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的 「種姓制度」 到底是怎麼回事?

印度

1

印度 「種姓制度」 這件事,得先從雅利安人說起。

雅利安人是一個古老的遊牧民族,發源於俄羅斯烏拉爾山脈南部的草原,在遷入中亞地帶後開始逐步強盛。在梵語中,「雅利安」 有 「高貴,光榮」 的意思。

大概在公元前 3000 年左右,雅利安人開始向四處遷徙,他們往南的後裔來到伊朗,往西南的後裔來到希臘,往西的後裔遍布歐洲。他們和當地的土著人交戰,融合,繁衍,延伸出了古希臘人、拉丁人、日耳曼人、斯拉夫人、凱爾特人等等一系列分支。

在學術上,雅利安人一般叫做 「古印歐人」,他們使用的語言就是 「古印歐語」,這種語言後來開枝散葉,英語、德語、法語、西班牙語、俄語其實都屬於 「印歐語系」。

image

雅利安人的遷徙路線

這裡要插一句,和希特勒有關。

大家都知道,希特勒一直近乎變態地追求 「最純正的雅利安人」 血統,但事實上,他所崇尚的 「金髮碧眼」 的所謂 「高貴雅利安人」,只是其中的一個分支日耳曼人。更具有諷刺意味的是,人類的現代基因圖譜顯示,日耳曼人中的雅利安基因只占 19.5%,而當初被希特勒宣稱為 「劣等種族」 的斯拉夫人,「含雅量」 卻遠超日耳曼人:俄羅斯人的雅利安人基因超過 47%,波蘭人更是超過 50%。

image

回到正題。

大概在公元前 1500 年前,雅利安人往東南遷徙的那一支,開始進入古印度,並遭遇了印度河文明以及當地的土著達羅毗荼人。

經過長期的鬥爭,久經沙場的雅利安人最終征服了達羅毗荼人,不僅如此,他們還滅絕了達羅毗荼人的語言和文化,開創了 「雅利安時代」。

印度的 「種姓制度」,就是從這個時候開始誕生的。

2

接下來我們要說第二個名詞:婆羅門教

記住婆羅門教不難,我們只要記住它是當今印度國教印度教的前身,或者說是它的古代形式。

當新的統治者要長期統治一片新的領土,尤其這片領土疆域遼闊的話,那麼只靠軍事高壓是根本不可能的,必須要從文化和宗教等各方面全面入手 —— 婆羅門教就成了雅利安人維持自己統治的重要武器。

如果要簡單總結婆羅門教的特點,那麼有三點是必須要概括的:第一是信奉三大神(梵天、毗濕奴和濕婆),第二是相信業報輪迴,第三是遵循嚴格的等級制度。

image

三大主神:毗濕奴(守護神),梵天(創造神),濕婆(毀滅神)

前兩點不是今天要說的重點,我們就說第三點:等級制度。

沒錯,這就是 「種姓制度」 的源起。

婆羅門教的聖典《梨俱吠陀》中記載擁有千頭、千手、千足的 「原人」 布魯沙被分割,是這樣描述的:

「他的嘴變成了婆羅門,他的雙臂變成了羅闍尼耶(剎帝利), 他的雙腿變成了吠舍,他的雙腳生出首陀羅」。

image

關於印度的四大種姓,其實教科書裡都有,這裡再簡單複述一下:

第一等級是 「婆羅門」,其實就是祭司,也是後來的僧侶貴族,他們解釋宗教經典和祭神的特權以及享受奉獻的權利,主教育。

image

我們看到的印度白膚色美女,一般都是高種姓的

第二等級是 「剎帝利」,就是軍事貴族和行政貴族,他們是婆羅門的受眾,守護婆羅門,擁有徵收各種賦稅的特權,主軍事和政治。

第三等級是 「吠舍」,其實就是普通雅利安人,沒有什麼特權,必須納稅來供養前兩個等級,但他們也屬於雅利安人,主商業;

第四等級是 「首陀羅」,其實就是包括達羅毗荼人在內的大多數被雅利安人征服的原土著居民,從事低賤的職業。

但 「首陀羅」 還不算最差的,在 「四大種姓」 之下,又發展出一個 「達利特」,但嚴格意義上這類人不算擁有種姓,他們在印度從事最最低賤的職業,所以被稱為 「賤民」。

image

印度低種姓的一般膚色都比較黑

這五大種姓(含賤民)彼此之間有嚴格的壁壘,別說不能通婚或交往,高種姓人別說觸摸低種姓人,甚至摸過後者觸摸過的東西,踏到後者的影子都會認為是被褻瀆了。

印度的婆羅門教後來在佛教和耆那教的衝擊下漸漸衰落,但在公元 9 世紀前後通過整合和改革,進化成了印度教,重新崛起,並成為了印度的國教。而印度教繼承了婆羅門教的絕大多數教義 —— 尤其是 「種姓制度」,被嚴格繼承了下來。

