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辰綱之謎(上)智取生辰綱之「智」為何物?

生辰綱

文:趙小昭

後來的事實證明,七顆星星中沒有的人,是做夢的晁蓋

他才是邊上那顆小星,化作一道白光去了。

連環畫《水滸故事 智取生辰綱》繪畫:張品操  

一、星夢劫緣

公元1115年,一顆慧星拖著長長的尾巴,劃破了趙宋王朝的黑夜。

占星相的道士告訴趙官家,「流星出柳」,屬於「國家建造宮室之象」。

您那花石綱堆砌成的宮殿和道觀都沒白修,老天爺在點贊!

趙佶笑得合不攏腿:「咦…美得很,美得很!」

於是,「蔡京率百官來賀」。

這顆流星給東京帶去喜慶後,分作7顆,落到山東鄆城東溪村的保正——晁蓋家的屋脊上。

晁蓋這個夢沒有做完。

五更時分,鄆城縣刑警隊長雷橫把他叫醒了。

縣裡搞嚴打,雷橫領著20個武警巡邏。

主題是到東溪村山上采紅葉,一個字形容:浪漫。

這種浪漫被靈官廟裡一個長相奇特的裸睡大漢——「赤發鬼」劉唐破壞了。

「原來這東溪村真箇有賊!」在沒有任何犯罪證據的前提下,雷橫把他當賊捆了。

捉到了賊,雷橫並不急著查他ID、IC、IP卡,而是去東溪村把晁蓋叫醒,讓他安排飯局。

這樣的執法人員,是生辰綱順利失陷的保障。

晁蓋慧眼識外甥,和劉唐來了段認親戲。

雷橫感動得一手抹眼淚,一手要十兩銀子「好處費」,讓他們甥舅團圓。

劉唐給晁蓋帶來了2條訊息:

去年生辰綱半道上被劫,案子至今沒破;

搶劫生辰綱並不難,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

今年還送生辰綱,價值十萬貫。

心動不如行動,手慢無。

「萬卷經書曾讀過」的吳用,號稱比諸葛亮、陳平還牛13。打劫生辰綱的風險評估,不懂;陌生人劉唐的消息來源是否可靠?忽略。他直接跳到物色團伙成員步驟,「要五件事俱全,方才行得」——潘、驢、鄧、小、閒!

去年(1114年),趙佶曾下詔,要求各省市選拔十名優秀道士,去帝都講習、做報告。

(我懷疑)公孫勝就在其中,生辰綱的消息也許是他去開「道代會」時探聽來的。

公孫勝不僅帶來了生辰綱的具體路線和出發時間,還介紹了白勝。

這時,吳用精準到人數地給晁蓋解夢:

保正夢見北斗七星墜在屋脊上,今日我等七人聚義舉事,豈不應天垂像!

在籌備工作的描述裡,施大爺就相當直白地說了:

「智取」生辰綱,一開始就不科學到極點。

二、蒙汗藥

在正規黑幫、正經土匪的常規操作下,楊志押送生辰綱的計劃是相當科學的。

第一,喬裝打扮

他將生辰綱裝作擔子,讓押送人員扮作「挑夫」,是可以瞞天過海的。

胎記並不是問題,趕路的人灰頭土臉,污漬與胎記很難分清的。

書中打劫,都是小嘍囉偵察後,再決定要不要報大王。

在清風山,小嘍羅報:

「大路上有一乘轎子,七八個人跟著,挑著兩個盒子,去墳頭化紙。」

前呼後擁的,不會是窮人;色眯眯的王矮虎還根據「坐轎子」,推斷出裡面是個婦人。

立刻點起三五十小嘍羅下山,劫財劫色兩開花。

在桃花山,小弟報:「山下有兩輛車,十數個人來也。」

李忠、周通根據十多個人押送兩輛車的隆重配置,判斷此行一定有收穫。

楊志還根據路況,變換著行路時間。

五七日後,人家漸少,一站站都是山路,「辰牌起身、申時便歇」,犯罪份子也要睡午覺嘛。敵睡我趕路。

第二,楊志能打

楊志是正兒八經的科班武舉出身。

魯智深、林沖、索超,只能和他打個平手,更別說那些野狐禪了。

假設行藏被識破,可以讓軍士們先跑,他跟劫道的打。

即便是雙拳難敵250隻手,對方人多,把生辰綱搶走了——楊志又不是第一次被打劫,以他的名氣和武功,也能拿回來(大部分)。

上次被江湖第一黑幫梁山搶走了滿箱子金銀,王倫不也還他了。

王倫時代的梁山再不濟,比晁蓋7人團還是強N倍。

梁山都吃不下楊志,晁蓋7人更不可能。

他沒料到,濃眉大眼的晁蓋也會用蒙汗藥這種江湖上最不齒的手段。

三、你有武功,我有神功

吳用為什麼會選擇宋江?他們都以「反智」取勝。

柴進這種慷慨不圖回報的皇族:宋江派妨人精李逵去他家,把原本穩贏的房屋產權糾紛弄成命案。

再打著救他的旗號攻城,讓柴進犯下「丹書鐵券」唯一不赦的死罪「造反」。

——你有鐵券,我有鐵牛。

和楊志相比,武功、能力各方面都差一大截的團隊,經吳用策劃,輕輕鬆鬆把生辰綱劫走。

——你有武功、我有神功,你有楊家槍,我有蒙汗藥。

閱讀不是為了雄辯和盲從,而是為了思考和權衡。」

一部小說能超越時代,稱為名著,是因為具備大眾化的可讀性,而不是因書中有「99%的國人都不知道/看不懂」的、所謂的隱藏暗線。

若真有,也是天知地知施大爺知,且暗線、伏筆,絕不會與主幹、明線相矛盾。

解讀經典名著時,從來不需要《水滸傳騙了你,歷史上的XXX》這類「歷史觀」;

