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陽樓記開篇13字,藏著宋滅亡的祕密

岳陽樓記

文:历史教師王漢周 

岳陽樓記開篇13字:慶历四年春,滕子京謫守巴陵郡。

岳陽樓圖 元 夏永

慶历三年(1043年)八月十三日,範仲淹,韓琦、富弼三人領導歐陽修、餘靖等君子黨(史無其名,老王將慶历新政骨幹稱為君子黨),拉開了著名的慶历新政帷幕。

而反對慶历新政最大的打手,時任禦史中丞的王拱辰開始發起反攻。

說起來,王拱辰本來並不是慶历新政的反對派,他之所以反對慶历新政,都是歐陽修等人給逼的。

王拱辰和歐陽修是好友,都曾拜在晏殊門下。

更有意思的是,歐陽修娶了參知政事薛奎的四女兒為妻,王拱辰先後娶了薛奎的三女兒、五女兒為妻。

當時歐陽修調侃了王拱辰一波,「舊女婿為新女婿,大姨夫作小姨夫」。

這事一時成為了人們茶餘飯後的笑談。

但是這對連襟卻漸行漸遠。

慶历新政前夕,歐陽修執掌知諫院,王拱辰執掌禦史臺,兩人控制大宋兩個言官系統。

當時,誰都知道範仲淹要上位了,王拱辰為了投靠範仲淹,和歐陽修一起,發動臺諫言官把範仲淹、韓琦的老上司夏竦從樞密使位子上拉下馬。

多好的機會啊,如果接納了王拱辰,將掌握整個臺諫言官系統,控制社會輿論。

但慶历新政一開始,歐陽修四處點炮。

慶历三年十一月,歐陽修上書兩封:

一封彈劾兩制官,「今兩制之中,姦邪者未能盡去」!

另外一封彈劾禦史臺,「近年臺官,無一人可稱者。」

嗯,歐陽大才子認為,禦史臺沒一個人是合格的,不是當時,而是好多年!

歐陽修一句話,把前任禦史中丞、現任參知政事賈昌朝和現任禦史中丞王拱辰給狠狠的損了一通。


歐陽修

損人就損人,歐陽修還給人扣上姦邪、無能的帽子!

王拱辰心裡很窩火,老子還是你妹夫呢,結果你一上來就放炮,一放就打在老子身上,老子跟你沒完!

隨即而來的是整個禦史臺及從禦史臺出來高升或退休的人,都成了王拱辰的盟友,成為君子黨的敵人。

你不是說我們禦史臺不幹事嗎?

那好,我們開始幹事了,就幹你!

慶历黨爭就此開始。

王拱辰的反擊怎麼開始?

兩招!
一內一外!
一正一邪!

所謂內,王拱辰發動一幫禦史對新政進行正面抨擊,還從地方調了一個名人來禦史臺當臨時工(監察禦史裡行)。

這個名人叫包拯。

王拱辰推薦包拯,就是看中包拯的聲望。

包拯也是君子,由他出面反對歐陽修這幫君子黨,還有誰有話說。

果然包拯一上任,就充分發揮了言官作用,在反慶历新政上,包拯至少做了三件事,件件直中慶历新政要害。


包拯

而所謂外,就不是包拯這種堂堂正正的招數,而是赤裸裸的陰謀和陷害!這才是真正的殺招!

這也是歐陽修們犯下的一個致命的錯誤,他招惹的敵人,是出乎他預料的敵人!

王拱辰直接從君子們立身揚名的最根本處挖出毛病來,君子黨所倚仗的不就是自己的名聲嗎?他們就是要讓君子們身敗名裂!

王拱辰悄悄派人潛入了陝西四路。

陝西四路是抗夏前線,是範仲淹、韓琦揚名立萬之地,禦史臺就是要在這挖掉君子們的根!

這次出來的禦史帶頭人監察禦史梁堅,他首先選中的目標就是範仲淹的死黨、同年滕子京!