必須要承認的是,在古代,雅利安人極力推行 「種姓制度」 作為一種統治手段是可以理解的,事實上,放眼古代的世界,將人民強行分成各個階層進行統治,印度也並非孤例。

但那畢竟是人類文明尚處於萌芽階段的古代。馬克思在《資本主義生產以前的各種形式》中曾說過一句話:

「部落之最極端的、最嚴格的形式是種姓制度。」

請注意,他在這句話中強調的是 「部落」 二字。

然而,當人類文明進入 21 世紀,作為一直雄心勃勃想要成為世界強國的印度,卻依舊深受 「種姓制度」 影響,這就是一件挺有意思的事了。

3

其實印度並非沒有廢除 「種姓制度」。

1947 年,印度獨立,兩年後頒布了《印度共和國憲法》,第 15 條明確規定:

「任何人不得因種姓、宗教、出生地而受歧視。」

然而,由於 「種姓制度」 已在印度存在數千年,很多人 —— 尤其是廣大農村地區 —— 這種根深蒂固的觀念根本不可能在一夜之間消失。

image

印度近當代歷史上兩個重要領導人:甘地和尼赫魯。尼赫魯的種姓是婆羅門,甘地的種姓不詳,有說是吠舍,但從甘地的經歷來看,更多人認為是婆羅門。

曾在 2001 至 2005 年期間駐擔任《金融時報》南亞局主任(駐新德里)的記者盧斯,在他的著作《不顧諸神・現代印度的奇怪崛起》中,一方面感慨印度作為文明古國和人口大國的巨大潛力,一方面又哀嘆 「種姓制度」 等陋習對印度發展的桎梏 —— 這從他起的書名中的 「奇怪崛起」 就能看出。

在 「知乎」 的 「在印度,種姓制度可以有多可怕?」 詞條中,有多位網友用自己的親身經歷描述了接觸受 「種姓制度」 影響的印度人的情況:

有一位留學日本的網友,說他們班上有一位印度留學生,每次輪到他做值日就跑了,也不打招呼。最後老師找到他問原因,他的回答是:「我的階級是不需要打掃衛生的。」

另一位網友在佛羅倫薩旅遊時坐大巴,車上有幾個印度人大聲喧譁很吵,他的一位印度同學提醒他們後,反而遭到謾罵,這位印度同學隨後透露了自己的姓氏,先前態度蠻狠的那幾個印度人立刻低頭道歉。

各類新聞報道也是屢見不鮮。

2015 年 8 月 31 日,據英國《每日郵報》報道,印度北方邦桑克魯特村(Sankrot)的一對低種姓姐妹的住所被村民摧毀,她們只能被迫逃離。因為她們的低種姓哥哥與高種姓的一位女子因愛而私奔,村子裡高種姓的長老判罰這對姐妹 「應該被村民強姦,並裸體遊街。」

2018 年 8 月,據海外網報道,印度南部的克勒拉邦(Kerala)遭遇百年不遇的洪災,一些印度漁民(都是低種姓的人)自發開船去解救受困民眾。有一位漁民在營救一個被困在房頂的 17 口之家時遭到了拒絕,因為這家人是印度的高種姓。5 小時後這位漁民返回時,那家人開始呼救,表示可以上漁民的船,但 「你們不能觸碰我們」。

印度屢見不鮮的強姦案,除了男女不平等這一因素外,「種姓制度」 也是幕後的一大推手。

2014 年 5 月 27 日,印度北方邦佈道恩地區卡爾塔村一對 14 歲和 15 歲的堂姐妹在離家上廁所期間失蹤(至於為什麼上廁所要離家,大家有興趣的可以看看印度電影《廁所英雄》,這裡就不展開了),次日清晨她們被發現被吊死在樹上,死前遭遇 5 人輪姦。

image

當這兩名 「賤民」 少女遭遇強暴時,其中一位的父親聽到了呼喊後去報警,但警察卻說,這兩名賤民只不過是和高種姓的人在一起玩,「幾個小時後就能回家」。

案發後,北方邦首席部長亞達夫召開新聞發布會,記者問他對邦內治安惡化、強姦案高發有何看法時,他反問記者:「你沒有遇到危險吧。那你擔心什麼?」—— 他的意思是記者不是 「賤民」,不會遇到危險。

印度一些農村的低種姓人的生活至今仍是這樣的:他們不能到村子的井裡打水,他們的孩子只能到專門的學校裡讀書,他們要注意不讓自己的影子 「玷污」 到高種姓的人,甚至要帶著掃帚,邊走邊掃掉自己的腳印,不然高種姓人會認為這種也是 「觸碰」。

所有的這些案例,是否會讓你懷疑印度是否是一個現代文明國家?

那麼,為什麼印度的 「種姓制度」 難以消除呢?

