用了他心中的妒火、對孫悟空的不滿,把它們自己的狡詐陰險的想法、灌輸給了唐三藏,利用著唐三藏的嘴巴和身份,支走孫悟空、往白骨精的嘴巴裡自己送上門去。

如果一個平日表現善良的人、或者說很一般的人,忽然反常的兇狠、惡毒,並且很膨脹,似乎是氣勢洶洶的、事在必成的那種「自信」,沒得說,就是這種情況。本來一個弱弱的人、打架不行、吵架不行、做大壞事也沒能力沒權力,卻忽然罵人很兇蠻,忽然做事很兇悍,逮著一個不會還口的人破口大罵、或逮著不會還手的人大打出手。沒得說,已經成了邪氣的奴隸、傀儡。他覺得他在做揚眉吐氣的爽快事兒,覺得是為了自己,其實,就跟這時候的唐三藏一樣,是被利用著被吸食陽氣精華而已。

其實,這時候的唐三藏,一方面自己也不清楚為甚要跟孫悟空為難,以為就是為了出一口惡氣而已,平衡平衡自己那早就失衡的心理,他完全察覺不到自己的異常,不知道自己身體上有了異常的感受是被侵襲了,也不知道自己的不平衡之後有惡念、惡念背後有東西。修行人,最怕的就是這樣,被利用了而渾然不知。另一方面,他更無法知道,這東西還要把他往妖怪嘴裡送。他不知道自己的惡念一起,對於一個修行人來說,馬上面臨的就是生死存亡的魔難。他還不清楚,修行人的每一個想法,有著無數雙的眼睛在死死的盯著,隨時都有可能被放大、被利用。

他得在這麼艱難可怕的磨練中,漸漸的學會真正的修心。(待續)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