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正貴族宋襄公的悲慘命運

公元前643年,一個巨大的噩耗,在黃河流域不翼而飛,也很快傳到了長江流域。

人民的好霸主齊桓公永垂不朽!

各國報紙的頭版頭條,都是這十三個粗大的黑體字。悲傷四處蔓延,到處都在緬懷齊桓公,只有一個例外,那就是新興的超級大國,楚國。

楚國漢水社發佈公告:風水輪流轉,該是我們敬愛的領袖楚成王上場的時候了。

與此同時,楚國中央調兵遣將,準備北上。北方諸侯國得到消息,一片大嘩,齊齊把目光射向南方,紛紛質問:「 楚國的南蠻們,你們到底想幹什麼?」

楚成王直言不諱:「 呵呵,不干什麼,就是想去接收霸主的位置。」

北方人民傻眼了,平津危急,華北危急,中華民族危急。可是霸主死了,群龍無首,誰來掌舵,對抗野蠻的楚國。

這時,宋襄公果斷地站出來:「 我要繼承齊桓公的遺志,治國平天下。」他召集一幫淒惶的諸侯開會,會議議題是:如何重新建立一個團結的大家庭,對抗楚國的威脅。

楚成王說:「 看來,我只有考慮武力接收了。」

公元前639年,宋襄公把會議地點定在盂地,還給楚國發了一張請柬,邀請楚成王列席。楚成王剛剛伐了許國,滅了英國(不是大不列顛),心情好得不得了,接到請柬,扑哧一笑:「 就憑你小小的宋國,也敢充老大?好,我帶點顏色去,在會上給你瞧瞧。」

會上,當著陳、蔡、鄭、許、曹等諸侯的面,楚成王真的給了宋襄公一大桶顏色——埋伏的甲士一舉擒獲了宋襄公,以此要挾宋國。宋襄公毫不屈服,傳出消息,要國內另立新君。楚成王一想,這樣做,難以讓人心服口服。兩國在亳地談判,楚國把宋襄公釋放。

第二年,鄭文公偷偷去朝見楚國,宋襄公很生氣,聲稱要討伐鄭國:「 鄭國,是中原和楚地的交通孔道,不打服鄭國,整個北方聯盟有垮塌的危險,齊桓公建立的功業就有可能毀於一旦。」

那邊,楚成王勃然大怒:「 齊桓公在,我沒得選,但是現在,我要當老大。誰要阻攔我,我殺他全家。」立刻發兵北上,援救鄭國。

宋國的大司馬知道楚國不好惹,勸宋襄公:「 上天拋棄我們宋國很久,您還是別折騰了,窩在家裡好好過日子吧。」

宋襄公當成耳旁風。

楚國軍隊開拔到泓,兩軍隔河相望,宋襄公指指自己的屁股,說:「 老大的位置在這,有本事就來搶。」

楚成王說:「 好,你渡河還是我渡河?」

宋襄公說:「 你渡,我保證不半途邀擊。」

宋人開始布陣,楚兵開始渡河。宋軍司馬勸宋襄公:「 領導,他們人多,我們人少,趁他們沒渡完,立刻進攻,還有勝算。」

今天津津樂道兵法權謀的中國人,肯定會贊同宋司馬的意見,因為他們奉為民族驕傲的《孫子兵法》裡,就諄諄告誡了:「 客絕水而來,勿迎於水內,令半濟而擊之,利。」

但是宋襄公對民族的瑰寶不屑一顧:「 出來混,就要講信用,我說讓他渡河,就不能半途變卦。」

楚軍全部渡完河,楚成王一身乾燥上岸,對宋襄公豎起大拇指:「 謝謝你講信用,我也盡力講信用,說殺你全家,就殺你全家。」

兩軍立刻打在一起,楚軍驍勇,宋軍很快一敗塗地,宋襄公也被一支箭射中大腿,被手下七手八腳抬回去,望著大家埋怨的目光,宋襄公躺在病床上,語重心長地說:「 同志們啊,做一個貨真價實的貴族,是不容易的。打仗,不能重複殺傷敵人(或曰應解釋為不殺兒童),不能抓頭髮斑白的老頭子,不能依靠險隘取勝。寡人雖然是亡國的餘孽(宋國是商朝的後裔),也應該恪守道德。人家沒渡河,沒列陣,你怎麼能去攻擊呢?」

據史書記載,宋國的同志們並沒有被宋襄公說服,幾千年來,被他說服的人寥若晨星,偉大領袖毛主席乾脆說,宋襄公秉承的是「 蠢豬似的仁義道德」。但是,我卻實實在在被他說服了,雖然我眼睛裡並沒有含著一泡淚,那隻能說明我淚點有些高。其實,我是真的非常感動:原來我們這個民族,也是曾經出過純正貴族的。

來源  梁惠王的雲夢之澤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