4

這個問題也不是幾句話能夠說清的,簡單說一下我自己的理解。

首先,當我們說到某種觀念 「根深蒂固」 的時候,肯定無法規避一個問題:時間。

儘管印度在歷史上多次遭受過不同程度的入侵,但無論是波斯人、安息人、大月氏人,哪怕是突厥化的蒙古人建立的莫臥兒帝國,都沒有取消 「種姓制度」—— 這種制度」 在印度存在了 3000 多年。

為什麼?究其核心原因,其實很簡單:「種姓制度」 便於統治階級的統治。在這種制度下,人民變得麻木不仁,對階級的劃分感覺理所應當,對專制的統治全盤接受,他們只會在底層互相攻擊形成更底層,卻不敢也不會去動上層的利益。由此,專制統治者成功避免了兩大最頭疼的問題:人民的抵抗和社會的變革。

image

印度低種姓的 「賤民」

但問題還是沒有完全解決:要知道,印度的三大種姓婆羅門、剎帝利和吠舍加在一起,只占到全國人口的 11%(婆羅門 4%,剎帝利 5%),那麼明顯的少數統治多數,為什麼印度的廣大人民會接受 「種姓制度」 長達 3000 多年呢?

這一點我認為不能脫開婆羅門教(包括印度教)核心教義的另一大要素:堅信輪迴轉世。

印度教的信眾們都堅信,人是有靈魂的,會不斷轉世,而決定你下一輩子轉世好壞的,是你這一輩子產生的 「業」。簡單來說,如果他的種姓是婆羅門,那是因為他上輩子一定做了很多好事,或者承受了很多磨難,而如果你的種姓是首陀羅或賤民,那也是因為你上輩子做了很多壞事(更差會轉世為一條狗或一隻蟲)。

所以低種姓的人一般不會抱怨,而是默默忍受一切的不公,因為他們認為這是一種修行,是應該的,並且這一切都是在為來世能夠轉世過上好日子 —— 成為更高的種姓。

image

相比之下,同樣起源於印度的佛教則不同。雖然佛教中也有 「來世報」 和 「現世報」 的概念,但佛教強調平等,人人皆有佛性,而沒有嚴格的等級制度。

這一點也可以從中國人與印度人的區別可以看出一二。

中華民族也是吃苦耐勞的民族,但中國人從某種意義上說更相信 「現世報」—— 如果我窮,我苦,我落後,那我就一定要這輩子努力和拼搏,爭取改變我自己的命運。即便我努力後發現暫時還不能解決問題,我會寄希望於我的下一代,比如自己的孩子,很多人會通過自己的努力乃至犧牲,換取下一代的幸福(也會導致嚴厲督促下一代……)—— 但不管怎樣,很少人會什麼都不做,只寄望於自己下一世的 「轉世」。

更何況早在 2000 多年前,中國有個叫陳勝的人就已經喊出了一句即便現在不少印度人都會覺得匪夷所思的話:

「王侯將相,寧有種乎?」

5 月 3 日,英國學者馬丁・雅克(Martin Jacques)發推特說,印度的疫情是一場災難,他們 「成為下一個中國」 的可能性為零」—— 從這個角度看,也不無道理。

5

必須要承認的是,「種姓制度」 確實已經成為阻礙印度發展的一個重要桎梏。

2019 年的統計數據顯示,只占印度人口比例 10% 的高種姓集團,控制著國家財富總值的 60%,國會議席近半數都在婆羅門種姓手裡,賤民中 90% 還是文盲。

與此同時,儘管很多印度裔擔任了不少世界 500 強企業的高管(他們中大多是受到良好教育的高種姓),但名列世界 500 強的印度企業只有七家,排名最高的也沒有進入前 100(2020 年的統計數據顯示,中國為 124 家)。

image

現任印度總理莫迪的種姓是吠舍,雖然不算很高,但也不能算是低種姓

時至今日,儘管印度憲法已明文規定取消了 「種姓制度」,並且給予低種姓相當程度的保護政策,但即便不算廣大農村地區而涉及到發達城市,延續三千年的 「種姓制度」 依舊在影響著印度的方方面面,從教育到醫療,從就業到婚姻,印度社會從某種意義上呈現的是一種靜止固化狀態,向上的動力和變革的慾望明顯不足。

這也是印度作為一個文明古國和一個雄心勃勃的大國所焦慮的地方:疆域不可謂不遼闊,人口在不久的將來就會超過中國成為世界第一,但他們卻錯失了一個又一個的風口和機會,即便將來他們將占據 「人口世界第一」 的紅利(前提是他們的教育能夠普及,平均人口素質大大提高,以及地位低下的婦女完全進入勞動力市場),但面對即將到來的人工 AI 的無人操作時代,他們依舊將面臨嚴峻的挑戰。

所以,印度是矛盾的,這從尼赫魯的話裡就可以看出。

尼赫魯曾經說過:

「只要種姓制度仍然存在,印度就不能在世界文明國家中占據應有的地位。」

但他也說過:

「在印度人們保持著種姓制的條件下,印度終歸是印度;但是從他們與這個制度脫離關係的那一天起,印度就不復存在了。」

來源:饅頭說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