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月經貧窮」和衛生巾「危機」

月經貧窮

文:Co還在Matrix

月經貧窮」得到關注原本是好事,但很遺憾看到討論重點被導向模糊。其實值得我們關注的最關鍵問題應當是:如何把經期用品的價格降下來、把合格用品的普及度提高,減少女性在此事上的負擔。

首先需要回應的質疑是:經期用品的價格真的會給人造成負擔嗎?在許多網友的認知中,平均「每月一次,每次幾十元」的費用並不高昂,但依照「中國目前有6億人月收入僅1000元」的數據,經期用品的開支的確仍是一筆不能忽略的費用。出於健康考慮經期用品應當及時更換,同時不同價格的衛生巾在吸收力、使用感等方面有明顯的差異。而根據台灣的一項調查顯示,有44.5%的女性「曾經因為想要節省用品而減少更換」,有37.2%的女性表示「在購買生理用品時以價格便宜為主要考量」,有16.9%的女性表示「生理用品的支出曾為我帶來經濟負擔」。「月經貧窮」並非臆想出和誇大出的概念,而的確是現實存在的社會問題。

事實上,全球每天約有1億婦女處於經期中。為了應對「月經貧窮」,許多國家和地區都對此作出過舉措,總結起來大概有「降稅甚至免稅」和「免費提供」兩種途徑。

(一)降稅甚至免稅

1、目前中國對經期用品徵收的是與大部分普通商品相同的增值稅,稅額為13%。有網友質疑:納稅是商品的應有之義,單獨提出降低此類稅是在「給國家出難題」。應當看到,經期用品在商品屬性之外更是女性生活的必需品,它是女性的生理構造所帶來的特有負擔,而這種負擔不應當被視作是女性理所當然由自身承受的,它需要社會政策的傾斜調整。另有人質疑,13%只占價格的一小部分,即使降稅,商品價格也不會顯著降低。但不可否認,降低課稅至少是國家層面能為解決「月經貧困」所做出的切實有效的措施,稅收的精神是「取之於民用之於民」,降低此類課稅,也可解釋為「用之於民」。

2、各國降稅免稅情況

(1)發達國家(以下僅舉例,並非全部參與國)

  • 德國:生理用品曾被放在「奢侈品稅」一檔,徵收19%稅率。為抗議重稅,發生了著名的「棉條書事件」,即將棉條一排排擺好,塞進一本中間留有縫隙的書裡,這本「書」只需被徵收普通商品稅,即7%。在抗議聲中,德國於2020年1月1日起將生理用品稅率調至7%。
  • 英國:2000年相關稅率降至歐盟規定的商品增值稅最低額5%,隨著脫歐完成,2021年1月起將免稅。
  • 美國:對如義肢、處方藥等「必需品」免稅,截至2019年6月,共有12個州將生理用品列為必需品。
  • 加拿大:7萬人請願聯署,2015年7月1日起終止消費稅,此後繼續討論了雇主為女性在工作場合免費提供生理用品的可能性。
  • 澳大利亞:原定稅率10%,相關運動推動18年後於2019年1月1日起免除。(該國前衛生部長曾聲稱避孕套可預防疾病得以免稅,而女性生理用品無此作用,因此不予免除。)

(2)欠發達國家

  • 印度:原定稅率12%-14%,屬該國奢侈品稅。上映電影《護墊俠》講述了男主推動製造廉價衛生巾的故事,引發國內對此問題的關注,在40萬人聯署後於2018年免稅。
  • 肯尼亞:2004年免稅,為全球首例。但根據統計,該國仍有65%的青春期少女需要以性交易換取生理用品(詳見:O網頁鏈接
  • 馬來西亞:2018年免稅。

可以看到,的確有越來越多國家在近年對月經貧窮問題給予關注並作出改變。

(二)免費提供

月經貧窮使眾多女性受困,其中最令人擔憂的還是青春期少女的遭遇。在英國,每10位14-21歲的女孩中就有1位曾遭遇無法負擔經期用品的窘境。在全球範圍內,還存在著因經期被剝奪教育平等機會的現象:一項調查表明,有近四分之一的少女曾因缺乏經期用品而缺課。因此,除「免稅」這一項舉措外,還有國家或地區直接免費提供經期用品。

2020年2月25日,蘇格蘭通過法案,成為全球首個向全國女性免費提供經期生理用品的國家。「根據法案,政府將會把如衛生棉條、衛生巾等生理用品,投放於社區中心、青年中心及藥房等指定公共場所,供有需要的人使用。「此舉除了使得蘇格蘭向結束國內「月經貧窮」現象邁進一大步,更是政府為捍衛女性月經尊嚴,立下的重大里程碑。」美國紐約市則在公立學校、監獄和收容所提供經期用品,將這些用品放在可以方便取用的地方,並認為此舉可以減少對「月經羞恥」和對月經的污名化,讓女性更輕鬆地度過經期。

