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生巾為什麼那麼貴?

文:於可心   姚書恒

這幾天,一條有關「 散裝衛生巾」的微博,在互聯網上掀起了巨大的風浪。

事情的起源是一位博主在淘寶上偶然發現了散裝的衛生巾產品,100片售價只有21.99元,而且沒有外包裝。這位博主發問:這麼便宜的三無產品也敢用?

散裝衛生巾

這個類似「 何不食肉糜」的問題,一石激起千層浪。買家在回應這個提問時,答復到「 生活難」、「 我有難處」,戳中了無數網友的心臟,#散裝衛生巾#話題在微博已有10億以上的閱讀量,超過20萬條評論,更把長期被忽視的「 月經貧困」現象拋到了大眾眼前。

1. 衛生巾有多貴?

目前中國處於生理期的女性人口約4.48億,形成了全球最大的女性衛生護理用品市場,衛生巾年銷量870億元。但中國女性用上衛生巾的歷史並不長。

1982年,中國從日本引入了第一條衛生巾生產線,但衛生巾實在太貴了,一包衛生巾要賣7毛錢,因此當時國內女性仍在使用由布條製成的月經帶。 90年代,衛生巾才開始在大城市流行開來。

當時,恆安實業重金買下熱播港劇《八仙過海》的片中廣告,在上海迅速打開市場。與此同時,四大外資品牌——寶潔的護舒寶、花王的樂而雅、金佰利的高潔絲和尤妮佳的蘇菲,也相繼進入中國市場。

之後,受益於經濟高速增長和女性個人健康意識的不斷提高,衛生巾、棉條、安睡褲在中國市場的滲透率不斷提高,其中衛生巾的滲透率已達到100%,這對於保障女性健康而言是可喜的進步。

但當6億人月收入還低於1000塊錢的時候,衛生巾這種剛需用品開始了快速的「 消費升級」過程。

目前市面上的衛生巾,如果以單片價格為標準,可以分為低檔衛生巾(低於1元/片)、中檔衛生巾(1-1.5元/片)和高檔衛生巾(高於1.5元/片)。

假設一名女性的經期為5天,睡眠時間8小時,白天每4小時更換一片衛生巾,那麼這位女性每天需使用4片日用衛生巾及1片夜用衛生巾。以日用衛生巾每片1元、夜用衛生巾每片2元計算,這名女性每天需花費6元,一次經期即為30元,一年就是360元。如果更換頻次更高、衛生巾價格更貴、生理期延長,花費還會更高。

雖然一年360元看似不多,但一方面中國有6億中低收入及以下人群,另一方面,衛生巾的毛利率非常高。

衛生巾的製造成本很低,原材料主要是膜、吸收體(無紡布、高分子樹脂、無塵紙、絨毛漿等),佔了80%的成本,而且工藝也比較簡單。 2017年,被稱為「 衛生巾第一股」的重慶百亞衛生用品股份有限公司在衝擊IPO時,曾公佈旗下「 自由點」衛生巾的出廠價,每片0.44元。護舒寶的棉質日用款也低至0.45元/片。

但衛生巾行業的平均毛利率卻高達45%,像恆安(七度空間)這樣的國產龍頭公司,毛利率更是高達70%。

撐起高毛利的,是營銷廣告。衛生巾行業普遍銷售費用高企,行業平均銷售費用占到銷售額的約23%。剔除了銷售費用、管理和研發費用以及所得稅費用之後,恆安國際的公司淨利率降到了19%,而景興健護、尤妮佳的公司淨利率僅為8.3%、8.0%。

除此以外,衛生巾的終端價格,還要經過經銷商的層層加價。以百亞股份為例,一片衛生巾出廠價為0.38元/片,每層經銷商加價20-30%,終端售價就達到1.25元/片,為出廠價的3.3倍之多。

在砸錢鋪渠道、賣廣告的情況下,備受關注的衛生巾13%的增值稅反倒對價格影響很小。目前國內各類消費品的增值稅均為13%,都包含在商品價格里面,但決定最後賣多少錢,還是商家和零售渠道。換句話說,即使國家減免13%的增值稅,也不一定能讓衛生巾變得更便宜。

2. 「 月經貧困」有多嚴重?

最近引發大爭論的散裝衛生巾,後來經查證,是來自淘寶店鋪「 涵同學衛生巾批發生活館」,圍繞該商家的資質,事件幾度出現反轉。

店家先是公示了衛生許可證等資質材料,但之後許可證中的生產廠家稱該店鋪冒用了公司證照,公司沒有生產過散裝衛生巾。目前,該網點衛生巾已下架。給女性提供廉價衛生巾的廠家又少了一家。

有關注女性權益的機構「 橙雨傘」給這款100片僅賣21.99元的散裝衛生巾做了個測評,發現這款衛生巾的材質不是無紡布,吸收效果比較差,滴上液體後並不能完全吸收,透氣也不好。更糟糕的是,這款衛生巾在拆解過程中、使用時間長了之後,會釋放出粉塵,衛生狀況堪憂。

