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和比爾蓋茨的洗錢手法——如果媒體又報道他們又捐了多少億給慈善機構,你還會再次傻感動嗎?

巴菲特和比爾蓋茨

 

本文主要內容來自荷蘭學者紀錄片《陰謀的敗落》。

NGO(non 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 ),即非政府組織。這個名詞是由聯合國在1945年創造出來的。NGO不僅包括慈善機構和非營利組織,還包括了大型企業的游說團體,例如世界經濟討論版。目前與聯合國有正式合作關系的NGO有5500個,這些NGO組織不受各國政府控制,只對聯合國負責。其中有很多大型基金,例如比爾和梅琳達·蓋茨基金會、巴菲特基金會、福特基金會、特納基金會、洛克菲勒基金會、克林頓基金會……

這些盤根錯節的NGO組織間流動著難以跟蹤的大量資金,NGO的聯盟使得資金流轉更加不透明。

洛克菲勒家族除了擁有洛克菲勒基金會之外,還有洛克菲勒慈善顧問公司、洛克菲勒兄弟基金會、理查德·洛克菲勒公益學人計劃、大衞·洛克菲勒基金、洛克菲勒家族基金、溫斯洛普·洛克菲勒基金會、艾琳·洛克菲勒·格洛沃爾德家族基金。萬億美元通常都在一個家族成員建立的基金會之間流動,從而將財富保存在家族之中。

還有巴菲特家族,有以巴菲特夫人的名義成立的蘇珊·湯普森·巴菲特基金會、以巴菲特的女兒蘇珊·愛麗絲創建的舍伍德基金會和巴菲特早期兒童基金會、由巴菲特兒子霍華德擔任CEO的霍華德·巴菲特基金會、由兒子彼得和兒媳詹妮弗成立的諾沃基金會。

2020年7月,巴菲特宣布再次向5家慈善機構捐款29億美元,他基本上每年都有這樣一次捐贈。你猜他捐贈的這幾家慈善機構是誰?它們是:蘇珊·湯普森·巴菲特基金會、舍伍德基金會、霍華德·巴菲特基金會、諾沃基金會、比爾和梅琳達·蓋茨基金會。

自2006年以來,巴菲特已經將370億美元和股份基本上都轉給了他的孩子們,而且一毛錢的稅都沒用交。

比爾蓋茨的名字和巴菲特家族內部基金會同時出現,這並不令人感到驚訝,因為早在1991年比爾蓋茨的母親介紹二人相識之後,巴菲特就對比爾蓋茨照顧有加。

巴菲特基金會以其機密性而聞名,經常出現百萬甚至億萬美元的匿名捐贈,這十分奇怪。
根據美國財政部法規,某些慈善組織不需要向國稅局報告捐贈人姓名。正如文章一開頭就說的那樣,這些NGO組織不受政府控制。
巴菲特對全球生殖健康進行了巨量投資,包括對墮胎和避孕藥品的投資,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巴菲特基金會資助了墮胎藥物RU-486的研發。在2001年至2014年,巴菲特基金會為墮胎相關課程捐款超過15億美元,其中至少4.27億美元捐給了美國計劃生育委員會,1.68億捐給全美墮胎聯合會。

 

比爾和梅琳達·蓋茨基金會向美國計劃生育委員會捐了8950萬美元,這些最大和最有影嚮力的NGO組織都對殺死胎兒很有興趣。

洗錢的妙招之一就是把錢轉移到附屬公司,這樣會讓事情更加不透明。

阿拉貝拉咨詢公司(Arabella Advisors)是一家營利性咨詢公司,由埃裡克·凱斯勒於2005年成立,凱斯勒是克林頓政府官員。阿拉貝拉咨詢公司聲稱已經為身價超過1000億美元的客戶開展了150多個項目。阿拉貝拉咨詢公司管理著4個非盈利機構:新創基金、1630基金、霍普威爾基金和迎風基金。這四個非盈利組織又服務於其他各種非盈利組織。但是這幾家子公司只有一個網站,註冊地址共享一個房間號碼。它們最大限度地利用了稅收法規,獲得最大的減稅好處。

資本研究中心高級調查員海登·路德維西(Hayden Ludwig)形容阿拉貝拉咨詢公司是「黑錢怪獸」(黑錢就是為了影嚮選舉而籌集的資金),「是左派保守最好的祕密。它證明了一些政治資金記者都沒有註意到的事情:是非盈利組織-而非政黨-推動了我們的政治。」「它已經贊助了至少340個團體,這些虛假團體很少透露與阿拉貝拉咨詢公司及其四個非盈利組織的關系。然而這許多組織接受了公眾捐款,這些資金都流向了阿拉貝拉旗下的非盈利組織。」「自2006年以來,這一黑錢網路已經在政治活動中投入了24億美金。」

