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林頓基金會為何如此臭名昭著?

克林頓基金會由美國前總統比爾·克林頓於2001年創立,並在2013年至2015年期間更名為「比爾、希拉裡、切爾西·克林頓基金會」,符合美國聯邦稅法501(c)( 3)條款的免稅條件,成立宗旨是「加強美國和全世界人民應對全球相互依存挑戰的能力」。根據2015年的數據,該基金籌集的資金規糢達到了20億美元,擁有數百名員工,年度總預算超過2.23億美元。

但這個規糢巨大的慈善基金,多年來卻屢屢爆出醜聞,被質疑打著慈善的幌子為各方私人資金謀取不當利益,違反了美國的《反海外腐敗法》(FCPA)。《財富》雜志對此評價說,克林頓基金會「糢糊了公益、政.治和商業之間的界限」。

通過可以查到的公開資料和數據,確實也可以發現一些問題。克林頓基金會的高級職位基本由克林頓夫婦熟識多年的人擔任,其中包括克林頓的老朋友兼政治顧問Bruce Lindsey,曾擔任克林頓白宮幕僚長的John Podesta,希拉裡2008年競選總統時的高級公關顧問Valerie Alexander,克林頓的前立法助理Amitabh Desai等等。克林頓基金會的首席發展官Dennis Cheng,在希拉裡出任國務卿後,擔任美國禮賓司副司長,可以在進行人員接待時,優先安排對克林頓夫婦有過資金支持的人。

(Dennis Cheng)

流入克林頓基金會的資金來源多種多樣。盡管基金會一直對外聲稱擁有數十萬捐贈人,但它實際上嚴重依賴一小撮高額捐助人為其提供運作資金,75%的資金都來自單筆超過100萬美元的捐款,而這些資金中大部分都來自美國之外的地區,捐贈目的是給這些捐贈人在美國的生意鋪平道路。

克林頓基金會常常向參與基金會活動的商人和投資者頒發顧問等榮譽稱號,而這個名號可以幫助這些出資人在很多國家得到做生意的機會。克林頓基金會還會把重點「金主」安排進基金會的董事會,但其中有不少都已經被指控或被判犯有各類金融犯罪。

這些「金主」裡包括:給克林頓支付了300萬美元「咨詢費」的數據庫公司InfoUSA的創始人Vinod Gupta,他因挪用公司資金被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指控;董事會成員兼受托人Rolando Gonzalez Bunster卷入多米尼加的一宗欺詐案;Victor Dahdaleh則被英國嚴重欺詐辦公室(SFO)指控向巴林方面提供3500萬英鎊以換取生意機會。

那麼這些基金會「金主」們和克林頓夫婦的利益交換,具體是怎麼操作的?以克林頓家族的密友Sant Chatwal為例。1998年5月印度進行了多次地下核試驗,引發了多國對此事的激烈反對,時任美國總統的克林頓也不例外,對美國向印度出口核技術實施了一系列制裁。而等到小布什當選美國總統後,印度方面為解除制裁,高價僱傭了說客緩和雙邊關系,這其中就包括了克林頓。在Sant Chatwal的穿針引線之下,印度方面捐贈給克林頓基金會數百萬美元顯然是沒白花,克林頓夫婦,尤其是希拉裡,在後來美國解除對印度的制裁方面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左為Sant Chatwal)

而Sant Chatwal之所以能對克林頓夫婦產生影嚮,和他多年的「積累」是分不開的。他從2000年希拉裡競選參議員時便開始向她進行捐贈,捐贈的競選資金金額達數百萬美元,等到2001年克林頓卸任美國總統時,已經成功紮進克林頓夫婦的核心圈子裡。他還多次為克林頓牽線演講機會,演講費累積達七位數。除了這些之外,他還另向克林頓基金會捐贈了幾百萬美元。

