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漫注】(120)為什麼是多心經

作者:挪威龍王

(120)為什麼是多心經

為什麼心經,被烏巢禪師稱為了多心經?多字,我認為是乃是多出來的、多餘的、應該去除的意思。念懂了多心經,就知道自己平日裡腦海里那些千百年來你都認為是天經地義的、你自己的、正常的想法、看法、觀念、思緒、真理,竟然都是多餘的、累贅的、可怕的人心。

千百年來,念誦多心經者,都以為這經是道理,卻恍然忘記了一個最根本的事情,佛和菩薩流傳的此經,並非道理,乃是一種極為實用的修煉的手法。為何眾僧、眾生都以為了是道理?因為大家都常常忘記,心是實實在在的、不是虛無縹緲的,去心,就要採用有形的手段、手法。這多心經中菩薩所傳,即是這種相當實用的、有效的手法。千萬別相信網上流傳的那些什麼什麼人物對心經的解說,就算是歷史上的名人也不行。在此之前,不准說出這個真相的,真相從來都是讓你不聽想不到,一聽恍然大悟、那種一點也不神祕的踏實的恍然大悟。那些曾經說出來的,都是玄玄乎乎的、似是而非的、沒用的,就像美味而不能消化的化學勾兌食品。

佛教中流傳的這個心經,是佛門修行最實用的手法一個。其實何止是佛門,世上的修行法門,千千萬萬,莫不如此,這個不是佛門厲害,而是這手法是一個公用的辦法。這個辦法的實質,就是告訴你,真實的你,雖然在三界中,在肉身中,在輪迴中,但是真正的那個沉淪不息的你,卻超越了三界,你隨著三界中的私心雜念起起伏伏,是因為執著,也就是因為你抓著三界內那些骯髒的私心雜念不放。

如果那雜念是一匹野馬,你被那飛奔的野馬給拖的遍體鱗傷,整天咒罵、埋怨這野馬頑劣、凶狠,卻不知道,那野馬非常委屈、非常受傷,因為什麼?因為是你死死的抓著人家的尾巴不放,人家也給你拽的疼死了,蹄子也踢不開你鬆手,飛奔也甩不開你鬆手。人家野馬內心不也一樣充滿了憤怒和無奈嗎?

所以,心經中菩薩所傳的辦法,就是硬生生的掰開你死抓不放的手,讓你忽然就從執著中釋放出來了,感受一下真實的、生命那無執著的狀態。對於每一個修行法門,他們採用的手法,都是一樣。唯一不一樣的是什麼呢?每個法門都針對一些對應的民族,有的民族本身就比較單純、執著很淡漠,比如西方白種人,他們的主,不需要告訴他們放開執著,就對他們說你信我就行了。他們大多數人執著極少,一旦相信,是整個身心全部的撲上去了。

在我們中國,也有不少人有這麼淳樸、善良,可是更多的人是寧死不肯放手的。當然很多人進入修行,有的方面淡漠、有的方面執著強烈。菩薩所言的辦法,就可以給這些人嘗試一下,釋放一下相對來說小的執著,感受到真正的修行狀態,然後就可以比照這個狀態,去研究如何去掉、放開那些強烈的執著了。

對於中國道家,人家的徒弟歷來是精英中的精英,這些不用教就會,因為選徒弟都是看這些方面的根基的,所以道家也犯不著重點講。只有在儒門,作為道體系的一個分支,因為面對普羅大眾,孔子論語中就細述了很多區分人的指導,以及如何人為的、一點一點的達到這種摒棄執著的狀態。有興趣的朋友,您完全可以自己去重新研究研究論語,放心,一定會有驚喜的,因為,我早就研究過了,裡面千真萬確的有,有著跟這個多心經在實質上一樣的手法。 不但這種手法,在孔教中能找到對應的同樣的手法,在老子道德經中,更是一樣能找到,比比皆是。