但即使是質量、衛生條件明顯更差,但仍有許多女性不得不使用這種便宜衛生巾。在電商平台中搜索「 散裝衛生巾」,會發現類似的商家很多,且銷量很高,有些店鋪月銷量達到幾千件。

在中國每年賣出的1200億片衛生巾中,來自行業前四大廠家的只有30%,前十大也只有40%,也就是說,60%的市場被小品牌瓜分,出售散裝衛生巾的小型廠家不在少數。

用不上大牌衛生巾,不只是中國的問題。國際婦產科聯盟(FIGO)數據顯示,在全球範圍內,有超過5億女性處於月經貧困之中。

在印度,3.35億成年女性中只有12%能買得起衛生巾,直至2017年,印度88%的女性仍然在使用破布、報紙、草木灰、樹葉、枯草、甚至是牛糞來製作「 衛生巾」。

在非洲,每10個女孩中就有1個因為沒有經期衛生用品,或者學校沒有安全的廁所而不能上學。一些女孩會因為月經錯過整整1/5個學年,有些人甚至會完全輟學,更嚴重的是,受教育權的缺失使得女孩們更有可能被迫童婚。

即使在發達國家,月經貧困仍然存在。在英國,10%的女孩負擔不起衛生用品;在美國,每5個女孩中就有1個因無法獲得經期衛生用品而退學甚至輟學。

這些觸目驚心的數據證明,無力負擔衛生巾費用的現像不但存在,而且遠比想像中更普遍。而每一片不合格、不衛生的衛生巾,都在提高女性出現健康問題的機率。

一些國家已經開始探索解決月經貧困問題。 2000年,英國對女性衛生用品的徵稅從17.5%降至5%;2016年,美國紐約州宣布對衛生巾、衛生棉條等商品不再徵稅,此外,明尼蘇達、賓夕法尼亞、馬里蘭、新澤西和馬薩諸塞州也對該類商品免稅。

而在印度,2018年7月,在大量抗議、請願和法庭訴訟之下,印度政府宣布取消衛生巾12%的消費稅,並不再對衛生巾徵收進口關稅。

在美國,2005年,新澤西州決定免除衛生用品6.9%的消費稅。 2018年,有學者研究了該政策的影響[1]。通過計算、對比新澤西女性在2004和2006年在衛生用品上的花費,他們發現,免稅後,消費者買衛生巾的價格降低了7.3%。而且,高收入人群買衛生巾的價格降低了4%,低收入人群降低了12%,也就是說,越便宜的衛生巾,降價越明顯。

在其他國家的衛生巾降價的時候,中國的衛生巾價格卻在逐年上漲。 2011-2017年,國內衛生巾單片出廠價和終端銷售價不斷提升,單片出廠價從0.21元提升至0.25元,單片終端銷售價從0.30元提升至0.44元,複合年均增長率達6.55%。

這種漲價趨勢,跟國產偉哥價格暴跌到2塊錢/片的大新聞,形成了極其突兀的對比。

3. 為什麼國產偉哥2塊錢/片,衛生巾卻越來越貴?

在有關衛生巾價格的熱議中,有網友拿出了國產偉哥西地那非大降價的新聞進行了對比。

事情的起源是,在今年8月剛剛完成的第三批國家藥品帶量採購競標中,齊魯製藥的「 枸櫞酸西地那非片25mg/片」以2塊錢/片的「 骨折」價格成功競標。西地那非即國產偉哥,但它同樣是用於治療肺動脈高壓的比較便宜的藥品。

肺動脈高壓的病人如得不到有效治療,患者平均存活年限僅2.8年,而如果採用進口藥物,患者平均每年用於藥物的花費在2萬-20萬元。因此,這種國產替代、大幅降價,是醫保談判的常態。去年醫保談判的「 靈魂砍價」一度刷屏,當年醫保藥品准入談判談成了97個,價格平均降幅60.7%。

因此,國產偉哥2塊錢/片,衛生巾越來越貴,其實是由兩種產品的定價機製完全不同所導致的。

西地那非需要面對醫保談判,在強大的醫保局面前,它不再是消費品,而是工業品。 2塊錢的價格,僅能在成本之外給企業帶來國家限定的微薄利潤空間。而衛生巾是消費品,不管增值稅多少,廠商還是會營銷一個比一個更貴的高價衛生巾。

居民收入水平提升推動了消費升級趨勢,疊加女性受教育程度的提高,衛生巾行業個性化、品質化需求增強。衛生巾廠商為了捕捉消費升級趨勢、切入細分市場,不斷推出中高端產品,在更大意義上是一種市場行為。

然而,龐大的低收入女性群體同樣不該被忽視。從策略上來說,要實現「 衛生巾自由」,減稅還不如打破快消大企業的壟斷,讓更多的規範生產的廠家參與市場競爭,甚至是通過財政支持,向低收入群體直接發放衛生產品。

來源    遠川商業評論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