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主流媒體如何操縱你的認知?

前言

近日拜登腐敗實錘爆出,大選火藥味越來越濃,雙方陷入死戰模式。其實驢黨高官上下其手,早就是華府公開的祕密。但川普是個什麼樣的人?人們依然眾說紛芸,莫衷一是。

本文通過簡潔的文字,幫助你更好地認知周圍的世界。

  川普的標籤

2016年川普誓言抽乾沼澤,在保守派民眾的支持下大敗希拉里就任總統。作為一名華盛頓特權腐敗集團的局外人,川普上台後,被主流媒體貼了很多標籤,常見的有:

種族主義(納粹),白人至上,歧視女性,伊斯蘭恐懼症,民粹主義者;

  反科學者,反智者;

  拜金者,逃稅者,貪色者;

  通俄者,通烏者,激進者。

  這些標籤分別是:思想問題、智力問題、作風問題、政治問題。

  美國主流媒體的描述可信嗎?

在美國主流媒體千百遍的轟炸之下,老川形象就是一個唯利是圖的流氓+惡棍+嘴炮,美國很多人信了,特別是那些喜歡掏別人口袋獻愛心的左派。全世界很多人信了,包括各類制度論的擁躉,那些利益至上的實用主義者,還有那些自稱不左不右的沙茶。

用一個簡單的問題就能破解真相,上圖

左邊是被主流媒體描述為流氓、惡棍、無賴的現任總統,右邊二位,一個是品行、能力皆十分出眾的副總統彭斯,和連CNN都感嘆挑不出道德瑕疵、專業能力完美的侯任大法官艾米。

艾米前幾天面對民主黨議員的質詢,展示出了桌子上的白紙便簽。

艾米微笑著展示白紙,大意是以我的認知和專業能力,應對你們這些膚淺的、甚至人身攻擊式的問題,完全不需要打什麼草稿。另外,也可以理解為,和你們這些爛人相比,我乾淨的就像白紙一樣。

這三個人現在是屬於同一保守主義陣營。那麼問題來了,這二位品行如此優秀的人,為什麼會選擇和這樣差勁的管理者合作?這隻有二個可能,要麼是主流媒體對川普的描述是假的,要麼後面二位的品行是假的。

川普以前是媒體的紅人,美國主流媒體對川普評價的反轉,是從他2016年參加競選開始的。而彭斯與艾米的品行,已經經歷了數十年的考驗。川普不僅要有非凡的領導能力,還必須品德出眾,才能夠獲得這二位的認同與合作。

不難判斷,現在川普的負面形象,是美國主流媒體這幾年抹黑造假的結果,它們就是Fake News。用一些簡單的常識,就可以得到清晰的判斷。但很多人寧願相信媒體的灌輸,卻不相信自己的腦子。

下面討論一下前面的四大問題

  一、思想問題

曾經問一個驢黨支持者,你這麼肯定川普是納粹分子,那就提供一下相關信息,川普說過什麼話、做過什麼事,能夠證明他有納粹思想。如果有的話,我們一起罵他。當然,這位就土遁了。

直接上圖,看看拜登參議員和誰親密無間,看看川普和誰一起獲獎。

這樣的案例,拜登以前乾的不少,有興趣自行搜索。但現在依然如此,五月份拜登還在新聞採訪中說:「如果黑人不支持我,那麼你就不是黑人」。這樣的話,就是妥妥的種族主義言論,他毫無顧忌的說出來,主流媒體視若不見。要是川普這麼說,早就給主流媒體狂轟濫炸了,佩阿姨發起彈劾也不奇怪。

