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可行的21世紀保守主義信條及評述

文:Jordan Peterson   譯:禪心雲起

保守主義往往無法從積極角度表達一個首尾一貫的學說。有鑑於此,我特別指出,值得讚美的、保留往昔精粹的保守主義傾向,往往表現為一系列“不可做什麼”(thou shalt not)的陳述,而不是闡明若干基本價值觀的宣言。然而,後者可能有助於把人們團結在一套共同抱負的周圍。我試圖以若干原則之表述來矯正這個問題,我相信其中某些原則或另有其優點,可以吸引年輕人尋求成熟、直率的目的和責任。

我並沒有稱這個表述是完美的、全面的或最終的。

01

西方文明的基本假設是有效的。

【評論:和一般理解不同,西方文明的基本假設,並不專指它的宗教或哲學,而應理解成宗教和哲學後面承載的自然法觀念——法律(規律)高於人(無論是封建王侯還是民主大眾)的意志,不僅包括法哲學當中的正義概念,也包括其他自然和邏輯規律,其中最容易遭人忽視的,是經濟規律。 】

02

和平的社會存在,要遠勝過孤立和戰爭。因此,它公正而恰當地要求個人衝動和癖性的某些犧牲。

【評論:人類和平與社會繁榮的基礎,即所謂“不侵犯”原則,個人應把自己的個性抑制在這一最低限度之內。 】

03

以能力分層級是可取的,且應予以大力提倡。

【評論:市場經濟在不侵犯的前提之下,給予人充分發揮才能的空間。一個人滿足他和平合作對象(消費大眾)的能力,自我激發和拓展得越淋漓盡致,他所得到的物質或精神獎賞也就越豐厚。財富越多,聲望越隆,社會階層也就自然上升。平等主義者強求劃一和渴望再分配的想法,其實是對人類勤奮進取精神和社會自發秩序的藐視。 】

04

邊界是合理的。同樣,對移民的限制也是合理的。此外,有些社會未形成以有效個人權利為前提的政體,但不該以此為由,認為這些社會的公民,也持有和這些政體一致的價值觀。

【評論:現代文明建立在個人自我所有權和私有財產權之上,而財產權具有主體間可辨識的邊界。古典自由主義“四大自由”中的自由遷徙,確切含義是指財產所有人可以自由邀請別人來到他的財產,而非指任何人有權不請自來、隨便光顧他人財產。國家、國境和公地既存的現狀之下,一方面,移民事務應該遵循德索托提議的“四條限制原則”(具體詳見本公號文章《一個自由至上的自由移民理論》),另一方面,另類右翼、白人至上主義者還有特朗普對於移民(或某類移民)的仇恨或歧視,是無道理的,還有某些人認為移民會持有和母國政體相同價值觀的看法,也是毫無根據的。尤其在美國這樣一個傳統上依靠移民活力而繁榮昌盛的國家當中,一味反對移民,其實正好站到了保守主義價值觀的對立面。 】

05

人們應得報酬,這樣他們才能夠並願意履行有益社會而令人滿意的職責。

06

公民受益於自己的誠實勞動成果,這是不可剝奪的權利。

【評論:有一種論調,認為收入應歸“全社會所有”,以便為苛捐雜稅或強徵沒收進行辯護。但實際上,稅收越雜,名目越繁,留給官僚揮霍的越多,屬於個人的越少,人們就越無法履行自己有益於社會的職責。為什麼市場經濟程度高的社會和領域,道德和善行比純公有製計劃經濟社會,還有北歐式福利部門比如公立醫療領域更為普遍?這就是原因所在。 】

07

教導年輕人責任而非“權利”(應得)才更為高貴。

【評論:希拉里、桑德斯這類政客一直推崇北歐式社會主義,他們靠著給年輕人更多“權利”(應得)的承諾來拉攏選票。然而,這些政策只會使年輕人變得更自私,更以自我為中心,挑動社會內部各階層的互相傾軋。 】

08

做大家一向在做的事情會更放心,除非你找到非常有根據的理由。

【評論:很多習俗有其複雜和獨特的社會功用,可能你和大多數人一樣,並不完全明白這些功用是什麼,但不妨礙大家遵從這些習俗並從中獲益。除非這些習俗強烈違背我們的理智,比如羅斯巴德所說的“殺死紅發人”或在“滿月時分獻祭處女”,其實不過是無益的迷信。 】

09

激進變革應受到懷疑,特別是在激變時期。

【評論:由於社會觀念水準不夠,激進變革反容易發生反彈。所以,應該將理論的激進、徹底性和政策的漸進、策略性結合起來。 】

10

政府,無論是近在咫尺還是遠在天邊,都應該任人們自己做出決定。

【評論:誠如哈耶克所言,政府官僚不要假裝自己有知識,億兆人的大腦根據本身或本地情況自主決策時所能容納和利用的知識量,要遠勝一個或若干大腦替他人決策時所能容納和利用的知識量。 】

11

完整的異性雙親家庭是穩定政體的必要基石。

【評論:異性雙親家庭是人類社會在沒有外力強加的情況下,幾十萬年自然選擇的結果。我們必須結束當代政治對於婚姻家庭關係的干預。同時按第十條原則,同性伴侶結成生活夥伴應任其自便,財產繼承等可自行以契約約定,但不該利用法律來僭稱“家庭”、“婚姻”或取得福利特權。 】

12

我們判斷我們的政治制度,應該和其他實際的政治制度而不是假想的烏托邦來互相比較。

【評論:如果你對這句話產生誤解,說明你沒有掌握保守主義的精髓。人類實際經歷過的政治制度或更廣泛意義上的治理結構,比你有限認知的要豐富許多,如公認比當代美國政體更自由的瑞士聯邦直接民主政體、內戰以前的美國邦聯政體、中世紀漢莎貿易聯盟政體,如果連競爭性物業公司類型的市場治理結構也考慮在內的話,就更為多姿多彩。 】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