——想了解歷史,應該讀史書,小說/影視劇絕非最好的選擇。

也不是一字一句地還原小說原著。

——如果你真想看這些,為什麼不去讀原著?

真正有價值的,是解讀者的思想與眼界,是他們思考問題的方式與角度。

四、曲解「智取生辰綱」,是一種反智

反智的成功、火併王倫的輕鬆,讓很多人以為:

「英雄從來不讀書」、做人要學「智多星」,精通陰暗心理分析,以卑鄙手段實現「自身利益最大化」。

無論職場、官場,還是商場、情場,甚至是大媽跳舞的廣場,統統都是戰場,制勝的訣竅:

爾虞我詐,爾詐我更詐;

相信情商,而不是智商;依賴經驗,而不是思維方式。

生辰綱這一章的解讀,最反智的,也是最多人相信的,來自某大V(代表作「黑水滸」)——生辰綱劫案的幕後黑手,是梁中書!

不是每一個娶了白富美的都叫祁同偉。

端午節那天,梁世傑跟夫人有一段對話:

在《水滸傳》的世界裡,攀龍附鳳上位,沒有一個人覺得羞恥,魯智深罵高衙內都不會說,你個鳥人,認叔伯兄弟做爹……

梁中書此刻的權勢,早已是「軟飯硬吃」了,根本不需要再仰人鼻息。

而且這段話,明顯是梁中書把他老婆算計了。

他早就定了楊志去送生辰綱,卻故意發愁,「今年叫誰人去好」?

讓夫人主動提出,帳前的軍校,你的心腹去。

扮豬吃老虎,祕訣是不能發出豬叫。

這段對話後,原文寫道:當日家宴,午牌至二更方散,自此不在話下。

兩口子從中午一直喝到二更天,這是壓抑嚒?

我想問問已婚的人們,你的另一半,叮囑你別忘了ta父母生日,問你賀壽禮物準備得怎樣,這是婚姻不幸?
「一年3000萬的生日禮物,誰他媽受得了啊」這一句我最欣賞!

要是他知道一個醫院的院長、一個村的村長受賄金額都以億計,會不會當場嚇死啊?受賄貪污,古今皆同。

大V還有證據—呃……以此類推:

你看這個男人,梁中書,不僅在他老婆面前,還在他的屬下張孔目面前、聞達面前、王太守面前…竟自稱是「下官」。(六十二回)

你看這個男人,慕容知府,在敗軍之將呼延灼來求救時,竟自稱「下官」。(五十七回)

你看這個男人,宿太尉,在梁山賊首宋江面前、吳用面前,竟自稱「下官」。(五十九回)

你看這個男人,高太尉,在他的同僚陳太尉面前,竟自稱「下官」(第七十五回) 

你看這個男人,東京府同知趙安撫,在麾下將士面前,竟自稱是「下官」。(第八十四回)

你看這個男人,不對,你看這半個男人,童貫(太監),在他的下屬高、楊兩個太尉面前,竟自稱「下官」(第七十六回 )

你看梁中書的大舅子,蔡九,在屬下黃文炳面前…..

推測式寫作&《知音》體文案來解讀經典名著,這就叫做「反智」。

給老丈人送禮,只會賺,不會虧。這一點,蔡京的乾兒子西門慶可以作證(點擊標題:誰偷吃了潘金蓮的餃子)。

書中說梁世傑「上馬管軍,下馬管民,最有權勢」。

權勢是什麼?

隨便舉栗子,開封府「林沖白虎堂案」,原告是國防部長兼總參謀長高俅。

持械闖入軍事禁區是叛國罪,還有竊聽國家軍事機密罪、刺殺軍委領導人(未遂)罪,任何一條,都夠槍斃林沖十二時辰了。

他重罪輕判,因魯智深和張教頭「到處使錢」,保守估計,不少於三千兩銀子。

刺配時,獄警董超、薛霸:一百四十二兩銀子,左右;

滄州監獄,差撥十二三兩、管營五兩/人。

此案中,林沖至少花了三千一百六十兩銀子。

這只是「權勢」一場官司的灰色收入,不包括案件訴訟費、公人差旅費、犯人木枷費等正常收費。

北疆重鎮大名府是北宋四京之一,行政級別高於其他州府。

梁世傑的職位,相當於現代(直轄市)的市委書記兼大軍區正司令、上將,區區一、二十萬貫…呵呵呵。

皇后娘娘不耕地,金鋤頭也不!(待續)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