晁蓋:打響第一槍的首領必須被清洗

文:押沙龍  

⚔️      一

晁蓋是《水滸傳》裡的樞紐人物。他打響了革命的第一槍,沒有他,就沒有後面的梁山大聚義。
而且大家對他的印像也很好。歷代的評論家幾乎眾口一詞,都說晁蓋是個俠肝義膽的大好人。

晁蓋到底是不是好人呢?
那要看怎麼說了。

晁蓋:打響第一槍的首領必須被清洗

談到晁蓋的品格,很多人都喜歡舉這麼個事例。

晁蓋剛當上樑山泊大頭領的時候,山下有一批客商路過。晁蓋聽了很高興,說:誰下去把他們搶了?
阮氏兄弟要去。晁蓋就囑咐他們:只可善取金帛財物,切不可傷害客商性命。
很快,二十車金銀財物,四五十頭驢騾牲口,都搶回來了。
晁蓋馬上追問:殺人了麼?
沒有,客商跑得快。
晁蓋大喜:我等初到山寨,不可傷害於人。
看到這段,大家就說:晁蓋真是好人,光搶劫不殺人!

這話真是很難講。
「 初到山寨,不可傷害於人 」 ,這話有點古怪,姑且不去管它,就當晁蓋他們從不殺人好了。但他們畢竟是在搶劫啊。
晁蓋說生辰綱是「 不義之財 」 ,取之無礙。那人家客商做點買賣,有什麼不義的?你把人家這麼一搶,說不定人家回家就得上吊了。
搶劫不殺人,就要發個好人卡?那戴套強姦要不要也表揚啊?

當然,我說這話顯得有點幼稚。晁蓋他們是強盜啊,在梁山又不種地,不搶劫吃什麼?
如果用強盜的標準看,晁蓋好算不錯。李忠、週通他們在桃花山搶劫客商,人家都跑了,他們還要追在後頭殺,「 有那走得遲的,盡被搠死七八個 」 。有同行的襯托,晁蓋就顯得比較仁義了。
但我們不能把晁蓋拔得太高,什麼劫富濟貧、替天行道,那都是胡扯。
晁蓋搶了二十車金銀財物,他可沒說:哎呀,山下還有許多受苦的鄉親,我們要把這些財物分給他們!
晁蓋就是簡簡單單地把這些財物給分了。我們兄弟要大塊吃肉、大碗喝酒,論稱分金銀,異樣穿綢緞,沒錢怎麼行?鄉親們反正窮習慣了,再忍一忍。

這點上,宋江就他強一些。宋江打下城池的時候,如果搶到的糧食很多,偶爾會分點給老百姓。晁蓋從來沒這麼幹過。這一方面是因為晁蓋當家的時候,梁山沒那麼寬裕。但另一方面,晁蓋也沒有這個意識。他沒有政治野心,所以不需要爭取民間輿論。梁山那面「 替天行道 」 的杏黃旗,是晁蓋死了之後才立起來的。

宋江老打算重返體制內,封妻蔭子,青史留名。晁蓋沒有這些打算。什麼封妻蔭子?晁蓋連性衝動都沒有。宋江還有個「 不十分要緊 」 的閻婆惜,晁蓋卻「 終日只是打熬筋骨 」 ,不娶妻室,當然也就談不上封妻蔭子。
他就想和兄弟們湊在一起,大塊吃肉、大碗喝酒,打熬筋骨,痛快過日子。對未來,他沒有任何長遠規劃。
晁蓋是個活在當下的人。

⚔️     

晁蓋一出場就是智取生辰綱。
他為什麼要幹這件事呢?
老版電視劇裡頭,晁蓋好像胸有大志,似乎想揭竿而起,拿這筆錢做啟動資金:「 劫那生辰綱,也是為了大家能在一起做些事情 」 。
這是把晁蓋當成洪秀全了。其實晁蓋哪會想那麼長遠,他就是想弄倆錢花。

晁蓋:打響第一槍的首領必須被清洗

晁蓋花錢大手大腳,「 但有人來投奔他的,不論好歹,便留在莊上住,若要去時,又將銀兩齎助他起身 」 ,時間長了,經濟上多半有點緊張。現在搶了生辰綱,過個肥年,如此而已。
所以搶到生辰綱以後,他們幾個就把錢給分了。阮氏兄弟帶著錢回家,晁蓋接著在東溪村過小日子。

