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敬明亂髮S卡,歪理還很多

文:暖

演員請就位》的第二期裡,最大的爭議從敢說話的爾冬升,轉移到了郭敬明身上。 

他一邊說著「兩位都是不太好的表演、你們都沒有進入人物、你們就是在念台詞」,一邊把代表著頂級演員的S卡,發給了演技明顯不能服人、沒有表演經驗、偶像出身的何昶希。

按照節目的規則,拿到S卡的演員,能在下一輪優先選擇角色。

這對於角色決定表演、決定贏面的賽制來說,如果給到一個有演技的演員,幾乎等於免死金牌。
但放到何昶希這樣沒有經驗、也暫時看不出天賦的偶像身上,浪費都是其次了,說嚴重點,這可能會對青年演員的自我認知產生誤導,也對其他演員不公平。

郭敬明的選擇引發現場一片譁然,趙薇開玩笑說:「因為他覺得何昶希和他長得像。」

後台其他演員的反應更大,董思怡說這是當「《少年之名》來選的嗎?」

這兩句評價是玩笑話,也是在質疑郭敬明給出這個S卡的原因。

從某種程度上,它們其實都指向了郭敬明選擇演員的一個標準,我們或許可以暫且稱之為外形上的偶像化,換一個專業詞彙,你也可以說他遵從了某種「表演上的地理學」原理。 

他要找的,都是那種符合他審美,在外形上,就已經進入了他最喜歡的那類角色、那類作品中的演員。以《小時代》作為例子不是在老生常談,是因為連郭敬明自己都承認,他的審美實在是太固定。

《以家人之名》表演完後,董思怡問出了所有人都想問的問題:四位導演發S卡的標準到底是什麼呀?

郭敬明再次解釋說自己的標準是,給出S卡就是想要和這個演員合作。

陳凱歌說自己的標準是演技,「S卡代表著我們對演技的看法」。 

爾冬升沒有具體表達自己的標準,但對陳凱歌的說法表示了認同,開玩笑說兩個導演的標準不同,「玩不玩了這樣?」

隨後李誠儒加入了爭論,爭論的焦點也在於郭敬明的選擇標準和節目應有的演技標準之間的誤差。

場面一度演變為吵架現場,這裡面有多少剪輯的功勞,有多少節目組安排發問的劇情化設計,已經不重要了。 

但這段爭吵,大致可以被替換一個問題——節目挑選演員的標準,到底是什麼?

這裡涉及到一個多重標準的問題,節目有自身的標準,但具體到不同導演進行自己的選擇時,又有個人化的特質;在這之外,節目還一直在強調一個市場評級的問題,在節目一開始,就以市場為衡量,給各位演員評出S、A、B級別。 

於是我們能看到,年輕的、有話題度、有流量的演員,甚至是偶像被放到S或者A。相反,諸如倪虹潔、溫崢嶸這類演技沒得說的演員,卻被放到B級。

這種評級或許一定程度上反應了市場選擇,但這個維度顯然很窄,舉個簡單的例子,作為中生代女演員,倪虹潔選擇角色的範圍的確很窄,但她這些年來一直不乏作品,你能說她完全沒有市場價值嗎? 

節目是在用一種「窄化」市場標準的策略,利用甚至強化行業的殘酷現實,來為自己製造話題度。

你或許可以批評它勢利,但若基於一檔節目運營自身的標準上來說,它是成功的。

回到導演的標準這裡來,我們的確應該允許不同導演有不同的標準,但既然已經進入到了一場比賽之內,這種標準至少應該在一定的寬容度之內浮動,偏離中心點太多,比賽也就失去了意義。 

大家如此關注導演的選擇標準,不僅因為他們是掌握著話語權的人,也因為他們承擔了某種引導者的角色。

演技綜藝有它的局限性,在如此之短的時間裡,掐頭去尾地表演一段耳熟能詳的影視作品段落,通常還是高潮段落,本身就有著呈現和評價上的有限性,不是每一個普通觀眾都能理解這樣的表演單位。 

