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藥保健品,為什麼有人真的有效?

在我們身邊,有許多人,支持中藥、相信保健品。他們往往會根據自己的親身體驗,告訴你確實有效果!

他們信誓旦旦的真實體驗,對於有科學思維習慣,習慣於遇事問個為什麼的人來說,往往不屑一顧,畢竟,這些東西,是沒有合理的科學支撐的。

其實,回過頭想想,從自己家裡的長輩、到身邊的親友,也不難發現這種現象。我們不認可、醫學數據不支持的某種保健品、中藥,他們服用後,不乏產生了一定效果的情況。

那麼多的體驗支持者,不可能都是錯覺、都在說謊!明明沒有科學依據,卻偏偏有實際效果,這就很讓人詭異無解了。

那麼,科學證實的,根本不具備治病保健成分的保健品,原理不明的中藥,為什麼,在實際使用中,卻產生了確實的體驗和效果呢?

查閱了不少資料後,才發現,原來,這樣矛盾的現象,背後,原來也有科學的道理!

先給大家講一個有趣的故事

在愛爾蘭的西南海岸,有一個田園詩般的小城Ringaskiddy,這裡依山傍海,氣候宜人。但,相比周邊,它也的確沒有什麼特別之處,一直默默無聞。

這個普通的小城,這20年來,卻發生了許多神奇的變化。

普遍困擾歐洲社會的老齡化問題,在這裡根本不存在,持續不斷的生育高峰,已經延續了20年,到處是歡聲笑語的小孩,在奔跑嬉戲。居民旺盛的生育意願和能力,和其他地方的暮氣沉沉,形成了鮮明對比;

許多外地人,出於好奇,慕名來到這個小城旅遊後,最後都不願意走,因為,他們認為,居住在這裡,感覺空氣裡有東西,能讓他們保持激情和活力;

路過小城的多數長途司機,經過時,都習慣緊閉車窗,避免吸入空氣,否則,他們會感覺心跳加速、心神不寧,一不小心,就會導致行車超速;

小城的酒吧,也總是比其他地方的熱鬧,許多外地人,習慣於經常遠道而來光顧。

小城人的精神面貌,也迥異於其他地方。當地從年輕小伙到耄耋老人,統統神采飛揚,男男女女的臉上,都徜徉著紅暈,老頭老太也都活躍異常,出軌婚外情之類現象,很普遍。

研究者發現,這個如此反常的小城,其實和周邊地區沒有啥不同。

最後,發現它唯一的特別,是著名的輝瑞製藥,20年前,把全球最大的偉哥生產工廠,開設在了此地。

正是因為這家藥廠的存在,讓大家相信,一定是偉哥生產過程中,排放的廢氣廢水,瀰漫到了周圍環境中,影響到了周邊居民的生理機能,從而改變了他們的性情和精神狀態。

這樣的感覺和傳言,讓小城因此成為了愛爾蘭的浪漫之都,愛情聖地!

媒體的大量渲染報道後,小城的旅遊業也突飛猛進地發展起來,成為愛爾蘭經濟發展最快的地區之一。

但是,事實真的是這樣嗎?

事實上,偉哥每年為輝瑞公司帶來數十億美金的巨額收入,它的生產設備和工藝,具有最高程度的現代化標準,生產過程非常精密細緻,受到企業與政府的嚴格監督。而且,工廠甚至連煙囪都沒有,根本不需要排放任何廢氣廢水!

也就是說,小城的人們,不可能受到任何來自這家工廠的藥物性影響。

能夠影響他們的,只是關於偉哥這種神奇藥物的豐富聯想和心理作用!

為什麼,心理作用會產生如此大的影響呢?這就不得不提到,現代醫學中的安慰劑。

二戰中,在攻占意大利南部海灘的戰鬥中,美軍鎮痛劑很快用完。當傷兵痛苦嘶喊著要鎮痛劑時,萬般無奈的護士,只能注射鹽水,謊稱,現在注射的是強力鎮痛劑。

讓人震驚的是,注射鹽水後,斷胳膊斷腿的傷兵們,居然真的停止了哀嚎,疼痛止住了!

這一幕,給現場的麻醉師Beecher留下了深刻印象,回國後,他開始了一系列相關實驗,1955年,他在《美國醫學會雜誌》(JAMA)上發表了相關的著名論文,安慰劑,由此進入現代醫學視野。

他第一次指出,吃藥這個動作本身,就有一定的治療作用!

此後,臨床試驗中,與安慰劑組對照,成為開發新藥物、新療法的不二規則。

對安慰劑效應的解釋,最為人們接受的,是心理性的作用。近年來,隨著神經醫學的發展,通過大腦掃描顯示,多種神經傳遞因子,也在安慰劑背後起作用,其中很多,與鴉片和大麻的作用機制一致;同時,大腦多巴胺的分泌,也會受到安慰劑的影響。

有趣的是,安慰劑,不僅僅包括藥物或者治療手段。研究發現,醫生的態度、交流方式、診室的環境、藥物的顏色、藥物的數量(如胃潰瘍病人每天吃4片,儘管實際藥量一樣,比每天只吃2片的效果更好)藥物的品牌、藥物的價格(被告知是昂貴的藥物,會對病人產生更好的效果)、甚至地域、醫院的名氣、醫生的年齡(這解釋了為什麼病人喜歡找年長的醫生,尤其是「老中醫」。)都會對同樣治療的療效,產生很大的影響。

實際上,在生活中,我們都可能在不自覺中,接觸到過安慰劑。

2008年,《新英格蘭醫學雜誌》的一篇論文中,對679名美國醫生做了一項調查,結果發現,大概有一半醫生,承認自己在臨床實踐中,經常性地給病人開出安慰劑。最常用的安慰劑是維生素片、止痛藥,其次為生理鹽水和糖丸。這些醫生開出這些藥物的時候,是知道按照醫學常規,不應該把這些藥物作為治療手段的,它們也沒有治療功效。

該不該和有沒有用,並不是一回事。即使是癌症患者,安慰劑都能產生影響。有研究發現,給癌症患者服用了完全沒有有效成分的纖維素安慰劑之後,其疲勞症的緩解率,達到了29%,這在臨床上,可是十分顯著的提升。甚至於,在實驗中,儘管已經提前告知患者是安慰劑,患者也對這一事實有清晰地認識。即使如此,對試驗結果,仍然沒有影響。

在這樣的醫學基礎上,回過頭來,我們再來理解保健品、中藥之類的作用,就不難發現真相了:醫學研究的結果,不能否定;告知我們有效果的人,他們,也的確沒有說謊!

這,也能讓我們理解,即便沒有任何確切有效治療成分的保健品,藥理不明的中藥,為什麼,國家不加以禁止。

 更何況,有些保健品,如果包含的某種含量特別豐富的成分,正好填補了我們身體無法正常攝入的需要;千萬種中藥成分中的某些,正好有助於病灶,對健康的影響,那就更直接,更能體現出效果。

心誠則靈,也是有科學道理啊!

由此,關於中藥、保健品的認識,我們就有一個更全面的視角了。迷信自然可悲,排斥也大可不必。究竟該不該支持自己和家人使用、什麼時候使用、如何使用、使用多少,我們不妨根據自己和家人的實際,做出相應的、適當的安排。

文章來源:靜觀風雲

Translate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