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元的悲劇

文:華仔

1

歐洲一體化的進程之初,就有兩派秉持不同理想的勢力,為歐洲的未來不斷鬥爭。

鬥爭的焦點,歐洲未來是走古典自由主義道路,還是走國家主義道路。

歐元的出現,在這兩派勢力的戰略中發揮了關鍵的作用。

2

1957年的《羅馬條約》的通過是古典自由主義派的主要成就。

該條約向歐洲人承諾了四大基本自由,商品自由流動,人員自由流動,資本自由流通和開業經營自由。

古典自由主義派認為,歐洲一體化的目標,應該是恢復19世紀的自由傳統。

他們認為,取消貿易壁壘,實行自由競爭,應該是歐洲共同市場的主旋律。

在古典自由主義者看來,沒有人有權利禁止一個德國理髮師在西班牙開店;

沒有人有權利像英國人徵稅,只因他把錢從法國銀行轉到了德國銀行,或者只因他投資了意大利股市;

沒有人有權利通過管制手段,阻止一位法國釀酒商在德國販賣啤酒。

政府無權發放補貼,扭曲市場競爭,也無權阻止一個丹麥人離開他高福利和極端高稅率的國家,搬到愛爾蘭這樣賦稅輕鬆的國家生活。

這個和平合作,共同繁榮的宏偉理想,只需要讓歐洲重返自由傳統即可實現。

在古典自由主義派看來,沒有必要建立一個超級歐洲國。

古典自由主義派在所有層次上都鼓勵競爭。

在他們看來,歐洲內部應該有許多相互競爭的政治系統,這也是歐洲幾個世紀以來一貫的傳統。

從中世紀一直到19世紀,歐洲孕育了許多截然不同的政治系統:有集中在佛蘭德斯、德國和意大利北部的獨立城市,有巴伐利亞和薩克森這樣的王國,有威尼斯這樣的共和國。

當權者在政治上的競爭,保障了歐洲最重要的價值:個人自由。

各國對稅源的競爭,保證了較低的稅率,並迫使政府在財政上負責。

公民和商人隨時可以用腳投票,逃離苛捐雜稅。

稅收主體的競爭,被認為是預防暴政的最佳手段。

在貨幣領域,競爭也占主導。不同的貨幣當局爭相提供高品質的貨幣,能夠保持貨幣穩定的當權者,將對其他當權者產生壓力,迫使其效仿。

3

與古典自由主義的願景直接對立的,是國家主義和帝國主義的歐洲夢。

他們希望歐盟成為一個帝國,一個對外實行外貿保護主義,對內實行干預主義的封閉堡壘。

這些國家主義的夢想是,由他們——代表國家利益並掌握政權的技術官僚——來高效地管理中央集權的歐洲。

歐元的主要推動者,是國家主義者們。

他們的最主要論點,是統一的歐元將會終結貨幣國家主義和政府操縱浮動匯率所帶來的混亂,降低歐洲內部的交易成本,從而刺激歐洲的貿易、旅遊和經濟增長。

然而他們祕而不宣的真實目的,是以單一貨幣為跳板,為歐洲國的建立打好基礎

他們認為,歐元能提供足夠的壓力,迫使對手接受他們的計劃。

他們將歐元區的創立視作瓦解古典自由主義歐洲的抵抗的重大勝利。

4

歐元系統的制度設計,鼓勵了歐洲各國政府借歐洲央行之手為本國的赤字財政提供資金。

本來,中央銀行能夠通過購買政府債券或者接受政府債券作為貸款抵押物的方式,來為一國政府的赤字買單。

歐元的出現使情況有了變化:有若干個國家政府同時利用一家央行(歐洲央行)為自己提供資金。

當歐元區國家實行赤字財政時,它們通常會發行國債。銀行系統是各國國債的主要買家。

銀行之所以樂意購買國債,是因為它是歐洲央行貸款偏愛的抵押品。

此外,政府法規強制要求銀行必須保留一定的「高質量的流動資產」,而銀行通常選擇持有政府債券來滿足這一要求。

通過購買政府債券作為貸款抵押品,銀行可以從歐洲央行那裡獲得新發行的貨幣。

