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宋朝,一個才女是這樣煉成的

宋神宗元豐七年甲子[一O八四年],李清照出生於山東省濟南市明水鎮。

其父李格非,字文叔,為人正直,其文天下皆知,於《宋史·文苑傳》錄有其傳。生母王氏,元豐宰相王珪長女,生平不詳,善屬文。

是年,夏大舉攻宋。

冬十二月,司馬光完成巨著《資治通鑑》。

是歲,王安石63歲,晏幾道54歲,蘇軾47歲,蘇轍45歲,黃庭堅39歲,秦觀35歲,賀鑄33歲,晁補之31歲,陳師道31歲,張文潛30歲,周邦彥28歲。

 

是歲,李清照開啟了她亂世飄搖的一生。

「你願意向上天要一段泯然眾人的普通人生,還是願意典當終身的安穩來換取萬世留名的才華?「

元豐八年乙丑[一O八五年]至紹聖四年丁丑[一O九七年]。

十四年間,朝廷,經歷了罷新法、改新法、復新法、官員的貶謫流轉,清照父李格非、未來公公趙挺之、與李家有深刻關係的蘇軾、秦觀等人都深陷其中。

而年方十四歲的李清照,才名正在播散開來。

元符元年戊寅[一O九八年],十五歲。

清照行及笄禮。春三月,作《詩·春殘》。

春殘何事苦思鄉,病裡梳頭恨發長。梁燕語多終日在,薔薇風細一簾香。

後又有和詩《浯溪中興頌詩和張文潛(二首)》。

五十年功如電掃,華清花柳咸陽草。五坊供奉鬥雞兒,酒肉堆中不知老。胡兵忽自天上來,逆胡亦是奸雄才。勤政樓前走胡馬,珠翠踏盡香塵埃。何為出戰輒披靡?傳置荔枝馬多死。堯功舜德本如天,安用區區紀文字!著碑銘德真陋哉,乃令鬼神磨山崖。子儀光弼不自猜,天心悔禍人心開。夏為殷鑑當深戒,簡策汗青今具在。君不見張說當時最多機,雖生已被姚崇賣。

 

君不見驚人廢興傳天寶,中興碑上今生草。不知負國有奸雄,但說成功尊國老。誰令妃子天上來,虢、秦、韓國皆天才。苑桑羯鼓玉方響,春風不敢生塵埃。姓名誰復知安史?健兒猛將安眠死。去天尺五抱峰,峰頭鑿出開元字。時移勢去真可哀,奸人心丑深如崖。西蜀萬里尚能反,南內一閉何時開?可憐孝德如天大,反使將軍稱好在。嗚呼!奴輩乃不能道輔國用事張後尊,乃能念春薺長安作斤賣。

元符二年己卯[一O九九年],十六歲。

清照有《鷓鴣天·暗淡輕黃體性柔》《點絳唇·蹴罷鞦韆》(存疑作)。並當於是年春秋季,有溪亭之游。

蹴罷鞦韆,起來慵整纖縴手。露濃花瘦,薄汗輕衣透。見有人來,襪剗金釵溜。和羞走,倚門回首,卻把青梅嗅。

暗淡輕黃體性柔,情疏跡遠只香留。何須淺碧深紅色,自是花中第一流。梅定妒,菊應羞,畫欄開處冠中秋。騷人可煞無情思,何事當年不見收。

元符三年庚辰[一一OO年],十七歲。

正月,哲宗崩,皇弟趙佶嗣位,即宋徵宗,欽聖皇太后向氏垂簾聽政。時年大赦天下。

初春,清照作《如夢令·常記溪亭日暮》。

常記溪亭日暮,沉醉不知歸路,興盡晚回舟,誤入藕花深處。爭渡,爭渡,驚起一灘鷗鷺。

暮春作《如夢令·昨夜雨疏風驟》抒傷春情懷。

昨夜雨疏風驟,濃睡不消殘酒,試問捲簾人,卻道海棠依舊。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秋,外出郊遊。作《雙調憶王孫·湖上風來波浩渺》。

