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0 月 24 日

流量後退,實力上位 | 90後男演員圖鑑

文: 念北  

2020年,最早的一批90後,已邁入「三十而立」之年。

與此相伴隨的,是社會主流輿論場上對於「90後」這個群體抱之以更多的寬容和鼓勵;而在影視圈,一批90後的男演員們最近也是異常活躍。

這邊廂,在新片定檔熱潮之下,鄧倫首部主演的電影《晴雅集》,李現主演的《赤狐書生》相繼定檔賀歲,黃景瑜主演的《月半愛麗絲》則將在這個月底上映;另一邊,劉昊然主演的《唐人街探案3》回歸春節檔,而他成為最年輕的【百億電影人】也引發網友熱議;彭昱暢則是在剛剛過去的國慶檔最忙碌的年輕演員,而在小熒屏上,《風犬少年的天空》一段葬禮戲讓他的演技再次被驗證;同樣在演技上,正處於轉型期的鹿晗和楊洋,一個憑《穿越火線》挽回了一波口碑,一個在硬漢小生的道路上繼續前進著。

這一個個各有斬獲的男演員都是90後生人。後浪洶湧也好,定論尚早也罷,總有一些好的現象,讓我們看到了更多的希望。在此,拍sir也統計了一些代表性的90後男演員概況(這裡選取的是出生於1990年—1999年,近期較為活躍,且在大銀幕上的表現曾經或正在引發關注的)

流量後退,實力上位 | 90後男演員圖鑑

📽       演員的門檻:90後科班出身不到40%

就在最近的平遙國際電影展上,張譯在談到關於演員的相關話題時,直言「表演是一門學科,現在可能有一些人不太理解這個表演的學科的背後的含義到底是什麼,認為只要自身的外在的條件還不錯就可以做演員,實際上演員的門檻還是有一定高度的。」

誠然,成為一名真正意義上的「演員」,需要的是他們對錶演有自我的認知和見解,有紮實的演技功底傍身,但不可否認的是,從當下的市場現狀來看,起碼一個人要想能夠演戲,不再是那麼遙不可及的目標。

換句話說,成為「演員」的途徑變多了。一個直觀的變化,就是近幾年來評論一個演員的演技好壞,不再以是否科班出身為衡量的一大標準。

流量後退,實力上位 | 90後男演員圖鑑

可以看到,在這些90後演員中,擁有國內三大院校(中央戲劇學院、北京電影學院、上海戲劇學院)表演專業科班學歷的只有白宇、李現、鄧倫、董子健等9人,其中如張一山、吳磊等「童星」,則是在入學之前就有了多年戲齡,累積了很多實戰經驗;即便是劉昊然,以及王俊凱,也都是在進入北電學習表演之前,就已經有過大銀幕演出的經歷。

此外,也有一些人所學的不是表演專業,但同屬於藝術門類,屬於跨界範疇。比如,彭昱暢在上戲學的是木偶表演;楊洋畢業於解放軍藝術學院舞蹈系;丁禹兮最早在上海電影藝術職業學院學表演,後來又進入了上海戲劇學院繼續教育學院導演系學習。

流量後退,實力上位 | 90後男演員圖鑑

對於有志於從事演員事業的人來說,能夠進到專業的院校進行系統地學習,是對於自身表演認知和形成自我表演體系的重要途徑。因而,科班出身的演員,往往會具有一定的技巧性和學院派烙印,觀眾也能看到他們受過訓練之後的基礎表演功底。

不過,也可以看到,還有很大一部分人是非科班出身,屬於真正的「跨行」而來。如肖戰,最早學的是設計,在入行之前做了幾年的設計師;黃景瑜學的是空乘專業,從服務員、學徒到模特等,幹過不少行業;如鹿晗、吳亦凡等人,則大多所學的是音樂相關,也都是以歌手身份出道。

對於他們來說,可能在表演上不具備專業的表演理論知識,也不太懂得用一些方法去調控自己的感官,讓表演形成一定的肌肉記憶,而是更多憑藉自覺的領悟能力。片場是他們的學校,所合作過的對手演員、導演等劇組工作人員,都是他們的老師,可以說,他們所對於演員的認知和演技的訓練就是在一部部戲的演出中積累而來。

流量後退,實力上位 | 90後男演員圖鑑

當然,不管是科班還是非科班,表演的學習並無止境,這也是為何這幾年「表演指導」越來越被行業重視的原因。大多數新人演員,在進組拍戲之時會邀請表演老師進行現場指導,這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兒;也不乏有一定表演經驗的老演員,同樣需要回爐重煉,以突破職業生涯的表演瓶頸。

總的來說,在如今的市場規則之下,不難發現,年輕演員們的構成生態更加多元、豐富化,同時,也面臨著更多成名的機會。

流量後退,實力上位 | 90後男演員圖鑑

可能因為出演某一部爆款劇集,就一夜成名,比如七月現男友,八月魏無羨,想見你的許光漢;可能因為上了某一檔綜藝節目而被更多人認知,彭昱暢《從演員的誕生》走到《嚮往的生活》,很大程度上提升了國民度;最近的《演員請就位2》中被發了S卡的施柏宇、王鏘,也因此能讓更多的觀眾認識。

