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世紀時期歐洲城市骯髒,同時期中國城市卻是雍容優雅的?

清明上河圖
隨著歷史學知識的普及,在網上贊頌中國唐宋時代的繁榮,認為「宋朝GDP占世界80%」這類網路段子逐漸流行,而吹捧「唐之雍容,宋之風雅」也成了時髦。
相比之下,似乎歐洲中世紀城市表現得比較骯髒和落後?
但實際上,誤解只是源於不了解。

一,歐洲中世紀城市人口較少,不一定是生產力低下的原因。

7世紀的唐代長安,11世紀的宋代汴梁人口均超過百萬。而同時期的倫敦,巴黎等人口多不超過10萬,這已經成為網路上津津樂道的話題。

但我們要知道,在歐洲古典時代和中世紀早期,同樣存在人口百萬的大城市。

羅馬帝國建立後,中央集權制度的出現使得羅馬城市人口急劇膨脹,到公元1年前後,羅馬城人口已經達到75-100萬。

而根據《漢書 地理志》記載,公元2年即西漢元始二年,當時長安有居民8萬戶,按每戶5口人計算是40萬人,再加上駐軍,官吏,宮廷,人口大約是50萬人。羅馬城的人口是在漢長安之上的。

而且很快羅馬城就不再是西方世界最大城市了,公元330年5月11日,羅馬皇帝君士坦丁一世在拜占廷建立新都,命名為 新羅馬,後多稱為君士坦丁堡。在建成後幾十年人口就超過了羅馬城。

在那個時代,對人口數量影嚮最大的因素是政治,無論是羅馬帝國還是中國唐宋,都可以讓糧食和人口源源不斷的從帝國各地輸往首都,而不用太考慮經濟成本問題。(羅馬帝國每年輸入1500萬蒲式耳糧食)

這就是中央集權時代的歐洲同樣也能建設超大規糢的大城市,而帝國衰亡後卻做不到的原因。

中世紀歐洲不再出現人口過百萬的大城市,不一定是生產力倒退(實際上歐洲農業在中世紀有進步),而是歐洲告別了中央集權,走向了另一個方向。

而且,雖然中世紀以後歐洲人口不再向政治中心集中,但歐洲中世紀城市化水平並不低下,在9-10世紀,英格蘭的城市化比例已經達到了10%—-和同時期北宋其實差不多,遠遠超過後代的明清。

二,宋代大城市的糟糕環境

今天網路上不少人吹捧唐長安,宋汴京,偶爾也有人吹下明南京。但卻沒甚麼人吹清北京的,因為距離產生美,晚清留下了太多照片和影像。

宋代不是有《清明上河圖》嗎?

但《清明上河圖》是張擇端作為翰林畫院的供職畫家奉宋徽宗之命而作的,目的是為宣揚當時的仁道統治。

眾所周知,給皇帝作畫不能太寫實,皇帝臉上的麻子,與都城裡的髒亂差,最好不要畫出來。

所以只有搭配那個時代的文字記載,我們才能知道實情。

司馬光形容當時北宋汴京街道狀況有一首詩句「 紅塵晝夜飛,車馬古今跡」,宋代城市道路多為土路,無論白天黑夜都是塵土飛揚,牲畜留下的糞便長期留在街道上。

所以很明顯,宋代首都街道上是沒有每天掃好幾趟的清掃阿姨的。

宋代的達官貴人出行,需要有專人在車前拿著水罐灑路,以免灰塵太大讓貴人煩心。這種情況相當普遍。江南地區或許有些小城市有條件用石板鋪路,但情況也不多見。

不僅如此,宋人還污染水源。南宋時期,杭州西湖上「疱廚湢室悉處其上」,意思是西湖旁集中了廚房和浴室。而且達官顯貴們在此「濯穢洗馬,無所不施」。宋人更將廚餘垃圾丟棄到城市中的溝渠和水源中。

由於宋代推行土葬禁止火葬,因此對很多城市貧民來說「死無葬身之地」,只能將屍體丟棄到河渠中,在北宋和南宋都有很多記載。

毫無疑問,當時的西湖污染嚴重,掉到這樣的湖中,會比今天嚴重得多。

死後能進亂葬崗其實不是最慘的。

另外,宋代都城集中了軍工業,所以工業污染也不小。大爐作、小爐作、鐵作等金屬冶煉方面的手工業生產,產生的廢氣數量大、毒性大,嚴重的污染了城市空氣。

最後還有繁榮的商業:

天下苦蚊蚋,都城獨馬行街無蚊蚋。馬行街者,都城之夜市酒樓極繁盛處也。蚊蚋惡油,而馬行人物嘈雜,燈火照天,每至四鼓罷,故永絕蚊蚋。

天下苦蚊蚋,都城獨馬行街無蚊蚋。馬行街者,都城之夜市酒樓極繁盛處也。蚊蚋惡油,而馬行人物嘈雜,燈火照天,每至四鼓罷,故永絕蚊蚋。

所以宋代的大城市,和歐洲中世紀大城市一樣並不宜居。

三,在處理城市垃圾方面,歐洲中世紀和中國大同小異

1793年英國使團訪問北京,對北京的一個好印象就是發現農民會來城市中採集糞便用於施肥,從而略微減輕了城市的環境壓力。

當時的倫敦已經由下水道來排污,所以英國人才會對北京的「人工撿糞」感到吃驚。但在中世紀時期,英國城市的垃圾同樣是由農民來收集的:

1405年倫敦,要求在房子開建之前先挖好廁坑 ,坑中留有洞眼以便污水被土壤吸收,還有個木蓋可定期揭開,可將污物運到小車上再運到城市周圍耕地裡。

1405年倫敦,要求在房子開建之前先挖好廁坑 ,坑中留有洞眼以便污水被土壤吸收,還有個木蓋可定期揭開,可將污物運到小車上再運到城市周圍耕地裡。

清代的糞車

北宋汴京城內有多條河流,所以排污主要是通過這些河渠進行的,(皇家使用的叫禦溝)但這些河流既是排污口,又是主要的水源(水井很少)。現代人肯定是無法接受的。

天聖四年(1026 年),開封府在給宋仁宗的奏折裡說:「新舊城凡為溝註河中,凡二百五十三

天聖四年(1026 年),開封府在給宋仁宗的奏折裡說:「新舊城凡為溝註河中,凡二百五十三

北宋汴京雖然也有類似下水道的排水暗溝,但應該並不廣泛,利用也不充分,不但起不到效果,還成為盜匪和黑社會的控制的地下娛樂街.

京師溝渠極深廣,亡命多匿其中,自名為「無憂洞」,甚者盜匿婦人,又謂之「鬼樊樓」。國初至兵興常有之,雖才尹不能絕也

京師溝渠極深廣,亡命多匿其中,自名為「無憂洞」,甚者盜匿婦人,又謂之「鬼樊樓」。國初至兵興常有之,雖才尹不能絕也

最後,還有政府作為。

實際上無論是歐洲城市,還是中國城市,對治理城市環境衞生,都是努力在作為,例如制定禁止隨意丟棄垃圾的法律,提供公共墓地,救濟所來幫助窮人等等,但制定是一回事,實際效果又是另一回事。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