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仲淹寫《岳陽樓記》,收了滕子京多少錢?

岳陽樓

文:齙牙趙

北宋范仲淹的名篇《岳陽樓記》大家理論上應該都記得,畢竟是中學課文,要求「朗讀並且背誦全文」的。這篇文章開頭第一句就是提到了一個人的名字——滕子京(慶曆四年春,滕子京謫守巴陵郡)。於是乎,這麼一個基本上沒什麼作為也沒什麼政績的人,就此名垂青史。

現在問題來了,曾擔任副相、作為一代戰神和一代文豪的范仲淹,為什麼要來寫這麼一篇文章,又為什麼要把滕子京捧得這麼高(越明年,政通人和,百廢具興,乃重修岳陽樓,增其舊制,刻唐賢今人詩賦於其上)?

這不算狠,更狠的是,寫這篇文章之前,范仲淹根本就沒去過岳陽樓。也就是說,為了完成滕子京交代的任務,范仲淹連趕到現場採訪的時間都沒有,就這麼看著地圖憑空想像出來了這篇《岳陽樓記》。

其中的緣由,我們要從范仲淹和滕子京的關係說起。

滕子京,姓滕名宗諒字子京。他這一輩子最大的成就就是在大中祥符八年考中了進士,跟他一起考中進士的人,還有一個叫范仲淹的。

中國人的關係有四大鐵:一起同過窗,一起扛過槍,一起馬賽克,一起分過贓。同年的進士,那就是鐵哥們了,大家一起從寒窗奔向仕途的,得相互提攜著來。

從後來的發展結果來看,范仲淹的能力肯定要超過滕子京很多,所以范仲淹的成就越來越大,職位也越來越高。滕子京雖然能力一般,但是有時候也能跟隨潮流做出一些明智之舉。

有一年,宮中失火了,火勢還算挺大。這事兒換到今天,無非就是追查一下責任,排除一下隱患,表彰一些英雄,毀掉一些爛帳。但是滕子京就不,他非要弄點新花樣出來,他給當時垂簾聽政的章獻太后(差一點點就成了大宋的武則天)寫信,說:「我們大宋以火德立國,現在宮中失火,肯定是朝廷有做得不對的地方。我看來看去,就是因為太后您老人家不讓當今皇上(宋仁宗)親政的原因。太后,你還是不要戀權的好。」

這樣一封信本來是要把章獻太后惹毛的,但是當時太后身體不好,寫信的人又太多,滕子京就這樣稀裡糊塗混過去了。等太后駕崩仁宗親政之後,有人就說了,應該把當初上書請太后交權的人提拔一批起來。於是,滕子京就這樣開始走上了仕途的正軌。

遺憾的是,滕子京這個人做官確實不怎麼樣,除了交上了范仲淹這樣一位一輩子的知己之外,做什麼事兒都沒什麼成績。

首先是口無遮攔亂說皇宮裡面的八卦被降級,然後任涇州(現甘肅平涼)知府的時候跟李元昊打仗的時候打不過,苦苦哀求范仲淹分兵來救他。你別說,范仲淹這人,還真的是一個特別仗義的人。救了滕子京一命之後,范仲淹還給仁宗建議,說滕子京是個打仗的人才,應該提拔才對。

仁宗答應了,滕子京開開心心地在宦海里當著自己的弄潮兒。這時候,大危機來了,有人揭發滕子京在涇州的時候,經濟帳目不清不楚。

當官的經濟帳目不清楚,其實也是一個普遍現象,但是滕子京這個涉案數目,確實有點大,16萬貫。宋代一貫的購買力,大約相當於現在的300元人民幣,也就是說,滕子京有4800萬元的帳目說不清!

這個數字很龐大,以至於我看到這個數字的時候都猶豫了一下,他一個普通的知州有沒有權力支配這麼大一筆數目。但是滕子京的反應讓我相信,真有這麼多。

面對紀委的辦案人員,滕子京的理由是:跟李元昊打仗要花錢;安撫周圍的少數民族要花錢;有時候來一些朋友接待一下要花錢……所以這些錢就這麼花出去了。辦案人員問:「接待了哪些朋友?」滕子京啥也不說,轉身就把帳本燒掉了!

這種赤裸裸的毀滅證據的行為,讓紀委工作人員瞠目結舌,貪官很無恥,但是沒想到能無恥到這個地步,稟告皇上嚴辦吧!

這時候,范仲淹又出現了。他當時正擔任副相這一個高級職務,《宋史》裡記載,范仲淹「力救之,止(只)降一官」。這麼嚴重的經濟問題,只降一官,范仲淹的能量的確非同小可。於是,《岳陽樓記》開頭這句話出現了,「慶曆四年春,滕子京謫守巴陵郡」。

到了巴陵郡之後,滕子京做的事兒其實也就勉強算得上是中規中矩,但是他還想翻身往上爬,於是在慶曆六年,就邀請了范仲淹給他寫了這麼一篇吹捧的文章。儘管當時范仲淹已經被貶出京,但是他在朝廷中和軍隊中的聲望依然極高,還是有那麼一些能量。

這篇文章出來之後,滕子京果然得以翻身,第二年就從當時的蠻荒之地湖南嶽陽調到了繁華的蘇州,當知府。遺憾的是,他命中無福,到任三個月就病死了。

現在回過頭來看,范仲淹能把一篇軟文表達出「憂國憂民的崇高思想和偉大情懷」,可見其文學修為之高,確實古今罕見。

那麼問題又來了,范仲淹寫這篇文章收了滕子京多少錢?不知道,但是我覺得,那說不清道不明的4800萬元裡面,應該有范仲淹的一大筆。我甚至可以卑鄙地假設一下,滕子京給范仲淹說:「哥,你要是不給我寫這個軟文,信不信我把燒掉的帳本默寫出來?」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