再想一下,老川連拉黑推下辱罵的人都被法官禁止了,這個總統做的鬱悶,有人見過被全國人民隨隨便罵的希特勒嗎?納粹當政的年代,連批評都是犯罪。

可以確定的是,川普並非種族主義者,而時刻把種族掛嘴上的拜登和驢黨分子,才是真正的種族主義者。

其它的思想帽子類推。

  二、智力問題

有很多半通不通的技術員,堅信川普推廣羥氯喹是反科學,堅信川普說要給肺部消毒是反智,所以川普的智力不行。

為什麼說這些人是技術員呢,因為他們堅信FDA代表科學,柳葉刀代表科學,WHO代表科學,卻不知道科學的本意。去掉了各種權威的說法,他們腦子裡一片空白。

老川是實幹家,有話直說,不喜歡圓滑和玲瓏。他通過自媒體,把公共政治決策過程,用最簡單清晰的句子,向民眾全面敞開。這樣的做法,既撕下了建制派那些成天說空話廢話套話的騙子的假面具,也暴露了那些依靠壟斷信息混飯吃的所謂精英知識分子的虛偽性。

當COVID9新病毒出現,搞得大家很緊張,又沒有特效藥。那麼,根據多地臨床反饋的信息,白宮醫療顧問建議使用羥氯喹,這藥有抗炎、調節免疫、抗感染、抗凝等作用,經65年無數人服用,又安全又便宜。

老川是熱心人啊,那就推薦一下吧,很可能有用。這下子炸了鍋,技術員們紛紛跳了起來,說沒有經過雙盲,這是不懂科學啊。《柳葉刀》甚至馬上登了一篇假論文,說羥氯喹又危險又無效。很快被各地醫療專家發現數據都是胡編,但WHO根據假論文喊停了臨床試驗,政治目的已經達到。

其實羥氯喹問題爭論的核心,並不是這個藥是否有效,而是老川推薦了,所以DeepState一定要證明其無效,讓庸眾獲得一點快感。時間都快過去一年,最終結論如何,還是一筆糊塗帳。

退一萬步講,老川作為總統,一名74歲的老者,他自己服用羥氯喹預防,在感染COVID9後又做小白鼠吃試驗藥,而第一夫人未吃藥就是觀察,兩人都很快康復,那我們普通人還怕什麼呢?

前幾天《柳葉刀》又開始鼓吹第二波大流行的話題。但這次WHO卻說,封鎖政策不會解決病毒的傳播,反而會引起很多的次生災害,讓窮人陷入困境。這次WHO的表態,與醫療界的大巴靈頓宣言保持一致。這讓習慣權威說法的技術員暈了,《柳葉刀》vs WHO,信哪個好呢?

綜合各國數據,COVID9這個病毒主要危害有基礎疾病的老年人,對30歲以下年輕人和兒童影響極小,普通人感染後抗過2週,免疫力就把它幹掉了。我個人的判斷,COVID9作為一種快速變異的RNA病毒,研發出可靠的特效藥和疫苗極為困難。

至於川普說給肺部消毒,如果看過前後的完整信息,那不過是一個玩笑,正常人會有自己的判斷力。川普的支持群體,是保守主義者。他們喜歡自己對自己的健康負責,而不是迷信任何權威的說法。只有那些習慣於管制的人,才會一幅大驚小怪的樣子。

有人用羥氯喹和給肺消毒的說法來渲染川普反智,其實正好照出自己的問題。因為自身智力的欠缺,加上信息不夠,所以不能理解事情的真相。

回想一下,川普當總統前是一名社交寵兒,從媒體到好萊塢到兩黨,都歡迎這位社交達人。他能夠在紐約這樣魚龍混雜的地方,混得風聲水起,必須像獅子一樣勇猛,像狐狸一樣狡猾。商界精英都是實戰,比拜登在華盛頓混幾十年難度大多了。

如果仔細觀察,雖然川普會大話、會失言,但他做事的思路、條理性、行動力都屬一流。相比那些滴水不漏、滿嘴空話套話的驢黨政客,真實無價。

可以判斷,如果有人認為川普的智力有問題,其實是他的智力不足以理解問題。自己不思考,主流媒體說啥就信啥,誰也幫不了你。

  三、作風問題

這個群眾最喜聞樂見了。

在發達國家中,歐洲各國的世俗化程度很高,很多領導人的私生活混亂,民眾也不介意。

而美國明顯不同,對領導人的道德要求高於歐洲。原因是美國社會有更強的宗教氛圍,無論虔誠與否,總統、大法官、議員,絕大多數都是基督徒,

人的觀念和行為有其發展脈絡,比如奧巴馬,從一出生就被黑人父親拋棄,到十歲白左母親又離開了,他能夠給社會帶來什麼樣的改變?