這種手法的基礎,就是這個宇宙的分層模型結構,以及三界內生命,他的身體分很多層,三界的每一個層面,他都有一層身體。這是你的意識能上能下,能天堂能地獄的原因。

唐三藏對於這部多心經的體悟,貫穿了西遊記。所以你就知道,這是三藏成佛的終極指南。三藏每次遇到疑難,都是悟空用心經的話點醒他,那也就是說,悟空成佛,也依靠了這個心經。

從此,您知道了,心經到底是怎麼回事了。心經不是專屬於佛門的,他是公共的修行之路,佛門弟子、也是路上一行人。

第三十二回。話說唐僧復得了孫行者,師徒們一心同體,共詣西方。…卻又值三春景候。…師徒們正行賞間,又見一山擋路。唐僧道:「徒弟們仔細。前遇山高,恐有虎狼阻擋。」行者道:「師父,出家人莫說在家話。你記得那烏巢和尚的《心經》雲『心無掛礙;無掛礙,方無恐怖,遠離顛倒夢想』之言?但只是『掃除心上垢,洗淨耳邊塵。不受苦中苦,難為人上人。』你莫生憂慮,但有老孫,就是塌下天來,可保無事。怕什麼虎狼!」……

第四十三回。師徒們出洞來,攀鞍上馬,找大路,篤志投西。…行經一個多月,忽聽得水聲振耳。三藏大驚道:「徒弟呀,又是那裡水聲?」行者笑道:「你這老師父,忒也多疑,做不得和尚。我們一同四眾,偏你聽見什麼水聲。你把那《多心經》又忘了也?」唐僧道:「《多心經》乃浮屠山烏巢禪師口授,共五十四句,二百七十個字。我當時耳傳,至今常念,你知我忘了那句兒?」行者道:「老師父,你忘了『無眼耳鼻舌身意』。我等出家人,眼不視色,耳不聽聲,鼻不嗅香,舌不嘗味,身不知寒暑,意不存妄想,如此謂之祛褪六賊。你如今為求經,念念在意;怕妖魔,不肯捨身;要齋吃,動舌;喜香甜,嗅鼻;聞聲音,驚耳;睹事物,凝眸;招來這六賊紛紛,怎生得西天見佛?」 ……

第八十五回。正歡喜處,忽見一座高山阻路。唐僧勒馬道:「徒弟們,你看這面前山勢崔巍,切須仔細!」行者笑道:「放心!放心!保你無事!」三藏道:「休言無事;我見那山峰挺立,遠遠的有些凶氣,暴雲飛出,漸覺驚惶,滿身麻木,神思不安。」行者笑道:「你把烏巢神師的《多心經》早已忘了。」三藏道:「我記得。」行者道:「你雖記得,還有四句頌子,你卻忘了哩。」三藏道:「那四句?」行者道:「佛在靈山莫遠求,靈山只在汝心頭。人人有個靈山塔,好向靈山塔下修。」三藏道:「徒弟,我豈不知?若依此四句,千經萬典,也只是修心。」行者道:「不消說了。心淨孤明獨照,心存萬境皆清。差錯些兒成惰懈,千年萬載不成功。但要一片志誠,雷音只在眼下。似你這般恐懼驚惶,神思不安,大道遠矣,雷音亦遠矣。且莫胡疑,隨我去。」那長老聞言,心神頓爽,萬慮皆休。

第九十三回。卻說唐僧四眾,餐風宿水,一路平寧,行有半個多月。忽一日,見座高山,唐僧又悚懼道:「徒弟,那前面山嶺峻峭,是必小心!」行者笑道:「這邊路上將近佛地,斷乎無甚妖邪。師父放懷勿慮。」唐僧道:「徒弟,雖然佛地不遠。但前日那寺僧說,到天竺國都下有二千里,還不知是有多少路哩。」行者道:「師父,你好是又把烏巢禪師《心經》忘記了也?」三藏道:「《般若心經》是我隨身衣缽。自那烏巢禪師教後,那一日不念,那一時得忘?「顛倒也念得來,怎會忘得!」行者道:「師父只是念得,不曾求那師父解得。」三藏說:「猴頭!怎又說我不曾解得!你解得麼?」行者道:「我解得,我解得。」自此,三藏、行者再不作聲。(第十九回完)(待續)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