那萬一破案了怎麼辦?這個問題,晁蓋連想都沒想過。
等宋江來報信的時候,晁蓋第一反應居然是:卻是走那裡去好?
這麼多天了,他連退路都沒想過,就在家裡傻吃蔫睡。現在我們都說人生需要plan B。而晁蓋就是個沒有B計劃的人。

好在吳用老早就想好這個問題了,領著他到梁山泊當了山大王。
當了山大王之後呢?
晁蓋也還是那個樣子。
宋江上山之前,梁山基本沒有什麼發展。晁蓋也沒打算發展。翻遍《水滸傳》,你也看不出晁蓋對梁山泊的未來有什麼規劃。他覺得現在這樣就挺好,有肉吃,有酒喝,有哥們兄弟,就行了唄。
這當然有點胸無大志。但在江湖人士裡,其實大多都是晁蓋這種性格:熱熱鬧鬧,快意恩仇,過了今天不想明天。像宋江那樣動不動要思考個人生意義的,是極少數。

得過且過也就罷了,晁蓋偏偏還沒有決斷力。
為什麼這麼說呢?我可以給大家舉一個例子。
還是生辰綱時間。破案以後,何濤帶著公文到鄆城縣。當時是巳牌時分,也就是現在的十點。宋江和他交談了一會兒,然後就跑到東溪村報信,路上花了「 沒半個時辰 」 。這麼算起來,晁蓋接到消息,最多也就是中午十二點。

晁蓋馬上就開始收拾東西,準備逃跑。

鄆城縣那邊故意拖延時間。磨蹭到晚上一更時分,朱仝、雷橫才帶著人殺過來。一更時分就是夜裡十點。離宋江報信,已經過去十個小時了。可誰能想到, 「 兀自晁蓋收拾未了 」 。聽說官軍到了,晁蓋這才拿刀出去,大喝道:「 當吾者死,避我者生! 」
這簡直是無能到了極點。

這就像黑社會分子搶劫殺人,警察中午開會,部署怎麼去抓他。結果警察局的內鬼給黑社會發了短信:危險,撤!
黑社會分子一看,慌了手腳,趕緊到樓下,解鎖小黃車,蹬著車子去買紙箱子。和老闆討價還價了十分鐘,然後把紙箱子拉回住宅,開始打包。

打著打著,忽然想到:哎,沒買馬克筆。紙箱子次序亂了怎麼辦?
時不我待,趕緊跑到樓下小賣部,買了一隻黑色馬克筆。上樓以後才發現馬克筆不太出水,又立刻衝下樓,找老闆換了一支筆。
老闆不肯換,兩人又口角了一會。
等紙箱都打包好了,次序也都標上了。開始打電話聯繫貨拉拉,可惜價格沒談好。又找了兄弟搬家,價格可以便宜一百塊,但是傍晚才能來。
過日子不能浪費,傍晚就傍晚吧。

一邊等,一邊打開電腦看老電影《生死時速》。到了傍晚,搬家的來了,可是看了樓層,非要加兩百塊錢的樓梯費,一氣之下,把他們趕回去,重新聯繫貨拉拉。
貨拉拉說九點鐘肯定到,沒有樓梯費。
結果沒等到貨拉拉,因為警察八點半就來了,拿著大喇叭喊:犯罪分子,你已經被包圍了,放下武器是你唯一的出路!
犯罪分子拿著槍往外衝:「 當吾者死,避我者生! 」

然後還沒出門就被一槍擊斃,倒在了三十多個紙箱子中間。
每個紙箱子都用馬克筆標著順序:一二三四五….
警察衝進去一看,犯罪分子客廳裡還點著香,供著神像,不過不是關二爺,而是《瘋狂動物城》裡的樹懶,名諱上閃下電。