川普的成長經歷也有很多故事。

曾經看過一個訪談,某位持續參訪川普十幾年的記者,談到了老川很多主動幫助他人的往事,有幾件印象深刻。

1986年川普在新聞中看到南卡州希爾一家遭遇厄運即將破產,主動聯繫希爾一家幫他們還清銀行負債,讓希爾的農莊能夠延續下去。

1988年川普接到陌生人哈羅德的求助電話,他馬上派私人飛機把哈羅德家病重的三歲小男孩從洛杉磯送到紐約治病。事後記者採訪川普,他的回答很輕鬆:他只想做正確的事情,於是就做了。

幾年後,川普在新聞中看到一批從前線返回的軍人因為錯過航班不能回家過節,他主動聯繫並提供私人飛機幫助他們。

這是一個熱心人。

1998年奧普拉脫口秀採訪川普,節目中奧普拉問川普是否會競選總統,川普說:「現在還沒有這個想法。但如果真的國家變的很糟,我也不排除去當總統。」18年後,他站了出來。

相比白宮種馬肯尼迪、克林頓,川普可以說純潔得像天使了。作為娛樂圈知名富豪,川普不是聖人。但三任妻子,多任女友,都沒有跳出來揭黑幕的。

對比一下,克林頓作為高官,是愛潑斯坦的性愛島的常客,而川普並非官場中人,他當年聽到愛潑斯坦的爛事,立馬和他斷絕來往,說明川普是有原則的人。如果川普出現在飛行名單中,那主流媒體肯定全力炒作了。

大約在2016年9月大選前,一下子跳出來11個女人,說川普曾經性侵。等到大選塵埃落定,一切又風平浪靜。我在想,這些人怎麼不繼續起訴呢,如果真是川普總統的大瓜,能夠掙很多錢。後來有爆料,這樣跳出來告川普性侵的女人可以獲得某些勢力支付的75萬美元。

更可貴的是,平時生活奢華的川普,在當了總統之後,四處給國家找錢,同時還努力給國家少花錢,白宮年度支出比奧巴馬時期少了幾千萬。第一夫人的服務人員,從奧巴馬時期的51名減至幾名。他自己身家縮水,還捐出自己的薪水。

對比一下當官後就發大財的奧巴馬希拉里,這麼明顯的差異,啥時候看到主流媒體報道過?

你說說,川普這是什麼作風?

  四、政治問題

舉幾個著名詞彙:

通俄門,通烏門,福林將軍門,稅表門……

越來越多的證據顯示,奧巴馬希拉里團隊精心設計了各種陷阱,甚至連監聽等極端手段都用來對付這個接任的民選總統,這是標準的叛亂罪。川普能夠堅持走過這四年,說明了他平時的行為一貫謹慎,自律性很強,也有很多人默默地支持他。

判斷政治人物,主要是看他的施政方向。是讓財產更有保障,讓經濟更有活力,讓生活更加舒心,還是相反。看看老川做了哪些

驢黨高層之所以不惜一切代價要搞死川普,說明後面的黑幕遠遠超出人們的想像。沸沸揚揚的通俄門通烏門,現在真相終於反轉–標準的賊喊捉賊。真正的賣國者,恰恰是驢黨高層當權者,還有那些淪為宣傳工具的美國主流媒體、那些獲取暴利的華爾街大佬、互聯網寡頭、那些壟斷知識解釋權的技術精英……