這些長期不斷的投入,讓他在2007年成為希拉裡總統探索委員會(Presidential Exploratory Committee)的共同主席。克林頓任命他為克林頓基金會的托管人,這個職位一般來說僅限大額捐助者。他還受邀參加了克林頓夫婦的女兒切爾西的婚禮。

通過Sant Chatwal打開的口子,印度很快成了克林頓基金會的一條重要資金渠道,印度工業聯合會在華盛頓聘請說客推動制裁的解除,並向克林頓基金會寄去了100萬到500萬美元不等的支票。

於是,希拉裡不顧身邊顧問的公開反對,推動印度核協議的通過,而這和她之前的立場是完全相反的。而Sant Chatwal,則因為在促使希拉裡支持核協議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被印度政府授予了當地最負盛名的文官榮譽Padma Bhushan獎。

(Sant Chatwal被授予Padma Bhushan獎)

2014年4月,Sant Chatwal因在2007年至2011年間向包括克林頓在內的三人進行非法捐贈,被判罰50萬美元。而在他認罪後,克林頓基金會的官網刪掉了關於他的所有資訊。

自然災害也給克林頓夫婦及其生意夥伴帶來了「機會」,按作家Naomi Klein的說法,這種通過災難重建發大財的做法是「災難資本主義」。

2010年1月12日,位於加勒比海北部的島國海地發生了一場毀滅性的大地震,大量建築被毀,約23萬人死亡,時任海地總.理的Jean-Max Bellerive說「30秒內,海地失去了GDP的60%」,災難嚴重程度可見一斑。全世界都向這個遭受不幸的地方伸出了援手。

時任美國國務卿的希拉裡也沒閑著,地震發生幾天後她就前往海地太子港視察,為了接待她,所有往返該島的航班停飛三小時。而克林頓由於2009年被任命為聯合國島嶼問題特使,因此這次災難後,他被任命為海地重建臨時委員會聯合主席,負責監督海地災後重建工作。

在各方努力下,海地的情況有了一些改善,但就克林頓所做的工作來說,可以說基本是失敗的。重建委員會的工作沒有相應監測機構調查,人員配備也不齊,大多數事務決策都是由克林頓基金會的人來做。

在這種情況下,對那些想參與災後重建的承包商來說,克林頓就成了必須邁過的一道坎,但如果和克林頓關系不夠鐵,是得不到這種機會的。佛羅裡達州的商人J.R.Bergeron就曾躍躍欲試,花錢找了兩名說客Mitch Berger和Alex Heckler打點關系,但碰了一鼻子灰,甚麼都沒得到。

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克林頓的老友Wesley Clark將軍。他是克林頓擔任總統時最欣賞的將軍之一,一到達太子港,就給一家名為InnoVida的建材制造公司簽下了一份房屋建造合同。為甚麼InnoVida這個沒有任何實際建造房屋記錄的公司能獨得寵幸?不僅因為Wesley Clark是這個公司董事會成員,還因為該公司CEO Claudio Osorio是希拉裡2008年競選時的捐款大戶。

(Wesley Clark)

後來InnoVida從美國政府獲得了1000萬美元的貸款,用於在海地建造500套房屋,但這些房子自始至終沒有真的建起來。2012年公司CEO Claudio Osorio因財務詐騙被起訴、定罪,被判入獄12年。

(左為Claudio Osorio)

除此之外,克林頓夫婦還在海地強力推動建立無線移動電話付款系統。想法本身不錯,但這項計劃的最大贏家是一個叫Digicel的公司,這家公司的擁有人是愛爾蘭億萬富翁Denis O’Brien,通過在海地推廣他們公司的TchoTcho系統,公司賺得盆滿缽滿,截至2012年3月,公司收入增長了14%,得到投資人的大力贊賞,海地成了該公司最賺錢的市場,Denis O’Brien也在這一年得到了3億美元的股息。

(右為Denis O’Brien)