但經常通過表演片段、試戲來選擇演員的導演是可以的。

這是節目組請來導演做評委的意義,更是提供一種多維度評價、理解、判斷表演的視角。

節目從一開始,就表示自己要打破某些市場規則,定出S、A、B的評級其實就是為了要顛覆它。一方面讓人看到那些被市場選擇機制埋沒的演員,一方面也營造綜藝的反轉化劇情。

換句話說,節目在一開始就製造了一個假想敵,這個假想敵或許也真實存在著,那就是「市場標準」,它像一個圍城,有些人想闖出來,有些人想衝進去。

但剛播到第二期我們就發現,它反而讓自己落入了悖論之中。郭敬明的這次爭議就是最好的證明。

郭敬明的S卡之爭,說白了其實是外形的、偶像的、青春的流量派演員,和只見角色不見我的演技派演員之爭。這種分類方法雖然粗暴,但的確幾乎可以概括當下華語演員生態,所面臨的那種龍捲風一般的陣痛。 

要麼,被卷進去,要麼,就在風暴圈之外,鮮人問津。

在幾位導演中,郭敬明正好是流量一代的代表,在他自己的身上,也呈現出了一種非常有意思的流量運作機制。 

你會發現他和上一季一樣,非常善於為自己的選擇給出合理的解釋。比如他就為自己給何昶希發S卡給出了新的解釋,說他心裡的S意味著student、seed、和special。這或許和他本來就是作家轉導演的背景相關,為自己、為人物、為行為去尋找一個自圓其說的動機,是他非常擅長的技巧。

郭敬明其實已經不僅僅是以一個導師/導演的身分坐在這裡了。 

從流量文學時代崛起的他,在轉向電影業之後,更是一手打造了諸多流量演員,郭敬明非常懂這檔節目的流量和爭議在哪。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做出這樣的選擇,引發爭議且堅持爭議,再通過解釋將其合理化的他,並把懸念留給演員日後表現的他,是在用一套非常標準化的情節劇敘事範式來運營自己在節目裡的身分和表現。

他其實是在把自己也變成一個「演員」,好整以暇,進入到了《演員請就位》這檔綜藝的整個表演秀場裡。同時還在這個過程裡,強調要看到演員的潛力,給他們機會和希望,也讓輿論場尊重自己有著不同審美和選擇的權利。

你說這個是雞湯也好,是敘事公式裡的保護主人公道德感也罷,可以看故事,但不要真的相信這套看似挑戰規則實則爽文的夢幻敘事。

由此,你也就能理解為什麼郭敬明選擇演員的標準並不是演技,而是可以直接兌換成關注度的流量。 

也並不是郭敬明自己一個人在做這樣的事情,製造話題和流量,一直以來就是《演員請就位》這檔節目的核心點,而非表演。

作為那個宏觀上掌握了話語權的個體,也深諳市場規則,節目並非不懂表演,但是選擇《陳情令》《惡作劇之吻》《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這樣的作品,真的能體現出演員的演技嗎?即便是讓拿下S卡的胡杏兒去演繹這些劇目,這種考核標準依舊是不成立的。

看到這裡你會發現節目明顯在動用兩套體系。

一套是給流量偶像愛豆們的,那些年輕化的情愛偶像劇,為表演經驗匱乏的流量們量身打造,在50分裡演出個30分的概念。

另一套,則是給那些能真正被稱之為演員、或者至少在這條路上認真走著的人設置,所以我們也看到了胡杏兒說著方言的《親愛的》,也看到《小偷家族》裡的辣目洋子,可以不是一個諧星,被毒舌爾冬升說「有機會拿影後。」

換句話說,節目一方面在批評著流量標準對演員的修剪,一方面,又在自己的競爭機制中,專為流量們安放一條可以超車的小道。

其背後所折射的,是整個市場環境下,選擇演員時標準的溢出。 

趙薇說郭敬明審美單一,但郭敬明的審美恰恰代表的就是市場和資本的審美,甚至於說,我們都不太能用「審美」這個詞去形容這種標準,它們基於數據,基於流量,基於微博熱搜,基於演員外形和當下流行審美的貼合,基於那些市場上被快速消費又被快速拋棄掉的青春偶像故事。

作為一檔競爭演技的綜藝,並不靠演技為尺度來選擇演員,這是標準的潰散。更是一種市場標準對演技標準的倒施逆行。 

與其說這是一檔演技類綜藝的悲哀,倒不如說是整個市場或者演員生態環境的悲哀。

或者,是我們不該太過於浪漫化想像一檔節目,它從一開始就不是一個什麼挑選出好演員的烏托邦,而是商業邏輯在藉助著這個舞台,表演自己生殺予奪的修羅場。

來源:虹膜

Chinese (Traditional)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