有人說這是拜登兒子坑爹,我說真會扯淡。迴避拜登的公權問題,突出拜登兒子的私德問題,是故意在顛倒黑白。沒有拜登濫權貪腐,誰會給他兒子不斷送錢,典型的上梁不正下梁歪。看下川普的幾個孩子,教育得很好。伊萬卡到處奔波給父親拉票,拜登兒子吸毒嫖娼。

特別好笑的是,拜登硬盤門爆發後,連當事人拜登父子都不敢否認,主流媒體視而不見,民主黨議員保持集體沉默,涉案的FBI也沒有澄清,推特FACE不可更是撕破臉來大肆屏蔽。有位著名技術普及工作者,卻急著跳出來闢謠,說拜登硬盤案是假的,只有華人川粉相信。

最後,Hunter Biden的律師出來補刀了,電腦就是Hunter的。

本來驢黨高層保持靜默,就是採取拖延戰術,等幾天熱度過去,再拋出別的話題轉移視線,減少損失。但這位豬隊友,卻不能領悟上頭的意圖只圖過嘴癮,智力嚴重欠費。

拜登這樣的腦子被推到大選前線,而他在華盛頓沼澤中還排不上號,後面涉及希拉里、奧巴馬等大魚。奧巴馬原來普通中產身家,在當八年總統後就連續買千萬美元級豪宅。克林頓希拉里也是如此,現在已是數億美元身家。按照這樣的成長模式,更會做生意的川普,8年總統後,應該做到福布斯前幾名了吧。

除了這些檯面上的人,當沼澤中真正的大鱷爆出,將會讓全世界沸騰。  

決戰時刻,大幕剛剛拉開。

郵件門爆出希拉里收買的90名主流媒體記者名單

小結

通過上面的討論,可以看到:

拜登貪腐案,是識別美國媒體可信度的標誌性事件。

 

美國主流媒體對捕風捉影的通俄門大肆渲染,但對證據可靠的拜登案集體沉默。再次證明,這些所謂的主流媒體,早就淪為驢黨的宣傳工具,他們都是Fake News。相比之下,有些英國媒體還保存一些傳統紳士的風骨。

 

人多不代表正確,主流媒體也不等於正確媒體。

 

思想沒有左右之分,只有深淺差異。媒體也不存在左媒和右媒之區別,只有可信度的差異。 

 

川普的負面形象是美國主流媒體長年累月宣傳抹黑的結果,實際上正好相反。

 

推特和Facebook不惜赤膊上陣屏蔽信息,證明了拜登貪腐案是存在的事實。

 

紐約郵報、白宮發言人和國會共和黨團隊的信息都被封鎖,暴露出來全球Deep State的強大勢力。

 

事實上,我不怎麼反感左派,比如桑德斯和AOC,他們直接說出了自己的真實想法,就是要合法地搶劫。

我反感的,是那些自稱不左不右,包括那些聲稱支持共和黨但反對川普的人,和自稱反感川普而支持拜登的人。他們想像中的一會兒左一會兒右,一會兒驢黨一會兒像黨的鐘擺式平衡,自以為是中道,實質展示了一種愚蠢且傲慢的認知模式。

如果還有人告訴你,他支持拜登是因為不喜歡川普,那就把下面的德州標語發給他:你因為不喜歡川普而投票拜登,就像你不喜歡西蘭花就去吃狗屎。話糙理不糙。

回到最初的問題,本文的重點並非討論拜登案本身,而是作為一個普通人,如何在紛紛擾擾的海量信息中獲得更好的認知,不被帶偏?

每個人都有認知的潛力,關鍵在於是否有勇氣去啟動這項能力。在這個過程中,你的觀點會和權威不同,會和周圍人群不同,會感到壓力、孤獨甚至痛苦,但這就是生活的本義。那些輕而易舉得來的認知,註定是膚淺的。

多點自省的勇氣,人生會完全不同。

來源:歷史之瞳

Translate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