晁蓋:打響第一槍的首領必須被清洗

晁天王神獸

⚔️       

晁蓋這麼個性格,帶兵打仗當然也不行。
他當家的時候,梁山確實打過幾場胜仗,但那都是吳用的功勞, 「 不須兄長掛心,吳某自有措置 」 ,劈啪啪啦就開始下命令。晁蓋坐在旁邊,像個吉祥物。
晁蓋只單獨行動過一次,就是去江州救宋江。這次吳用沒跟著,在梁山看家,結果行動搞得一塌糊塗。

晁蓋他們衝到法場,成功地把宋江救了。那下一步該怎麼辦呢?怎麼撤退呢?
晁蓋沒考慮過這個問題。
這個時候,一個黑大漢輪著兩把板斧,朝人群衝殺過去。晁蓋大喊一聲:大家跟著這個黑大漢走!
為什麼要跟他走?
哪誰知道?走了再說。

只見李逵在前面跑,晁蓋他們在後面跑。李逵也不知道為什麼往這個方向跑,晁蓋也不知道為什麼要跟著他往這個方向跑。反正大家就一起跑。

跑啊跑啊,跑了六七里地,只見 「 前面望見盡是滔滔一派大江,卻無了旱路 」 。
晁蓋看見,只是連聲叫苦。
這仗打的,是不是有點憨豆先生的感覺?

後來,宋江接過指揮權,情況馬上變樣,攻打無為軍,活捉黃文炳,一切有條不紊,若有神助。
晁蓋和宋江的能力,就能差這麼大。

那麼問題就出來了,既然晁蓋這麼沒本事,怎麼就能當山寨之主呢?
就是歷史提供的機會。
剛起事的時候,一切都亂糟糟的。大家都沒什麼功勞,也沒有經過環境考驗,誰有本事,誰沒本事,也說不清楚。基本上誰看著像個領導,大家就會讓他當領導。
晁蓋是當地富戶,名聲在外,當人物頭兒當慣了,說話辦事自然有那個派頭。用現在的話說,就是氣場大。這一點,中層公務員出身的林沖就比不了。既然這樣,當然就是他當一把手嘍。
但是,有派頭不一定代表有能力。晁蓋能力不足,這就種下了禍根。

⚔️       

晁蓋身上也有很多閃光點,比如他確實很仗義。
智取生辰綱以後,白勝被官府捉去,一頓拷打,就把晁蓋他們給招出來了。按理說,這就屬於革命的叛徒,敵人不槍斃他,我們也要槍斃他。再說,白勝就是個挑擔子賣酒的,革命事業多他一個不多,少他一個不少。管他做什麼?
但是晁蓋剛上樑山,就惦記著要把白勝救出來,救出來以後,還是把他當成兄弟,這一點非常難能可貴。

再比如說宋江。宋江給他通風報信,晁蓋就一直念他的好,天天說要報答人家。宋江出事,他千里迢迢地從山東趕到江西,舍生忘死地救宋江。這不是仗義是什麼?
《水滸傳》的讀者,往往對晁蓋很有好感,不是沒道理的。

但是晁蓋的道德觀,是江湖黑社會的道德觀。如果用普通人的角度看,其實挺古怪的。
比如說楊雄、石秀、時遷他們三個人投奔梁山。在路上,時遷偷了一隻雞,惹出事情,被人家抓起來了。楊雄、石秀就跑到梁山求救。
晁蓋一聽,勃然大怒:孩兒們,把這兩個人推出去砍了!
為什麼呢?因為時遷偷雞吃,給梁山好漢丟人了。

晁蓋小宇宙爆發的時候,宋江跟吳用就坐在旁邊。他們倆心裡估計都有點懵:老大,你忘了咱們是乾什麼的了?咱們是強盜啊!
是啊,你們是強盜啊。你晁蓋不還派人下山搶劫嗎?搶二十車金銀財寶都可以,時遷偷隻雞又怎麼了?
晁蓋覺得那性質不一樣:搶可以,是好漢;偷東西,丟人。
到村里,一腳踹開大門:哇呀呀呀,給爺爺把雞都交出來!這是豪傑。
到村里,翻牆進去,到雞圈裡摸兩隻雞出來,那是小偷,該殺頭。

晁蓋:打響第一槍的首領必須被清洗

年紀輕輕的,怎麼能盜竊呢?你應該搶劫啊!