湖上風來波浩渺,秋已暮、紅稀香少。水光山色與人親,說不勁無窮好。

蓮子已成荷葉老,青露洗、苹花汀草。眠沙鷗鷺不回頭,似也恨、人歸早。

是年八月,秦觀卒於北歸途中,時年五十三歲。

冬,清照得知自身婚訊,作《漁家傲·雪裡已知春信至》。

雪裡已知春信至,寒梅點綴瓊枝膩。香臉半開嬌旖旎,當庭際,玉人浴出新妝洗。

造化可能偏有意,故教明月瓏瓏地。共賞金尊沈綠蟻,莫辭醉,此花不與群花比。

宋徽宗建中靖國元年辛巳[一一O一],十八歲。

正月十三日,皇太后向氏崩。

初春,清照有《浣溪沙 莫許杯深琥珀濃》、《浣溪沙 淡盪春光寒食天》,抒待嫁春閨情懷。

莫許杯深琥珀濃,未成沈醉意先融,疏鍾己應晚來風。瑞腦香消魂夢斷,辟寒金小髻鬟松,醒時空對燭花紅。

淡盪春光寒食天,玉爐瀋水裊殘煙,夢回山枕隱花鈿。海燕未來人鬥草,江梅已過柳生綿,黃昏疏雨濕鞦韆。

後在京與太學生趙明誠結婚。趙明誠,字德甫,時年二十一歲,為吏部侍郎趙挺之幼子。

婚後二人志趣相投。清照有《減字木蘭花·賣花擔上》《浣溪沙·繡面芙蓉一笑開》(存疑作)抒新婚甜蜜美好。

賣花擔上,買得一枝春欲放。淚染輕勻,猶帶彤霞曉露痕。怕郎猜道,奴面不如花面好。雲鬢斜簪,徒要教郎比並看。

繡面芙蓉一笑開,斜偎寶鴨親香腮,眼波才動被人猜。一面風情深有韻,半箋嬌恨寄幽懷,月移花影約重來。

又有《慶清朝·禁幄低張》慶太平盛世人們賞牡丹的盛況。

禁幄低張,雕欄巧護,就中獨占殘春。客華淡佇,綽約俱見天真。待得群花過後,一番風露曉妝新。妖嬈豔態,妒風笑月,長殢東君。

東城邊,南陌上,正日烘池館,競走香輪。綺筵散日,誰人可繼芳塵?更好明光宮殿,幾枝先近日邊勻,金尊倒,拚了盡燭,不管黃昏。

崇寧元年壬午[一一O二年],十九歲。

時年蔡京為右相。

春,李清臣卒,李格非有文祭之。

夏五月,籍記元祐黨人。同月,趙挺之遷中大夫,除尚書右丞。

七月,李格非被罷工京東提刑。時籍記元祐黨人十七人,李格非名在第六。而後又焚元祐法。九月,御書元祐、元符黨人,刻石端禮門。

清照上詩其翁舅救父。中有曰:「何況人間父子情。」趙挺之無動於衷。

未幾,李格非被貶往廣西像郡。

崇寧二年癸未[一一O三],二十歲。

四月,宋徽宗下詔銷毀司馬馬光、呂公著等繪像,然後又令銷毀刊行《唐鑑》以及蘇軾三兄弟、秦觀,黃庭堅等文集。

到九月,又令天下監司吏廳各立元祐奸黨碑,並詔王珪、章惇別為一籍,如元祐黨。

清照再次上詩救父,內雲趙挺之:「炙手可熱心可寒。」表達對趙挺之冷酷行徑的失望與寒心。

後又有詞《玉樓春·紅酥肯放瓊瑤碎》抒傷情,並以此諷誡趙挺之。

紅酥肯放瓊瑤碎,探著南枝開遍未,不知蘊藉幾多香,但見包藏無限意。

道人憔悴春窗底,悶損闌干愁不倚,要來小酌便來休,未必明朝風不起。

明誠當於此時出仕,初職未明。

崇寧三年甲申[一一O四],二十一歲。

宋徵宗又詔重定元祐、元符黨人及上書邪等者,合為一籍,刻石朝堂。

六月,蔡京又唯恐天上不亂地加油添醋,進所書黨人姓名。並詔頒之州縣,下令皆要刻石。

隨後,宋徽宗又頒了一道詔禁:「宗室不得與元祐奸黨子孫為婚姻」。並且重下禁令,詔元祐黨人子弟不得居京。

清照因黨爭牽連,被迫遣離京城,回歸原籍明水。

是年秋,清照作《一剪梅·紅藕香殘玉簟秋》,

紅藕香殘玉蕈秋,輕解羅裳,獨上蘭舟。雲中誰寄錦書來?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花自飄零水自流。一種相思,兩處閒愁。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重陽作《醉花陰》,寄予明誠抒離別相思之情。

薄霧濃雲愁永晝,瑞腦消金獸。佳節又重陽,玉枕紗廚,半夜涼初透。

東籬把酒黃昏後,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

崇寧四年乙酉[一一O五年],二十二歲。

明誠於此年,始為鴻臚少卿。

十月,黃庭堅卒,時年六十一歲。李格非有詩挽之。

是歲,晁補之罷官閒居金鄉。

崇寧五年丙戌[一一零六],二十三歲。

春正月,彗星出西方。以星變詔求直言,遂毀元祐黨人碑。後又大赦天下,除黨人一切之禁,而後陸續復元祐黨人。

清照得以返京,有《小重山·春到長門春草青》抒歡欣。

春到長門春草青,紅梅些子破,未開勻。碧雲籠碾玉成塵,留曉夢,驚破一甌春。

花影壓重門,疏簾鋪淡月,好黃昏。二年三度負東君,歸來也,著意過今春。

後有《怨王孫·帝裡春晚》(存疑作)抒明誠不復來見她之失落無望心情。

帝裡春晚。重門深院。草綠階前,暮天雁斷。樓上遠信誰傳。恨綿綿。多情自是多沾惹。難拚捨。又是寒食也。鞦韆巷陌,人靜皎月初斜。浸梨花。

七夕又作《行香子·草際鳴蛩》述無常政局境況的變幻。

草際鳴蛩,驚落梧桐,正人間、天上愁濃。雲階月地,關鎖千重。縱浮槎來,浮槎去,不相逢。

星橋鵲駕,經年才見,想離情、別恨難窮。牽牛織女,莫是離中。甚霎兒晴,霎兒雨,霎兒風。

李格非被罷職調往廣西後無記載。其後大赦天下,李格非復官,提任京東刑獄,未赴。並卒於此年前後。

太觀元年丁亥[一一O七年],二十四歲。

三月,趙挺之被罷右僕射。五日後卒於京師,時年六十八歲,贈官司徒。

趙卒後三日,蔡京又以其「交結富人」、「力庇元祐奸黨」等罪名上告朝廷。趙挺之被追奪所贈之司徒官。

後趙家在京者,皆被以各種莫名之罪被捕入獄。後經查無實被釋放,但皆被罷官。

七月,明誠解官與清照相偕回鄉。

九月初至青州,清照有《多麗·小樓寒》抒發對於自身際遇的憤慨無奈。

小樓寒,夜長簾幕低垂。恨瀟瀟無情風雨,夜來揉損瓊肌。也不似貴妃醉臉,也不似孫壽愁眉。韓令偷香,徐娘傅粉,莫將比擬未新奇,細看取,屈平陶令,風韻正相宜。微風起,清芬醞藉,不減酴釄。