很快,梁堅對滕子京下手了,罪名是貪污!

滕子京貪污這事得從定川寨之戰說起。

這是宋夏戰爭爆發以來的第三場大決戰,此戰宋軍慘敗!

李元昊揮師南下,連破數寨,直抵渭州,在縱橫600裡地區,焚民舍、毀城寨,所到之處,宋軍皆壁壘自守。

宋朝精心打造的涇原路被徹底打穿,而當時滕子京就是涇州知州。

西夏人兵臨城下,滕子京手裡卻沒兵了,只好徵集幾千農民守城,然後大手一揮,花錢犒賞,鼓舞士氣!

而這個時候一向保守主和的範仲淹(時任環慶路經略安撫使)不顧一切帶6000人馬出戰,最後逼迫李元昊主動撤退。

滕子京的「罪行」就此犯下——他大擺宴席歡迎老朋友,款待援兵,還到寺院裡為定川寨之戰的陣亡將士們做法事。

《宋史》都說滕子京此舉起到了穩定人心的作用。

但問題是做這些事是要花錢的,滕子京手裡也沒錢。

於是他動用了16萬貫官銀。這些銀子有用來這場戰事的,也有用來人情往來,和各州聯合相守的。

當然滕子京也有可能大手大腳,鋪張浪費了一些。

反正這些銀子成了一筆爛賬!

梁堅找的就是這個把柄!

他找到滕子京,要他當場交出帳目明細!

滕子京哪還說得清?

這要說清了,他不經請示,動用官銀,犒賞三軍,是不是在收買軍心啊?

無論滕子京怎麼說,都有罪。

於是滕子京保持沉默!

梁堅很滿意,要的就是這種結果,說不出來最好!

他沒給滕宗諒再解釋的機會,立即就消失了。

很快,滕子京被扳倒,這年9月23日,滕子京被貶為鳳翔知府,並且身敗名裂,成為了一個貪污犯。

梁堅扳倒滕子京後,他也沒回開封,而是跑到了河東路的麟州,他又瞄準了一個目標,抗夏名將張亢!

張亢這人估計很多人都不知道,張亢進士出身,但他卻是一個不世出的名將,只是聲名不顯。

老王負責任的說,在宋仁宗抗夏戰爭中,他立的戰功比狄青都大!

梁堅查張亢甚麼,和滕子京一樣,貪污!

其實當時幾乎所有人都知道,邊將「貪污」一查一個準!幾乎所有邊將,都有大筆超巨額款項去向不明!

這是一個被公認,卻又不能擺在臺面上的事實!

為甚麼?

犒賞三軍!這四個字是要錢的!

當時宋軍將士可沒有多少保家衞國的覺悟,要他們賣命,必須給錢!

也別拿朝廷戰後的封賞說事,朝廷給的封賞,七折八扣的到士兵手裡,還剩多少?

所以必須現金!

因此在抗夏戰場上,經常能看到宋軍直接向主將要賞錢!

給了好說,拿人錢財替人消災,說不定就打勝仗了!不給?丘八大爺們立馬能成為潰軍!

主將們敢不給嗎?要給,錢從哪裡來?於是就有了各種所謂的貪污!

有個例子非常心酸,種家軍創始人、鎮守青澗城的種世衡,他也不幹淨,也有人調查他貪污。要不是龐籍保他,他早掉腦袋了!


種世衡

當時老種非常感動,對龐籍說「世衡心如鐵石,今為相公落淚」!

這個抗夏名將這是被逼成啥樣了啊!

戰士在前方拼命,後面的王八蛋卻在雞蛋裡挑骨頭!

西夏還沒滅,就想著怎樣禍害自己人!

結果不出所料,梁堅在河東路轉了一圈,就把張亢的「罪證」也收集好了——「出庫銀給牙吏往成都市易,以利自入」。

這就是王拱辰和賈昌朝最厲害的反擊,從外部出發,搞得君子黨身敗名裂!