這就是晁蓋的道德觀。他不是說不該佔有別人的東西,而是說應該用暴力手段佔有。暴力是強者的標誌,而偷竊是弱者的行為。
這就是一種黑社會美學,而晁蓋就是黑社會美學的信奉者。他是一個典型的江湖人。

在宋江眼裡,晁蓋這就屬於鑽牛角尖。都是非法佔有,偷和搶有多大區別呢?
所以他把這件事拼命勸了下來,後來還不斷指使時遷幫他偷東西,一點心理負擔都沒有。
這就是晁蓋和宋江的本質區別。晁蓋相信黑道上的道義原則,覺得自己是正義的。我殺人,我放火,我搶劫,但我是個好人。
這就有點像後來某些流氓的想法:我搶劫,我鬥毆,我收保護費,但我不調戲婦女,所以我是個好人。

而宋江不吃這一套。晁蓋的黑社會道德觀,在他看來無非是強盜的窮講究。不偷東西怎麼就是好人了?

要當好人,招安啊!

⚔️     

晁蓋和宋江的關係後來變得很壞。
有人說這是路線之爭。宋江想招安,晁蓋反對。其實不是這麼回事。他們兩人關係惡化的時候,梁山力量還不夠強大,招安並沒有提到議事日程上來。而且晁蓋也從來沒對招安表過態。這件事對他來說太遙遠了,晁蓋可能根本沒仔細考慮過這個問題。
晁蓋和宋江的矛盾,就是簡單的權力之爭。

宋江的才能高他太多,群眾基礎也比他好,梁山幹部一大半都是他弄上山的。時間一長,晁蓋就被邊緣化了。發展到後來,梁山的職位安排,宋江連請示都不請示,跟吳用一商量,就直接把事情給定了。
而且打仗也不讓晁蓋去。每次出征,宋江都會說:哥哥是山寨之主,怎可輕動?小弟願往!

宋江這話說的對不對呢?作為山寨之主,到底應不應該出去打仗?
這要看發展階段。
在最早的開創期,山寨之主必須得出去打仗。打仗的過程,就是建立軍事組織的過程。領導人就要靠帶隊打仗,培養軍事幹部,建立軍事威信,組建軍事班子。
過了這個階段,領導人就可以留在家裡坐鎮了。

比如說朱元璋,一開始也要帶兵出征,慢慢組建自己的軍事班底。等組建過程結束了,他就可以坐鎮南京,派徐達、湯和他們出去作戰。這個時候,你功勞再大也翻不了天。可如果跳過第一階段,一上來就是徐達四處征討,朱元璋在家呆著。那朱元璋很快就會被架空。

其實不光軍事機構,商業公司也是這個道理。
而晁蓋還沒來得及完成第一階段,就被晾在家裡,不可輕動了。那他當然會被架空。而且很關鍵的一點,吳用也倒向了宋江,也把晁蓋晾在那兒。所以,不光晁、宋關係惡化,晁蓋和吳用也有點鬧掰了。

當然,宋江這麼幹確實有搶權的意思。但客觀地說,他這麼做難道沒道理麼?

說你是一寨之主不可輕動,那是給你臉。真讓你帶兵打仗,你行麼?你看你在江州那熊樣!那還是小戰役,讓你出去大規模作戰,還不得把兄弟們都坑死?總不能為了你一個人的虛榮心,把大家都害死吧?
可這話沒法說出口,所以只能說:哥哥是山寨之主,怎可輕動?

問題是,一個人對自己的認知,和旁人對他的認知,是不一樣的。
宋江、吳用知道晁蓋沒本事,可晁蓋不這麼想。他只是覺得自己被壓制了而已。
他憋屈久了,有一天終於爆發了。
導火索跟一匹馬有關。

錦毛虎段景想到梁山入夥,帶來一匹千里馬做見面禮,結果被曾頭市的人給搶走了。這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段景住送見面禮不是送給一把手晁蓋,而是送給宋江, 「 江湖上只聞及時雨大名 」 。
在晁蓋看來,這哪裡是獻馬,這就是上門罵街啊。但又不好發作,只能拍桌子大罵曾頭市:這畜生怎敢如此無禮!我須親自走一遭!