漸秋闌,雪清玉瘦,向人無限依依。似愁凝漢臯解佩,似淚灑紈扇題詩。朗月清風,濃煙暗雨,天教憔悴瘦芳姿。縱愛惜,不知從此,留得幾多時。人情好,何須更憶,澤畔東籬。

大觀二年戊子[一一O八],二十五歲。

屏居青州,居室起名為「歸來堂」。以表淡泊明志,悠然東籬的生活態度。

春正月,宋徽宗大赦天下。

三月,李格非有作《歷下水記》。

八月秋分,獻壽詞《新荷葉·薄露初零》與晁補之,賀其五十六歲生日。

薄露初零,長宵共、永晝分停。繞水樓台,高聳萬丈蓬瀛。芝蘭為壽,相輝映、簪笏盈庭。花柔玉淨,捧觴別有娉婷。

鶴瘦松青,精神與、秋月爭明。德行文章,素馳日下聲名。東山高蹈,雖卿相、不足為榮。安石須起,要蘇天下蒼生。

時年重陽,趙明誠同妹婿李擢同游仰天山。清照有《浣溪沙·小院閒窗春色深》相思之。

小院閒窗春己深,重簾未卷影沈沈,倚樓無語理瑤琴。

遠岫出山催薄暮,細風吹雨弄輕陰,梨花欲謝恐難禁。

 

大觀三年己丑[一一零九],二十六歲。

是年端午,趙明誠與兄道甫,妹婿李擢等再游仰天山。清照有《浣溪沙  髻子傷春慵更梳》(存疑作)、《木蘭花令  沉水香消人悄悄》等再訴相思情。

髻子傷春慵更梳,晚風庭院落梅初,淡雲來往月疏疏,玉鴨薰爐閒瑞腦,朱櫻斗帳掩流蘇,通犀還解辟寒無。

沉水香消人悄悄,樓上朝來寒料峭。春生南浦水微波,雪滿東山風未掃。金樽莫訴連壺倒,捲起重簾留晚照。為君欲去更憑欄,人意不如山色好。

大觀四年庚寅[一一一O年],二十七歲。

清照撰成《詞論》,並與趙明誠共同研究金石。

秋九月,晁補之卒於官舍。

政和元年辛卯[一一一一年],二十八歲。

夏五月,明誠母郭氏奏請除趙挺之指揮。

政和元年壬辰[一一一二年],二十九歲。

詔蔡京三日一,至都堂議公事。

七月,趙明誠言取訪遺書事。兄長趙存誠、趙思誠陸續復出為官。

政和三年癸巳[一一一三年],三十歲。

清照於青州與女伴玩分字韻,作《分得知字詩》。

學語三十年,緘口不求知。誰遣好奇士,相逢說項斯。

政和四年甲午[一一一四年],三十一歲。

新秋,明誠為易安題照。

是歲,張文潛卒於陳州。

政和五年乙未[一一一五年],三十二歲。

春正月,女真阿古達始稱帝,建國號為金。

二月,立趙桓為皇太子。

是年,明誠與清照於青州「歸來堂」起大書櫥,收藏書無數。夫婦夫人相對賞玩,其樂融融。更時常於花前月下,賞花月賦詩詞。

政和六年丙申[一一一六年],三十三歲。

清照居青州。明誠的《金石錄》已整理成集,共三十卷。

政和七年丁酉[一一一七年],三十四歲。

明誠《金石錄》正式編成,作自序。後劉支又為之題後序。

重和元年戊戌[一一一八年],三十五歲。

冬夜,明誠第三次閱歐陽修集古錄跋尾。

宣和元年己亥[一一一九年],三十六歲。

春正月,詔改佛號為大覺金仙。

明誠跋安州商六鼎。

宣和二年庚子[一一二O年],三十七歲。

春正月,追封蔡確為汝南郡王。

二月,遣趙良嗣使金,約夾攻遼國。

冬十月,建德方臘起兵反花石綱。十二月陷建德、歙州、杭州。

明誠《金石錄》論貢茶之弊,當寓諷喻之意。

宣和三年辛丑[一一二一年],三十八歲。

春二月,方臘陷處州,八月被誅。

後宋江等先後攻淮陽,京東、河北,又入楚州、海州界。命知海州張叔夜招降之。

明誠始知萊州。這一行卻並未攜同清照,其中緣由蹊蹺。清照有詞《念奴嬌·蕭條庭院》、《鳳凰台上憶吹簫·香冷金猊》、《點絳唇 寂寞深閨》抒離情暗恨。

蕭條庭院,又斜風細雨,重門須閉。寵柳嬌花寒食近,種種惱人天氣。險韻詩成,扶頭酒醒,別是閒滋味。征鴻過盡,萬千心事難寄。樓上幾日春寒,簾垂四面,玉欄干慵倚。被冷香消新夢覺,不許愁人不起。清露晨流,新桐初引,多少游春意!日高煙斂,更看今日晴未?