1982年,中國引進第一條衛生巾生產線。衛生巾的普及使女性從破布、草紙等應對方式中解放出來,有機會更安全地度過經期。今天,隨著產業發展,棉條、液體衛生巾等更多經期用品使女性有機會更舒適地度過經期,但我們在更高品質的追求之外不要忽略還有人在基本的需求上掙扎。合格、安全、充足的生理用品,關乎女性追求平等的步伐,關乎權利的基本實現。

中國是世界第一人口大國,「月經貧窮」的存在隱祕卻普遍。作為自然生理現象,月經為女性帶來了不公平的經濟負擔和身心壓力,這種不公平需要社會的共同負擔,而不只是女性自己的責任。減稅、免費提供、消除經期污名化,都正在其它國家得到踐行,中國女性也需要它們。

參考資料:

1、《The cost of tampons is hurting low-income girls,let’s fix that》O網頁鏈接

2、端O網頁鏈接

3、《再見,棉條稅》O網頁鏈接

4、台灣婦女中心O網頁鏈接

5、《每月流血疼痛被課稅,一次看出全球女性為何發出怒吼》O網頁鏈接

6、《徵收月經稅合理嗎?十張圖帶你認識月經不平等》O網頁鏈接

7、「月經稅」維基詞條O網頁鏈接

 

 關關于月經周期

文:@狗杏

國內兩性教育稀爛,很多男生並不真正的了解女生的月經周期的相關知識,為此我希望通過簡單的舉例,和一些常見誤區的辯答,讓我首頁的男性朋友能夠知道以下這些事:

1.月經周期就是激素周期,絕大部分女性一生都經歷了月經周期,並且深受其苦。有些男同胞說:「不可能我從來沒見過我媽、我姐來月經。」那是因為她們很好的解決了個人衛生問題,且激素水平相當穩定,更有可能是因為你的家人深受女性私事不能宣之於口這種觀念的束縛,才導致她們打碎牙只能往肚子裡咽。

更好的關愛女性家人朋友,從認真對待女性生理期開始。

2.「不是每個月才來2天嗎?這有啥可苦惱的。」

  經期時長因人而異,短的一兩天多則十幾天。通常區間是5-8天。這就好比說中國男性bq後長度從3cm到28cm都有,我們不能一概而論說中國男性只有3cm,我們需要考慮到普遍性,而不是極端值。

3.「姨媽巾便宜的才幾塊錢一包,這有啥用不起的啊」

近期熱議的6億人收入不足1000元,以及各種貧困數據,我們可以得出一個結論,在中國,確實有人吃不起飯。那相同的吃不起飯的有男有女,你覺得這些女性連飯都吃不起,那哪來的錢買衛生巾呢?所以我們可以推論說,在中國,確實有一部分女性,用不起衛生巾。

4.「那不用衛生巾,買個尿布自己洗洗不行嗎」

衛生巾的最大優點在於一次性使用,用過即拋。尿布不是不能用,而是出門在外不好清洗帶回。設想一下你和女朋友出門,幫女朋友提包,女朋友說:幫我拿下手機。你在裡面一頓翻找到一個血淋淋的尿布。這樣的場景發生了,你會開心嗎。

對於常年不需要外出的女性,選擇月經杯和棉條可以極大增加舒適感,但是對於需要外出的女性,衛生巾確實非常有必要。

同樣,衛生巾消費有困難的女性,一樣也買不起洗衣機,手洗尿布費時費力還甩不干,對於需要工作的女性,尿布無法替代衛生巾。

5.「那一個月也用不了幾包啊省著點用不行嗎」

很多男生朋友沒見過衛生巾,以為衛生巾和紙巾一樣可以扯著撕開用。但是衛生巾是一次性用品,是不能反覆用的,舉個例子:男生無論3cm還是28cm一次都要用一個安全t,你不能剪下來留一半下次用,但是你可以買大小號。

所以衛生巾分量多量少日用夜用。要選擇合適的。

6.「好的,我了解了,那請問女生朋友們有什麼訴求呢。」

一.希望相關部門在扶貧攻堅戰中能夠多考慮到個人衛生用品的需求,也希望可大公益平台能夠多推出專項慈善項目。

二.大家一起拒絕衛生巾的明星代言、綜藝冠名等超出實際需求範圍的商務宣傳,將巨額宣傳費用轉換為實際上的公益宣傳,為更多難以解決個人衛生問題的女性送上愛心和溫暖。

三.各大營銷號平台科普號不要誤導,儘量客觀的闡述實際問題,早日消除男女觀念上的隔閡。

Translate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