宋江還是那套磕兒:哥哥是山寨之主,怎可輕動?小弟願往!
但這次晁蓋受刺激太嚴重,當場反駁:不是我要奪你的功勞!你下山多遍了,廝殺勞困。我今替你走一遭!
這話說得很難聽了,再說下去要撕破臉了。沒辦法,那就去吧。

晁蓋帶了二十個將領。晁蓋時期的老幹部基本一個不拉,除了吳用。按理說,有宋江看家,吳用作為總參謀長,應該隨行,可晁蓋就是不帶:賣酒的白勝都帶,我也不帶你!
你這個叛徒,跟你的宋哥哥好好在梁山呆著,瞪大眼睛,看我打仗的手段!
晁蓋撥馬直奔曾頭市,結果去了就死了。晁蓋:打響第一槍的首領必須被清洗

⚔️       

晁蓋之死,是《水滸傳》裡的一大公案。
很多人認為,晁蓋是被宋江謀殺的。史文恭沒有射死晁蓋,射死他的,很可能是花榮。
這個說法是不對的。晁蓋之死和宋江絕對無關。
我們來看原文。

晁蓋中箭實在晚上,他要去夜襲曾頭市,結果中了埋伏。
書上是這麼說的:

走不到百十步,只見四下里金鼓齊鳴,喊聲振地,一望都是火把。晁蓋眾將引軍奪路而走,才轉得兩個灣,撞出一彪軍馬,當頭亂箭射將來。不期一箭,正中晁蓋臉上,倒撞下馬來。卻得呼延灼、燕順兩騎馬,死並將去。背後劉唐、白勝救得晁蓋上馬,殺出村中來。村口林沖等引軍接應,剛才敵得住。兩軍混戰,直殺到天明,各自歸寨。

關鍵點是這「 一彪軍馬 」 是從哪兒來的?會不會是宋江預先安排下的?
仔細想想,就知道這絕不可能。

如果宋江要謀殺晁蓋,最多會派一兩個心腹​​,怎麼可能派「 一彪軍馬 」 ?一彪軍馬去奉命殺自己的弟兄,這事怎麼可能在梁山瞞得住?
而且還有一個關鍵點。晁蓋中箭是在曾頭市的村子裡頭。中箭以後他們才衝到村口,碰見林沖前來接應。
宋江怎麼可能跑到曾頭市裡頭去設埋伏?完全沒有操作的可能性。

事情很簡單:這裡沒有曲筆,晁蓋就是被史文恭射死的。
至於箭上刻著「 史文恭 」 三個字,也並不是欲蓋彌彰。在古代作戰,很多人確實會在箭上刻名字,這是為了戰後計算功勞,並不是一件很出奇的事情。
所以說,晁蓋並非死於謀殺。
金聖嘆特別討厭宋江,宋江哪怕放個屁,在他看來都是有陰謀。但就連他也沒覺得宋江派人射死了晁蓋。因為他也知道,宋江根本沒有這個機會。

宋江雖然沒有謀殺晁蓋,但晁蓋死了,他肯定還是鬆了一口氣。
他和晁蓋的關係早就到了冰點,談不上多大的悲痛。他也沒忙著給晁蓋報仇,過了很久才打曾頭市。而且曾頭市寫信求和的時候,宋江提出了什麼條件呢?不是把史文恭交出來,而是把馬給我交出來!
就是段景住弄來的那匹倒霉馬。
你殺了我大哥,我和大哥可兄弟情深,不賠我一輛賓利,這事沒完!

⚔️     

如果晁蓋沒有死於曾頭市,又會怎麼樣呢?
逼到最後,宋江可能還是會下手。
這不光是因為宋江心狠手辣,而是兩個人的權力關係決定的。

晁蓋:打響第一槍的首領必須被清洗

剛造反的時候,一個人沒多大能力,因緣際會可能就成了一把手。但是在這麼惡劣的環境下,生死存亡係於一線。有能力的人自然會浮出水面。這個時候,往往就會清洗第一批的老大。
歷史上有很多這樣的例子。比如說隋末的瓦崗寨。翟讓是瓦崗寨的老領導,但沒什麼能力。後來李密投奔瓦崗寨,非常能幹,瓦崗寨滾雪球地一樣增長,他就成了二把手,翟讓就被架空了。
鬧到最後就是火併,李密把翟讓給殺了。