 

香冷金猊,被翻紅浪,起來慵自梳頭。任寶奩塵滿,日上簾鉤。生怕離懷別苦,多少事、欲說還休。新來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休休!這回去也,千萬遍陽關,也則難留。念武陵人遠,煙鎖秦樓。惟有樓前流水,應念我、終日凝眸。凝眸處,從今又添,一段新愁。

 

寂寞深閨,柔腸一寸愁千縷。惜春春去,幾點催花雨。倚遍闌干,衹是無情緒。人何處,連天芳草,望斷歸來路。

八月初,清照從青州赴萊州。途經昌樂縣城時,有《蝶戀花·淚濕羅衣脂粉滿》。

淚濕羅衣脂粉滿,四疊陽關,唱到千千遍。人道山長水又斷,瀟瀟微雨聞孤館。

惜別傷離方寸亂,忘了臨行,酒盞深和淺。好把音書憑過雁,東萊不似蓬萊遠。

八月十日,到達萊州,有《感懷詩》,抒發對眼前境況變化的感慨。

宣各辛丑八月十日到萊,獨坐一室,平生所見,皆不在目前。几上有《禮韻》,因信手開之,約以所開為韻作詩,偶得「子」字,因以為韻,作感懷詩。

寒窗敗幾無書史,公路可憐合至此。青州從事孔方兄,終日紛紛喜生事。作詩謝絕聊閉門,燕寢凝香有佳思。靜中吾乃得至交,烏有先生子虛子。

後又有《蝶戀花·暖雨和風初破凍》,抒明誠心意變動。

暖日晴風初破凍,柳眼梅腮,已覺春心動。酒意詩情誰與共,淚融殘粉花鈿重。

乍試夾衫金縷縫,山枕斜欹,枕損釵頭鳳。獨抱濃愁無好夢,夜闌猶翦燈花弄。

是年,周邦彥卒。

宣和四年壬寅[一一二二年],三十九歲。

清照夫婦在萊州。清照有《曉夢詩》。

曉夢隨疏鍾,飄然躋雲霞;因緣安期生,遍逅萼綠華。秋風正無賴,吹盡玉井花;共看藕如船,同食棗如瓜。翩翩垂髮女,貌妍語亦佳;嘲辭斗詭辯,活火烹新茶。雖乏上元術,遊樂亦莫涯;人生以如此,何必歸故家?起來斂衣坐,掩身厭喧譁;心知不可見,念念猶咨嗟。

