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傳統建築文化就是院落文化

傳統建築文化

文:陳鶴歲

庭「院」深深

「院」的異體字是「寏」, 形聲字。《說文》:「竇,周垣也。從心,奐聲。」《玉篇》:「院,周垣也。亦作寏。」《廣雅》:「院,垣也。」《增韻》:「有牆垣曰院。」當「院」借用作「寏」時,其義即引申指圍牆或包括圍牆房屋在內的院子。金文中「寏」寫作「①」, 篆文寫作「②」, 二者變化不大,它的字形其實就是一個院落的構形:立在穴居之上的人和毗鄰穴居的草木,被圍合在房舍中間。

最初的地上居住建築和「院」是共為一體的。陝西西安東南半坡村發掘的一處原始氏族聚集的住宅遺址,其平面布局就是一個以「中」為方位的向心式院落。陝西扶風鳳雛村發掘的一處西周院落遺址,距今已有三千一百八十多年的歷史。這裡的房屋布局呈相當嚴整的四合院形式,是目前已知的四合院最早實例,有「中國第一四合院」之稱。四川出土的一塊漢代貴族住宅畫像磚上,清晰地展示出一幅形象逼真的宅院圖,它有左右前後三個院子,有主院、附院和跨院,每個院子都被圍廊分隔為一個「廊院」。敦煌莫高窟壁畫中,也有不少反映唐宋院落住宅的壁畫。民宅以外的其他的建築類型,諸如宮殿、宗廟、陵寢、寺觀等,實質上是民居院落的擴大和延伸。因此,從某種意義上講,中國的傳統建築文化就是院落文化。

香港學者趙廣超寫有一本《不只中國木建築》的書。書中有專門一章是「說院」的,其中一則題為《院賣識家》的廣告令人叫絕。引述如下:「三進四合院占地兩畝有餘主屋寬敞/從屋十八間一律清水瓦脊方正平整/特別適合代代同堂者一享倫理親和融融樂也/人丁旺盛者可隨意順序擴建/合院外牆堅固封閉門禁深嚴鬧靜得兼/對外為府上私家天地/對內則全乃閣下私家廣場/內院深幽寧靜為女眷加設魚池花卉鞦韆瓜棚/進進日照風足林木扶疏滿庭綠陰/或攻讀休憩或工作晒曝適隨尊便/對院屏門皆活動橘扇方便宴會節日/大擺筵席至為體面/另:全國南北,凡一顆印、三合院、四合院以至大型府第者,垂詢指正,無任歡迎。」

作者用感性的筆觸所擬寫的這則詼諧幽默的廣告,平易而又生動地道出了他對中國傳統建築中有關院落的獨到見解:

院落式民居遍及「全國南北」, 分布地域之廣為其他任何民居類型所不及,「一顆印、三合院、四合院以至大型府第」, 院落形態的自由演繹,共同形成了中國民居大合唱,而它的主調就是「院」, 這說明它的廣泛適應性。

院落式民居作為家族社會倫理觀念的物化產品,「特別適合代代同堂者一享倫理親和融融樂也」。院落空間實質上就是倫理空間。

中國木構建築個體單元的防衛能力很弱,而「合院外牆堅固封閉門禁深嚴」, 則大大增強了組群建築的整體防護戒衛功能。相對於外部環境來說,一組院落也是一個相對獨立的生態環境體系。「內院深幽寧靜為女眷加設魚池花卉鞦韆瓜棚/進進日照風足林木扶疏滿庭綠陰/或攻讀休憩或工作晒曝適隨尊便」, 在這裡,院落已是一個小型自然保護區,它有精心培植的觀賞花卉,也有構陰的樹木和瓜棚,還有既可觀賞又能調節小氣候的魚池。···通過自覺引入自然,令自然生態受不到半點委屈,以實現對「天人合一」的理想追求,這種生態觀是中國人居住文化的獨創。

以上就是這則廣告所兜售的具有巨大潛能的「院落文化」。作者又進一步表述:「院子其實就是將天地劃了一塊放在家裡,一個可以讓樹木從家裡向天空生長的'房間'。水墨畫的最高境界是用筆觸在宣紙上表現沒有筆觸的空白·····, 四合院的中央就是一個沒有房屋的「空白'院落。一本《宋詞》, 寫盡滿庭芬芳,總是環繞著一個深字。庭院深深,外國人慣稱中國庭院好像開啟不完的匣子,開完一個又一個,進入一個院又一個院,好像走在一卷橫幅畫軸裡。信步閒庭,層層進深,一下子寂寞梧桐,一下子星落如雨。」這就是院落在審美上帶給我們的獨特意蘊。

院的圍合形式千姿百態。單就其平面組合而言,大體可分為「串聯」式布局和「並聯」式布局。串聯是縱向組合,有一進院、二進院········五進院;山東曲阜孔廟竟有九重院落;並聯為橫向組合,由多條縱向軸線並列而形成多個「路院」, 有一路院、二路院······五路院,北京故宮有所謂東六宮、西六宮、東五所、南三所,採用的就是典型的並聯式布局。當然,也有串、並聯交錯組合而成的院中套院布局,山西有些官商大宅,院落縱橫,有主有從,大小不一,有「天下第一院」殊榮的靈石王家大院,在總面積達15萬平方米的範圍內,五堡三巷一條街,大小院落竟然有123座,真可稱得上是超級大院了。

傳統建築文化

中國已故建築學家梁思成先生,也曾對中國傳統建築的院落髮表過精闢見解:「最初的庭院,顯然是基於群居和自我保衛。城邑出現之後,庭院的外牆就主要是用來劃分內外公私。古代的宮,本身就是個城,唐宋之後,城內的宮就縮小變成小組的庭院······揚棄城邑的防禦性,保留廡內裡的鑒謐寧靜,予居住者在庭院內的'戶外生活'。」 (《凝動的音樂》) 由「群居」到「城邑」、「宮殿」, 再到「小組的庭院」,說到底,一所民宅,一組宮殿,一座城市,只不過是一個院子的不斷擴大而已。這一點是西方建築所望塵莫及的。

院落深深的背後是深厚文化的沉澱,是令人心醉的藝術氛圍。在先輩文人雅士的筆下,一座院子的意境特別叫人回味。「庭院深深深幾許?楊柳堆煙,簾幕無重數。」 (宋歐陽修《蝶戀花》) 「深院月明人靜。」 (宋司馬光《西江月》)

「深院靜,小庭空,斷續寒砧斷續風。」 (南唐李煜《搗練子令》) 「庭院靜,空相憶。」 (宋辛棄疾《滿江紅》) 「笙歌歸院落,燈火下樓台。」 (唐白居易《宴散》) 「蕭條竹林院,風雨叢蘭折。」 (韋應物《燕居即事詩》) 在近代的新詩中,集詩人、建築家於一身的才女林徽因,也曾寫過一首題為《靜院》的新詩:「你說這院子深深的——美從不是現成的。」僅僅這開頭的兩句,就已將「院子」的一「靜」一「深」抒出筆端,其境界之美妙著實令人叫絕。

本文摘自《漢字中的古代建築》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