這樣確實很殘酷,但雙方確實也很難有別的選擇,因為這種權力沒有退出的機制。
就拿晁蓋來說,他被架空其實沒什麼不對。大家造反又不是為了給晁蓋一個人賣命,大家也不是你的家奴,既然你沒有能力,為什麼不能架空你?
可是被架空以後,晁蓋怎麼辦?
理論上來說,他有兩條出路。

第一條出路,就是和宋江換個位置。
宋江剛上山的時候,這條出路是存在的。如果晁蓋堅決讓位,宋江也接受了,問題可能就解決了。回過頭來看,這是晁蓋能活下來的唯一機會。
晁蓋確實也讓了,但態度並不堅決。而宋江也不敢接受,一上山就搶人家的位置,名聲確實也不好。
於是,這個機會大門就關閉了。

兩個人的地位關係一旦確定下來,想再反過來就難了。
晁蓋並不算特別貪權。如果宋江一上山就接班,當他的領導,晁蓋多半也能接受。可等領導了宋江一陣子,再變成人家的手下,這心理上就難以承受了。在咱們中國傳統文化里,這種事情也是違反倫理的。君臣怎麼可以易位呢?
這對晁蓋來說,幾乎是一種人格羞辱。他不會接受。所以晁蓋一開始提出讓位,後來卻再也沒提過。

而且不光晁蓋接受不了,宋江也難以接受。老領導天天坐你旁邊,聽你的號令,你心裡頭也彆扭。雙方還是會越鬧越僵。
還是拿瓦崗寨做例子。翟讓被架空以後,也曾積極自救。他比晁蓋還能忍,真的把位置讓給了李密,從一把手變成了二把手。
那又怎麼樣呢?讓位以後,雙方都不自在,猜疑還是越來越多。鬧到最後,李密還是下了狠手。

那還有第二條出路,就是讓晁蓋成為精神領袖,供起來不管事。
這就像日本的解決方案,天皇當傀儡,將軍開霸府。但這個方案在日本也許行得通,在中國卻行不通。
從秦始皇以後,中國文化里就沒這個傳統。我們是非常現實的民族,法統必須建立在力量的基礎上,權力和地位高度一致。毫無權力的一把手是存活不下去的,遲早會被幹掉。
我們的歷史文化里,就沒有虛君的位置,所以晁蓋的這條路也被堵死了。
晁蓋就沒有出路。

⚔️     

晁蓋和宋江的關係本來非常好。宋江救過晁蓋,晁蓋也救過宋江。人都是感情動物,他們兩人肯定也是有感情的。但是權力格局把他們逼到了死胡同,剝蝕掉他們之間的感情,逼著他們互相憎恨。
晁蓋是有恨意的。所以他臨死的時候,才會給宋江出一個大難題:賢弟保重。若那個捉得射死我的,便叫他做梁山泊主。
宋江這輩子,就打翻過一個閻婆惜,聽到晁蓋這話,心里肯定一哆嗦。

晁蓋這話相當自私。誰都知道,宋江是梁山泊最合適的領導人。他接班天經地義。梁山泊是又不是你一人的私產,憑什麼抓住你的仇人,就能當梁山泊主?李逵要是抓到了,怎麼辦?
晁蓋自己當然也知道這樣不對,也知道這遺囑不見得會被執行,但是他忍不住——他就是想給宋江出個難題。
憤怒壓抑得太久,臨死前也要噁心他一下。

這個時候,不知道晁蓋會不會想到王倫。
所有人都罵王倫嫉賢妒能、心胸狹隘,但是站在晁蓋的角度想一想:王倫真的錯了麼?
不過晁蓋還是幸運的。
他沙場中箭,轟轟烈烈,生榮死哀。如果他沒有死,陪宋江一直走到故事的盡頭,到時候,兩人躲無可躲、避無可避,只能圖窮匕見,那時晁蓋又會作何感想?

說到底,站在權力巔峰的人,面對命運並沒有選擇的餘地,有時候只能閉著著眼走向懸崖。
因為權力的山峰上,沒有下山的道路。

來源      押沙龍yashl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Chinese (Simplified)Vietnamese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