宣和五年癸卯[一一二三年],四十歲。

除夕夜,明誠再題歐陽修《集古錄跋尾》。

人日,清照從兄李迥為伯父李格非《廉先生序》作跋。

是年,明誠每晚於萊州靜治堂校勘《金石錄》並題跋。

宣和六年甲辰[一一二四年],四十一歲。

八月,以收復燕雲,大赦天下。

冬十月,詔有收藏習用蘇軾、黃庭堅之文者,並令焚毀。犯者以大不恭論罪。

時年,明誠移知淄知州,清照隨任。

是歲,洪邁生。

宣和七年乙巳[一一二五年],四十二歲。

二月,賀鑄卒。

九月,金人擒遼王。

十月,陸游生於淮上。

十二月,金人斡離不、粘罕分兩道攻宋。郭藥師以燕山拳叛,北邊諸郡皆陷於金人。

十二月,皇太子趙桓於開封即位,即為欽宗,尊宋徽宗為教主道君太上皇。

是年,明誠妹婿傅察為接伴金賀正旦使,不屈遇害。

十二月,明誠以職事修舉,除直祕閣。

宋欽宗靖康元年丙午[一一二六年],四十三歲。

春正月,金人渡河,犯京師。後攻通津,景陽等門。李綱督戰。

夏,明誠與清照共賞白居易所書《楞嚴經》。

時年,明誠以斬獲逋卒功轉一官。

十一月,金人又攻京,城告破。

冬十二月,欽宗在青城,康王趙構開大元帥府於相州。

欽宗靖康二年、高宗建炎元年丁未[一一二七年],四十四歲。

春,金人俘徽宗、趙佶北去。

三月,明誠奔母喪南下江寧。

夏四月,金人又俘欽宗及皇后、皇太子和宗室、后妃等數千人,並輔臣、樂工、工匠等大量財物北去。汴京為之一空,北宋始告滅亡。

五月,康王趙構即位於南京(今河南商丘),是為高宗。改元建炎,史稱南宋。

冬十月,高宗至揚州。

十二月,青州兵變,殺知州曾孝序。清照留於青州文物盡化為菸灰。

十二月末,清照離青州南渡,載書十五車。

宋高宗建炎二年戊申[一一二八],四十五歲。

春正月,金人犯東京。亂軍張遇陷鎮江府,守臣錢伯棄城走。

清照於兵荒馬亂中,歷經千辛萬苦,終抵達江寧。

三月上巳,清照作《蝶戀花·永夜厭厭歡意少》。

永夜懨懨歡意少,空夢長安,認取長安道。為報今年春色好,花光月影宜相照。

隨意杯盤雖草草,酒美梅酸,恰稱人懷抱。醉裡插花花莫笑,可憐春似人將老。

隨後江寧旋邸後庭梅花盛開,清照於是有詞《殢人嬌 玉瘦香濃》(存疑作)。

玉瘦香濃,檀深雪散,今年恨探梅又晚。江樓楚館,雲間水遠。清晝永,憑欄翠簾低卷。

坐上客來,尊前酒滿,歌聲共水流雲斷。南枝可插,更須頻剪,莫待西樓,數聲羌管。

詞中為大自然的永恆不變感慨,為世間人事變幻嘆息。

三月中,明誠跋蔡襄《趙氏神妙帖》。

春末,清照有《菩薩蠻·風柔日薄春猶早》思鄉。

風柔日薄春猶早,夾衫乍著心情好。睡起覺微寒,梅花鬢上殘。

故鄉何處是?忘了除非醉。瀋水臥時燒,香消酒未消。

九月,明誠始知建康。清照有《青玉案·征鞍不見邯鄲路》(存疑作)與弟李迒惜別。

征鞍不見邯鄲路,莫便匆匆歸去。秋風蕭條何以度?明窗小酌,暗燈清話,最好留連處。

相逢各自傷遲暮,猶把新詞誦奇句。鹽絮家風人所許。如今憔悴,但余雙淚,一似黃梅雨。

秋末,清照又作《鷓鴣天·寒日蕭蕭上鎖窗》,抒思鄉情懷。

寒日蕭蕭上瑣窗,梧桐應恨夜來霜。酒闌更喜團茶苦,夢斷偏宜瑞腦香。

秋已盡,日猶長,仲宣懷遠更淒涼。不如隨分尊前醉,莫負東籬菊蕊黃。

冬雪日,清照每登建康城游城尋詩。

建炎三年己酉[一一二九年],四十六歲。

春正月,高宗在江寧府,改府名為建康。

正月初七人日。清照有《菩薩蠻·歸鴻聲斷殘雲碧》苦思故鄉。

歸鴻聲斷殘雲碧,背窗雪落爐煙直。燭底鳳釵明,釵頭人勝輕。

角聲催曉漏,曙色回牛斗。春意看花難,西風留舊寒。

春二月,又有《臨江仙·庭院深深深幾許》二首。

歐陽公作《蝶戀花》,有「深深深幾許」之句,予酷愛之。用其語作「庭院深深」數闕,其聲即舊《臨江仙》也。

庭院深深深幾許,雲窗霧閣常扃,柳梢梅萼漸分明。春歸秣陵樹,人老建康城。

感月吟風多少事,如今老去無成,誰憐憔悴更凋零。試燈無意思,踏雪沒心情。

春三月,明誠罷守江寧,「縋城宵遁」。

夏,與明誠舟經烏江縣,清照有《絕句·烏江》吊項羽,明誠聞之慚愧甚。

生當作人傑,死亦為鬼雄。至今思項羽,不肯過江東。

五月,暫安家池陽。後明誠旨知湖州。

六月十三日,明誠獨赴任,與清照告別。因急趕,又遇大暑,遂感疾。

秋七月,皇太后孟氏率六宮赴洪州。

八月,張飛卿學士帶一玉壺,於建康看望病中的趙明誠,遂後又帶去。

時暑月,明誠因服大寒藥制壓熱疾,結果導致瘧痢並發,病入膏肓。清照得信後,日夜兼程前往探望。

八月十八日,明誠卒於建康,時年四十九歲。清照旋葬之,並以《祭趙湖州文》祭奠。

葬畢明誠,清照大病一場。深秋時有《南歌子·天上星河轉》傷悼舊時人事。

天上星河轉,人間簾幕垂。涼生枕簟淚痕滋,起解羅衣聊問、夜何其?

翠貼蓮蓬小,金銷藕葉希。舊時天氣舊時衣,只有情懷不似、舊家時!

又近重陽,有《行香子·天與秋光》詞傷懷往時。

天與秋光,轉轉情傷,探金英知近重陽。薄衣初試,綠蟻新嘗,漸一番風,一番雨,一番涼。

黃昏院落,淒悽惶惶,酒醒時往事愁腸。那堪永夜,明月空床。聞砧聲搗,蛩聲細,漏聲長。

秋暮,清照登高見山河破碎,作《憶秦娥·臨高閣》抒心內荒蕪寂寞之感。

臨高閣。亂山平野煙光薄。煙光薄。棲鴉歸後,暮天聞角。斷香殘酒情懷惡。西風催襯梧桐落。梧桐落。又還秋色,又還寂寞。

閏八月,王繼先欲以黃金三萬兩,從趙家強購古器物。後幸得明誠姨兄,時任兵部尚書的謝克家奏請止。

時勢日緊,清照擔慮那些文物的存放,便遣人將部分行李,託付到時守洪州的趙明誠妹婿李擢處,並打算去投奔他。

不料到了冬十二月,金人攻入洪州。清照所有寄存於此地的文物,頓時化為烏有。

初冬,清照有《孤雁兒(並序)》抒孤身流離之苦。後又投依其弟李迒。

藤床紙帳朝眠起,說不盡無佳思。沈香斷續玉爐寒,伴我情懷如水,笛聲三弄,梅心驚破,多少春情意。

小風疏雨蕭蕭地,又催下千行淚,吹簫人去玉樓空,腸斷與誰同倚,一枝折得,人間天上,沒個人堪寄。

於明誠生病時來探望過他的張飛卿,後來投了金人。於是謠言四起,傳趙李有頒金之嫌。清照惶恐,便欲將銅器赴外廷投進,於是一路追隨帝蹤。

十二月,清照離建康南下。途中遇冬雪,有《清平樂·年年雪裡》訴奔亡之苦。

年年雪裡,常插梅花醉,挪盡梅花無好意,贏得滿衣清淚!