在2008至2018年期間,阿拉貝拉的四個非盈利組織向該公司支付了1.03億美元的管理服務合同費。這筆錢是非盈利組織籌得的,而非盈利組織不必透露捐贈人的身份。完全缺乏透明度,卻涉及上億資金,所有這些錢都指向唯一的目標——影嚮選舉結果,不惜任何代價讓民主黨獲勝。

阿拉貝拉咨詢公司旗下的1630基金在2018年收到大量匿名捐贈,有一筆2670萬美元的捐贈來自阿拉貝拉咨詢公司旗下的另一個非盈利組織——新創基金。1630基金在2018中期選舉中為民主黨提供1.4億美金,最大的一筆捐款是匿名的,有5170萬美金。
1630基金旗下有一個項目叫Demand Justice ,這是一個2018年新建的反川組織,是阿拉貝拉公司通過索羅斯的開放社會基金會提供的250萬美元建立的。

阿拉貝拉公司旗下的另一家非盈利組織霍普威爾基金成立於2015年,主要支持墮胎項目。

在2014到2018年,阿拉貝拉公司旗下的新創基金收到了16億美元的捐款,僅在2018年就有3.95億,他們隱藏了2830萬美元的捐款,這當中又有1900萬美元回到了母公司阿拉貝拉咨詢公司。

新創基金贊助了它自己的項目「媒體民主基金」,這個媒體民主基金註冊地點和新創基金等組織是一糢一樣的地址和房間號。這個媒體民主基金的建立目的是增強奧巴馬政府對互聯網的審查。媒體民主基金會在2006年成立以來由幾個連真實照片都沒有的年輕人運作,但是竟然籌集了3400萬美元。索羅斯的開放社會基金會也為其提供支持。

新創基金在2018年給了自己的一個「美國投票」項目235萬美元的撥款,根據「美國投票」自己網站上的說法,這些錢「旨在促進進步的政策和贏得選舉」。

這太奇怪了,這是一個慈善基金,卻在談論「贏得選舉」?!

1630基金也給「美國投票」項目2700萬美元的資金,此外,資助「美國投票」項目的機構還有:民主黨司法部長協會、民主黨州長協會、民主黨立法競選委員會、民主黨人網站、全美民主黨選區重劃委員會,還有美國計劃生育聯合會。

開拓者基金(Pathfinder International)自從1957年由寶潔公司的創辦人之一Clarence Gamble建立以來,一直致力於節育、優生學和強迫精神病患者絕育。開拓者基金在過去五年裡獲得了6.73億美元,這筆錢的主要捐助者是蓋茨基金會、巴菲特基金會(4100萬美元)、麥克阿瑟基金會(1800萬美元)、休利特基金會(1090萬美元)、帕卡德基金會(3700萬美元)、福特基金會(440萬美元)、先鋒慈善(760萬美元)、富達慈善(320萬美元)、嘉信慈善(250萬美元)、潮汐基金會(180萬美元)、世界衞生組織旗下的全球健康行動計劃(800萬美元每年)。美國國際開發署在2005年至2021年期間向開拓者基金捐贈9.7億美元。其他捐贈者還包括沃頓基金會、索羅斯開放社會基金會、洛克菲勒兄弟基金等等。

洛克菲勒基金會向紐約城市大學捐贈了666.666美元,有趣的數字。向一個關於數據科學的非政府組織Datakind捐贈了400萬美元,而這個Datakind的註冊地址和阿拉貝拉咨詢公司及其旗下非盈利組織的註冊地點又是同樣的房間號碼。洛克菲勒基金會投資的41億美元大部分流向了Blackrock之類的投資公司,其中絕大部分都購買了證券。
所有這些慈善組織、非盈利組織,事實上都和慈善沒有半點關系,它們都是洗錢的理想糢式,盡管其涉及億萬美元級別的資金,卻完全不用交稅。這些天量資金一部分來自洗錢,轉移至相關組織推進民主黨政治議程。是的,是非盈利組織而不是政黨在推動美國政治。

大多數慈善基金直接流向華爾街、納斯達克和其他證券交易所。這些錢投資的項目涉及合法及非法投資範圍,例如毒品和人口販賣。

所以,以後再聽到巴菲特、比爾蓋茨之流表示自己又捐了多少億給慈善機構,千萬別再感動了。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