📽      演員進階之路:有人轉型、有人正在成型

事實上,翻看他們的成名史,以2014年、2015年這兩年為標誌,可視作為這批90後男演員的初次爆發期,就如同職場上的90後,那段時間正巧是大學畢業之後剛踏入社會的頭兩年,影視圈中的「演員」和現實生活中的「普通人」構成了某種程度的巧合和必然的趨同。

更大的巧合在於,這其中部分演員的成長軌跡和自我職業追求,也影響和印證了整個行業這幾年的某種現像變遷,即大眾關於「流量」的輿論態度。

2014年,吳亦凡鹿晗相繼和韓國SM公司提出解約,而後回國,再加上後來回國的黃子韜、張藝興,「歸國四子」成為了他們的代稱。其中,以鹿晗回國為標誌,在國內開創了一種全新的追星模式,即以「數據」為實力佐證。

流量後退,實力上位 | 90後男演員圖鑑

另一邊,憑藉著《古劍奇譚》爆紅的李易峰,和之後一起合作了《盜墓筆記》的楊洋,再加上成立於2013年,在2014年聲名鵲起的由王俊凱、王源、易烊千璽組成的TFBOYS,構成了初代流量的格局。這其中,除卻85後的李易峰,00後的易烊千璽、王源,其餘都屬於90後陣營。

當然,回過頭來看,這也算是行業發展必經的階段。那個時期,資本瘋狂湧入,國內影視行業蓬勃發展,尤其是電影票房的增速吸引著更多的人入局。

鹿晗、吳亦凡等人回國之後紛紛以演員身份再次出發,交出大銀幕處女作,一方面是因為內地的音樂行業蕭條已久,另一方面也是因為大銀幕缺少新鮮面孔,再加上,彼時導演們似乎陷入了怪圈,害怕被年輕觀眾拋棄,於是紛紛啟用這一批當時還被稱為「小鮮肉」的流量,這也造成了一段時間內無論是大銀幕還是小熒屏,都被流量霸屏的局面。

只不過,資本的退潮,流量的更迭比想像的還要快。從2018年白宇、朱一龍的鎮魂CP,到2019年李現因《親愛的,熱愛的》一躍成為「現男友」,而後,肖戰、王一博因《陳情令》成為新的流量擁躉,可以說,在人才輩出的演藝圈,最不缺的就是「流量」。

流量後退,實力上位 | 90後男演員圖鑑

於是乎,不難發現,流量們也在積極尋求著「轉型」,或者更確切地說,是伴隨著外部環境的變化,他們在尋找自己職業的新定位和突破口。

鹿晗在今年交出了《穿越火線》和《在劫難逃》兩部作品,足見他在人氣下滑,備受外界非議的那段時間裡的一些嘗試和努力;楊洋在經歷了《武動乾坤》的失利之後,剃起了寸頭,從《急先鋒》到待播的幾部作品,都是在塑造著硬漢小生的現象;吳亦凡把一堆黑料放進了《大碗寬麵》,憑藉著說唱挽迴路人緣;張藝興也在最近開始了練習生培訓計劃,此前也憑藉《一出好戲》的演出讓觀眾有了新的認識。

流量後退,實力上位 | 90後男演員圖鑑

就如同在職場上​​,大多數人都會隨著年歲增長做出一定的職業規劃,甚至是職業方向調整,演員們同樣也會。

白宇和李現,雖然都曾因作品引發過大眾熱鬧追逐,但同屬於穩紮穩打型選手,在爆紅之後更多時間是在劇組拍戲,以作品來維持熱度,這點從他們的存貨數量就可見一斑。

曾在綜藝節目中被稱為94年小鮮肉的彭昱暢,一邊繼續發揮著自身的形象優勢,在《風犬少年的天空》中演繹著另類高中生;另一邊,則以「青年黃渤」之態在《我和我的家鄉》《奪冠》之中露了臉,以尋找更多的角色可能性。

更年輕一點的劉昊然,除了在唐探系列中塑造了讓人印象深刻的天才少年「秦風」之外,那個在《一點就到家》中的連續創業者「魏晉北」,也讓觀眾看到了他的另一面,而待播作品《平原上的摩西》,則實實在在走起了文藝路線,想來「弟弟」總也有長大沉穩的一天。

流量後退,實力上位 | 90後男演員圖鑑

也有一些90後男演員則是因為一部部作品,逐漸以「硬漢小生」的現象為人所知。國民度非同一般的「童星」張一山,在2016年憑藉《餘罪》終於擺脫了《家有兒女》劉星的影子,算是找對了型男的戲路;因《上癮》出名的黃景瑜,自打在《紅海行動》中轉身成為硬漢之後,從《破冰行動》到未上映的《檢察風雲》《親愛的戎裝》,「硬漢」成了他的一大標誌;快男出身的歐豪,近兩年也藉著主旋律的東風,開始走起了硬派小生的路線,成為逐漸耀眼的新生代演員。

流量後退,實力上位 | 90後男演員圖鑑

當然,像是生於1999年的吳磊,王俊凱等人,比起生於90年上下的90後們,也只能用後輩形容。年紀尚小,還有太多可能,對於他們來說,當下能做的就是積累經驗,不放鬆在學校的學習,也懂得在作品中磨煉演技。

📽        誰會是下一個影帝?