今年海角天涯,蕭蕭兩鬢生華。看取晚來風勢,故應難看梅花。

又有《訴衷情·夜來沉醉卸妝遲》,抒無法言達的寂寞與傷悲。

夜來沈醉卸妝遲,梅萼插殘枝。酒醒熏破春睡,夢斷不成歸。

人悄悄,月依依,翠簾垂。更挪殘蕊,更拈餘香,更得些時。

同年冬,梅苑編成,收清照詞六首。

建炎四年庚戌[一一三O],四十七歲。

清照在明州,隨身文物散佚無數。

清照追隨帝蹤,流徒浙東一帶。沿江經鎮江東下南逃之際,有《浪淘沙·簾外五更風》(存疑作)詞,再次傷悼明誠。

簾外五更風,吹夢無蹤。畫樓重上與誰同?記得玉釵斜撥火,寶篆成空。回首紫金峰,雨潤煙濃。一江春浪醉醒中。留得羅襟前日淚,彈與征鴻。

入海,清照有豪氣脫俗的《漁家傲·天接雲濤連曉霧》。

天接雲濤連曉霧,星河欲轉千帆舞。彷佛夢魂歸帝所,聞天語,殷勤問我歸何處。    我報路長嗟日暮,學詩漫有驚人句。九萬里風鵬正舉,風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

夏四月,帝于越州,清照追隨。

是年七月,金人立劉豫為帝,建國號齊。清照作詩斥之:[兩漢本繼紹,新室如贅疣。] [所以嵇中散,至死薄殷周。](——據朱熹《朱子語類卷》)

十一月,朝廷放散百官。清照至衢州。

是歲,朱熹生。

紹興元年辛亥[一一三一],四十八歲。

春三月,清照復赴越州。其時,借居於當地居民鍾氏的家裡。

當夜,清照僅剩存不多的文物被盜去五簏。思及明誠所愛之物如此連續丟失,不勝傷心。於是,作《詩·偶成》,傷悼那些失去的從前。

十五年前花月底,相從曾賦賞花詩。今看花月渾相似,安得情懷似往時!

十一月,帝移蹕臨安。

紹興二年壬子[一一三二],四十九歲。

清照於臨安。

春三月甲寅,清照作一聯嘲新進士張九成曰:「露花倒影柳三變,桂子飄香張九成。」

夏,張汝舟巧言惑其弱弟以騙婚,清照於大病中被其弟適於張汝舟。張圖其財物,因得知清照文物全失,而對其施予拳腳。

是年九月,清照因無法忍受張汝舟的虐待,以「妄增舉數」罪名官告張汝舟,訟而離之。

張汝舟被捕入獄,而據宋時《刑統》,清照亦因此需入獄兩年。後得翰林學士綦崇禮從中相援,入獄九天後得以釋放。

出獄後,清照作《投內翰綦公崇禮啟》答謝之。是年秋,有詞作《山花子·病起蕭蕭兩鬢華》思鄉兼憐己。

病起蕭蕭兩鬢華,臥看殘月上窗紗。豆蔻連梢煎熟水,莫分茶。  枕上詩書閒處好,門前風景雨來佳,終日向人多醞藉,木犀花。

冬十一月,詔從泉州故相趙挺之家取《國史實錄》善本。

時年趙存誠卒。

紹興三年癸丑[一一三三],五十歲。

元旦,清照作《瑞鷓鴣·雙銀杏》,自憐身世。

風韻雍容未甚都,尊前甘橘可為奴。誰憐流落江湖上,玉骨冰肌未肯枯。

誰教並蒂連枝摘,醉後明皇倚太真。居士擘開真有意,要吟風味兩家新。

初春,梅花再度開放。有《滿庭芳·小閣藏春》感慨作。

小閣藏春,閒窗銷晝,畫堂無限深幽。篆香燒盡,日影下簾鉤。手種江梅更好,又何必、臨水登樓?無人到,寂寥恰似、何遜在楊州。

從來,如韻勝,難堪雨藉,不耐風揉。更誰家橫笛,吹動濃愁?莫恨香消玉減,須信道、掃跡難留。難言處,良窗淡月,疏影尚風流。

春二月九日,莊綽《雞肋編》成,並序。

春暮,清照有《好事近·風定落花深》。

風定落花深,簾外擁紅堆雪。長記海棠開後,正是傷春時節。

酒闌歌罷玉尊空,青缸暗明滅。魂夢不堪幽怨,更一聲啼鴂。

六月,樞密院事韓肖胄,以及工部尚書胡松年,受朝廷委派出使金國,慰問被囚於北方的徵、欽二帝。清照有詩《上樞密韓公工部尚書胡公(二首)》,為二人送行。

三年復六月,天子視朝久。凝旒望南雲,垂衣思北狩。如聞帝若曰,岳牧與群後。賢寧無半千,運已遇陽九。勿勒燕然銘,勿種金城柳。豈無純孝臣,識此霜露悲。何必羹捨肉,便可車載脂。土地非所惜,玉帛如塵泥。誰當可將命,幣厚辭益卑。四岳僉曰俞,臣下帝所知。中朝第一人,春官有昌黎。身為百夫特,行足萬人師。嘉祐與建中,為政有臬夔。匈奴畏王商,吐蕃尊子儀。夷狄已破膽,將命公所宜。公拜手稽首,受命白玉墀。曰臣敢辭難,此亦何等時。

