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第二場辯論:紳士與欲女

美國大選第二場辯論:紳士與欲女

文:worldpupil111  

前言

本來VP候選人的辯論,是不太受民眾關注的。但今年不同,因為現在二位正牌候選人都超過70,老川前幾天感染COVID9剛出院,很多人談病毒色變,老拜又時不時呈現老年癡呆症狀,一直想逃避辯論,使得二位VP競爭者的關注度大大提升。

看到了太多和稀泥的說法,還是要說幾句。

美國大選第二場辯論:紳士與欲女

Kamala Harris ( 賀錦麗 原來是雄心勃勃地競選總統,結果初選就遭到同黨女議員Gabbard的阻擊,支持率不到2%,一敗塗地,不得不早早的退選。

哈里斯 ( 賀錦麗) 被拜登團隊選中,醜小鴨變成了黑天鵝,主要是她符合民主黨強化身份政治的需要。哈里斯有著完美的族群政治標籤(黑-少-移-女),父親是牙買加裔黑人移民,母親是印度裔移民,其丈夫是猶太裔精英律師。

但哈里斯的非洲裔身份本來就是一個笑話,大家知道,在1960年代的平權運動中,因為黑色Black在英文中不夠高大上,所以這個詞被打入冷宮,美國黑人有了特別的官方稱呼African Americans。

但從語義上說,Black比Arican American更準確,因為非洲黑人主要生活在中部,北非是白人(主要是阿拉伯裔)的地盤,已經生活了十幾個世紀,而非洲南部原來人口極少,是歐洲白人移民在那裡建立了國家。

在很多美國黑人看來,有一半非洲黑人血統的奧巴馬,也不夠非洲不夠黑,何況這個莫名的牙買加黑人?

黑人身份這個話題並非我們討論的重點,關鍵在於哈里斯的黨派與政策。

哈里斯是什麼黨派?

有人說,哈里斯一直在加州檢察官行業,20年奮鬥後做到了加州總檢察長。 2016年她當選加州聯邦參議員,作為一個努力向上爬的變色龍,她的說法隨著變化,談不上明確的黨派色彩。

這樣的判斷,是典型的實用主義思維。正常人的觀念成長,都是從驢黨走向象黨。比如裡根,年輕時在好萊塢是驢黨,後來轉為像黨,成就偉業。比如現任總統川普也是,年輕時也曾支持民主黨,現在是堅定的共和黨人。對社會的認知從膚淺到深刻,這是一條思維進階的單行線。

當然也有逆行案例,在從新提名大法官,看觀念對顏值的影響一文談過的布隆伯格,就非常典型,他一會兒民主黨,一會兒共和黨,一會兒無黨派,最終回歸民主黨。這樣的觀念變色龍,有著非常強烈的民主黨特色。哈里斯能夠在越來越激進化的驢黨中脫穎而出,恰恰符合了驢黨“為了目標、不擇手段”的思維方式。

美國大選第二場辯論:紳士與欲女

來看下哈里斯的政策轉向:

任加州檢察官期間:將1500多大麻吸食者治罪,提高現金保釋金額使低收入罪犯不得保釋,延長輕罪犯人的監獄服刑期,支持死刑。

任加州總檢察長後:大力支持非法移民,為非法移民提供全套福利,推出47 號免罪法案,950美元以下偷盜不入罪,非正面行為不算搶劫,加州治安情況每況愈下。

近四年參議員:主要工作就是反川。反對川普對高危區域的入境禁令(並污名化為禁穆令),反對川普的任何行政任命,對卡瓦諾進行人格侮辱,支持綠色環保計劃,支持解散警察,支持黑命貴,支持給黑人下跪,支持給黑人巨額歷史賠償。

美國大選第二場辯論:紳士與欲女

最好笑的,是在驢黨的初選階段,哈里斯一直批評拜登四十多年從政業績平平,對女性不尊重,有猥褻女性的行為,對黑人不尊重,經常有種族歧視言論。現在兩個人,為了共同的革命理想又走到了一起。為非法移民、犯罪分子、不勞而獲者操作碎了心;

你們搶劫吧,

怕判刑?我們取消那些罪名;

怕警察?我們來消弱警方力量;

怕民眾有槍?我們來禁槍;

你們不用努力了,

不想認真讀書?沒問題,教育AA;

不想認真工作?沒問題,工作AA;

不想認真管理?沒問題,項目AA;

你們坐著享福吧,

增加各種福利,錢怎麼來?加稅;

大搞綠色能源,錢怎麼來?加稅;

反對全球變暖,錢怎麼來?加稅;

你們怕批評?

沒問題,我們來搞定。一切批評都定性為歧視,都定性為仇恨言論。

哈里斯,恰恰是驢黨的典型人物,才能夠中激烈的內部競爭中勝出。

 

 

哈里斯的困境

這次彭斯與哈里斯的辯論,本身就是雞同鴨講,細節無需多談。講一下哈里斯的話題重點。

關於現在,

關於CIVID9疫情,川普應對很差,搞死了21萬人。

川普在過去20年幾乎沒有繳稅。

川普貶低軍人。

川普退出核協議,讓中東更不安全。

拜登復甦了美國經濟,川普搶功了。

川普當政造成的經濟困境,堪比過去的大蕭條。

核心就一句話:川普彭斯很差,很差,很差。

哈里斯的執政設想:

