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民意調查永遠不靠譜?

文:漫天霾

美國有許多民意調查公司,最著名的比如蓋普洛、皮尤研究中心、哈裡斯民調等著名的民調公司,另外許多媒體、政府機構也在開展各種民意調查,涵蓋的範圍涉及到了生活中的方方面面。最典型的莫過於每次總統大選中的民調。

民意調查在許多時候都是正確的,這沒什麼稀罕的。美國選舉制度中的贏者通吃制度導緻小黨派很難在選舉中勝出,最終導致民主、共和兩黨輪流執政。而兩黨的黨內初選又使眾多候選人不可能進入最後的角逐階段,所以最終也就是兩個人在競逐總統寶座。因此,你就是亂猜一個,也有很大的可能蒙對了。

然後又有多家民調公司在做調查,總有那麼幾家對了,就會給人們形成一個印象:民意調查挺靠譜。

但實際上這就跟人們口耳相傳某個算命先生算得準一樣,倖存者偏差而已。那些沒有被算準的人,「認命」了、失聲了、被遺忘了。

所以它們其實在大多數情況下都錯了。之所以說大多數,是因為計算它預測的正確率時,應當剔除那些優勢明顯的情況,只計算形勢焦灼的部分。如果優勢明顯,且不發生意外事件,不需要你調查預測。就像你預測正常情況下巴西男足會爆錘中國男足,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只需要預測淨勝球是4個還是5個。

最近的是2016年大選,希拉裡的粉絲都準備好慶功宴了,卻讓特朗普贏了。 1948年《芝加哥論壇報》預測杜魯門將不可能連任,結果事情卻恰恰相反,杜魯門連任成功後特意拿出這張報紙嘲諷不止。還有F·D·羅斯福,也是在著名的全國性抽樣調查機構《文學周刊》預測不可能當選的情況下實現逆襲。

所以號稱搞民意調查的機構,最不懂民意。

但是他們有大數據,有各種統計指標,有各種先進的算法啊,這是為什麼?

第一,有些民意調查機構本來就跟某個政黨暗通款曲,他們會故意放大某個政黨候選人的支持率,為他們的選民加油打氣。不能長別人的志氣滅自己的威風不是嗎。所以這時候的民意調查機構就是個氣氛組。

第二,調查的標本和口徑不同,得出的結果就不同。因為不可能調查所有人,只能是抽樣調查,所以抽什麼樣的樣本,決定了結果必然不同。用密西西比的抽樣數據表達反對墮胎的支持率,那可不就是99%嗎?權重不同,結果也立即不同。

第三,計算方法的所謂「科學」。正是因為不可能調查到所有人,因此所有調查都依據一個前提假設,這些樣本數據按照「正態分佈」規律存在於被調查母體。他們會說,結果可能有3-5%的誤差,但是分佈規律不會變。但是,有什麼證據能證明必然符合正態分佈規律呢?沒有。在大學裡曾經主修過統計學的穆雷·羅斯巴德因此諷刺說:這簡直是一個純粹的神祕信仰行為。

第四,即使調查了所有人,也不可能實現預測完全準確。原因很簡單,所有的統計,都是歷史數據、靜態數據。然而人類的行動卻恰恰面向的是未來,是一個動態的過程。你不可能收集到一個還沒有產生的數據。所以再完美的調查,本質上都是刻舟求劍。

以上,也可以用來解釋為什麼計劃經濟為什麼不可行,即使是大數據時代也不可行這個問題。

第五,也是最重要的:人會撒謊!

有時候也不是故意撒謊,而是因為他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下一刻如何選擇。人的行動世界裡沒有恆常不變的常數,也不會像數學公式那樣確定不移。只有在具體的環境和處境下,他們才會做出抉擇,面向未來回答一個假設性的問題,答案多半不是真的。

你現在可以問某人一個假設性問題:假如你是個當官的,有人送給你100萬讓你辦一件違背良知的事情,你幹不幹?他肯定義正言辭地對你說:請你不要污衊我的人格!但是真的有那麼一天,他需要錢,隔牆扔磚頭,砸到自己頭上的概率好像也不高,那可是白花花的銀子啊……

這就取決於一個人的邊際選擇。而邊際在哪裡,是主觀的;他的機會成本,也就是要放棄的次重要的目標,也是主觀的;他內心的價值排序,也是隨著時間和境況的不同而改變的。

而人故意撒謊,更好理解。人是理性動物,當撒謊的收益高於成本,就會選擇撒謊。這種收益當然不是指單純的金錢收益,而是指安全感、融合感、表演欲等等各種心理收益。例如下面的視頻:

,時長02:12

你要是根據上面的民意調查得出結論:10個有9個都願意參軍,而且不怕死,那你就搞笑了。到時候,他們絕大多數人跑得比誰都快,砲彈一響,就會嚇尿。

為什麼他們會撒謊?就是因為成本很低,收益很大。在強烈的民意氛圍下表現出他們所理解的愛國,能讓自己找到群體歸宿和安全感;在絕對安全之下表現出勇敢,在完全免費的情況下表現出慷慨,都是很容易的事。口炮黨,就是這樣來的:無成本,有收益。

所以,你千萬不要看一個人怎麼說,而是要看他怎麼做。他真正做了什麼,才是他真實的價值取向。

這在行動學上,叫作「展示偏好」。也就是,行動最誠實(地展示了自己的偏好)。

你去搞調查,問一下公務員對工作的感受,他們會怨聲載道,說負擔有多麼重,壓力有多麼大,外界以為這活沒法乾了,沒有任何吸引力了。錯了,那不是真的。沒有幾個公務員離職,然後幾百萬人報考公務員,這才是行動展示了真實偏好。

你去大公司調查他們的員工,他們義憤填膺,整天996,老闆是個變態,同事個個心懷鬼胎,客戶一個個神經病難伺候,所以你認為這大公司就不是人獃的地方。又錯了。他們領80萬年薪的時候沒有告訴你,他們才不會放棄這個金飯碗;你要是認為他們被剝削和壓榨,就更是幼稚,他們沒有簽訂賣身契,隨時可以離開,然而並沒有。情況恰恰相反,985「雙一流」的研究生,排著隊想進去期望「被剝削」。這才是真實的偏好。

當然,還有一些調查,比以上更噁心。

例如前段時間某大媒體為了叫停「PC非罪化」的論調,拋出了一個調查結果:「經調查多少多少名性工作者,數據顯示90%都是被逼的」。我就笑了。在一個整體社會氛圍認為這種行為既不道德又違法的情況下,你來問我為什麼幹這行,我會對你說「我是為了賺錢」?

設計一些特定的問題,滿足自己特定的目的,讓選擇題實際上變成沒有選擇,這並不需要多高的智商。你願意騙你自己,我有什麼辦法;你目的達到了,你高興就好。

蘇格蘭有45%的人就想對唐寧街10號和蘇格蘭民族黨的政客,以及另外那55%的人說:我既不想獨立,又想留在歐盟,行不行啊?他們說,你犯規了,沒有這個選項!

還有滑稽透頂,像耍猴一樣的「你幸福嗎?」嗯,放心,100%幸福。

把回答不幸福的全部掐掉就可以了。

許多數理經濟學家也在做同樣的事,把看不見的影響不納入自己的糢型不就行了?然後每次預測,臉都被打得pia pia的。

其實你只需要問他們一句話就行了:你既然那麼相信你的數據預測,為什麼不去股市裡賺個盆滿缽滿啊,何必在那裡出賣靈魂賺那些不幹淨的錢啊?

 

來源  漫天雪798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