 

家人安足謀,妻子不必辭。願奉天地靈,願奉宗廟威。徑持紫泥詔,直入黃龍城。單于定稽顙,侍子當來迎。仁君方恃信,狂生休請纓。或取犬馬血,與結天日盟。胡公清德人所難,謀同德協心志安。脫衣已被漢恩暖,離歌不道易水寒。皇天久陰后土濕,雨勢未迴風勢急。車聲轔轔馬蕭蕭,壯士懦夫俱感泣。閭閻嫠婦亦何如,瀝血投書干記室。夷虜從來性虎狼,不虞預備庸何傷。衷甲昔時聞楚幕,乘城前日記平涼。葵丘踐土非荒城,勿輕談士棄儒生。露布詞成馬猶倚,崤函關出雞未鳴。巧匠何曾棄樗櫟,芻蕘之言或有益。不乞隋珠與和璧,只乞鄉關新信息。靈光雖在應蕭蕭,草中翁仲今何若。遺氓豈尚種桑麻,殘虜如聞保城郭。嫠家父祖生齊魯,位下名高人比數。當時稷下縱談時,猶記人揮汗成雨。子孫南渡今幾年,飄流遂與流人伍。欲將血淚寄山河,去灑東山一壞土。

年底,與李家有知遇之恩的韓家老夫人作壽。清照前往拜壽,並有壽詞《長壽樂·微寒應候》。

微寒應候。望日邊六葉,階蓂初秀。愛景欲掛扶桑,漏殘銀箭,杓回搖斗。慶高閎此際,掌上一顆明珠剖。有令容淑質,歸逢佳偶。到如今,晝錦滿堂貴胄。

榮耀,文步紫禁,一一金章綠綬。更值棠棣連陰,虎符熊軾,夾河分守。況青雲咫尺,朝暮重入承明後。看彩衣爭獻,蘭羞玉酎。祝千齡,借指松椿比壽。

紹興四年甲寅[一一三四年],五十一歲。

春正月,韓肖胄罷簽書樞密院事。

五月,翰林學士綦宗禮試尚書禮部侍郎,兼權直學士院。

秋七月,明誠姨兄謝克家卒於衢州。

秋,清照作《〈金石錄〉後序》。

九月,金人與偽齊合兵,自淮陽分道來犯。

冬十月,高宗決策御駕親征。清照遂隨人群避兵金華,途間路經嚴灘,有感於嚴光的出塵高德,自愧此番狼狽流離,於是作《夜發嚴灘》詩。

巨艦隻緣因利往,扁舟亦是為名來。往來有愧先生德,特地通宵過釣台。

十一月末,清照在金華成《打馬圖經》,並為之作序。隨後,又作《打馬賦》及《打馬圖經命辭》

十二月,金人退師。

紹興五年乙卯(一一三五年),五十二歲。

春三月,清照在金華。有《武陵春·風住塵香花已盡》詞,慨嘆「物是人非事事休」。

風住塵香花已盡,日晚倦梳頭。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語淚先流。

聞說雙溪春尚好,也擬泛輕舟。只恐雙溪舴艋舟,載不動、許多愁。

又有題《八詠樓》,痛惜破碎河山。

千古風流八詠樓,江山留與後人愁。水通南國三千里,氣壓江城十四州。

同年春,朱敦儒有《鵲橋仙和李易安金魚池蓮詞》。

五月,詔於金華清照居處取《哲宗實錄》,此收藏涉嫌違禁。

未幾,清照便離婺州府治金華以避之。

紹興六年丙辰[一一三六年],五十三歲。

是年,岳飛奏請恢復中原,不允。

九月,岳飛復廬氏縣。後以孤軍無援,復還鄂州。

紹興七年丁巳[一一三七年],五十四歲。

春,清照回至臨安。有《轉調滿庭芳·芳草池塘》詞。

芳草池塘,綠陰庭院,晚晴寒透窗紗。玉鉤金鎖,管是客來唦。寂寞尊前席上,唯愁海角天涯。能留否?酴釄落盡,猶賴有梨花。

當年曾勝賞,生香熏袖,活火分茶。極目猶龍驕馬,流水輕車。不怕風狂雨驟,恰才稱,煮酒箋花。如今也,不成懷抱,得似舊時那?