這個賺錢機會當然不是白來的。Denis O’Brien多年來一直在世界各地為克林頓提供演講機會,至於每次演講的收入,以2010年10月克林頓在牙買加的一次演講為例,為22.5萬美元。克林頓還多次乘坐Denis O’Brien的私人飛機(型號為灣流550)。2010年至2011年期間,Denis O’Brien向克林頓基金捐贈了數百萬美元。

海地境內自然資源豐富,擁有價值超過200億美金的黃金、白銀和其他貴重礦物。2012年,海地決定為露天金礦發放採礦許可證,最終中標的兩個公司中有一家名為VCS Mining的、幾乎沒有任何採礦業務記錄的小型初創公司。為甚麼這家小公司能中標?因為該公司董事會裡有希拉裡的親弟弟Tony Rodham。

(Tony Rodham,2019年去世)

2010年12月,克林頓夫婦批準了一項「新定居點計劃」,計劃要求在海地太子港及其周圍建造1.5萬套住房,但兩年半後的2013年6月,房子只造了900所,但預算卻從5300萬美元翻到了9000萬美元。

因為爛事不斷,《邁阿密先驅者》批評克林頓不是聯合主席,而是「聯合沙皇」,《Esquire》雜志說他是海地的「首席執行官」。

在克林頓的一系列「慈善活動」中,有一個繞不開的名字:弗蘭克·古斯特拉(Frank Giustra)。此人是加拿大礦業大亨,和克林頓有大量利益往來,二人共同發起了克林頓-古斯特拉可持續增長倡議(CGSGI)作為克林頓基金會的一個項目。以他們在哥倫比亞的事舉例。2010年6月初,二人一起訪問哥倫比亞,並在當地啓動了慈善項目。

(右為弗蘭克·古斯特拉)

哥倫比亞常年受到暴力和毒品的困擾,一直希望與美國簽訂自由貿易協定以改善經濟。時任國務卿的希拉裡自然對此事有很大話語權。她在2010年飛往哥倫比亞最大城市波哥大,與哥倫比亞當時的總統Álvaro Uribe Vélez會面,並表示對他的堅決支持。就在第二天,克林頓也和總統舉行了低調的會談,最終簽訂了一系列科技協議。對總統Álvaro Uribe Vélez來說,這兩次見面後明確了希拉裡大力支持美國和哥倫比亞之間貿易協議的態度。

(左為Álvaro Uribe Vélez)

希拉裡的這種支持不是免費的。在希拉裡離開哥倫比亞後,上文提到的克林頓密友古斯特拉通過自己名下的一家名為Prima Colombia Properties的公司,宣布其取得了在哥倫比亞海岸線上的原始森林中砍伐木材的權利。根據國際熱帶木材組織(ITTO)的說法,該公司得到授權的地方是世界上最大的未開發硬木木材產地。

又過了幾天,古斯特拉名下的另一家公司Pacific Rubiales Energy宣布哥倫比亞政.府授予該公司在當地的石油開採權。不僅如此,幾周後,古斯特拉名下的公司PetroAmerica宣布,哥倫比亞監管機構已授權該公司擁有了勘探和生產石油的資格。

事實上,克林頓基金會牽涉的各類不當資金往來遠遠不止以上幾個案例:

2009年,希拉裡在俄羅斯推動當地官員與波音公司簽署了價值數十億美元的協議,波音公司在簽署完這個大單後,向克林頓基金會認捐了90萬美元;加拿大TD銀行為爭取希拉裡對其控股的Keystone XL輸油管道項目的支持,該銀行在2008年至2011年期間,為克林頓提供了10次演講機會,並向他支付了180萬美元的演講費用。

那麼克林頓基金會有直接進行過任何慈善公益事務嗎?答案恐怕也是否定的。他們不會直接對需要幫助的人進行幫助或護理,主要工作內容是管理來自世界各國提供的救濟資金,並與各個發展中.國家的衞生部官.員打交道,打個比方來說,他們在整個公益領域的角色,更像是麥肯錫這類咨詢機構。但克林頓基金會與咨詢機構的區別是,前者所做的工作無法用具體標準衡量,充滿了灰色地帶。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