果然,宋仁宗大怒!

其實他並不在乎大臣貪污,大宋有不貪污的臣子嗎?

從趙匡胤開始,大宋皇帝為收買大臣人心,花錢如流水。

別的不說,就說這個查滕子京的王拱辰,他在洛陽的宅子,修了半個世紀,有「王家鑽天」之稱。

王拱辰比滕子京黑得多。

宋仁宗在乎的是自己被騙了!

滕子京?好熟悉的名字!當年就是這哥們上書說我「陛下日居深宮,流連荒宴,臨朝多羸形倦色,決事如不掛聖懷」!

宋仁宗越想越怒,繼續派人去西北清查到底!

誰去?最佳人選當然是揪出貪污分子滕子京、張亢的大功臣梁堅啊!

結果梁堅先生突然間死了…

不過禦史臺裡的人個個都是嫉惡如仇的好同志。

馬上就有人站了出來,接替梁堅,撲向了滕子京。

滕子京心裡很窩火,他都已經被貶到鳳翔府了,但這幫人還沒完沒了!

或許滕子京敏銳的發現,這是項莊舞劍意在沛公!

於是滕子京來了個絕的!

賬本?嗯,這玩意兒可以有、應該有、好像有!放哪來著?

哦!找到了,各位相公請看,就這堆灰裡,你們自己去找吧,恕不奉陪!

滕子京一氣之下,把賬本全給燒了!

你們愛咋地咋地,爺不和你們玩了! !

其實禦史臺方面也心知肚明,所以他們無動於衷,甚至心中竊喜!

當場毀滅證據,還有比這更囂張的挑釁嗎?

這可比貪污罪名大多了!

於是滕子京直接被被拿下,和張亢一起,被關在邠州監獄,等待朝廷制裁!

然後禦史臺的人很安靜地收拾完紙灰,返京,如實向宋仁宗稟告!

這一下,範仲淹坐不住了,他馬上上書,寫了《奏雪滕宗諒張亢》一文,以身家性命擔保:滕子京、張亢不是貪污犯,他們的錢都花在前線戰事當中!


《清平樂》劇照

而王拱辰在一旁冷笑:滕子京、張亢貪污腐敗證據確鑿,尤其是滕子京連賬本都敢燒,態度極其惡劣,視陛下如無物,視朝廷如無物!若不以儆效尤,長此以往,國法何在!如人人都像滕子京,我們禦史臺還怎麼工作!

於是王拱辰直接宣布回家養病,如果不處理滕子京,他就不出來!

可這個時候歐陽修傻眼了,沒招了!

到了慶历四年(1044年)正月初八日,結果出來了,滕子京繼續被貶,貶知虢州。

但王拱辰依舊不滿意,再度宣稱,滕子京污證據確鑿,性質惡劣,只降一級,不能服眾。必須再降。不然我就辭職。

多麼英勇的壯士啊!這才是禦史中丞該有的糢樣!

在他帶動下,整個禦史臺都沸騰了,一個個都跳出來支持王拱辰!

於是滕子京再次被貶,貶到了岳州,就是在這種情況下,滕子京來到了岳州,修了岳陽樓。

慶历七年(1047年),滕子京由於治岳州有功,調任為蘇州知州,上任後不久薨於任所,終年五十七歲。

滕子京真的貪污了嗎?

《宋史》白紙黑字,對滕子京給出的評價是:

「尚氣,惆儻自任,好施與,及卒,無餘財。」

事實上,滕子京一生清正廉明,勤政為民,政績卓越,任職岳州期間,被同朝文學家王辟之贊譽「治最為天下第一」。

這樣的抗夏英雄,治世能臣,西夏人沒能擊倒他們,自己人卻輕而易舉鬥垮了他們。

 

參考資料:

《宋史》

《續資治通鑒長編》

《範文正公全集》

《历代名臣奏議》

 

來源 朝文社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