都說後生可畏。

尤其是在競爭激烈的演藝圈,當00後們都開始嶄露頭角,用作品帶給觀眾驚喜之時,90後似乎也沒有了更多可以「驕傲」的資本。當然了,江山代有才人出。不管是否後浪追逐,在更老一輩的人看來,「90後」還是小小年紀的後生仔,也依然有很大的空間可以去進步。

前段時間,劉昊然成為最年輕的「票房破百億電影人」曾引發網友熱議。且不論其參與的每部作品戲份有多少,「百億」大概率也只是為一個宣傳噱頭,就如同用一個獎杯以表彰這些年來在某一方面所取得的成績。

事實上,若論電影票房,在90後男演員中,劉昊然主演的電影確實總成績不可小覷,但作品的票房是一方面,口碑則是另一維度的評判標準。若能商業價值和藝術價值兩手抓,這大概也是演員們都希望看到的結果。以至於當劉昊然搭檔影后周冬雨出演《平原上的摩西》,也被不少人寄予能夠拿獎的厚望,畢竟「拍文藝片更能衝獎」已成了業內心照不宣的共識。

流量後退,實力上位 | 90後男演員圖鑑

在演藝圈,想不想拿影帝,就跟明星們被問及入行之後想不想紅一樣,是個偽命題。至於能不能拿,其實是天時地利人和的共同作用。作為香港電影金像獎主席,爾冬昇在上一期《演員請就位2》中點評辣目洋子的表演時,就說道,評選金像獎,「有時候不需要戲多的,一場戲就可以提名,就可以拿獎」。

因而,當一個演員能夠拿下代表演技最高榮譽的獎項之時,背後往往也是編劇、導演、合作演員,再加上攝影、燈光等劇組幕後工作人員互相的成就。

從當下的這些90後男演員的過往作品來看,曾經最接近影帝的,是主演《大象席地而坐》的彭昱暢。 2018年,他憑藉在影片中的表現,提名了金馬最佳男主角,和徐崢、段奕宏等人同場角逐。雖然最後沒得獎,但有機會提名,對當時的彭昱暢來說,就已經是莫大的肯定。

流量後退,實力上位 | 90後男演員圖鑑
在最近播出的網劇《風犬少年的天空》中,他在主持父親葬禮時那一段含淚帶笑的哭戲,再次收穫了不少美譽。不吹不捧,就當下來看,彭昱暢確實是值得期待的年輕演員之一。

而在彭昱暢之前,還有一位提名過金馬影帝的90後演員,就是近來曝光不多的董子健。早在2013年,他就以《青春派》提名金馬最佳新人獎;2015年,則帶著《德蘭》繼續征戰,提名了金馬最佳男主角,成為最年輕的影帝提名者。

可能是當爸了之後低調了不少,近幾年他也拍了一些並沒有引起太多水花的電影作品,以至於有網友稱他「出道即巔峰」。不過,未來的路還長,演技也確實經得起考驗的董子健,還有《刺殺小說家》《流金歲月》等影視劇未上場,是否還能以實力服眾,就看作品說話。

流量後退,實力上位 | 90後男演員圖鑑

近來頻頻在內地影視劇露臉的台灣小生李鴻其,作為文藝片出身的男演員,在2015年就憑藉著《醉·生夢死》拿下了金馬最佳新人獎,並獲得了台北電影節的最佳男主角,可以說起點頗高,也算是年輕演員中氣質較為獨特的一類。

不過,話說回來,拿影帝也不必成為演員們的執念。縱觀國產電影市場,不乏多次陪跑的無冕之王。 「影帝」也好,「百億」也罷,說到底只是一個可視化的評判標準,是外界對於演員的一種關注體現。流量後退,實力上位 | 90後男演員圖鑑

而對於演員自身來說,可能有一個為之奮鬥的目標,大概也會成為一種積極向上的動力。從演員到影帝,真正的演技修煉之路,必然也面臨著不少的挑戰。

當然,也不用著急。 90後的男演員們,最大也只是「三十而已」,還有很多的時間可以去打磨演技。而他們每一個人,都有自己所需要面對的事業關卡,所以可能發展現狀也不同。

站在觀眾的立場,自然是希望有更多的年輕演員能夠脫穎而出,能看到更多的「神仙打架」,或是「死亡之組」的場面,那是福氣。

來源       一起拍電影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