這意味著銀行無論從義務出發,還是從意願出發,都樂於投資政府債券。

這種機制的運作方式如下:銀行通過擴張信貸,創造新的貨幣,再用這些錢購買國債。

接著,銀行用購得的國債向歐洲央行尋求再融資。

政府通過銀行購買的國債為赤字財政提供資金,而銀行則通過政府債券這一抵押品獲得新的基礎貨幣。

當國債到期之後,政府可以發行新的政府債券,來使原來的貸款抵押得以展期。

5

這套系統鼓勵了財富的再分配

新發貨幣的第一批使用者享有最大的好處。當這批人口袋裡裝滿了錢,但沒花掉時,物價水平還處在新貨幣發行前的水平。

當他們開始花錢的時候,物價水平才水漲船高,並伴隨著貨幣收入的上升。

當赤字國家的物價和收入同時增加的時候,新發出的貨幣就開始流向物價水平尚未受到影響的其他國家。

消費者將從歐元區其他國家進口商品和服務,因為後者的物價尚未受到購買行為的影響。

久而久之,這筆新錢就在歐元區內部擴散開來。

在歐元區內,財政赤字的國家就是新發幣的第一批使用者。

他們是這個機制的贏家。在這個貨幣再分配過程中,輸家是財政收支相對平衡的國家。

財政赤字國家將獲得的好處,是建立在財政平衡國家的損失之上的。

後者通常在國內物價被新貨幣拉高之後,才較晚地接觸到新發行的貨幣,這導致這些國家的國民收入縮水。

在歐元區內部,增加貨幣供給帶來的收益,歸貨幣的第一批使用者所有,而貨幣購買力的損失,則由全體歐元區國家承擔。

6

最典型的兩個國家,是希臘和德國。

希臘是典型的高工資、高福利、高負債的國家。

而德國是典型的在財政收支上相對平衡的國家。

德國人本能地感覺到,德國是歐洲這套複雜的金融系統的輸家。

德國經常要在財務上勒緊褲腰,而其他歐洲國家則可以大手大腳地花錢。

希臘的「人人都旅遊」計劃,是一個特別驚人的例子。

該計劃規定,希臘的窮人在外度假旅遊後,可以到希臘政府那裡報銷。

即使在希臘政府深陷財政危機時,這項計劃也沒有被取消。

希臘政府的公共養老系統也比德國慷慨很多。

希臘工人的退休金通常達到平均工資的80%,而德國工人只能拿到46%,未來將被削減到42%。

希臘平均每年每人能拿到14筆養老金款項,而德國人只能拿到12筆。

誰輸誰贏,一目了然。

一個德國小報質問,憑什麼德國人要到67歲才退休,而希臘人不僅退休早,退休金還要德國人買單?

而希臘政府則繼續指責德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占領希臘期間的暴行,並聲稱德國人欠他們的賠償還沒有還清。

7

歐洲央行在法律上是有對各國政府行為進行約束,但在緊急時刻,為了維持歐元區的穩定,這些法律往往失去效用。

以希臘為代表的歐洲主權債務危機爆發後,標準普爾等評級機構把希臘的國債評為垃圾級債券

按歐洲央行的規定,垃圾級債券是不能作為抵押品換取新發行的貨幣的。

在緊急時刻,當時歐洲央行行長特裡謝表示,無論希臘政府債券為何等級,都可以作為央行抵押品。

8

歐元區的制度設計,促進了歐洲區各國間大規模的財富再分配,並鼓勵各國政府利用歐洲央行為其赤字提供資金。

窮國製造財政赤字,再由富國買單。

歐洲央行負責將政府債務貨幣化。

富國勢必無法忍受這種安排,必將抗議直至退出。

要不另一種結局,就是過度印鈔造成惡性通脹。

總之,長遠來看,歐元區解體似乎不可避免。

 

Chinese (Traditional)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