為非法移民提供醫療保健和免費教育。

支持BLM黑命貴,要求改革美國的治安和刑事司法系統。

綠色新政,廢除化石燃料,在2035年實現碳中和,在2050年實現零排放。

核心就一個詞:加稅,加稅,加稅。

面對哈里斯的睜眼說瞎話,彭斯展現了一個傳統共和黨人的冷靜和優雅,數據詳實,邏輯清晰,不時展露鋒芒,在每一個實質問題上都無懈可擊。

彭斯與哈里斯,充分展現了象黨與驢黨的理念、能力和品性的差異。說實話,辯論中呈現出驢黨的墮落,再次超出了人們的想像。請看下圖

美國大選第二場辯論:紳士與欲女

有網友說,這像是一檔相親節目中,有位女性非常中意於老派紳士,不斷眉目傳情、暗送秋波,而老派紳士一臉正氣,毫不動心。

其實現場視頻更加直觀,可惜無法上傳。有觀眾實在受不了,於是就這樣看電視辯論。

言行浮誇,就是哈里斯的日常行為習慣,連驢黨內部很多人都非常討厭她。

哈里斯和彭斯辯論,有個極其困難的處境。因為彭斯的品行是如此出眾,如果美國政壇上多一些彭斯這樣的政客,那哈里斯根本就沒有上位的可能,更不要說競選VP獲得總統大位的機會了。

再多想一點,彭斯這樣的紳士能夠在共和黨政府得到機會,而難以在民主黨內出頭。哈里斯這樣的能夠在驢黨上位,說明現在的驢黨實在是太爛了,風氣如此。

面對如此明顯的差距,有些人還非要擺出中立的英明姿態,作出判斷真的那麼難嗎?

關於民調

很多人相信民調,卻不信自己的思考。

有人問,一個民調不靠譜,難道十個民調還不靠譜?那真未必。無論從數據覆蓋面,還是問題設計,民調被操作的可能性很大。

這裡教你一個簡單的識別方法,如果真的象CNN、華郵、紐時等媒體所說,拜登的支持率大幅度領先川普,那佩洛西阿姨就靜靜地等著投票結果好了,幹嘛還要急赤白臉地跳出來,引用憲法第25條修正案以健康理由彈劾川普呢?

前幾天川普感染COVID9後幾天就正常上班了,對比一下在家裡躲了大半年、語無倫次的拜登,這簡直是對驢黨的雷霆暴擊。

這一方面說明川普的體質是真好,另一方面說明現在的COVID病毒根本就沒那麼可怕,讓驢黨堅持停工想搞差經濟的謊言徹底破產。

隨著通俄門、稅表門文件的披露,處於困境中的佩洛西,很快要捲鋪蓋回家,實在找不到什麼像樣的理由了。

這四年,川普還是那個川普,共和黨還是那個共和黨,但華盛頓變了,紐約變了,舊金山變了。

越來越多的共和黨支持者不再沉默,越來越多的民主黨人Walk Away。而這些成天都是FakeNews的媒體,公信力下降,用戶數下降,只有造謠胡扯依然沒有變化。

關於川普與彭斯

有人說,如果這次是彭斯作為共和黨的候選人,那麼穩贏拜登。這麼說,還是缺乏基本的政治常識。

彭斯確實非常優秀,品德毫無挑剔,能力出類拔萃。能夠讓這麼優秀有原則的人,做自己忠實的助手,說明引領者更加優秀。這從一個側面,反應了川普的魅力和能力。

舉個二場辯論中的細節。上場辯論中,川普提到了拜登兒子腐敗的爛事情。但這次辯論,紳士作派的彭斯從頭到尾完全都是談公共事務,完全沒有提及拜登兒子和哈里斯上位的問題。

有人說,彭斯這麼紳士,只談公事,不論私事,完全符合羅伯特議事規則的要求。但這樣的風格,適合理性守規矩的對手,面對無底線無下線的流氓,如果紳士不露出強壯的肌肉,不以牙還牙,不徹底痛打,根本無法應付已經黑化的華府官僚集團。

人無完人,地球上能有幾個人能保證人生沒有瑕疵,沒有弱點?就像一輩子追殺恐怖分子的福林將軍,當被川普任命為國家安全顧問的重要職務後,在FBI、司法部負責人的有意構陷下,官司纏身傾家蕩產,最後只能以“莫須有”認罪,被迫辭去國家安全顧問職務。這些司法黑操作的目的很明確,全力阻止川普開展工作,並恐嚇那些想在川普手下工作的人。

彭斯的品行和才能都很好,但依然有自身的弱點。四年前,彭斯為了是否當川普的副手而猶豫不決,如果川普輸了競選,那麼他就等於失業了,三個孩子的學費都會成問題。而川普身為富豪,沒有財務方面的隱憂。

所以,彭斯確實非常優秀,但川普是領軍人物。四年後彭斯接任,曹規蕭隨,那將是他大放異彩的時候。

小結

用Kyle Sammin的一句話總結二位候選人的差異:如果川普感染Corna病毒,彭斯會每天禱告川普早日康復。如果拜登打個噴嚏,哈里斯恨不得用個枕頭蒙住他的臉,直到不動為止。

如果哈里斯當政,那些奇葩的加州法案將推廣到全美:

SB20 艾滋病傳播輕罪化法案

SB47 輕罪非罪化法案

SB54 非法移民庇護法案

SB64 大麻合法化法案

SB1322 未成年性交易合法法案

AB329 推動激進性教育法案

AB2218 公費變性法案(竟然包括未成年人)

……

女版奧巴馬治下,種族衝突加劇,經濟狀況惡化,法治和秩序倒退。作為世界唯一的超級大國,加州的觀念和失序將傳導至全世界。這意味著,哈里斯當政不僅會比川普更加強硬,而且有更強的干涉性。

來源          歷史之瞳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