是年十一月,金人終廢「偽齊政權」及劉豫。

紹興八年戊午[一一三八年],五十五歲。

春三月,張琰為李格非《洛陽名園記》作序。其間載有清照上詩救父事。

同年,秦檜復相。

紹興九年己未[一一三九],五十六歲。

春正月初五,宋、金和議成,大赦天下。金歸宋河南陝西等地。

元宵,清照有《永遇樂·元宵》詞,抒心如止水的深傷。

落日熔金,暮雲合璧,人在何處?染柳煙濃,吹梅笛怨,春意知幾許?元宵佳節,融和天氣,次第豈無風雨?來相召,香車寶馬,謝他酒朋詩侶。

中州盛日,閨門多瑕,記得偏重三五,鋪翠冠兒,捻金雪柳,簇帶爭濟楚,如今憔悴,雲鬟雪鬢,怕見夜間出去。不如向,簾兒底下,聽人笑語。

暮春,又有《怨王孫 夢斷漏悄》(存疑作)春景詞,

夢斷漏悄,愁濃酒惱。寶枕生寒,翠屏向曉。門外誰掃殘紅,夜來風。 

玉簫聲斷人何處。春又去,忍把歸期負。此情此恨,此際擬托行雲,問東君。

紹興十年庚申[一一四O年],五十七歲。

是歲,秦檜獨相。

夏五月,金人叛盟,兀朮等分四道攻宋。先後陷東京、南京、西京,後又陷永興軍。

五月十一日,辛棄疾生。

七月,岳飛苦戰金人,潰敗。時秦檜力主和議,諸大帥皆還鎮,收復諸地盡失。

八月,清照有《山花子·揉破黃金萬點明》詠丹桂,並藉以懷鄉。

揉破黃金萬點輕,剪成碧玉葉層層。風度精神如彥輔,太鮮明。

梅蕊重重何俗甚,丁香千結苦粗生。熏透愁人千里夢,卻無情。

同年,朱弁《風月堂詩話》成。卷上記晁補之稱讚清照事。

紹興十一年辛酉[一一四一],五十八歲。

八月,罷岳飛。

冬十月,又罷韓世忠。

十一月,宋、金和議成。

同月,岳飛被殺於臨安大理寺,時年三十九歲。

紹興十二年壬戌[一一四二年],五十九歲。

是歲,秦檜獨相,九月,加太師。

民間紛紛祭奠岳飛。

宋割地唐、鄧二州。

同年,綦宗禮卒,時年六十歲。

紹興十三年癸亥[一一四三],六十歲。

立春,學士院始進貼子詞。清照代筆撰皇帝閣春貼子,又撰貴妃閣春貼子。夏四月,又撰端午貼子詞予「皇帝閣」、「皇后閣」、「夫人閣」。

隨後,清照表《金石錄》進朝。

紹興十四年甲子[一一四四年],六十一歲。

六月,薛尚功《歷代鐘鼎彛器款識法帖》刻成。

紹興十五年乙丑[一一四五年],六十二歲。

五月,宋頒行女真小字。

紹興十六年丙寅[一一四六],六十三歲。

春正月十五,曾慥的《樂府雅詞》成集,分上中下三卷。下卷收錄清照詞共二十三首。

八月,剡川姚宏重校《戰國策》,載李格非《書戰國策後》。

冬十月,胡松年卒,時年六十歲。

紹興十七年丁卯[一一四七年],六十四歲。

春,清照作《添字醜奴兒·窗前誰種芭蕉樹》,抒悵惆傷心事。

窗前誰種芭蕉樹?陰滿中庭;陰滿中庭,葉葉心心、舒捲有餘情。

傷心枕上三更雨,點滴霖霪;點滴霖霪,愁損北人、不慣起來聽!

夏五月辛卯,趙思誠卒。

晚秋,清照作《聲聲慢·尋尋覓覓》詞,寫盡一生悲戚憂患。

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淒悽慘慘戚戚。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晚來風急!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

滿地黃花堆積,憔悴損,如今有誰堪摘?守著窗兒,獨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

紹興十八年戊辰[一一四八],六十五歲。

秋八月十五,胡仔為《苕溪漁隱嚴話前集》作序,是書前集卷六十收有清照《如夢令》「綠肥紅瘦」及醉花陰斷句。又載其再適張汝舟之事,並稱清照「嘗憶京洛舊事」。

紹興十九年己巳[一一四九年],六十六歲。

春三月,王灼《碧雞漫志》撰成。是書載有易安居士生平事蹟,並評其作品與為人,貶多於褒。

紹興二十年庚午[一一五O年],六十七歲。

清照兩次上訪米友仁,為其父米元章真跡二帖求跋。而後又為《金石錄·漢巴官鐵量銘》加注。

是年,韓肖胄卒。

紹興二十一年辛未[一一五一年],六十八歲。

晁公武《郡齋讀書志》成。書載:「格非之女,先嫁趙明城,有才藻名……晚節流落江湖間以卒。」

洪适跋《趙明誠〈金石錄〉》於臨安,云:「趙群無嗣,李又更嫁。」

同年,米友仁卒。

紹興二十五年乙亥[一一五五],七十二歲。

春二月甲申,曾慥卒。

清照為鄰家雙生子撰慶生帖《賀(人)孿生啟》。是年,清照欲以其學傳孫氏女,被謂之「才藻非女子事也」所拒。

同年冬十月,秦檜死。

紹興二十六年丙子[一一五六],七十三歲。

清照卒。享年至少七十三歲。

秋八月二十二日,朱熹作家藏石刻序。謂明誠《金石錄》:「大略如歐陽子書,然詮敘益條理,考證益精博。」

李清照身後,有《易安居士文集》《易安詞》,後散佚。後人有《漱玉詞》輯本。

如果可以選擇,

「你願意向上天要一段泯然眾人的普通人生,還是願意典當終身的安穩來換取萬世留名的才華?」

這大概是一個很難很難抉擇的問題。

來源:菊齋

Translate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